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3 12:29:41悲劇·阿煢

到夢中渡半天假

2017年10月

2017,曾經是多麼遙遠的數字;曾經,多等幾個月,也彷彿被判無期徒刑——所謂的未來,多麼的不確定。

五年後,在一個本應很繁忙的早上,
我逃到這裡了。
又像是從自由之地,囚回來。

是因為外面真實的世界太大,在這個狹小得只剩我和他的零碎回憶的地方,反而有了莫名的安全感?
雖然,都過去了,卻實在的,掏心掏肺的,有血有肉,
證明,曾經,也有個港灣,讓我固執時可以離開,讓我迷失時可以回去;
證明,曾經,有一雙眼睛,注視著廿多歲的我。

有污點的愛情,曾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在花園裡遊逛,帶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每一朵帶刺的玫瑰,期待著遇到不帶一根刺的。

怎料,離開了你,五年的跌跌碰碰,我再沒有遇到過玫瑰。
偶爾有「博愛」的野花向我搖曳,有「含蓄」的木瑾對我微笑,但當我發現時,已給別人摘去。當然,也有出眾的「太陽花」,太出眾了,在烈日下,我靠不過去。

頭1、2年,那帶刺的玫瑰,非常偶爾地,會冒出頭來,再被我一刀剪掉。可以隨後的幾年,玫瑰花魂忽而就會像小偷般,悄悄地竄進來,偷去我的快樂,一點點地,有時,無聲無息到,我也不察覺;到發現時,剩下的快樂,已不多了。

或也是我的錯,我曾經用眼淚澆灌過已死的帶刺玫瑰。
人們總以為玫瑰是活著的美,
惟有經歷過被花刺傷的人,知道已死的玫瑰,更美,
有時美得不合理。

好了,說那麼多,我要入正題了。
反正在黑夜海洋,
說出來的都要沉下去。

所以,我想對你說的是:

對不起,其實我無能為力。
我從沒有力氣奮不顧身地把眷戀泥土的你自私地摘去!
我當年所做的禱告:
「我希望他幸福,即使他的幸福裡,沒有我。」
是真心,但幼稚的。
聽禱告的主,將你在夢中救出來,在這5年間,把你失去的一一送還給你,再給你一個兒子,更將你送到事業的頂峰。
而你的幸福裡沒有我。

而我,還是繼續遊走在花園裡,踐踏了好些花,也因為找不到出口,而焦躁不安,偶爾狂奔下,亦被好些隱藏的花割傷。

五年後,回到這個夢中,
不見你。也好,不希望你看到全身傷痕,狼狽的我。


上一篇:沒有星星的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