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0 01:02:27I-Ring

親愛的貓貓01

親愛的貓貓:
看看你,可愛的你轉眼已經是快三歲的孩子了!時間,就在這裡展現它的殘忍,不在我臉上的皺紋上發現它的提醒,不在我衰老的身體發現它的捉弄,而是在你身上。應該說,我不管那些提醒和捉弄,可是卻無法避免從你身上直接和時間面對面交鋒。

你要三歲了,而姑姑要三十了。看著你,就會想著要更用力一點生活,要作一個模範一個好榜樣,沒有人逼迫或要求我這麼做,我只是覺得這是一個義務一個責任,沒有人要認帳,可我要,必須要。因為你就在這,每天都用你那純潔直率的眼神看著我,讓我好是慚愧。於是我得拼命鞭策自己,每一滴汗都要有意義,每一滴淚都要有努力。現在的我,是頹廢的,是懶散的,是怠惰的,是無能的。也許你也早就知道,只是你還找不出什麼恰當的說詞說出來。也許你什麼都已看在眼裡,才不是什麼二歲大什麼都不懂的孩子。寶寶,就算你不是從我身體裡生出的寶寶,我還是如此的愛你,沒有為什麼,這才是愛。

我實在受夠了,他們那些人教育你的方式。只因為他們生養你,所以有很充足的理由,很完美無瑕的身分來阻止我,來糾正我來嫌惡我帶領你的方式。我稱之為帶領,而非教育,因為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這世界運行的方式,帶你看看這世界,在你還沒有太多力氣,還沒找到豐富多采的姿勢探索這世界時,我想這麼帶領你去,而非教育。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學習那些,說真的,也就是因為我從不把這些學習當一回事,所以才導致我身心靈都失衡?我不認為規範和限制就是一種學習。我不認為一個兩歲大的孩子真的什麼都不懂。如果真的都不懂,為什麼你可以記得那些詩詞,那些規範,那些歌曲?記憶使然,既然有記憶,那就是一個知識的軌跡,你會慢慢沿著這軌道去尋找你的人生終點。接下來你會自己去鋪路,透過不同的經驗和歷練拼接這條軌道,也許不只一條,有很多種不同的拼法,有的可能是死路,有的可能長的很像真的可以通行,但行駛到中途才發現不過就是條岔死路。又或者死路可以重新拆解再變成一條活路。這些都是從你出生開始就做的,以無知而後有知的形式,不曾停歇。

為什麼不能讓你自己吃飯?因為你沒有手?因為妳會弄髒衣服!因為你會弄髒桌子!因為你會弄髒環境!

如果是因為危險因素而須有規範,厲聲嚇阻,那我還能接受。像是,不要在樓梯上嬉戲,不要碰觸電器用品,不要隨便走進廁所,不要去開瓦斯等。會造成傷害的這些都需要謹慎小心。可是吃飯,自己使用湯匙,或者拿著果醬刀塗抹果醬在麵包上,究竟有什麼?你已經拿的比之前好了,真的,他們都沒有發現。他們不會說這是為了你好,然後很坦然的說啊這樣會弄髒啊,到處都黏黏的。這話是你的爺爺說的。是我最討厭的爸爸說的。我一直討厭他說出的每句話,因為他根本不懂教育是什麼,憑什麼告訴我該怎麼作。

為什麼你們生過小孩的人可以這樣做,讓他一個人看電視,在他面前吵架,把他當商品跟別人比較,覺得他聽不懂,根本像不在場。灌輸他錯誤的價值觀,需要當官才成功。這樣也是教育的一種方式?這樣就是好的教育?
同樣的行為,不同人做就有不同的說詞。換作是媽媽帶他使用果醬刀就沒事,我這個作姑姑的因為無能所以不可信,絕對會害死他?這種差別待遇真的很令人生氣。
讓他自己來,讓他自己先去摸索,然後在旁邊輕輕的提醒他,而不是要糾正他。憑什麼大人就是對的?

貓貓,你已經會判斷了嗎?你判斷出哪些教育是好的壞的呢?不,應該說哪些教育是有意義或者無意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