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9 21:57:56快樂的青年

月光

--第一章--   她完全沒在笑

走在底端有發光處的長廊,一隻貓從我腳邊跑過。

當我到達轉角還是忍不住微笑:(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她,她在她租的套房裡,有一扇大窗戶,VIEW很棒)

咳嗽兩聲喝了口水,繼續說著:(晚上,她一個人,抽著菸,喝自己調的酒,應該是威士忌加什麼之類的,重點,沒穿衣服,一套黑色蕾絲,在上股溝跟側乳都有半透明紗布的同款套裝內衣,這記很清楚,她以一個翹腳的動作在椅子上,她在看rick & morty

深吸一口氣,必須低下頭重新思考後。

才有辦法繼續說:(呃,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她完全沒在笑,可能偶爾有,我沒注意到)

每天早上出門,她會洗臉,抹化妝水,擦隔離霜,如果那天要拍照或工作她就不化妝,如果那天是保養日她也不化妝,如果那天有約,任何約,她就會化妝;但大多時候都還是會化妝啦。

她應該不知道她有個信箱,真實的信箱,在她公寓大門旁邊,因為她每次出門都走得很急;她的出門從來總是always一定有目的的;意思是說,一般人會有今天出門就是無目的的,逛街,或是根本沒計畫過的電影。但她不是,就算跟姐妹們在高級下午茶,那也不是,那也是有目的的。

工作有很多種,拍照,走秀,活動模特兒,演戲,拍雜誌,拍型錄,拍化妝品,直播,出席活動,代言,網拍,跳舞,可能偶爾唱唱歌,她可以唱爵士,重點是,她連工作總是永遠她都是美的;美得令人讚嘆的那種。

像追蹤她IG時那些女人說的:(我好喜歡她的生活態度,她的打扮,如果可以跟她一樣就好了)

像追蹤她IG時那些男人說的:(這就是我的女神了,操,如果可以幹到她就好了)

那臉上真誠的渴望,看過內心最想追求的事物;每天早上她有出門,樓下咖啡廳的男孩又要臉紅心跳了,雖然只能看她飄著長髮離去,還是目不轉睛。

她嘆個氣:(我昨天晚上看電影吃太多爆米花,白痴,抱歉,我今天水腫了)

攝影師拿著相機抓著角度,助理們忙著測光與setting:(不會啦,很美,很美,我喜歡)

她微笑:(待會吃根香蕉看會不會好一點)

助理經過剛好看見她微笑,放完道具忍不住偷聞她迷人的香味。

至於如何保持美美的,那她人生的另一面,應該說書的下一頁,下一篇章,那是不同樓層的生活。

--第二章--   酸酸甜甜不錯,但我喜歡酸一點

那是週末,算是休假的週末,一個晚上約在朋友的bar,滿高級的bar,包廂裡金男貴女;其中一名富二代帥哥開的,笑容可掬,儀容整潔。

其中一名美女:(欸,我那天有去妳推薦的那間)

她大口喝著酒:(我?我推薦妳嗎?)

美女:(對啊,妳不是有代言?極光嗎?)

她喝乾了酒:(喔!哈哈,妳去做什麼?)

美女:(拉提,滿好的)

她:(還不錯吧)

美女:(當然,妳那麼美我一定要去一下,我媽都說效果很好,臉變很瘦)

她微笑後沒回應

美女:(妳指甲改塗黑色的喔)

她:(對啊,64階的灰色看膩了)

美女:(妳真的什麼顏色都滿適合妳的)

她:(這還好啦,這是24階灰)

另一名美女跳出並伸出手:(你們看,最近新用的四種8階灰,電腦做的,五千多)

她:(哇嗚,五千多!)

跳出美女:(分四層做噎,滿厲害的,還有漸層)

美女:(跟妳整體滿搭的,今天比較8階走向,很美)

跳出美女:(對啊,哈哈)

對了,忘了說,這個平行宇宙沒有顏色,只有黑到白共256種色階;就算如此,變美還是一項偉大的工程。

拉提,CPT,雷射,癒膚,JEQ,電療減脂,抽脂,挺鼻,銷骨,除痘,打點滴,食品保健,健身,跳舞,打拳,瑜珈,精油按摩,除毛,做指甲;光這些可以重複四五次,除了工作,再來就是怎麼讓自己更美,更美了之後,就像這個週末夜,那是要拍張照,是要發個動態,還是又要讓誰知道,自己更美了?

酒吧老闆拿著紅酒為她倒上一杯:(嗨,同一隻?)

她:(喔,好,謝謝)

老闆:(我叫raven

她微笑:(嗨)

raven:(妳是joyce的朋友?)

她:(對啊)

raven看著她微笑:(妳喜歡喝紅酒?)

她:(恩,不一定,看今天都是紅酒就喝了,但不錯啦)

raven:(是嗎)

她:(不討厭)

raven:(我開這家bar的時候,就想做讓酒是最重要的,什麼裝潢氣氛都其次,但酒一定要很好喝)

她:(不錯啊)

raven:(對啊,跟其他台北的bar會不一樣)

她微笑點頭,突然音樂接了一首karen siuza版本的creep

她非常驚訝:(這個!creep,你也喜歡這首歌嗎?)

raven:(什麼,歌嗎,因為我喜歡比較舒服的音樂,希望我的店能帶給客人放鬆,對)

她發現沒共鳴後沒再回應。

raven:(不然,我請妳試喝調酒看看要不要,我請我們調酒師ryan,他在國外得過獎)

raven邊起身並伸手邀請她;她愣了一會,一旁joyce對著她挑眉:(去啊)

她才起身:(喔,好)

你說這樣的生活很累嗎?但至少,可以觀察她流連台北的四處,在計程車上滑手機時抬頭看看窗外的街景;在過馬路滑手機之餘,抬頭看看秒數與身旁人們;經過買咖啡的店,抬頭看看下雨的天,經過買沙拉的速食,抬頭看看優惠;穿高跟鞋小跑步經過的百貨公司,抬頭看看新進的化妝品;攔計程車前在路邊抽煙的櫥窗下,一道霓虹照映她睜大雙眼的表情,抬頭看看招牌上寫“loser“;在一家酒吧正被老闆試著灌醉的調酒裡,喝一口後覺得無法認同而抬頭看看窗外,就算只是一眼,也注意到外面有對情侶在吵架。

但還是記得回答:(酸酸甜甜不錯,但我喜歡酸一點)

老闆得意笑容:(是嗎!那妳可以再試試看這杯,這杯是我之前有在紐約一家酒吧當經理時,最喜歡調的,很特別)

她在一個勉強的笑容後:(好)

看向joyce給她一個冷冷且不悅的笑,使joyce打個冷顫,趕緊拿起手機朝她快步走來。

Joyce假裝講著電話:(什麼,你們在哪?到了喔?好好好,我跟她說,待會過去)

她:(怎麼了?)

joyce比手畫腳:(恩那個…rainrain他們到了)

她:(喔!)

raven正要拿酒:(怎麼了嗎?)

她:(抱歉,因為我們本來就有約朋友唱歌,有人生日啦,可能要先過去)

raven暫停了一下呼吸:(喔好,不然晚點再看怎樣)

她:(好的,謝謝啦)

說完,兩人頭也不回的走出酒吧。

--第三章--   我覺得滿好笑的啊

在月光下,她走出小seven,手裡拿一瓶corona,一瓶氣泡水,一瓶梅酒;放在公園椅上後先點了根菸,再用打火機把corona的瓶蓋撬開,動作輕巧的喝著酒,眼神看向哪邊路口有人,哪邊路口沒人;最後發現最沒人的是自己眼前這條;斑馬線對面就是公寓,她在等紅綠燈時,偶爾會歪著頭看向那棟公寓,但面無表情。

直到戴上耳機接收音樂,她才開始有些眉目,帶點無所謂的痞氣看著地上斑馬線,再喝口氣泡水套梅酒後,開始搖晃起自己,深呼吸之間像是嘆氣;終於綠燈亮起,她摘掉高跟鞋就往前跳,跳得動作滑稽,甚至一個側翻在白色格子上,結果落地時手軟整個人跌到草叢裡。

到家後酒也喝完了,還好冰箱有幾瓶冰結,配上音樂,與今天新換上的白色蕾絲邊內褲,無鋼圈前釦內衣,在家裡盡情扭動,彈跳,搖擺,訓練臉部肌肉;最後再配上這日復一日的美麗,華麗,性感,優雅,典雅,自信的工作,生活,娛樂,消遣。

總會有個暫停的時刻,這個時刻有道聚光燈在她身上,她今天沒特別美,普通美,普通的衣衫,普通的綁髮,普通的妝容。

普通的音調,對著麥克風:(我其實,滿想去講脫口秀的)

台下聽眾輕聲笑著,她身旁樂手也是,都溫柔笑著。

她卻搖擺起來:(老師,抱歉,下一首是?)

拿薩克斯風的老師打著嘴型,她恍然大悟,像是醉了腳站不穩:(哈哈,我剛還在想不然我唱余天好了)

她拿起威士忌又喝一口:(沒有啦,帶來這首,creep

台下觀眾歡呼鼓掌,她笑笑回應:(大家多喝一點,這樣我唱不好你們就聽不出來了)

沒錯,就是radioheadcreep,她有時在家會聽,甚至邊看rick & morty也邊聽,但她第一次聽到creep非常驚訝之餘,感到非常喜悅。

前男友:(這什麼歌啊?這歌詞滿變態的,太悲傷了吧)

她剛洗完澡,正在自己除毛時邊唱:(會嗎,我覺得滿好笑的啊)

她在台上唱歌從不看聽眾表情,會選擇某個沒人坐的位子看,甚至想像自己就坐在那,喝著酒抽著菸,像電影裡等待真命天子的城市熟女;或坐在某間診所的長椅,看向替診所拍的廣告海報,海報上的她姿顏姝麗對比現在放空無神,但外頭路人經過都忍不住多看幾眼;坐在化妝鏡前滑手機等待化妝師上妝;坐在捷運廁所的馬桶翻出包包裡已經空的衛生棉包裝,先是驚恐後再罵聲:(幹)

她乾掉整杯威士忌:(其實我不是專業唱歌的,我只是喜歡唱,希望大家喜歡,如果你們不喜歡,投訴我前先讓我請你喝杯酒,祝大家有個不錯的一晚)

在台下觀眾同樣歡呼鼓掌中,她腳步輕快的離開。

到了後台廚房,歌廳老闆總會關心幾句:(妳要回家了嗎?要不要喝什麼,我請妳)

她:(待會跟朋友吃個飯)

老闆:(這麼晚吃飯?要不要我送妳?)

她邊笑著邊拿包包手機:(沒關係,不用)

又是買速食店的沙拉,今天多點了火腿潛艇堡,配一瓶應該是蘋果汁,在家裡的餐桌上,又是只穿內衣褲吃完今天的晚餐後躺在床上抽了根菸,舉止放空無力,看著白煙飄向天花板時,彈了一下菸使菸灰掉在臉上。

嚇得起身大罵:(幹,好燙)

跑向廁所途中奮力的罵:(操,幹) 

照到鏡子後則是難過的罵:(喔操)

--第四章--   不然妳現在敢看我嗎?

根本沒調鬧鐘的早上七點,手機還是響了,她一頭亂髮與臉上被燙傷而有的新繃帶在床上顫抖,與睡夢拉扯著自己該不該起來,像是掙脫惡魔附體的扭曲身體。

最後還是勉強拿起手機,聲音清晰宏亮:(喂?)

手機:(恩妳姓,不好意思,我看不懂妳寫的字)

她:(請問是?)

手機傳來土氣的笑聲:(哈哈,小姐,拍謝啦,我大樓警衛,妳的信箱滿了啦,妳可不可以來看一下)

她:(沒問題,我晚點就下去)

手機:(小姐,不好意思,那個郵差在等啦,妳可以現在下來嗎?)

她深吸一口氣:(好,等我一下)

掛掉電話後,跪趴在床上,臉塞在棉被裡:(屌,很屌)

那是個只要打開郵筒就會大量噴發的滿,郵差拿著黑白兩色印泥,一臉就在故作鎮定,因為眼前美女只套一件單薄的大t-shirt,只要有陽光就可以看見裡頭灰內衣與白內褲;如果郵差沒女友晚上一定會尻一槍。

她無所謂,反正都還沒睡醒:(不好意思,蓋哪裡?)

郵差:(黑色的地方)

她:(我的章是32階灰可以嗎?)

郵差回答時完全沒在看信:(可以,沒問題,24階灰以上,80階灰以下都可以)

那是她人生第一次自己去海邊,穿一件白t與黑色牛仔褲,腳上的平底鞋被她脫了拿在手裡,但還是不敢下水因為褲管收的不高,直到一波浪捲起,她才起步要逃就絆到前腳,整個人跌在沙中再被浪一把捲走。

那是她人生第一次開車,開在路上都還好,直到停車時撞到後面奧迪,下車發現一道刮痕,但又看到奧迪停在路邊車上也沒人,趕緊跑回車上開離現場,回頭一望還能開心大笑:(爽!幹)

那也是,她人生第一次看自己的信箱,裡面的信有各種廣告不多說,幾封查水錶,查電錶,報紙,文宣,追求信;她一併丟到垃圾袋,開頭幾封跟追求信有稍微看一下,剩下全都廢話。

但就是所有信都丟光後,在信箱的最底部,那改變她的東西出現了;

是一臉困惑的看進信箱深處,甚至有些反感,完全無法理解的懊惱,在她眼前的一支口紅。

她轉開瓶口:(這是口紅嗎?)

一看就知道是口紅,但能讓她如此無解的是這口紅是紅色的;她連那是紅色都不知道,她連說出紅色都沒辦法。

因為她從來沒看過紅色,或顏色:(幹,好噁)

說完,一樣丟進垃圾袋中。

檢查昨晚燙傷發現似乎沒那麼嚴重後,一股不知哪來的衝動,她打開垃圾袋找回那支紅色口紅;在鏡子前拿起它還是無法理解到底何種生物,但因為口紅的形狀讓她不加思索的塗上雙唇。

抿抿嘴後,轉動臉龐各個角度,看著鏡中抹上的紅唇,笑著說:(妳好噁)

她:(一杯冰拿鐵)

同樣的咖啡廳,同樣的店員,同樣的中午,但不同的是她嘴上紅唇。

店員一轉身看見她,從前喜悅的笑容消失了,換來可以說是錯愕的表情:(呃好的)

她看店員一臉驚恐忍不住尷尬的笑:(這裡,120

店員不可置信看著她,臉上的扭曲越來越嚴重,像是聞到大便的味道,而且大便越來越近:(妳怎麼了?)

她:(我?很好啊)

店員嚇得不停後退:(妳嘴唇那是什麼?)

她:(口,口紅啊,不好看嗎?)

店員很害怕:(不,不會啊很好看)

她微笑:(謝謝)

店員突然打了嗝:(不好意思,我有點想吐)

說完就叫了其他店員,自己快速衝向廁所。她對下一位同樣惶恐的店員點頭,給了每天都會有的甜美笑容,但這次男生們無法認同。

收了錢的店員甚至被嚇哭:(天妳到底是什麼?)

她笑著說,說完就離開:(謝謝)

離開時她感到雀躍甚至憑空振臂,像是贏得勝仗般跳了起來;就連在捷運廁所都給身旁女生那道甜美笑容,直到那個女生嚇得連滾帶爬,逃出廁所前忍不住吐了;她就拿出口紅補色,再對自己打滿分的笑。

攝影師滑著手機喝著咖啡:(好,她出來了嗎,出來的話助理先去測光吧,道具可以邊擺了)

助理們回應攝影師後就開始動作,攝影師也悠悠哉哉的走向攝影機等待她出現;化妝師化完她走出化妝間時還有點頭暈,想阻止也來不及,一聲尖叫響徹攝影棚。

攝影師:(這三小!!!)

她在道具沙發上保持微笑。

攝影師:(妳那是怎麼回事?)

經紀人與化妝師趕緊靠向攝影師,經紀人急忙解釋:(誠哥,她是不小心的啦)

她:(燙傷嗎?妝不是蓋掉了嗎?)

誠哥,經紀人,化妝師,髮型師,客戶,助理都一臉不可置信看向她。

她還拿起鏡子:(有吧,蓋掉了吧?)

誠哥緩緩走向她,語重心長:(不是,是妳的嘴唇,那是三小?)

經紀人趕緊一旁解釋:(她生病了啦,我待會就會帶她去看醫生,她說她一早起來就這樣,也不知道為什麼)

誠哥很激動:(所以現在怎樣?我要拍這個,這個,這什麼,這到底什麼東西?)

客戶:(不然我們今天的衣服先給小琪拍完,等她好了我們在拍她)

小琪從化妝間探出頭,臉上不安與害怕還未消散。

誠哥忍不住作嘔:(也只能這樣了,不然我快吐了)

所有人都相同驚慌失措的表情看她離開,那深層的恐懼與不安連掰掰都忘記說。

只有她依然笑容滿面:(掰掰啦!不好意思,謝謝大家)

經紀人趕緊攔下她,面對她時趕緊用手遮住視線:(妳要去哪?我先帶妳去醫院)

她:(不用啦,我自己去)

經紀人聲音顫抖:(確定嗎?)

她將臉靠向經紀人:(不然妳現在敢看我嗎?)

經紀人嚇得退後:(好好好,妳看完跟我說喔!)

她邊上計程車:(知道啦)

司機:(小姐,到哪裡?)

她拿出鏡子補著口紅顏色,露出一道充滿陽光與自由的笑容:(不知道,目前沒目的,你先隨便晃晃吧)

--第五章--   我扮仙女星座的外星人

她這次沒滑手機,手機甚至掉在另一邊的座位也沒人發現,她一路就靠在車窗上,車窗搖下後風不停吹過她長髮,帶著神采飛揚的心情穿梭臺北城;從內湖經過麥帥二橋遠方信義區的夕陽光輝,繞過南京東路的高樓林立,下班時間台北車站前忠孝東路的車水馬龍,忠孝敦化出沒的俊男美女,她總是心滿意足的表情。

司機:(小姐,我要加個油)

她看著窗外,依舊喜眉笑眼:(好的~)

司機:(那先跟妳說一下,目前跳錶600多喔)

她迅速收起笑容,表情像被雷劈得四分五裂:(幹!蛤!)

司機手指著價錢錶。

她趕緊拿出錢包,手滑後錢包飛出又接住,但接住後又滑出,另一手想接但又彈了一下,兩手要接結果合掌時機又不對,最後直接將它抱住:(這邊下!)

一聲急煞的輪胎摩擦,她:(幹,這哪?)

晚上七點的台北東區,一條各式餐酒館,設計工作室,髮廊,些許潮牌服飾,算是商圈與住宅並存的街。再看看左右兩邊後,她決定走進剛下車就出現眼前的一家live house

突然想起來,她有笑啦!那天晚上她看到應該是rick & morty第二季第四集,大概內容是rick一家遇到一種外星寄身蟲會變成親朋好友,並且會對你植入與他生活的記憶,導致他們一家人要找出誰是寄身蟲的劇情;在有個橋段她笑了,因為jerry愛上其中一個外星寄身蟲,那外星寄身蟲甚至是男的,jerry害怕被消滅而難過的說了一段話:(我要怎麼知道我是真實存在的呢?)

正在擦酒杯的bartender充滿厭世看著眼前滿滿客人。

早上咖啡廳的店員刷著牙穿著睡衣走向他,一臉哀愁:(幹,跟你說你又不信)

酒杯哥表情無奈:(好,我信,好不好,有外星人侵略地球最棒了,好不好,但你也不要在這刷牙吧)

店員邊刷牙:(不是,是真的,我今天早上真的看到外星人)

另一位正在端酒的bartender走向店員:(你怎麼在這邊刷牙)

酒杯哥放空看著前方:(他說外星人來了,他要住這邊躲幾天)

店員拿起一箱行李:(我是認真的,我行李都帶了,你們要相信我)

端酒哥趕著離開:(哇靠,那你可不可以去廁所刷牙)

店員看著端酒哥走遠:(那你可以借我毛巾嗎,我想洗個澡,欸!)

酒杯哥突然停下手邊工作,面露驚恐的拿起店員手上行李箱:(借我一下)

店員看著酒杯哥逃走:(你幹嘛,記得還我耶,真是的)

店員靠向吧檯吐掉口中泡沫,一抬頭便像中邪似的全身僵硬接著開始經攣;因為在店員正前方,她緩緩打開店門並朝吧檯走來,嘴上依然紅唇與自信。

對店員愉悅表示:(嗨!請問有酸一點的調酒嗎?)

店員翻起白眼並口吐白沫的向後倒下。

她:(好吧,我就自己來囉)

說完便爬進吧台,翻出幾瓶調了一杯全黑的酒;自己嘗試一口後又是滿分笑容。

台上一名戴眼鏡西瓜皮的少女,拿著烏克麗麗演唱radiohead_creep,少女聲音稚嫩且純淨,像一杯白開水但最令人解渴;她拿著酒到舞台前的座位,所有客人因應今天主題之夜而一個比一個還怪的裝扮,有異形,哥吉拉,鋼鐵人,美少女戰士,冰箱,沙發等等

少女竭力唱出高音:(but I’m creep~

正當她投入少女的歌聲,旁邊傳來令人詭異的大笑。

一名打扮像耶穌的男人,喝著酒:(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很驚訝:(你也覺得這首歌好笑?)

耶穌轉頭看向她,直接嚇得翻倒椅子但迅速爬起:(wow!!妳,哈哈,我,幹,我猜不出來妳扮什麼)

她:(我嗎,呃,你有聽過仙女星座嗎?我扮仙女星座的外星人)

耶穌滿臉問號:(我想一下,ok,好像可以接受)

她:(我想看看,你扮遊民嗎?哈哈!)

耶穌繼續喝酒:(哼

她笑著:(是吧?)

耶穌放下酒杯,深情看向她:(我還是老實說好了,其實我沒扮)

她倒抽一口氣:(喔幹,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你穿著很特別啊,滿好看的)

耶穌:(恩沒關係啦,我懂)

她擦掉冷汗:(我只能說,你鬍子是怎麼留的?)

耶穌冷冷一笑:(哈哈哈,我最好的建議就是,當你發覺這輩子可能永遠交不到女朋友,然後認為自己真的是毫無長進,開始放縱自己,然後隨心所欲,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當個廢物)

耶穌收起笑容看向少女,臉上難過一覽無疑,甚至一口把酒乾了;雖然很尷尬,但她還是硬著頭皮坐到耶穌旁邊。

她:(我,請你喝一杯啦)

耶穌看向她還是忍不住嚇一跳:(哇幹,這麼近更誇張)

她小心的嘆口氣:(所以你也沒辦法嗎?)

耶穌:(需要點時間適應)

她:(那你適應了嗎?)

耶穌屏住呼吸將臉靠向她,時不時發出作嘔聲:(好!可以了)

她:(那就好,你想喝什麼)

耶穌還沒回答,就先朝桌子另一端吐了幾口,起身時擦掉嘴邊渣渣:(沒事,多吐幾次就習慣了)

端酒哥:(喂!吐在店裡要付清潔費)

她:(沒事的,他吐完就習慣了)

耶蘇正要回覆:(放心啦

但話沒說完又吐了一大灘。

端酒哥:(哇靠,你吐成這樣起碼要給我兩千清潔費)

耶穌虛弱說著:(我看我們還是走好了,不然我這個月薪水就沒了)

她:(什麼)

耶穌起身就朝門口跑去,嘴裡還有嘔吐物:(走了啦!)

端酒哥:(幹!攔住他們!)

兩名兇狠安管向前擋住大門,但一見到她就彎腰吐了;耶穌撞開大門,帶著後方正大笑的她,逃離live house

--第六章--   那你看我

夕陽剛好在海峽灣處落下,她穿96階灰的比基尼,抬起修長白皙的美腿,當浪回潮帶起白沙淹蓋她細緻迷人的腳,回頭微笑同時擺好姿勢,跨出前腳後抬高屁股,眼神不經意的沒看向鏡頭,白色雙唇輕輕延展。

Joyce:(準備喔,拍了喔,很美很美)

一旁anny:(妳鏡頭再低一點)

另一旁nono:(幹,她腿好長喔,媽的)

Joyce:(妳要po限時還是發文的?)

Nono:(都要吧,這款比基尼我也有在賣)

她拿起香檳,眼神自信的看向遠方,剛好有點微風吹起她的長髮,吹開她自然而然的笑容。

正當氣氛微醺時,在她身後傳來一陣男性充滿乾啞,扁平,噁心,吵雜的呻吟,宛如小狗們在互幹般;一行美女團頓時感到不舒服。

Joyce放下相機:(喔天哪,妳站過去一點好了)

她回頭看那是一群大學生,四五名男同學正在海面上玩摔角,在相同碧海藍天下,他們毫無保留的扭曲身體,強脫對方鬆垮海灘褲,笑出沒有分寸的幼稚。

男同學:(幹,幹,丟他,丟他)

男同學:(丟他,幹)

一名肥胖的男生被眾人抬起並狠狠砸下海面;濺出的水花灑向美女們,眾姐妹忍不住翻起白眼。

男同學:(欸,超正)

男同學:(不好意思!)

joyce乾笑後:(走了啦,我們回帳篷那裡)

anny:(哈哈,他們在玩摔角,靠杯)

一行人正走回去,但她還在看他們摔角:(欸,我們不下水嗎?)

nono:(我還好耶,有拍到照就好)

anny:(我想去拍一下那個帳篷)

lara:(好啊,那邊很好拍耶)

anny:(是不是!我順便拍我最近要賣的真理褲)

只見姐妹們沒理會她的繼續走向帳篷,只剩joyce到她身旁:(走了啦)

她看著不停被男孩們濺起的水花:(我去泡一下腳好了)

joyce:(等一下啦,等晚上再來拍照,聽說會有火把,一定超美)

男同學們又把肥胖男高高舉起:(丟他,幹,幹,丟他!)

joyce怕的大叫:(幹,快跑!快!)

語畢,手快速伸向還傻傻在原地的她,甚至出現憨厚笑容看向遠方酒吧追出的安管。

安管大喊:(喂!在那)

兩名安管充滿殺氣朝她奔馳而來。

耶穌將她拉向身邊:(快跑啊!)

她看著耶穌近在幾呎的眼濛,才驚醒並大笑:(幹!快!快!快跑啊!哈哈!)

兩人跑過來回四線道的馬路,中間一座高聳的安全島,種滿樹與路燈。

耶穌牽著她的手:(這要跳喔!)

她在後方大笑:(好,要跳的時候叫我)

耶穌:(靠杯,妳不會自己看)

她依然大笑:(沒辦法,我現在閉眼睛)

耶穌回頭後一臉驚恐:(蛤!)

眼前就是安全島,耶穌毫不猶豫將她公主抱起,跳上城市街景中一條分水嶺;而她緩緩睜開眼,白光車燈一時浮光掠影後出現一位滿臉鬍鬚的男人,她再次閉上眼微笑享受晚風。

從包包拿出紅色口紅,她又在廁所鏡子前補色,滿意的笑容在抿抿嘴後依然耀眼。

轉頭要離開廁所:(嗨)

才剛進門的辣妹回應都來不及,直接昏倒在一旁隔間。

她:(你確定要這樣做嗎?)

耶穌抽菸後嚴肅表示:(不然沒別的辦法)

她喝一口長島冰茶:(你不要吐滿地就好)

耶穌抬高音量:(有差嗎!)

吼叫之間,服務生送上一盤十杯shot在兩位面前。

她:(哇嗚,好多喔)

耶穌拿起杯就乾了:(我知道)

接著兩杯,三杯,四杯,耶穌暫緩時喝旁邊的水:(哇操,滿猛的)

她:(你覺得有用嗎?)

耶穌深呼吸:(應該有用吧)

她:(那你看我)

耶穌深吸一口氣並看向她,不到三秒的專注又開始作嘔,趕緊拿起shot杯:(不行不行,還不夠)

她傻笑後喝一大口長島冰茶。

兩人浩浩蕩蕩走上大街,下班時間剛過加上今天是週五夜晚,市區開始呈現如癡如醉的狀態;需要彼此的人們紛紛湧上,剛下計程車的型男帥哥,小seven前補充酒精的窈宨美女,巷子裡傳閱大麻的兄弟姐妹。

一名美女踩著高跟鞋跑向馬路對面,後方高大老外一把將她扛上肩:(nodon’t runwe need more drink!)

美女在肩上笑得合不籠嘴:(ya~~~~~~~we fucking need!)

她與耶穌在不遠處的轉角抽菸,交談彼此興趣的話題不時大笑擊掌,雖然沒醉到東倒西歪但也站不穩了。

她:(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耶穌笑倒在一旁樓梯:(靠杯,妳是要說幾次等一下啦)

她睜大雙眼看著手上剛買的地圖:(你確定這是台北市的地圖嗎?)

耶穌不停拭淚:(我怎麼知道啦,幹,快點啦,要去哪啦)

她不停轉動那張地圖:(喔,幹,長島冰茶為什麼每次都那麼強)

耶穌起身並一手輕扶她的右肩:(至少,有用

她看向耶穌:(你在看著我了)

兩人看著彼此露出相同微笑;雖然偶爾耶穌會稍稍作嘔:(沒事沒事,酒的關係)

她疑惑:(呃確定吼?)

耶穌:(確定啦!)

她還在懷疑,耶穌趕緊轉移注意力而發現對面一家飛鏢酒吧。

興奮跳起後跑向來回雙線道的馬路,再回頭叫她:(走啦!我有想法了!)

幾條透明膠帶將台北市地圖貼在靶上,酒吧老闆給耶穌一支鐵針的飛鏢。

老闆手扶在胃部,對剛剛食道逆流非常不適,說話前還在作嘔:(你說你朋友哪裡人?)

耶穌將飛鏢拿給她:(妳說妳是哪裡?)

她拿起飛鏢嘗試瞄準:(呃仙女星座)

耶穌看向老闆:(仙女星座)

老闆雖然高大魁武但聽到這回答時,有點頭暈目眩的倒在一旁桌上。

她射出飛鏢:(中了!)

耶穌向前檢查地圖,因為酒精持續發揮,就算瞇眼也看不太清楚:(這哪啊?)

一張台北市地圖上插著一支飛鏢,在計程車司機面前。

耶穌:(司機,到飛鏢那)

司機面無表情:(呃

她突然大喊:(我射中的喔!)

耶穌笑了:(對,她射的)

司機接過地圖依然面無表情:(ok

--第七章--   你好勇敢!

台北城市霓虹反射車窗時沒入遠方,兩人的笑容在下車後截然不同。

她:(呃我是沒想到台北有這麼偏僻的地方啦)

耶穌打個冷顫:(這裡好陰森喔,媽的)

她四處張望感到不安:(也太沒人了吧)

耶穌:(還是我們去信義區的酒吧?)

她:(欸,好啊,計程車!)

兩人趕緊回頭,計程車消失在遠處轉角。

耶穌:(shit!)

她:(我們地圖忘了拿)

耶穌:(先往外面走吧)

她:(這裡是不是在山上啊)

耶穌:(應該是)

走過轉彎處,一道台式招牌燈管耀眼閃爍,對剛離開黑暗的兩人特別刺眼;一間有養狗的老舊鐵皮自宅,門口三字燈管天秤座,下方小小兩字酒店

她:(有人耶)

耶穌看見後有些害怕。

兩名身穿吊嘎,短褲,夾腳拖,伯肯拖,龍鳳刺青,吃檳榔的標準年輕台客;穿白色吊嘎的正在安撫黑色吊嘎的,因為黑色吊嘎看來不太舒服。

她:(我們去問他們?)

耶穌懷疑:(要嗎!?)

她微笑後就向他們跑去:(走啦!你問啊,不然他們看到我又要吐了)

耶穌趕緊跟上:(好吧)

耶穌:(不好意思!請問

話被白色吊嘎打斷:(哎呦,妹妹,怎麼了)

她從耶穌身後出現,表情驚訝:(你你叫我嗎?)

白色吊嘎抽著菸邊笑著:(對啊,要不要喝兩杯?)

她與耶穌對看後:(你看到我不會想吐嗎?)

白色吊嘎:(想吐?幹你娘,哈哈,妳沒看過真的讓妳想吐的)

她:(那他為什麼在吐?)

白色吊嘎拉起黑色吊嘎:(他喔,沒事啦,剛剛的小姐跟他喝多了,吐完就沒事了啦)

黑色吊嘎有些虛弱:(沒事沒事,哇,妳好漂亮)

她目瞪口呆:(你看到我也不會想吐嗎)

黑色吊嘎傻笑:(怎麼會呢,妳根本就天使)

白色吊嘎叼著菸後:(好啦,妳想看他吐是不是,你就這樣給他一拳)

說完,一拳直接打在黑色吊嘎的腹部,黑色吊嘎直接噴射嘔吐物。

白色吊嘎:(哈哈哈,有沒有很厲害)

她與耶穌閃躲後大笑:(厲害,厲害)

白色吊嘎又舉起拳頭:(要不要再看一次)

她與耶穌:(欸,不用不用)

耶穌:(所以這裡是?喝酒的嗎?)

白色吊嘎搭著他的肩膀:(來啦,看你這麼有型,給你介紹漂亮的)

而她扶起黑色吊嘎:(你還好嗎?)

黑色吊嘎傻笑:(沒事沒事)

進門後撲鼻而來臭酸菸味,小北百貨買的聖誕燈掛滿兩處牆面,共八座圓拱型沙發包廂,沙發皮有些破洞與污垢,天花板正中央一顆20階灰旋轉燈,底部一座小型舞台與麥克風配合牆上共五台硬象管電視;一切落後與骯髒都不足眼前一字排開的小姐,每位都不低於五十歲,畫著濃妝,穿著禮服露出皺紋,贅肉,脫皮,體毛,毫無掩飾。

白色吊嘎搭著耶穌肩膀:(怎麼樣,選一個啊)

耶穌作嘔後:(沒關係,先緩先緩)

她扶著黑色吊嘎走到耶穌身旁。

小姐們:(老闆好)

黑色吊嘎一抬頭看見眼前辣嬤們,直接在爆吐一番。

而她笑著:(這太扯了吧,她們是小姐嗎?)

白色吊嘎:(幹,我看過更扯的,起碼她們看的出來是女的,來啦,喝酒)

一群土台客在包廂裡嗑瓜子,喝台啤,唱歌,跳舞,吃熱炒,在耶穌與她加入後氣氛更加熱鬧。

白色吊嘎:(這都我朋友啦,都長很醜,但都好人啦)

其他人回應白色吊嘎:(幹你娘,欸,紹恩,你是不是有點鳳梨蝦球?)

紹恩:(有啊)

其他人:(我們吃完了)

紹恩:(幹你娘,誰那麼會吃啦,阿辜喔?)

阿辜:(幹,我只吃兩顆而已好不好)

其他人:(沒關係啦,再點一盤)

她走上舞台拿起麥克風:(呃...大家好,今天晚上帶來這首,katy perryfirework

台客們趕緊歡呼,耶穌則正被一位辣嬤糾纏:(沒關係,真的不用,真的)

辣嬤:(欸,我看你帥才算你五百耶,不然平常我都收一千)

耶穌:(沒關係,沒關係)

阿辜在旁慫恿,做出手上下套弄的動作:(對啊,試試看啊,手藝不錯喔,真的,是嫩的,你問洪董)

洪董奸笑:(真的啦,幹你娘,今晚就讓你破處了啦)

耶穌苦笑:(真的沒關係啦)

黑色吊嘎醉倒一旁,雖然保持爛醉如泥的笑容,但褲子濕了一大片。

紹恩大笑:(靠杯,澔澤醉到尿尿了啦)

澔澤有回應但無法動作:(蛤三小啦)

眾人趕緊拿出相機拍照:(哈哈哈!幹!)

雖然設備簡陋,啤酒退冰,熱炒難吃,但眾人還是玩得不亦樂乎,她學會了酒拳,學會了怎麼一口喝乾啤酒,學了吃檳榔然後噁心到吐,學了許多首老歌,學了要怎麼時不時勸架,因為台客們無聊就要互嗆幾句。

紹恩:(妹妹,那妳有沒有朋友,漂亮一點的,下次要帶來耶)

她:(好,我盡量)

紹恩:(不行,快點,我們打勾勾)

旁邊朋友:(幹,妳不要理他啦,操)

再旁邊朋友:(除非妳想把妳朋友推入火坑)

紹恩氣的摔筷子:(幹你娘,你供三小,啊我的鳳梨蝦球勒!)

她火力全開在台上唱著,甚至跳起舞,而那個舞是從前只有自己在家才有的瘋狂之舞:(you just gotta ignite the light and let it shine . just own the night like the 4th of july

大夥在台下手舞足道,為她的歌聲打起節拍,耶穌與台客們搭起肩膀形成一個圓弧。

像原住民豐年祭整齊劃一的踢腿與呼口號,並接受她的指揮:(baby,you’re a firework

耶穌開心的大笑,她也是,但也不忘唱出最深情有力的歌聲;配合katy perry_firework進副歌前一段小提琴的進行,也不知道紹恩與澔澤什麼時候學會,竟然在她身後夾起小提琴架勢十足的伴奏,耶穌看傻了眼,但干掉一杯啤酒後繼續大笑;歌曲的最後她想來個旋轉做收尾,結果腳勾到麥克風線,整個人跌下舞台。

耶穌趕緊衝上前將她抱起:(哇操!)

她驚恐的表情還未平復,耶穌忍不住大笑,直到她也跟著大笑,最後所有人都哄堂大笑。

一名辣嬤表情凝重的走出廁所木門,大夥在辣嬤面前更是緊張的說不出話,帶著焦慮與不安期待著辣嬤回應;高壓的情緒就在辣嬤舉起右手並展示手中一團衛生紙後徹底解放,所有人歡欣鼓舞擊掌擁抱,耶穌則在眾人的讚美下擦掉眼淚走出廁所。

她向前就給耶穌一個熱情擁抱:(恭喜你!單身三年終於破處)

耶穌還在哽咽而說不出話,褲子都沒穿好,聲音虛弱:(她用手而已)

她看向耶穌,並給予他肯定的眼神:(你好勇敢!)

耶穌擦乾眼淚,吞了口口水,終於露出笑容:(我可以再抱妳一次嗎,雖然我他媽現在醉爆)

她沒特別回答但張開雙手,將耶穌慢慢靠向胸膛:(我也醉爆了)

--第八章--   那是我嗎?

一輛貨車載著眾人穿梭樹林之間的柏油路,只要轉頭就可以眺望山下臺北城依舊光芒耀眼;她坐在車尾高舉雙手感受強風,一旁耶穌享受市區的萬家燈火,與她相同酩酊表情互看而笑;一聲煙火響徹山頭,副駕的紹恩伸出窗戶對台北之上的天空射擊;火樹銀花綻放在眾人醉生夢死之間,大夥笑著,輕輕哼著。澔澤拿起一支煙火在鼠蹊部的位置假裝是自己的老二:(幹~~我射了啦)

她尷尬的笑,笑倒在耶穌胸膛,看向遠方煙火兩人不自覺依偎著。

黑色吊嘎:(你們這邊下ok吧?)

耶穌:(可以,謝啦!)

黑色吊嘎:(妹妹,記得喔,你的朋友要帶來喔)

她:(好,我盡量)

貨車載眾台客的吼叫間離去。

她:(他們真的很可愛對吧?)

耶穌:(哈哈,真的)

她:(看看,我們現在在哪?)

耶穌:(這裡是信義區吧?)

在月光下,兩人站在忠孝東路的騎樓邊緣,對面高樓林立閃爍璀璨。

耶穌先笑了:(對了,很高興認識你)

她看著他一會:(很高興認識你,你台北人?)

耶穌沒回答先點了菸,她也是。

耶穌吐出白煙:(對啊,只是我覺得這裡很不適合我)

她:(為什麼?)

耶穌:(這麼繁華,這麼多人,我還是這麼寂寞,妳呢?)

她也吐出白煙,對著他傻笑:(你好像沒說你叫什麼名字?)

耶穌看向騎樓下露出十分困惑的表情:(等一下)

邊說邊朝困惑的方向走去,是一家醫美診所外人行海報:(這這人也跟妳太像了吧?)

海報上的她高尚優雅,現在的她走向耶穌身後對海報投以無奈的笑容。

耶穌非常驚訝:(是吧,這是妳吧?)

她:(那是我嗎?)

耶穌看著海報感到不可置信:(我的天哪,妳也太美了吧,是妳吧?妳的嘴唇

她低下頭翻著包包:(幹,我沒衛生紙)

耶穌脫下外套給她:(抱歉,我也沒有)

她接過外套並用外套擦掉嘴上紅唇:(怎樣?)

耶穌目瞪口呆:(哇嗚

她笑著:(哇嗚屁啊,你覺得哪個才是真實的我?)

耶穌回答前對著她傻笑,正要說出口被後方一聲招呼打斷。

Joyce與網美姐妹們:(欸!妳怎麼在這啦!)

她:(joyce!你們怎麼在這?)

nono:(妳不是也要出席嗎?)

她:(去哪?)

lala:(whatlee辦的派對啊)

她感到頭疼:(喔對,那間酒吧對不對?)

lala:(對啊,發表會)

joyce:(但妳是剛收工喔,穿這是運動服!?)

emily:(而且妳身上怎麼有股水果皮臭酸的味道)

她只剩傻笑:(呃

joyce看向耶穌:(你剛參加活動?)

耶穌:(蛤!?沒有啊)

joyce:(那你幹嘛扮成遊民?)

耶穌:(呃

她趕緊解釋:(她是我朋友啦,他可以一起去吧?)

耶穌:(我!?)

joyce:(是可以啦,是滿有型的啦)

一旁還有位男同性戀:(我覺得,他需要換套衣服)

nono:(我也這麼覺得)

lea:(她也要啊)

她:(我都可以,你可以吧?)

耶穌面有難色:(我覺得我還是

她:(走啦,去看看啦,那邊很多女生,機會會很多的,幫你介紹)

說完,她對耶穌表示信任的眨眼,耶穌則是面露不安。

--第九章--   那什麼才是真實的我?

一把電動刮鬍刀啟動,浴室門外的男同性戀大喊:(你剃掉的毛丟垃圾桶喔,不要害我家的水管堵住)

耶穌猶豫在鏡子前:(好,好,好我知道)

下手前不停自言自語:(哇操,沒差啦,不試也不知道)

男同性戀:(你說什麼?)

耶穌:(沒事)

男同性戀:(你等一下出來穿這套衣服)

耶穌:(呃好,謝謝)

男同性戀突然打開廁所門,耶穌沒穿上衣而嚇得尖叫:(哇嗚!怎麼了?)

男同性戀奸笑:(沒事,看一下而已,身材不錯啊)

耶穌:(呃

她梳理好頭髮,帶著自然光澤的夏日妝感,搭配一身白花圖騰的禮服,正式回到美豔動人且優雅的她。

Joyce:(恩!很美)

Nono與姐妹們倒著紅酒:(要不要先喝一點?)

她:(呃我剛其實喝很多了,算了沒關係,喝一點好了)

anny喝著紅酒:(所以那個看起來像遊民的是誰?)

她:(哈哈,我也不知道,剛認識的)

joyce:(剛認識的!?)

nono:(應該可以在找帥一點)

她:(恩我跟他也沒

話說到一半被男同性戀打斷:(好了喔,各位,遊民進化了喔!歡迎,乞丐)

耶穌走出房間,此刻的他可能不能再叫耶穌,因為滿臉的鬍鬚消失,出現一張潔白乾淨的臉龐與整理後的油頭,配上一套80階灰的西裝,沒到天菜,但是人模人樣的紳士。

Joyce:(乞丐是怎樣)

男同性戀:(起碼乞丐會要錢了啊)

Anny:(喔,有,可以啦)

Joyce:(還不錯)

Nono:(身材不錯)

姐妹們各給出評價,而她沒開口看著耶穌不停傻笑。

只有在出門前,在玄關下替耶穌翻好領子:(不錯啊,你這樣很好看)

耶穌摸著光滑的下巴:(謝啦,沒想到妳是女神)

她:(還好啦,十萬追蹤而已)

耶穌:(喔那還好啦)

兩人互看而笑。

耶穌拿出口紅:(對了,我剛在浴室看到妳沒拿這個)

她微笑:(喔,不用拿啦,今晚應該用不到了)

耶穌看著口紅:(好吧,這到底是什麼鬼啊?)

她:(不知道,走了啦!)

眾網美們出席的發表派對舉行,每個人華麗登場,喝酒喧鬧不足以俊男美女的時尚魅力。

攝影師邊指揮著:(來,站靠近一點,好喔,讚)

她與姐妹們在派對入口各種美照拍攝;忙碌的公關與攝影師焦頭爛額。

派對公關:(那個,那個酒要拿起來拍一下)

拿了贊助的酒,持續甜美的笑容,但不停變換的站姿,手勢,眼神。

派對公關:(還有,那個,周邊商品也拍一下)

一些打卡的紙板,周邊的抱枕,玩偶;女神們拿起玩偶瞬間少女心萌發,但攝影師拍完後放下玩偶趕緊多喝幾口酒。

派對公關攔下她們:(還有,還有,等一下,化妝品也拍一下) 

再看向後方男工讀生,表情嚴肅:(小明,拿一瓶眉睫增長液)

小明第一時間沒注意,因為他還在享受眼前美女如雲,嘴角忍不住失守:(蛤)

公關:(幹,眉睫增長液!)

小明還在微笑:(喔,幹,好)

當她接過小明手上的睫眉增長液,並給予小明一個甜美笑容,彷彿夏日晚風吹過般溫柔;敬業的笑容與儀姿在幾百次照相後,依然秀色可餐。

她為一名小編採訪:(對啊,我很喜歡這個彩妝品牌,像這個眉睫增長液,睫毛變得比較堅固不易掉

她為左一名小編採訪:(這個調酒超好喝,單喝也很棒,像我比較喜歡酸一點的,就自己加點果汁

她為右一名小採採訪:(妳說的沒錯,各位現在在看直播的朋友聽好了喔,運動,吃得健康,就是不二法門,當然還有喝酒啦!哈哈!)

她為好幾名小編採訪:(哈哈,沒有啦,我單身啦,我單身,單身很久了)

一名帥哥因為沒注意不小心走過鏡頭,發現時趕緊逃開:(喔,不好意思)

她:(幹,陳玉)

陳玉驚覺:(欸幹,現在幹嘛,採訪嗎?)

她與陳玉舉杯後兩人都喝了一口:(對啊,這我兄弟)

陳玉看向鏡頭:(對,我剛有聽到,她單身喔,很誇張,很誇張)

她大笑:(你是在靠邀)

小編激動:(各位鄉民聽到了嗎?我們女神是單身的,女神可以為鏡頭來個三連拍嗎)

她心想才三連拍,輕鬆解決,每一個動作,表情,表露性感與迷人的化身。

她與現場遇見的眾多社交朋友們擁抱:(嗨!好久不見,妳怎麼又更美了,我的天啊)

她:(嗨!拜託,早就分了,妳的呢?)

她:(嗨!喔天哪,我那天也超醉,喔喔,幹嘛)

那名也超醉的女生將臉靠向她。

她開心大笑:(喔喔喔,要親一個是不是,好好好)

她:(嗨!可以啊,你什麼時候要拍?所以你衣服都設計好了嗎?)

她:(嗨!導演你好,有,我知道。真的嗎?那我要再去第二次試鏡嗎?)

她:(嗨!謝謝你們,沒問題,可以再跟我經紀人約檔期,我很想出席你們的時裝派對,很喜歡你們衣服)

她:(嗨!操!幹!媽的!講屁講喔!來啊,拍照)

除了交談,免不了各種自拍,各種合影;連她都要稍微運動一下臉部肌肉後,才能繼續保持笑容。

她:(嗨!幹!幹!厲害厲害,欸對了,這是我朋友,呃

耶穌拿著一杯shot,身體左右搖晃,不知道從哪裡突然出現:(嗨嗨!喔,叫我耶穌好了,欸我剛

她大笑打斷耶穌:(哈哈!耶穌,幹)

她的朋友:(你手上那杯是什麼?)

耶穌低下頭,講話語無倫次:(欸,我剛,我忘記我剛是在跟誰喝酒了)

她又大笑:(靠杯,你現在喝啊)

耶穌瞇眼笑著:(喔,幹,好,我剛就很猶豫要不要喝)

各種大笑,氣笑,憨笑,微笑,媟笑,眼笑,翊笑,嘲笑,搞笑,譏笑,玩笑,苦笑,闊笑,多白目的笑,在她演繹下美的傾國傾城。

她為耶穌介紹:(這我朋友斑比,然後他女友林)

耶穌低下頭聽著:(林?)

林:(林)

耶穌用手指在空中畫一個圈:(零?)

林張開雙手畫一個大圈:(林!森林)

耶穌笑著:(這麼大的林)

斑比一臉傻笑,所有人都在傻笑:(超大的啊)

她驚呼後,朝某個方向跑去:(欸,等我一下,我看到我朋友)

斑比搭起耶穌肩膀:(順便介紹一下,這我衝浪老師)

一名皮膚黝黑身高偏矮的男生,回應瀟灑笑容沒說話。

耶穌:(哇,酷耶,你衝浪嗎?)

斑比也挺醉的:(sometime, sometime, 喝酒啦)

衝浪老師:(喝喝喝)

她驚呼後突然現身:(等一下,他們拿酒)

三名男女拿著shot在她身後:(yo,來,喝)

她:(這是,蕾雅,clio,阿夜,阿夜是樂團主唱)

阿夜想與耶穌擊掌:(yo!帥哥)

耶穌一時還無法反應:(喔喔,擊掌!yo man!哇嗚,你是什麼樂團?)

阿夜:(trash樂團)

耶穌:(哇幹,我很喜歡你們的歌耶,直到~某個世界盡頭~)

大夥都笑了:(哈哈,會喔,會唱)

整場派對除了喝酒,跳舞,唱歌,還有許多聊天,更多社交,超多了解;耶穌有時跟著她到處把酒言歡,有時自己夢遊四處,包括耶穌與她,每個人都開心的眼花撩亂。

耶穌:(幹,所以你是在做製片嗎?)

某人:(算是,去年轉導演)

耶穌:(滿屌的啊)

耶穌:(幹,所以你也喜歡做甜點相關的嗎?)

耶穌:(幹,你好,我也這麼覺得,所以我才喜歡打籃球)

耶穌:(幹,你好你好,喔喔,要抱一下嗎?)

某人張開雙手與耶穌擁抱。

耶穌:(幹,來啊,沒問題,還可以喝的)

耶穌:(fuck, yes, I, I will, yes, sure, why not, I love japan

她從後方點了耶穌肩膀:(hey

耶穌回頭:(oh, hey, how you doing?)

她大笑後:(oh, good, how are you?)

耶穌:(so good, 這是妳朋友?)

她與那位日本女孩擁抱:(hi, bee, yes, it’s been a such long time

耶穌自言自語:(bee…so cool

她:(走吧,我們去拍照)

耶穌:(拍照?我?)

還在疑惑中就被她拉走。

日本女孩與她還有耶穌一起跌在沙發上,猛烈撞擊使佈置的燈泡墜落:(oh! Fuck!

攝影師拿著單眼相機,拍立得,4x5底片,135相機,傻瓜相機,3D鏡頭相機,gopro,記錄會場每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亂七八糟,但氣氛歡聲笑語。

攝影師再拍了一堆照片後:(再一張就好)

耶穌已經笑僵在一旁休息,忍不住讚嘆她的專業,她天生為鏡頭而生的美貌;依然在沙發上展現還能多美的自己。

經紀人拿著手機:(等一下拍完,手機要拍一下發限時,然後po文,妳有想到要寫什麼了嗎?)

攝影師按完快門離開,她立即鬆垮臉部肌肉呈現當機狀態:(呃我想一下,我還沒想到)

經紀人:(我也幫妳想一下,先拍這個,拍完之後,我們去找一下上面的黃老師)

她:(黃老師?)

經紀人:(對啊,就說想幫妳發片的啊)

她嘆口氣:(哇靠,好

經紀人:(來啦,先拍這張)

耶穌在一旁胡言亂語:(很開心今天來到這場派對,找尋真實的我)

她:(哈哈,你是要我po這樣嗎?)

耶穌傻笑:(不錯啊)

經紀人:(好,快吧,拍照)

她這次沒看向鏡頭,而是看著手指也沒笑容:(那什麼才是真實的我?)

經紀人按下快門:(好了,不看鏡頭也很美,走吧)

她:(等一下,我去外面抽根菸)

經紀人:(好喔,快喔)

她:(等一下,妳有涼菸嗎?)

經紀人遞給她一包七星藍莓五號。

她起身後拍打耶穌的頭:(走啦,抽菸)

耶穌坐在地板還沒酒醒:(蛤!喔喔)

--第十章--   月光

當天還沒全亮的黎明時刻,走過底端有發光處的長廊,兩隻貓從我腳邊跑過;窗外的城市光景呈現一片湛藍,桌上一杯熱水飄起白煙,床上棉被隆起並鼓動著。

她突然從棉被裡躍起,身上五顏六色莫名其妙的服裝,紅色亮片的緊身衣,配上類似葉片的海綿在身上各處,頭上還有兩根黃色觸角,臉上塗著醜不拉嘰的妝,厚唇大眉,連鼻孔都畫大還有鼻毛,最後點上幾顆肉痣,整個像是外星人的奴隸樣粗俗卑劣。

卻欣喜若狂得衝向耶穌,並用海綿棒做的武器攻擊他:(幹!你他媽去死)

耶穌也相同噁心裝扮,五顏六色,在褲襠部位塞了一根玉米以示雄偉,裝出機器人的聲音:(抱歉,我無法攻擊您,因為您太醜了)

她大笑到沒氣:(哈哈,幹你去死啦,抽菸啦!)

耶穌回復正常:(你可以借我一根涼菸嗎?)

她遞給耶穌後檢查菸盒:(可以啊,幹,最後一根!)

兩人坐在路邊的長凳,後方牆上繪畫閃電形狀的斑馬線條,除了他們兩個沒有任何人,派對的音樂人聲還是在隔壁作響;菸抽著都還沒想到要說什麼,但兩人的表情泰然自若,毫無拘束。

耶穌:(bee…她叫蜜蜂?)

她:(蜂蜜)

耶穌:(喔!哈哈!)

她:(哈哈,很可愛的名字)

在月光下,她先抬頭看向沒有星星的夜空,因為到處都是城市光廊;在月光下,耶穌看向她落雁沉魚,不禁傻笑。

她:(月光)

耶穌沒抬頭,持續看著她:(妳也喜歡?)

她看向耶穌又驚又喜:(你也喜歡這首歌?)

耶穌:(我很喜歡這首歌)

兩人同時望去,旁邊一位街頭藝人正在鋼琴彈奏“Claude Debussy_Clair de lune“

耶穌:(沒想到人可以一個晚上喝這麼多酒)

她:(很久沒這麼醉了)

耶穌:(很久沒這麼開心了)

兩人再次相視而笑:(哈哈,幹)

她:(欸,阿你是脫魯了沒?)

耶穌:(還沒啊,怎麼可能)

她:(這麼多美女耶)

耶穌:(妳也是美女啊)

她:(喔是喔,那你要把我嗎?)

耶穌:(恩那個raven是誰?)

一杯香檳在她面前,潔白氣泡很適合她今晚造型。

Raven:(香檳酸一點)

她驚喜得接過raven手上香檳:(喔,謝謝)

raven:(妳今晚很美)

她微笑點頭:(謝謝)

raven:(對了,I think its clear to me ,now

她:(what?

raven:(creep? That song, Right?

她:(喔,哈哈,怎麼了?)

raven自信的笑容:(那是一首很悲傷的歌,講述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無法自拔的愛)

她苦笑:(呃…ok

raven:(讓我想到我在洛杉磯讀書的時候,曾經為了一個女人

她對raven的愛情故事已經分心,看向後方的耶穌給他一個冷冷且不悅的笑,使耶穌打個冷顫,趕緊拿起手機朝她快步走來。

耶穌假裝講著電話:(什麼,你們在哪?到了喔?好好好,我跟她說,待會過去)

她:(怎麼了?)

耶穌比手畫腳:(恩那個…joshjosh他們到了)

她:(喔!)

raven正要拿酒:(怎麼了嗎?)

她:(抱歉,因為我們本來就有約朋友要來喝杯酒,有人生日啦,可能要先過去)

raven暫停了一下呼吸:(喔好,不然晚點再看怎樣)

她:(好的,謝謝啦)

raven叫住離去得她:(如果妳想,我們可以約個會?)

她:(呃…ok, I’ll think about that

說完,兩人頭也不回的離開現場。

兩人大笑在骯髒但自在的路邊:(哈哈哈哈,所以那首歌悲傷到讓他想起洛杉磯的前女友?)

她笑到流眼淚,模仿raven口氣:(yeah, you know, 我在紐約有一間酒吧,you know, 哈哈哈!)

耶穌笑到喘氣:(喔天哪,那首歌到底哪裡悲傷了)

她:(對啊!你懂)

耶穌嘆氣後笑著:(我究竟在這裡幹什麼)

她也笑著:(我應該蒸發才對)

耶穌沒接續歌詞,抽了一口菸再傳給她:(妳呢?)

她接過菸:(什麼我呢?)

耶穌:(妳台北人?)

她笑答:(喔~這題喔~哈哈)

耶穌:(怎麼樣?)

兩人一起看向光鮮亮麗的信義區。

她一口氣呼之欲出:(我很愛台北啊)

耶穌驚呼:(是嗎!)

她:(是啦,哈哈,我也很喜歡我的生活,工作,參加派對,我的姐妹們)

耶穌沒回應而專注在她臉上。

她脫掉高跟鞋,將雙腳疊在一起:(你懂嗎,我很喜歡我一直都是美美的,不管做什麼。但就是有時候,會不確定我真的美嗎?我不確定那是真的的我嗎?)

耶穌憋笑後忍不住噴出:(哈哈哈)

她也跟著笑:(幹,你笑屁喔)

耶穌:(hey miss, you’re just like an angel

她低下頭看著燃燒的菸,突然有隻貓跑到長椅底下對著她叫:(啊!貓咪!怎麼了,肚子餓了嗎?)

她先將手輕輕靠向貓,直到貓自願聞過並將身體觸碰她的手,她才開始替貓按摩:(喔想摸摸啊)

耶穌在一旁:(妳有養貓嗎?)

她:(有啊,兩隻,黑丸跟方吉)

耶穌:(他們是忍者嗎?)

她:(欸幹,你怎麼知道,哈哈!身手矯健的)

旁邊街頭藝人結束演奏。

耶穌:(結束了)

她:(對啊可惜)

耶穌:(妳覺得如果我給他個一百塊,請他再彈一次,他會願意嗎?)

她:(會,會吧,幹嘛再彈一次)

耶穌突然起身,並整理好西裝後伸出手:(這位美麗動人的小姐,妳願意與我跳支舞嗎?)

她大笑:(喔幹,天哪,你不適合這套)

耶穌低頭看身上西裝:(我也這麼覺得,現在看起有點娘)

她:(你現在才發現?)

耶穌:(幹,真是謝啦,可以嗎,最後一支舞)

她起身前穿好高跟鞋,將手輕扶在耶穌肩上,兩人墜落在台北的月光下,一處不算優雅甚至頹廢的一角,但兩人的舞蹈,扭動,腳步,搞笑,滑稽,宣洩台北的紛紛擾擾與寂寞難耐;互相取笑對方的競賽,互相挖苦對方的鬼臉。

兩人嘗試誰能使用芭蕾旋轉最多圈,不到三圈就暈到撞在一起;兩人比較誰最能模仿麥克傑克森,但耶穌再一次顛腳後扭到,而她笑倒在地;兩人使用電流傳導,甚至傳到街頭藝人身上,但街頭藝人忙著彈琴只能傻笑;她脫掉高跟鞋跳起IRISH JIG,結果踩到一旁石頭痛得大叫:(oh fuck!),換耶穌笑倒在地;耶穌跳起RUSSIAN DANCE,結果一次抬腿,警繃的褲子就破了。

她大笑:(幹,還破在胯下!)

耶穌:(oh fuck!

此時的他們,不存在台北的任何街道,而是盪在繁華之上,月光之下。

雖然歌曲還沒結束,但經紀人出現對街急忙大叫:(欸!好了沒,張老師不會待太久)

兩人停下動作還在喘氣,但看著彼此而笑

她整理頭髮,開口前吱吱嗚嗚:(恩好吧,看來,我該回去了)

耶穌微笑:(好的)

她:(你不進來了嗎?)

耶穌:(哈哈,不了,褲子都破了)

她:(哈哈,也好啦,破了你也比較舒服吧)

耶穌:(哈哈,對啦,而且很涼)

她:(哈哈)

兩人從交談開始就沒離開過對方的視線,像是捨不得而至少盡量記住對方的眼神。

耶穌深吸一口氣走向她:(對了,這個

她:(恩?)

耶穌拿出口袋裡的口紅:(恩如果妳累了,或不想待在裡面,這可能會派上用場)

她大笑:(我滿想看看整場女神吐爆的樣子)

兩人一同大笑:(必須試試!)

沈默一會,耶穌遞出口紅,猶豫著開口:(恩,至少,今晚的妳對我來說是最真實的)

她笑著接過口紅,也猶豫了一會:(那我就放心了)

耶穌:(是嗎!?)

她始終甜美的笑容:(至少,我知道有個人讓我明白我是真實存在的)

語畢,最後深情的擁抱,這次擁抱兩人都閉起雙眼,感受彼此的溫柔與氣味;可能都有說些話在耳邊,但輕聲細語,使雙方都不亦樂乎。

經紀人:(嘿!好了沒,我們該進去了!)

她:(好啦,我該走了)

耶穌輕輕放開她的手:(好的)

她轉身前再給耶穌一個畸形狒狒的鬼臉。

耶穌大笑後突然叫住她:(等一下!我好像還不知道妳的名字)

她拿起口紅,並對耶穌用手指輕敲自己嘴唇,邊說邊轉身離去:(你不用知道啊,你會找到我的,不論多遠,你會看見我的,see you

耶穌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而微笑,那隻貓從他腳邊跑過;心裡默默想起那首充滿幽默的creep,便轉身消失在川流不息的台北。

最後獻給各位,Karen souza_creep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K5mhtaDK8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