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0 06:08:47

【我很痛但是來不及了】

那天巧遇一個20歲女孩,

說是巧遇,也許還有一些緣份,才讓彼此相遇。

 

妳來到我眼前,靜靜的。

完成我該執行的例行公事,妳又安靜的沉默一下。

 

我們準備著,

打在手上的麻醉劑,醫生問妳還好嗎?

「很痛」,妳輕聲說。

聲音淡淡的,彷彿打的,不是妳的手。

 

顯微鏡下醫生細細修補妳的神經,

也把傷口平整仔細的縫合,

層層紗布覆蓋上後,

在外圍纏上固定的石膏繃帶,

此時一陣電話聲起,是妳的。

 

妳問我,能不能打電話給妹妹。

我輕輕點頭應允,跟她說妳很平安,手術順利完成。

 

也許妳察覺到我是能安心說一點話的人,

於是開啟了一點點話匣子,

妳說起了自己的家庭環境,

還有自己面對自己的掙扎和辛苦。

 

這是妳第一次在自己手上留下痕跡,

「我很痛,可是來不及了。」

妳這麼跟我說。

 

她也想求救,想尋找一個出口,

可是我們的社會環境,卻不見得能適當的伸出雙手。

提供了一些醫院的資訊,也許能對她有幫助。

 

邊說邊掉淚,我想,她本性也不壞。

希望這短短的時間裡,有為妳帶來一些陽光。

即便與生俱來的環境不是十全十美,

但我們也能盡量為自己做一些事情。

 

從妳的故事裡,

聽出一些妳的倔強和努力,

我告訴妳,

妳知道這些其實都是妳自己努力的痕跡嗎?

也許妳不曉得,但妳做了什麼什麼,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好呢?

妳有沒有聽進去,我不曉得。

 

但會掉著淚說著這一切,我想本性也不會壞到哪裡去。

 

在我轉身離去之前,

妳叫住我,對我說聲謝謝,握了我的手。

醫生修補了妳的傷口,

希望我也能為妳照亮一些陰暗的角落。

 

我們也很常用自己的第一主觀去評判一個人,

也許,每件事情,都有他背後的故事存在。

那個,我們不曉得的故事,

也許就是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學會面對、解決、嘗試、釋懷、放下,都是種過程。

 

祝好。

祝我們都好。

 

喔,對了。

有一件事情很想記錄下來,也是關於批判別人這件事情。

 

前陣子,跟一個趙姓學妹搭配上夜班。

 

有一天晚上輪到我Incharge

那一天我和小學妹剛結束一台手術,才剛忙完所有單位要補充的醫材以及跟刀的材料盒,只剩還在手術的8房還沒進去補充。

我才剛拿著廠商器械核對表坐在辦公室電腦前方,在核對器械是否已送達醫院是否齊全的時候。

另外一組的2號學妹的刀也剛下來,趙姓學妹要走去標本室存裝標本路過行政辦公室的時候。

劈頭對我說:親,你6Micro為何沒收好?

我甚至都還來不及回她:我剛剛先去接加班的下班,其他事情我也才剛完成,等對完器械單,我自己晚點就會去處理。

然後在她第二趟走回來的時候,也是劈頭問另一個小學妹去哪裡房間都還沒補,她指的是8房。

 

當天早上5點原本預計還有一台等禁食時間足夠才要手術的急診闌尾炎,

那一檯刀是輪到我和小學妹上。

但就在我們剛要下刀前,

我接到一通CVS急診,通知有一檯腹主動脈瘤要放支架的急診刀,

心臟血管的刀她們不會,那一檯原本應該她們要過去上。

但是想了想,為了醫生手術順利、為了病人安全,

我請趙姓學妹來接我流動,我和2號學妹過去新大樓手術室準備那一檯刀。

 

結果,趙姓學妹轉頭就跟2號學妹說,既然要換,為何不整組全部換?

那一檯刀不是輪到我們這一組要上,妳們會不會也不關我的事情。

今天要不是因為考量她們不會,醫生手術起來會很辛苦,病人也很辛苦。

既然我會,那就她們來上簡單的,我過去上血管刀。

 

聽到那種事不關己講那種風涼話,我整把火都往頭上冒,

今天,要不是因為我是Incharge,我帶小學妹過去新大樓上刀有什麼問題?

 

要與白班交接前事情最多、聯繫廠商或是醫生早上房間手術格的電話也會最多,請問問她自己是會幫忙的人嗎?

 

要開房間、做高壓鍋測試生物培養、列印手術排程,真的當我很閒是不是?

還是她就是只想跟2號學妹一組,刷手上Table後其它事情她也都不用做不用管當個軟爛刷手就好?

 

沒有帶一個能夠幫忙處理Incharge事情的可流動人力過去新大樓上刀,

當我的病人狀況已經不好的時候,

我還要必需在無後援的情況去處理單位Incharge職責時,這對我的病人又何嘗公平?

 

當天,我就忿忿不平地對著來接我的學姐說:早知道就叫她們自己過來上,我管她去死,刀不會也不關我的事!

 

世界就是這樣,下次碰到困難,誰是誰非,該不該伸出手幫一把,我心裡有數。

上一篇:【全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