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5 07:24:41快樂的青年

我最愛的樂團




(這真他媽的太困難了啦)道生對街角路燈無助的發洩,手裡啤酒早早就退冰。

眾人喧嘩在夜晚裡的一個角落,甚至不算是一處棲息之地,但又有誰會在乎,

在乎你是這汪洋城市中的誰,誰會坐在打烊的服飾店前,喝著酒,吐著煙

聊著讓人頭痛嘴麻的,女朋友。


(分就分啦,我操,煩死了)不管道生再激動,再口渴,也不喝那杯退冰的啤酒。

(想清楚喔,沒機會後悔的喔)小孟在巷口迴盪,試圖找到適合小便的暗處。

(沒差啦,幹,什麼都要跟你吵,是我早就分了)玫瑰嘴邊的啤酒沒停過。

(我知道很困難,但道生...)阿夜冷靜的坐在霓虹燈下,看著瓶上的露水。

(怎樣....)道生停下所有怪異的舉止與聲音,看著阿夜,喝了口啤酒。

像是小時候不小心喝到廚房裡爬滿螞蟻的運動飲料,說不定連大腦都還沒反應,

道生將那瓶溫啤酒吐得滿地都是,甚至拉起襯衫,擦拭泛白的舌頭。

(他媽的超噁...,我要去買酒啦)雖說是滿臉通紅,站姿也還算端正,

也還沒開始哭鬧,但,眾所皆知,道生醉了,麻煩的是;

醉翁之意至始至終都不在酒....。


阿夜一口喝乾第四瓶啤酒:(道生,捫心自問,你還愛不愛她)

就算小孟在巷裡尿尿,也還是回頭等道生的回應,

玫瑰則看著經過馬路的幾位短裙辣妹,但他也知道這答案非聽不可,

說不定這個答案,可以讓今晚就此打住,也喝夠了,該回家了。

(唉.......)道生站在人行道的邊緣,讓身體在那直角上搖搖晃晃,

(台北的黃燈真的好髒,好醜)

(但在這時候,卻很適合我)

道生面對馬路,看著大樓與大樓間的折射,看著還沒睡的某扇窗戶,

眾人在道生身後,散落一地的坐著,就算看來難登大雅之堂,

還是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成為主角,因為我們身在台北,

那處人聲鼎沸的都市叢林,來往著260萬人,誰會知道,

原來這麼寂寞。


開口前,突然好安靜 (怎麼可能不愛,只是不知道怎麼愛了)

玫瑰迅速站起身,拍拍屁股的灰塵,調整騎士夾皮衣,走到道生面前。

(好,不廢話,買酒)

阿夜:(靠杯,什麼叫做不知道怎麼愛)

小孟:(幹,我要去洗手,剛尿到手了,哈)

玫瑰:(喝酒再說啦)

阿夜:(先聊完啦)

玫瑰:(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嘛?)

道生:(恩.....)

小孟:(不是要買酒,快啦,我要洗手)

玫瑰:(沒有就喝啦,醉了就不會再去想了)

阿夜:(幹,不先聊完嘛,不想點辦法嘛)

玫瑰:(我的辦法就是喝醉之後,找個妹,打個砲,忘掉她)

阿夜:(道生,你都說還愛她了,你要放棄?)

道生:(恩.....)

小孟:(靠杯喔,先陪我去洗手啦)

玫瑰:(幹,你舌頭舔一舔,再用衣服擦啦)

小孟:(好啊,你的借我擦啊)

玫瑰:(好啊,有種你就舔)

阿夜:(不要失去之後才後悔,那是最痛苦的事了)

玫瑰:(快啦,想喝,而且我覺得我點的歌要來了)

阿夜:(喝再醉也沒用,早上醒來,問題還是在煩,簡訊也還是在打)

玫瑰:(喔幹,這句可以記下來喔)

小孟:(哈哈,可以寫進劇本喔)

小孟:(道生,你到底為什麼會分手啊)

玫瑰:(靠杯喔,都聊一整個晚上,你到底多醉啦)

小孟:(幹,我一來你們就說道生分啦,就喝啦,我都忘了問)

一群年輕貌美的女生,從酒吧走出來,聊天嬉鬧的聲音迅速傳開。

傳到眾人的耳裡,不得不注意到她們,一些醉意勳人的行為,氣味,微笑。

女生們經過路邊幾位雅痞的男人,彼此都沈默了一會,

讓各自的腦袋中留有空間,去想像對方帶來的陌生歡愉,

玫瑰,阿夜,小孟,與女士們的交會,不免俗的不微笑,留住鼻息間的香水味。

不只男人,女士們靜悄悄讓男人偷走的性感,在裙擺香肩的魅誘之下,

高跟鞋發出的清脆聲響,多麼洋洋得意。


(靠杯,那不是思潔嘛?)阿夜驚訝的在女士們走過的身後表示。

(你找她來喔?)

(我沒找她,但她知道我會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道生冷靜表示。

(誒,去找她講清楚,我們處理旁邊的妹)玫瑰興奮表示

(剛最前面那個滿正,不錯)小孟專業表示

阿夜走到道生身邊:(你要找她聊聊嗎?)

道生:(不想,都分了)

玫瑰:(靠!)

小孟:(等一下啦,先說為什麼分啦)

玫瑰:(前天分的喔?)

道生:(上禮拜啦)

玫瑰:(啊不就前天)

小孟:(先說為什麼啦)

玫瑰:(先舔啦!)

小孟:(無聊!)

道生突然低下頭:(她要我帶她去看綠洲樂團的演唱會,但我沒有)

大夥愣住了,每個人以各自疑惑的表情看著道生。

小孟:(就這樣?)

玫瑰:(靠杯,這什麼原因啊)

小孟:(你不是本來就知道嗎)

玫瑰:(幹,我以為是思潔外遇啊)

道生:(外遇你媽啦)

小孟:(我也以為是外遇)

阿夜:(不是啊,就這樣?那幹嘛不講清楚?)

玫瑰:(what the fuck,誰提的,她?你?)

小孟:(沒有,Noel提的,哈)

玫瑰:(哈,靠杯)

小孟模仿noel口氣:(他媽的,我才不削你們來不來看)

阿夜:(台灣唯一一場,哈)

玫瑰:(不是啊,幹嘛這樣就分?)


幹嘛這樣就分?不過就只是一場演唱會?就要分手?她根本不喜歡你吧?

不過就是綠洲樂團?那.....幹嘛不帶她去看?


道生:(她提的)

女孩們買完菸,從商店走出來,還有後續的八卦,與未了的情愫,

流言蜚語像是吐出的煙,就算煙消雲散,還是聞得到味道。

男士們又沈默了,等待女孩們的經過,思潔走在其中,

時不時看向道生,似乎期待著這次不會再只是經過。

阿夜站在道生一旁,不停用指尖催促著道生:(叫她啦)

道生不發一語,手裡拿著溫熱的酒瓶,眼神落魄的看著地板;

阿夜:(快啦,她們要走了)

思潔周圍的淑女,就算再性感,也掩蓋不住思潔的難過,

就算畫上道生覺得再美的眼妝,也知道她剛哭過。

(喂!不要後悔)阿夜最後一次靠在道生耳邊的提醒,

便轉向正經過他們身旁的小姐們:(嗨~思潔~嗨~怡利~嗨~各位)

怡利:(你是要不要進來啦,聊多久?)

阿夜:(好啦,等一下啦)邊說,邊用眼神暗示著怡利,

一旁道生背對著每個人,走向馬路。

玫瑰有些不削:(嗨!思潔!)

思潔有些小聲:(嗨)

小孟虛偽的微笑:(嗨!思潔)

思潔加大一些音量:(嗨!)


阿夜:(喂!你要去哪啦?)

道生頭也沒回:(你們先進去,我去車上拿個東西)

阿夜:(三小啊....)

玫瑰突然變得害羞,看向思潔身旁的惠文,

玫瑰:(嗨.......惠文...)

惠文沒看向玫瑰:(嗨....)

玫瑰:(那個.....上次抱歉啦,我喝太醉了)

惠文擺著臭臉:(沒事)


怡利走到阿夜一旁:(你們是要聊多久,他要走就先走啦)

阿夜:(先讓他跟思潔聊聊看吧)

怡利:(是要聊什麼啦,我不是都跟你講過了,他傷透思潔的心了)

阿夜:(他知道,他很難過,他願意道歉啦)

怡利:(不用道歉了啦,我覺得沒意義)


小孟慢慢靠近一旁隻身的女性朋友:(嗨~我是道生思潔他們的朋友)

女性朋友:(嗨!我也是思潔朋友)

小孟:(哎呦,真的嗎,可以一起喝啊)

女性朋友有些想迴避,可能是小孟色眯眯的眼神,

女性朋友:(恩....我待會要先走了,抱歉)

小孟:(那麼早,今天星期五耶)

女性朋友:(恩....沒辦法,明天要加班)

小孟:(好吧...,喝一杯嘛!我請妳)

女性朋友:(恩....呵呵,謝謝啦,我可能真的沒辦法)


思潔充滿懷疑:(惠文,妳跟玫瑰怎麼了)

惠文:(沒事啦)

思潔:(妳那天沒回家嗎?)

惠文開始有些不耐煩。

玫瑰:(那天她睡我家啊)

一夕之間,惠文美麗的臉龐因為憤怒,而扭曲變形。


怡利靠在阿夜耳邊:(這我只跟你講喔,不準說喔)

阿夜:(怎樣)

怡利:(思潔有新的對象了)

阿夜睜大雙眼瞪著怡利,下巴也因過於刺激而不由自主張著

怡利:(不要那個表情啦,裝沒事喔,你不要給我鬧喔!)

阿夜好像失音了一般,表情因為激動正在釋放的過程中,不停扭曲

怡利:(喂!你幹嘛啦!你不要鬧喔!)


一聲怒吼響徹台北天空,卻依然烏雲密佈:(你還敢講啊!!!!)

惠文終於開響了屬於台北天空底下焦慮人們的第一槍。


至於第二槍....等等....讓我回想一下台北的陽光,

在仁愛路間的樹蔭草地上,那位美麗灑脫的女子,欣喜若狂的奔跑,

嘴裡念念有詞綠洲樂團的wonderwall,她說這是她最愛的歌,

我沒聽清楚,因為急著想親她那美麗的紅唇,

還有整理她散落在草地的長髮。


第二聲怒吼,試圖穿透烏雲,留下一道裂縫:(有沒有搞錯啊!)

阿夜轉向思潔:(陳思潔,妳到底在幹嘛啊!)

怡利:(喂!你不要鬧了喔!不關她的事)

惠文激動的走向玫瑰,並舉起手指著玫瑰。

(他媽的為什麼我這輩子都只遇到你這種爛男人啊!)

玫瑰沒有任何退讓,雖然心中有些無助。

(我爛?妳那天也很醉妳知道嗎?)

惠文:(我醉又怎樣,我說我想休息了)

玫瑰:(幹,會不會太扯啊,所以我強姦妳是不是啊)

惠文:(對,我現在就是有這種感覺啦)

玫瑰:(好啊,那妳告我啊,他媽的,是誰說要來我家啦)

惠文:(幹,你害我很丟臉,你知道嗎,你怎麼不去死啊)

兩人面對面,互相謾罵,惠文甚至激動的推開玫瑰胸膛

小孟上前扶著玫瑰,女性朋友則慌張的安撫惠文

兩人就音量再大,也無法影響一旁孤單一人的思潔

怡利抓著阿夜的手:(思潔妳先走,不要理他,你鬧夠了喔!)

阿夜試圖走向思潔,並大聲指責她

(妳知不知道道生有多難過啊,到底在搞什麼啊)

怡利:(我警告你喔,你不要罵她喔!)

阿夜:(誒,她這樣搞我兄弟喔,操他媽的)

怡利原先扶著阿夜的溫柔雙手,也因怒火的蔓延而燃燒,

熾熱暴力的推開阿夜。

(你現在是怎樣啦,跟我講話也要這種態度喔!)

阿夜:(我不是對妳,我是對她)

怡利:(那你有聽到我說的話嗎)

阿夜:(幹,好,我不想吵了)

怡利:(好,待會你先回家,我跟她聊,好嗎)

阿夜沒意義的點點頭,難掩失望與憤怒之情,

既然火點燃了,那就讓它燒得一乾二淨吧。

阿夜又再次大喊:(他媽的臭婊子)

怡利 :(喂!白目喔!)


眾人在城市中的一個角落,煩囂喧鬧屬於台北的一絲情感,

那情感有著每份執著,每份年輕歲月的紛紛擾擾, 

難道追尋夢想還不夠累嗎?

還要有感情,還要有朋友,還要有青春,還要有這多煩惱嗎?

“因為 ......或許啊.....你會是我的救命恩人?”


思潔撞開阿夜,走向路邊,對著在對面路邊的道生: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來挽回我啊?你是孬種嗎?)


第三槍,第三聲怒吼,才明白,那不是台北天空

因為掙開裂縫, 退去烏雲,才看見天空有千千萬萬個星星...

每個都像一粒塵沙,就像我們,渺小無比,思潔,道生,你,我...

誰會發覺? 


眾人的爭吵頓時停了下來,像是有人不小心坐到沙發上的靜音鍵,

因為在每個人身後的酒吧裡,突然傳來毫不間段的歡呼尖叫聲,

所有人都仔細聽著那此起彼落的音樂。


玫瑰:(幹,什麼歌?)

小孟:(聽起來.....)

女性朋友:(coldplay嗎?)

阿夜:(不是)


思潔:(綠洲樂團的wonderwall)

似乎,所有人的期待終於有了解答一般,

又或許,終於又找到一次停止爭吵的理由。


玫瑰:(幹!!,終於,媽的,我要去喝了,我不想吵了)

小孟:(我也要去,我今晚就在等這首啊)

阿夜看著怡利,眼神中有些無奈與不捨,

怡利總是想等他說些什麼,但他什麼也不會說,

直到阿夜會再牽起她的手,帶她走向酒吧,或任何地方,

她就不再多說了,並一直珍惜下去....。 


女性朋友站在惠文一旁,雖然沒像剛那怒氣沖沖,

雖然臭臉就是惠文的表情。

女性朋友:(惠文,不然,我陪妳喝一杯嘛)

惠文:(不要,我不想喝,我只想聽歌,妳還是要陪我)

女性朋友:(好啦)

兩人走後,這城市的一角,失去喧嘩,剩下等待回應的思潔。


道生轉過身,腳步猶豫的走向思潔,直到她面前,才抬起頭,

就算已經看著彼此的眼神,還是無法仔細回想從前的回憶,

道生:(為什麼,說走就走)

思潔:(這首歌我點的)

道生:(什麼?)

思潔:(wonderwall,上一次是誰點的你還記得嗎?)

道生:(阿夜喔?)

思潔:(你,你點給我的)

道生:(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帶妳去的 )

思潔:(因為你要拍片,你要拍電影,因為你好忙,好多理由)

思潔:(講完了嗎?)

道生:(妳是不是不支持我?)

思潔無法理解:(什麼啊?)

道生:(我很認真問)

思潔:(你覺得呢?)

道生:(我很愛妳,但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搞的)

道生:(我...很努力了,我真的很怒力想達成夢想了)

思潔:(這完全是兩回事好嗎)

道生:(如果我沒辦辦法成功怎麼辦,我一輩子都無法達成夢想怎麼辦...)

思潔:(我一直都說,我覺得你很努力了)

道生不理會思潔:(難道要失敗之後,一輩子低頭做著沒意義的工作)

思潔:(我有阻止過你嗎,我只是希望能有多一點的時間陪我)

道生更激動:(一輩子當個渺小無比的人類,沒有任何人會發覺我,

我也一輩子不會認識任何人...)

思潔加大音量:(梁道生!閉嘴!)

道生停止了碎念:(還是....我應該多花時間陪妳嗎?)

思潔:(沒有,我叫你閉嘴是因為副歌了,我想聽,好嗎)



道生不再回話了,思潔閉上眼睛聽著音樂,

終於,有些回憶湧上心頭,

因為思潔嘴裡念念有詞:

Because maybe
因為 或許啊
You're gonna be the one that saves me ?
妳會是我的救命恩人?
And after all
畢竟
You're my wonderwall
妳就是我的歡愉啊”

道生:(You're my wonderwall...)

思潔:(還記得怎麼唱喔?)

道生:(妳還愛我嗎?)

思潔:(你知道為什麼,綠洲樂團是我最愛的樂團嗎?)

道生迅速陷入苦惱,思潔也早就預料

道生:(妳有跟我提過嗎?)

思潔:(我要跟你提什麼?我們那天不是一起嗎?)

道生:(哪天?)

思潔:(你喝醉之後,才鼓起勇氣,走向我,跟我說現在這首歌是你點的那天)

道生:(我應該沒很醉吧) 

思潔:(他媽的你醉翻了,但.....你說這首歌是點給我的)


道生僵硬的表情終於笑了,焦慮的台北還是在焦慮。


思潔:(你說我將會是你的救命恩人,我相信了)

思潔:(我們都是渺小無比的人類,但我們不是發覺彼此了嗎?)

思潔:(為什麼是我最愛的樂團,因為它讓我跟你相愛了,懂嗎?)


兩人又再一次看著彼此眼神,這次充滿了回憶,與點滴。


道生:(所以,我要多花點時間陪妳嗎?)

思潔:(本來....,你一直都在陪我,我也一直都在陪你)

道生:(在煩都沒關係嗎?)

思潔:(這要問你吧,你理由最多耶)

道生堅定的語氣:(沒關係)

語畢,道生緊緊的擁抱思潔,思潔才終於鬆懈並哭了出來。



畢竟,直到最後,

妳就是我歡樂的泉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x1Bh8ZvH84 
(悄悄話) 2018-06-10 01:27:15
(悄悄話) 2017-12-27 00:33:11
JC 2017-10-27 10:53:59

Emily, you haven't update for a whi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