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外派國外工作?語言力就是職場力 贊助
2021-07-09 23:00:00泡泡

新冠肺炎下的防疫生活雜記

記憶點從2020年寒假沖繩自由行開始,病毒訊息緩緩蔓延,我們帶著消毒用品及口罩飛出國,注意相關消息,小心旅遊,然後平安歸國。

截至現今,病毒已持續肆虐約一年半的時間,在台灣的生活多數平穩,也有過能安心進行國內旅遊的時期,想起一個半月前的週二下午突如其來的消息,緊急逼著眾人們開會討論,趕鴨子上架般的安排三級防疫新生活,我依然覺得這一切恍然如夢。

疫苗開打似乎意味著疫情生活進入了新的階段,新聞每天播放著確診數死亡數,外加施打疫苗後不良反應相關案例,而在不斷想辦法防疫的相同時空下,同時有著另一波喊著解封的聲浪,但想想台灣其實從未進行封城動作,所以應該稱之為降級?在規範外行動的人彷彿存在於異世界。

打不打疫苗?該不該勸長輩施打?孩子沒疫苗可打怎麼辦?

打疫苗降低重症率,但被傳染或者傳染給他人的機率是不變的,越想越覺得這是一場無法醒來的惡夢。

疫情生活下,更凸顯出人的差異,批判聲浪總是源源不斷,但在我的思維裡,無法全盤顧慮、全面公平不是正常的嗎?因為沒有人一開始就是公平的,又或者該說,沒有人會是一模一樣的,起始點不同,公平面也就跟著不同,表面上的公平似乎是無法避免的。

防疫標準人人不同,而你在意的是什麼?

嚴謹程度隨時間流逝而逐漸鬆綁,承受不了的緊繃壓抑不了的慾望,危險在細縫中流轉,最終,落得似乎只是憑藉個人運氣好壞?我們賭的是人品嗎

個人想做的似乎都是必需的,但在他人眼裡有時卻是不必要的,價值觀與生活習慣的不同,造就不一的標準,但基本遵循原則與尊重及保護他人的工作是不是能確實執行呢

玩笑之間總帶著幾分真實,你發現了嗎

堅持.縱容與自省之間,有著矛盾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