2020-05-11 07:44:58Da-Su

《第一章》菜刀與三輪車

《第一章》菜刀與三輪車

童年的記憶。你還記得多少?
若是以學齡來分類。我想跟我同年的人(30歲上下)大概記得比較清楚的。應該都是小學之後的事。
其實我有些特例。因為太過深刻。幼稚園前後發生的幾件事我還記憶猶新。
先說說當時的時空背景。
那時候我爸還在汽車維護廠當烤漆技師。而我媽是全職的家庭主婦。那時候我們家的家境還算不錯。
至於為甚麼我覺得不錯。因為那時候我跟我姐幾乎每天都要去上英文課。還有去學小提琴。以一般普通的家庭來說。去上才藝班。大多數是經濟狀況比較好的人家。尤其是在那個年代。
我還記得補英文的地方叫吉得堡。還有一間叫長頸鹿。小提琴教室名稱。我已經忘記了。只記得只要每次去上小提琴課。我都很想哭。因為手很酸。下巴很痛⋯⋯
但是。我們家一直都沒有自己的房子......
可能我爸當年覺得在三股有祖厝。所以根本沒想到要買房子。而我媽是船長家最小的孩子。從小我外公外婆對她呵護有加。所以當她嫁給我爸的時候。有房有車住就好。她就專職帶小孩。其它的事都無所謂。
這就是傳統婦女的偉大與悲哀⋯⋯
因為沒有自己的房子。我從小住過很多地方。
十二佃。本淵寮。三股。沙崙里。土城a。土城b。
土城c。仁德。三股。
故事就發生住在本淵寮的那段日子。
我爸因為幽默風趣又帶點流氓氣息。所以我媽當年選擇嫁給我爸。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所以也不會只有一個女人愛......
一個不知道是星期幾的早上。醒來後發現房間外面有很吵雜的聲音。應該說就是被這些聲音吵醒的。
睡眼惺忪的我。恍恍惚惚的開了房間門。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過去。沿著樓梯下去。聲音越來越大。我偷偷地躲在樓梯扶手的縫隙往客廳的方向看過去。發現我爸跟我媽還有我舅舅、舅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不知道在討論什麼。就在此時我姐也走下來躲在我旁邊一臉茫然的看著現場的大人們。
忽然。我爸的一個巴掌往我媽的臉上飛過去。
那速度之快。坐在我媽對面的舅舅跟本就來不及制止。就這樣我媽被那一掌從沙發上碰的一聲撞上客廳的桌子。
我姐看到那幕。整個人嚇傻了。然後看著我小聲的邊哭邊說。叫我去救媽媽。
當下的我也嚇傻了。腦中一片空白。接著我爸跟舅舅在客廳打了起來。舅媽見狀立即上前勸架。並且好像發現我跟我姐在樓梯邊。便跟我爸他們說了。叫他們不要在孩子面前打架之類的。他們便停手。隨後舅媽過來。安撫著我們。並將我們帶回房間說大人們正在談事情。要我們乖乖在房間裡待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只記得。姐姐叫我下去看看結果如何。我便偷偷的走下樓。又從樓梯扶手的間隙看過去。這次客廳沒有人。正在好奇人都去哪裡的時候。隱約聽到廁所裡有哭聲。我好奇的走過去。看見我媽蹲坐在浴室裡。雖然雙手掩著面。仍然可以看見半邊紅腫的臉還有額頭上的瘀青。
我小聲的問我媽。怎麼了。我媽邊壓抑著哭聲邊說。你爸爸不要我們了。他在外面有別的女人。那時候還小。根本不知道關於大人們的事。只是依循著本能安慰著媽媽。叫她不要再哭了。但我媽完全不理會我。依舊停止不了哭泣.......
呃.....感覺有點感傷🤣快速帶過好了。哈哈哈。
反正之後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去廚房拿了一把菜刀。然後拖著菜刀一路從廚房到客廳再到車庫。都沒看到我爸。反而是看到我舅舅跟舅媽。
他們兩個問我拿菜刀要幹嘛。我沒回答。反而問他們知不知道我爸在哪。舅舅說爸爸出去幫媽媽買藥了。然後舅媽把我菜刀拿走。我望向舅舅。也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對一直笑。
最後舅舅一直問我說拿菜刀是想當流氓喔。我也沒回答。然後他就塞了一顆檳榔給我。
小孩嘛。看到吃的東西。什麼事也都忘了😭
只記得原來檳榔紅紅的地方是甜的。
————————————————////////////分隔線
在這個地方還曾經發生一件小插曲。
一個人長大後聰不聰明。有沒有前途。在小時候便可以觀察出一二。
很顯然的。我屬於笨蛋沒前途的那種😭
不知道是生日還是什麼特殊的日子。
我獲得了一輛三輪車。
這輛三輪車跟現今的兒童玩具相比。最大的不同之處。就是整輛車身都是鐵造的。除了踏板、坐墊、扶手握柄。
小朋友有了新玩具。當然就是要去獻寶啊。於是那時候只要能騎多遠就騎多遠。能玩多久玩多久。
直至某天。突然一個靈光乍現。
為什麼三輪車只要我去踩踏板。車子就會前進?
為了解開這個謎團。我把車子從頭到尾。從上到下。都給摸過一遍。當然。找不到任何原因。左思右想後。我猜測問題的答案。應該就在於車子內部。
於是便把手伸進坐墊底下。車身跟車架之間的縫隙中。
然後呢?然後就尷尬了。摸不到什麼東西。也查不出什麼結果。那就算了。
手還卡住了。拔不出來😱😱😱😱😱
那時候還小。哪懂得保持冷靜。小小的手就在三輪車的縫隙裡。不斷的磨蹭。因為車身是鐵制的。過不了多久。我手背上的皮膚就被劃開。流的整隻手都是血.......
我媽聽到哭聲。衝了出來。看到車上手上地上的血。她也慌了。開始狂敲附近鄰居的門。結果鄰居見狀後。立馬拿了一瓶不知道是什麼的油。往我手跟車的交界處倒。經過油的潤滑後。我的手便輕鬆的滑出來。
不過有點太遲了。傷已見骨。
隨即被送往附近的診所治療。整個過程我都有點模糊了。依稀記得就是不停的哭到手術間。
醫生沒有麻醉就直接開縫😭
但是我其實已經累了。雖然很痛。超級痛。反而卻沒有像在來的路途上大吵大鬧。
最後怎麼結束的。怎麼回家的。什麼時候拆線的。
都忘了。
只記得當初好像隱約聽到護士和醫生跟我媽說
這個孩子真勇敢。
——————————///////////////////分隔線
後記:
這都超久以前的事了。現在回想起來只覺得自己小時候真的很好笑。很調皮😝其它沒什麼情緒。
我外公與外婆還在世的時候。都固定會有家族聚會。每次聚會。菜刀的故事都會被拿出來講。想忘記都難🚬
老實說。我並不是個孝順的人。相反的我很討厭孝順這個詞。
但是我很看重恩義。有恩必報。
最後還好我曾經有被三輪車夾過手。因為我在某天上班的時候。有個小朋友手被電梯夾進去。我也是用這個方法救了他😁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