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郵箱取件就抽萬元禮券 贊助
2022-07-31 02:19:40傳說

以為是煙火.

(這段是最後新增的)
(被虛線夾著的都是最後新增的)
不知道為甚麼打完這篇
在從淡水回台北的捷運上想了很多
好像把她想得很奇怪一樣
也許都是我自己的想像與自作多情
完全沒有理由要做這些事情
所以最後就加了一段
跟改了一下標題 
至於最後為甚麼要這樣改
看到最後會知道了
------------------------

乾一定又有一群吃瓜群眾等著看
所以我又只好大半夜來發文了
一方便也是不希望遺忘今天的種種

但也希望永遠的埋藏在這邊了

感覺好像又是一年一定的盛會
但起因是指揮學長跟他老婆需要出國了
揪了一團大的聚會
有很多沒有見到的學長弟妹們
但令我更驚訝的就是
居然有「她」
再見到他之前已經喝了不少酒
看到他之後又是一句話都沒有跟他說
就直接解散了
在這邊要感謝眉毛一直幫我解釋我的話
我記得有一段好像是
我對眉毛還有他說:「我們下次再見」
雞毛:「阿你們不是很常約喝酒」
眉毛:「他是在跟她說」
乾真是謝瞜眉毛~

結果結束那天之後
在某一個晚上的半夜
整個遺憾感上身
感覺有千千萬萬的疑問才在心中
像是潘朵拉的寶盒被打開一般地湧現
讓我沒辦法睡著

「我懂你這種感覺」
「鼓起勇鉅被拒絕真的是會很難受」
我可能真的被虐吧
還真的鼓起勇氣去問了
結果居然答應了

這邊另外再回應一位朋友 L
前幾個禮拜一直拿這個理由說什麼
「他要去見他以前喜歡的女生很煩惱」
出來跟我喝酒
還真的被他說中了
我他媽的真的很煩惱

其實我覺得他答應了之後
整個過程轉變成
「為什麼他會答應啊?」
這個方向
還在禮拜五的時候跟我幾個朋友講了
小傑:「根本就是在玩火,あぶない」
教授:「乾你到底在欉三小」
建華:「不要留遺憾」
眉毛:「乾好好笑,雖然如果是其他人我會超生氣的,但我覺得你們不會發生事情」
Pin:「你這樣不行」
L:「我懂你這個感覺,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女神」
Pin 直接生氣,我快笑死!

結果還真的出去了
說要去大稻埕晃晃
還因為怕跟上禮拜六一樣嚇到她
特別強調是無酒精行程

一開始就集合去修了一下相機
路上還是有一點像之前的聊天的感覺
我一直問問題 他總是簡答
直到說要去喝咖啡
我:「走過去大概要20分鐘」
她:「那可以搭公車嗎?」
結果就搭公車過去了
在公車上感覺才有比較聊的比較可以

結果在路上還經過慈惠宮
我還找他陪我一起去還願
結果香的數目還拿錯
感覺之後還是找時間去拜一次

去了孵咖啡之後運氣很好的
就拿到了一個位子
點了兩杯咖啡之後
一開始還很怕喝我的
結果最後還是有喝
還跟我說什麼甘蔗很好吃
一般人會吃過甘蔗嗎?
結果一不小心聽到孵咖啡老闆的話
又多點了一杯
她:「你真的很喜歡搭訕老闆」

到了1900之後
我們拿到一個尷尬的位子
一個併排坐的沙發
而且還是那種坐下去很不容易起來的那種
結果他點了一杯 old fashion
我點了一杯艾碧斯
直接破解了無酒精行程

在過程中我直接直球對決
我直接跟他說了前一天所有的故事
還問他為什麼會願意跟我出來
「阿我們不是常常出來嗎」
還對我說
「對啊你到底在欉三小」
直接一個爆擊 我好像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然後其中說了一些彼此的煩惱

------------------------
比如說其中一段是
他說他上班都會被覺得太年輕了
沒有甚麼經驗的感覺
我個人是完全沒有這種煩惱啦
還說要跟我多學習
然後就聽到了他都說他都會穿西裝上班
我就很自然地把手伸過去說我要看
他就一直拒絕
最後還打了一下我的手

挖乾如果我那一下抓住的話
會發生甚麼事情
好可怕不敢想QQ
------------------------

突然覺得終於開始正常聊天了
可以有說有笑 可以耍一點白痴
雖然還是常常會忽略我的某些話
不過感覺稍微有一點默契了
好像稍微開始有一點未來的感覺
也許某一條時間線上再一起好像也是不錯的選擇
然後 1900 的愛爾蘭咖啡真的很好喝

歐還有他會開始一直說
「可以啦~」
什麼奇怪的口頭禪
最後還趁他去上廁所的時候把結付掉了
跟他說我喝醉了
所以跑去找老闆聊天
老闆就問我是不是要結帳
「歐!是!」

結束之後就荒妙的去找 L了
事先她還表示很害怕社交
結果去真的很尷尬
還好 Pin 沒有在生氣了
然後他就開始瘋狂地吃薯條

結果真的放出煙火的時候
我們還是有去下面看了
在事先還對我對煙火不感興趣
結果後面還是說
「現場看煙火還是滿不錯的耶」
「煙火真的很讚耶」
結果回來看其他人的分享我們好像只看到一小部分而已QQ

之後又跑去老師的店荒謬的喝了一波
他真的很能喝不要挑戰他
還請 Pin 幫我們拍了一張拍立得
做為這段青春的結束
雖然照片裡他看起來很尷尬
然後我看起來很胖

然後記得在聊天的時候還有提到說我不能在吃了
好的我會好好減肥的
希望明年要可以瘦一點

在走到捷運站的路上
手臂好多次的接觸
感覺一個衝動就牽上去了
還好我沒有 這輩子沒有
這段旅程也算是告一個段落

------------------------
乾我一直幻想著
也許牽上去跟他說要再一起
他說不定還真的會答應
但完全不合理阿
我們都這麼久沒聯絡了
這個奇怪的想法到底是哪裡來的
不可能不可能
也不能
------------------------

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對他這麼的著迷
感覺只是稍微可愛的女生而已
還是真的對於青春太多的執著
但感覺這輩子應該是沒辦法了
還是好好生活吧 祝你幸福

------------------------
結果回家之後就開始寫了這一篇
就有點像那種高中跟女生出去完之後
很迫不及待的跑到社辦跟大家分享那種的感覺
但我們都已經不年輕了
大家也有很多事情要忙了
也許只能靠自己等這些感覺散去吧

結果隔天還真的怪怪的
會突然覺得很尷尬 很害怕 很遺憾
會突然大叫或是罵一價幹字的那種
會吃飯吃一吃突然對我弟睜大眼睛
我弟:「我懂你這種感覺」
Jay:「我這個人道德標準很低,你就算真的衝動了我也會支持你」
高坤﹔「你要不要先去尻幾槍」
也許只能等下禮拜喝酒才能跟大家繼續說了

在回來的捷運想想
也許真的是我自作多情
完全沒有可能的機會了
青春也就在這邊停下吧
畢竟有真正深愛的人

最後隔天吃飯看著電視才發現
我們那時候看到的煙火只有一小小的部分
也許就跟我的想法一樣
那一些事情也都只是我腦捕的
還好手沒有搭上去
還好手沒有牽上去
還好沒有問他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停下吧種種
就讓他停留在最美好的樣子吧

「謝謝你陪我出來」
「妳永遠是我的青春」
「再見了青春」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