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7 14:32:44快樂的青年

拇指公主

去年夏天,我躺在陽光普照的草原上,任由陽光撫慰我疲倦的身體,

其實青草並沒有香味,但是當我能享受這自在的環境,我能聞到的不只青草香,

還有白花香,土壤香,露水香,藍天香,雲朵香等等......。

這片草原一望無際,遠在天邊還有隆起的小丘陵,近在眼前則是我彎曲無力的手指,

有時視線模糊了,還會把手指誤會成小丘陵,當然我也願意,在這悠然自由的地方,

我願意放棄一切的煩惱,讓煩惱成為一杯使人醉醺醺的啤酒。

微風向我這吹來,撒落在草地上的頭髮擺出聲色,口氣有些不耐煩,

我到還好,輕風能稍微冷卻我熱紅的臉頰,所以我還是想繼續躺著;

頭髮也只好無奈的任由陽光晒的燙手,還有被風吹的凌亂,

草原上沒有任何人,所以我不發一語,只會偶爾聽聽頭髮與眼睫毛的抱怨。

但是她們的抱怨輕聲細語,就像青草輕輕刺著我脖子,這種代價我能承受,

因為這樣的代價成就我現在的快樂自在,什麼也沒有的快樂自在,我也很滿足。




如果還可以要求的話,我會希望現在能聽首木吉他彈的歌曲,輕聲悠揚的歌曲,

再配上口琴伴奏,那真是生命的解藥,可惜,這裡沒有任何木吉他。

所以我在我腦子裡回想,曾經聽過最好聽的木吉他樂曲,

想的有點斷斷續續,這段曲子接不到下段曲子,我才發現我的音樂天分實在很糟糕,

應該在有機會的時候去學個樂器,什麼樂器都好,或是多聽一點音樂。

我總是很不花時間去欣賞音樂,現在覺得,我到底把時間都花去哪了呢?



可能,我花在尋找這片草原上。



我是花了很多時間尋找,在找到的那一刻,我感動的哭了,

我先是坐下來,然後把眼淚擦在袖子上,抬頭看向天際,

綠草到了天邊就糊成一片綠布,與天空的藍碰面,綠草使力的想爬上藍天,

結果,被土壤的堅持而留了下來,土壤捨不得它這樣離開,綠草情緒控制不住,

跟它大吵一架。

我在遠方的小丘陵上很著急,擔心他們感情如果真的破裂了,土壤會難過的支撐不住大地,

這樣一來,不論是青草還是綠樹,許多生物都會無法生存。

所以我趕緊朝天邊走去,我想在能力所及下,幫助青草與土壤和好,




這一走,我走了十年。




這十年來,我有很多改變,不論是在行為上還是思想上,

最重要的,我變得容易思念,或許是因為有時間在慫恿我吧。

這一路上我走的不孤單,因為有時間陪伴著我,

她有時說話很嘮叨,但有時又很風趣,

隨意的玩笑話總能在嘴角畫龍點睛。

剛開始的幾年,我很開心有她陪著我走,

直到五年後,可能是累了,時間變得很著急,

我變得容易情緒化,直到一次劇烈的爭吵後,時間離開了我。

我忘記爭吵的原因,忘記發脾氣的原因,總是這樣,

做錯了,想後悔也沒辦法,因為什麼都忘了。

時間離開的太突然,起初,還在情緒中的我都沒有發現,

直到那股思念與孤單佔據心上,我崩潰難過的哭了。

又走過幾年,我發現到了成長,也將過去時間曾帶給我的美好留在腦海裡;

後來,我不在有任何焦躁的情緒,

對於事物的轉變,太陽的東升西落,白花的枯萎盛開,天空的星星退去光茫,

原來,時間還在,只是她開不了口,我也是,但在默默之中,我們相信這段友誼長存。




又走過了二十年,離青草與土壤還有一大段路。




途中,我認識一陣微風,一株榕樹,一顆岩石,一川急流等等......,

有些相識甚歡,有些冤家路窄,有些萍水相逢,有些燦爛美好。

但我不曾帶走任何感情,他們也有原因,所以沒跟我走,我都能理解,

直到,我遇見了一片美景.......。

我永遠記得,當下,我站在原地許久,只盼那癡癡的望著。

她壯麗且溫柔,她知性與自由;她美麗的笑容與我笙磬同音

當我愛上了她,她也接受了我的承諾,感動使我流下眼淚,

微風偷偷的歡欣鼓舞,吹散我的眼淚,使我開心的放聲大笑。

我戀愛了。

那片美景在遠方的天際上跳躍,形成永無止盡的彩霞,美的讓我無法閉眼,

熱情的愛,使我跟她暫時忘記生命的目標,只記得能牽手,能擁抱,能親吻的片刻。

天黑了,當我們分享著快樂,漫步在太陽與月亮都不曾出現的地方,

只懷抱住一對又一對的伴侶,那個地方就是我們眼中只有彼此的地方。




時間曾在她離開前提醒我一件事,世上沒有一朵花是不會枯萎的;

當下聽到我有些難過,我認為這樣不公平,那朵花是讓人如此想擁有。




時間卻很怡然自得,她說:(如果那朵花不枯萎,你永遠不知道原來她是這麼美麗這麼值得)

那片美景總隨著太陽的情緒載浮載沈,她的情愫化成夕陽在遠方離開了我。




我問她:(為什麼要走?)

她回答:(因為日落了,沒有了陽光,怎麼會有美景的存在)

我憤怒:(那我呢,沒有了陽光,我還不是一個人待在黑夜裡)

她回答:(你可以等我嗎?天還是會亮的,我會再回來)

天,漸漸暗了,她,離我越來越遠,彼此的聲音,穿過雲朵後,變得不再熟悉。

我難過,且憤怒:(我要怎麼等妳,我還有好多事要做)

說完,我又再次踏上了我的旅程,




頭也不回的,走得越來越遠。

往後的幾天,不停的下雨,當身體被淋溼,而刺骨的寒冷,

我沒說話也沒抱怨,我知道她在難過,

直到身體都溼透了,我也習慣了。




(跟我在一起,你開心嗎),懷抱時的聲音,不絕於耳。

可惜,來不及回答她了。

畢竟,我有更偉大的事情要做,我要拯救土壤,我要拯救世界。




又再度踏上旅程,這次時間靜悄悄的,帶走了我的五年。




這五年,我也不想多說什麼話,我要用盡所有力氣,達成我的成就,

但有時真的累了,我想鬆手了,卻沒人告訴我該怎麼做。

我只能一再越過高山,拔過險峻,渡過急流,

在精神上與體力上,不停折磨。

第五年了,我發現我不再害怕高山,不再害怕險峻,不再害怕急流。

但我永遠害怕,那片濃濃的霧。

那天,我認識一道石板路,他說著優雅的古老語言,

我很喜歡他,因為他已經存活了幾百年,但他還是像個孩子一樣,

與我談笑風聲,與我相知相惜,指引我道路,讓我累了,就休息。




直到有一天的夜晚,我的氣息變得沈穩,因為濃霧又再次降臨。

我站在原地,動也不敢動,(我知道我不該害怕,但我還是很害怕)

我試圖與石板路講講話,但他消失了。

我低頭看向我的雙腳,他們被濃霧帶走了,

突然,我失去重心,倒進濃霧的嘴裡,

我閉上眼睛,因為害怕,我再也不想去思考,我只想:(等時間帶走這一切吧)。

濃霧不停咀嚼我的身體,品嘗我內心徬徨無助的滋味,

最後,濃霧吐出剩下軀殼的我,我問他:(我的迷惘,好吃嗎?)

濃霧猶豫了一會:(毫無精彩可言,味道平淡無奇)

說完,天剛好亮了,濃霧變消散而去。





留下殘渣的我,這時才明白,我根本還沒有資格彷徨,

這趟路,我到底經歷過了什麼,或許,只是幾次陽光的照耀,

根本不足以稱為困難,只是幾次的險峻,根本不足以稱上辛苦。





我再也不害怕濃霧,它讓我再一次的明白,我的人生,還差那麼一點精彩。





天邊,還是很遙遠,但我越來越期待我走到的那一天,

在那一天之前,我做好萬全的準備,得到英雄的頭銜。




某一天,陽光又再一次的出現。

以他驕傲的金黃色,使大地發出轟隆巨響,

卻只在我的指縫中,留下輕浮飄渺的光芒




我已許久沒抬起頭,這次,我抬起頭看向天邊,

而她,就飄揚在天邊上,依舊默默的看著我,依舊等待我的聲音。

一陣強風吹過,她做了些反應,她的聲音從她口中冒出白煙,

白煙中帶著濃濃的潮濕味,鼻子聞到後,才能隱約的聽到她曾哭泣的聲音。



原來,她選擇不再相信我了,我也認同,捏起鼻子後,我低下頭繼續前進。



最後,天空下起一場前所未見的大雨,使河水氾濫,山崩石流,

綠色的草原淹起大水,形成墨綠色的海洋,海洋裡沒有生物,世界瀕臨毀滅,

只有選擇隨浪漂流的我,有時浪太大,使我受了重傷。



但我也無所謂了,我對目前的無所適從感到一種安慰,

或許每個英雄在成為英雄前,都會經歷這種安慰吧,

這種安慰就是:(反正一切都來不及了,那就停下來吧,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



我已經漸漸的昏睡過去,在汪洋中,我只看到一片死寂,

有時浪來了,將我帶至高處,我就能看到遠方,似乎有著陽光與綠樹,

但我想,我應該永遠也到不了那地方了。



突然,一塊木頭飄到我身邊,我趕緊趴上去,再也沒力氣支撐而讓手與頭癱軟在木頭上,

其餘的身體,只能泡在冷冰冰的海裡,

我想我放下一切了,放下理想,放下美景,放下濃霧給我的覺悟。



就當我要睡著,並迎接最後的光明時,木頭裡傳來一陣呼救聲,

當下我以為是我的幻覺,但那聲音越來越明顯,是一位女孩的聲音,

但我放眼望去,只有一望無際的大海,然而,當我將耳朵慢慢靠近,

原來,是從木頭裡發出的聲音,我對著木頭輕輕敲了一下,



裡頭傳來一聲清澈的口號:(迷惑旅行者,請聽我這來)

我想,應該不是說我吧,我回應她:(不好意思,我不是旅行者)

她:(如果你不是,那誰是呢?)

我:(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要去個地方,沒想遇到一場大雨)

她:(這裡時常這樣,一下大雨就淹水,所以我們都習慣住在木頭裡了)

我:(妳們?我以為跟我對話的就是木頭)

她:(你傻了嗎?有哪根木頭是會說話的)

我:(我....)

她:(等我,讓我上去看看你)

她一講完,木頭裡傳來東倒西歪的聲音,我有點緊張,緊盯著木頭的開口處。



一雙小小的手伸了出來,將自己的身體從底下撐起,她一抬頭就微笑的看著我,

我知道我傻住了,她是一個跟我手指一樣大的公主,穿著粉紅色的蕾絲洋裝,

輕輕拍著自己髒掉的手,身體感覺很輕盈的歪著頭說著話。



她:(沒想到你這麼巨大,你打哪來的)

我:(我?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要去哪)

她:(那你要去哪,巨人)

我:(我要去挽回土壤與草地的感情)

她皺起眉頭:(他們又怎麼了嗎)

我:(草地一直想上去藍天,但土壤不肯,所以...)

她:(他們又吵架了嗎?哎!怎麼總是這樣)

我:(他們常這樣嗎?那土壤不就會難過的支撐不住大地嗎,世界....)

她:(世界就會毀滅嗎?)說這句話時,她輕挑起下巴,感覺有些煩躁

她慢慢走向我這邊:(哎呀!,真正深愛對方的人,再怎麼吵,就是會有合好的一天)

我:(所以妳的意思是,他們會自己和好嗎?)

她:(不然呢,土壤這麼愛草地,草地也這麼愛土壤)

頓時,我嚴重感受到自己失去重心的頭暈感,而她,她還是對我充滿好奇,

甚至在我嘴邊盤腿坐下,瞪大著眼看這我的頭髮還有鼻子還有耳朵。

她:(是誰打你打造的這麼大)

我充滿著無奈:(我媽)

她:(那你媽比你更大嗎)

我:(妳可以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她:(你說)

我:(我當初會踏上這段旅程,是為了拯救土壤與草地,但,聽妳的意思)

我嘆了口氣:(你的意思是,他們已經和好了?)

她:(你不用這麼擔心啦!我想他們合好了,世界不會毀滅的)

我仰天大喊:(天啊!!),喊完後,便倒頭趴下。

她:(幹嘛啊!世界不毀滅,要這麼難過?)

我:(那我花了這麼多時間,失去了這麼多朋友,幹嘛啊!)

她:(別哭了,你花了多少時間?)

我又在嘆了一口氣:(幾十年了)

她:(好嘛!起碼,現在沒事啦!)

我:(我努力的這麼久,現在突然失去了目標,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她:(那我也滿好奇的,你覺得,你真的走得到天邊嗎?)

這句話使我抬起頭,並看向天邊,他似乎還離我很遠,但好像又快到達了。



她:(我從沒走到天邊過,畢竟我腳太短了,要走可能要走到好幾百年)

我:(那妳會想走到天邊去看看嗎)

這問題使她看向天邊,小小的手輕抓了一下頭髮,紅棕色的捲髮,

她:(其實,我覺得我現在就在天邊了)

我很驚訝:(什麼意思?天邊還離我們很遙遠呢!)

她:(該怎麼說呢)

她突然站起身,並走到我的臉旁,擺弄著身體,似乎在測量我與她的大小。

我:(怎麼了)

她:(可能,每個人對於天邊的定義不同吧,我這麼小,你這麼大,對我來說

她:(那條小溪流的對岸,就是天邊了,而你,你可能只需要跨一小步)

我:(但,妳總有一天還是可以走到小溪流的對岸吧

她:(為什麼非得走到天邊不可?)

我:(因為我的夢想就在那啊,我要拯救的世界,我要立下的足跡)

她:(好吧,那是你的權利,但,我的天邊就是在這裡,我很確定,也認為這天邊很美)

她看著墨綠色海洋的盡頭,我也轉過身看去,雨停了,太陽即將昇起。



太陽伸出一雙手,向天空灑上藍色與金色的粉,黑夜便慢慢向天空的中心點集中,

直到黑夜都離開了,藍色的粉透過風,在天空的各個角落著床,等待發芽的時機,

當太陽一昇起,我與拇指公主的臉都煥發光容時,數以萬計的藍色紛睜開雙眼,

興奮的討論聊天,持續擴張整個天空。



最後,藍色粉安詳死去,留下藍天這永遠充滿活力的男孩子。



她:(你能懂我意思嗎,我們都想到天邊去,因為天邊看起來真的好美)

她:(每個人都一定會經歷過追尋天邊的階段,但,總有一天一定會停止)

她:(因為那一天,真的讓你碰到天邊了,那是個生命的結束,一個重新的開始)

拇指公主溫柔的看著我,讓我對她的智慧開始深信不移。



她給了我一種另類的安慰,因為我再也走不到天邊,我的身體持續泡在水裡,

已經凍的壞死,而讓我活下去的,是眼前這位公主,給我幾句安慰的話。



我:(那是個什麼樣的天邊)

她突然低下頭緬懷的笑,似乎在回憶什麼:(那是一個......)

她:(我這一生遇到最摯愛的人,他陪著我,我陪著他,一起看看從未到達的天邊,

也能使我們笑得很燦爛,很幸福)

她用盡她這一生所學過的感情,講出這句使我邊笑邊流下眼淚的話。


充滿悲傷,難過,回憶,甜美,知足......


我:(感覺那天邊好美)

她:(美呆了)

我們看著對方笑著,給彼此安慰,給彼此祝福。

突然,我轉過頭看向天邊,我又再次看到她,

太陽升起了,她又再一次的出現,在天際線上,皺著眉頭,看著我。



我:(現在才明白,還來的及吧)

在天際上的她終於笑了出來:(來不及了,但該說的話,還是可以說的)

我再也忍不住情緒,大哭了起來,但這種哭一點難過都沒有,而是,我這一生最快樂的時刻!

我:(謝謝妳,我從來沒有愛一個人,像愛妳這麼深過)



突然,有一朵雲飄過去,使我沒看到她的表情,我不知道她做了什麼樣的反應,

但我已經滿足,我這一生已經有最美好的一刻。



我轉過身看向拇指公主:(我終於走到天邊了)

她看著我,並開心的與我大笑:(好,那我們該走了)

笑容之餘的喘氣,使我有點疑惑:(這次要去哪?)

她:(天堂囉!)

我:(所以妳....)

她:(是啊,我是被派來接你的)

我很開心:(好的,我明白了)

拇指公主走向我,在我的眉心上輕輕按著,不知不覺,我失去意識。

她拉著我的手臂,向天空飛去,她是死神的化身,或是天堂的信差,也都無所謂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再給我從來的機會,我依然會尋找這片草原,

但,如果再遇到一次美景,我會停下腳步,深信不移,守護住最真摯的愛。







賴佑建~台中房屋.土地買賣 2016-06-05 14:52:22

來閱讀你的文~~~讚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