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2 20:18:00cookie_ting

接受


即將邁入30歲的這年 我 

開始正視有不同的人格在我體內的這件事

一個是我自己 一個是孟兒 一個是餅乾 

我們三個人共同使用這付軀殼

-------------------------------------------------------------

這件事 我鮮少和他人聊起這件事

前陣子 遇到了灰

和她聊起這件事 我想

她是唯一能和我討論這件事

並給我建議的人吧 

也因此 想把這些紀錄下來

------------------------------------------------------------

過去 我一直以為每個人都跟我一樣 會聽到不同的聲音

是幻聽嗎?  覺得不是 因為他們倆人太過真實

是精神分裂嗎? ……..更不覺得是

到是比較像人格分裂 需要至精神科就診嗎?

我們三人為此開過會議

孟兒相當緊張的說:

不要!!!看了精神科會被別人貼上標籤!

餅乾不屑的說:

我很正常啊!幹嘛要別人來判定我是不是有問題~神經

我自己則認為花費過高 

心想 反正不會影響到生活 就作罷

---------------------------------------------------------------------

當我開始正視他們倆人後 我和他們聊了很久

對於過去許多 我感到疑惑的地方 

也漸漸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