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4 10:59:33淺淡

彼時天真,此時痛悟。

似乎很難往回算,那些年究竟的艱難。

人生太多無常, 過久未用的器皿跟人一樣忽然有一天壞了,但外表的風霜還是把質地裡的單純給遮蓋了,照著鏡子時,總是騙過好多好多實質的無形的感知。

這天, 日子不再悄然無聲的經過,扎實地痛擊無知的神經,所有一切崩壞於一刻。花開花落有時,遺憾與徹悟交錯的就是人生,喜怒與悲樂始終循環。

彼時天真,此時痛悟。

往後若能,難屬究竟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