濾水壺濾心多久換一次? 贊助
2013-06-29 23:54:59雙子魔羯

6/11/2013 鄞見大寶法王

鄞見法王的這天,

我可真是風塵僕僕地驅車前往

一早先是3點半就起床, 4點到巴士站搭車到 Pathankot

清晨的無A/C巴士上沒那麼悶熱不舒適

因為外頭有涼爽的風吹著.

沒預期會這麼個旅行法,

但我在巴士上看到美麗的清晨

當下是十分開心的.

只是開心之餘, 仍一心掛見著鄞見的行程

我當下想, 一路上應是有菩薩的保祐

因為有著堅持, 不退心, 所以雖然過程有點辛苦

到達巴士終點Pathankot 約是七點半

導遊安排了一部小車送我上到達蘭薩拉

一路往海拔1千公尺的路上. 鄉間小路的風景十分悠閑恬靜.

路上還小停了一個點喝chai. 順便休息喘口氣.

這其中還有個小插曲

包車的車子一路上到Mcleon Ganj , 導遊一連問了五位不一樣的人

Gyoto Monastery 在哪? 每個人指的方向都有那麼點出入。

(咳。有時就是會這樣發生)

都怪我出發前只記得印出確認信,但忘了印出地圖。

最後還得靠達蘭薩拉山區的Taxi 才真的找到大寶法王的辦公室

大寶法王辦公室,當地人大都知 Kamarpa,但不是每個人都知Gyoto Monastery

所以,心胸狹小的自己已為計程車司機開錯了

殊不知我這個外地人為何要高傲地以為自己想法比較對 (低頭祈求原諒)

原來啊原來,本來祂不是在McLeon Ganj 而是在海拔稍低的Sidhbari

(Google map- 請搜尋Gyuto Karmapa Temple, Sidhbari, 由McLoen Ganj過去約12公里)

總之,幾番波折,總算在11點左右抵達。

趕緊拿了護照確認登記排隊鄞見。

(若您是預約2個人,那麼鄞見時,就是您們2位一起進入辦公室)

當下心情是緊張的,畢竟等待了這麼許久。

一走進去,大寶法王會見辦公室裡2位侍者。

裡面是安靜祥合沈穩的。 

我捧著一束茉莉花獻給大寶法王。

然後透過侍者轉交給大寶法王給我們加持物。

說真的,我對於儀軌還真不熟練,不知該準備什麼做什麼,

第一次這麼近親見一位尊者,坦白講很不知該怎麼放手放腳的,

所以為了解自己的尷尬,我便自言自言地開始。(?? 這啟白有點過於突然我想)

我就說:

I came a looooooong way here , actually I do not have any questions to ask.

Cause I know all questions has its answer there and the only answer.

Can I ask you to give me something that you would like to tell or share to me?

( 我真是直白啊。 超級大膽狂徒的。 自己先跪下好了)

大寶法王想了一下說

目前沒有( 大寶法王是英文回答我的. 不是回我中文, 但他的話, 我記不得全文了. 大致意思

是他目前沒有想到什麼要和我說的)

接著狂徒如我又來第二問, 是關於我的學習上的問題.

I am the beginner of Buddism for 2-3years and found myself cannot really focus on studying.

Can you please share me some ways to do?

大寶法王的回答如是:(我記得的大概是匠子啦. 我憶持力太差了.)

 You need to puriy yourself. It is not easy. It is hard to keep yourself pure, but this is the way.

我的解讀如下, 其實我們都常被無明所覆,所以學習如何讓自己的煩惱減少, 是在學習路上很

重要的. 當然這並不會是那麼容易的事, 但要去學去練習, 才能夠達成.

想想大寶法王的開示, 相較於自己的人生

很多時候. 是自己把問題給複雜化了, 所以繞了一大圈遠路

而後才發現,原來答案不就是那麼昭然若揭. 只是當下不知給什麼迷住了.

而走了許多冤枉路啊.....

這是一個很短的會面過程,可是卻讓我很難忘記.

大寶法王法相真的是很莊嚴, 也很有威嚴.

但他回答的方式, 又很簡易讓人能夠了解

其實啊, 我一開始講第一句話時就不知所為地哽咽了起來

等到快離開法王辦公室, 我的眼淚更不聽話地一直掉.

我見到辦公室裡的侍者有對著我微笑

而其實, 我說不上來是什麼原因, 走出後, 我還一度面對庭院哭了起來

等了一下子心情才平復.

就算是現在, 我也說不清楚為何是這樣.

說是有某程度的相應嗎?  好吧,我想我要用正面的思惟去說這件事,

對於親見尊者這件事, 我真的十分歡喜,

尤其是尊者直接能開示, 這些話語更是彌足珍貴.

回到台灣, 我才開始上網搜尋大寶法王的介紹, 才知道一些事情.

其實我回來後, 因著一件意外中的事(會再另外詳述這天外飛來之插曲)

我想, 我會再回到達蘭薩拉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