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6 07:49:50

【流水帳】

得趁印象還深刻的時候,記下來。

即便只是流水帳的記法,還是想要記錄下來。
 
剛剛,陷入一個情境裡頭,來龍去脈是這樣子的。
雅說她週末回程的時候再幫我把行李箱載去嘉義。
裡頭放了要給小孩的玩具和今年的年曆、桌曆等等的物品。
 
我問她:什麼回程?
她說她週末跟家人要去墾丁家庭旅遊,回程再把行李帶來我家。
 
我覺得這樣很不妥,
第一、一趟從墾丁回來,還要繞來水上幫我送行李一點都不順路也不好。
第二、送東西來,她父母親家人都在,不用請她們下來坐坐嗎?
第三、六七點回程,到嘉義應該9點多了?還繞來水上不會太遠嗎?
第四、她說她的父母不會介意,平常去哪裡都會順路幫忙送東西也不會怎樣。
第五、不是來我家不方便,是這樣根本就超級麻煩。
第六、事情不是我要弄得很複雜,那是觀感問題,這樣一來我變成沒禮貌的人不是嗎?

在我說她決定星期日載行李箱來水上是不好的時候,
那種,對方沒有理解我在想什麼的感覺很強烈。
她只是一直說不會這樣、她比我了解她爸媽,不會這樣子。

但那是一個感覺,因為我的系統偵測到這樣子是非常沒有禮貌的狀態。
可能有點可笑,也有點過於小心,但那時候的警報覺得這樣絕非最好的做法。

而且,若因此更改我原本的計畫,計畫被打亂,也因此讓人心煩意亂。
不是生氣,而是覺得自己的想法沒有被理解的感覺。
那樣子的情緒,不是生氣,是失落和無力。

後來,說我決定的事情本來就很難改。
一開始自己決定禮拜天載、接著改禮拜一的人,不是我。
已經決定好要做這一切事情的人,不是我。
那種感覺你只能遵從,那不是溝通也不是討論,是"你只能遵從"。

然後,對方丟下一句,我已經嘗試溝通了。

原來你的溝通是指,
星期日不行、那就要照你說的改星期一。
改成星期四回去真的很不好,因為到星期日前,
我的計畫原定是在家念書,不需要去處理任何事情也不用管任何人。
特別繞來水上,在我眼裡的解讀變成一種需要麻煩別人,
更何況,車上還有其他人。

星期一送更是麻煩,一趟路來就為了送月曆?
不覺得很不符合成本嗎?
這樣變成我被迫要改成星期四回去最不麻煩。
我在台中高鐵下車,拿了東西回嘉義,是最省事。
但也是我最無法念書的一個選項。
這樣的感受不是很好,我必須老實這麼說。

但後來察覺到自己的情緒由來,
告訴自己稍微停一下,看怎麼樣做最好。
於是,訊息最後我只回覆我想一下,再說吧。

好好的察覺自己的變化,不是太容易。
也還沒有辦法立即當下就讓情緒恢復成最完好的狀態。
但我努力在察覺時,先告訴自己,暫停一下。
很難實際去描述出現在內心的感受,沒有那麼複雜,也沒有心煩意亂。
也不是生氣或不開心。
就是一個接納自己這樣子的狀態,理解、釋懷。

在總結出自己可以欣然接受的方式,去處理遇到的變化。
應該是原訂好的計劃被打亂,於是亂了方寸。
我的世界裡好像有一個規矩,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
一旦偏離軌道或是因為外在因素被打亂,我就會因此而情緒上有變化。
有生氣、有煩躁、有不耐煩。
對於雅講星期日或是其他天在幫忙帶來的提案,
其實也是幫忙解決我不想星期四回去打斷讀書的計畫。

而她要幫忙載行李箱這件事情,骨子裡不想麻煩別人的念頭又出現。
更何況如果真只有送行李而沒有請他們下來坐坐,
會被他人視為沒禮貌,這又牽涉到他人對我的眼光會影響我做任何事情。

在能力許可之下,我想,能避免這樣的誤會,我暫時都還是會這樣子做吧。

只是需要尋找這之間的折衷之道,不容易,但我想我可以的。
因為我已經又比去年更進步一些了。

察覺、接納、放下,不容易,但我很努力。

上一篇:【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