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做起來!必看雙11省錢秘訣 贊助
2021-10-11 00:00:00Mann

《海鷗食堂》觀後

《海鷗食堂》觀後感 

       已經是二度觀賞這一部日本電影《海鷗食堂》了,因為第一次觀賞時留下諸多耐人尋思之處。很喜歡這樣的日本電影類型,其中談到的是他鄉日式小店鋪開張以後的故事。我並不是專業影評者,但是源自於食農文化的了解與學術研究,以及曾經踏足北歐的經歷及文化研究二者,只是想談談看完電影之後的觀感。

(按:中文名:《海鷗食堂》,外文名:Kamome Diner,別名:海鷗餐廳。主演:小林聰美、片桐入、罇真佐子。上映時間:2010年。類別:喜劇、劇情。導演:荻上直子。編劇:荻上直子。影片片長:101分鐘。上映地區:日本。語言版本:日語。畫面顏色:彩色。) 

        1.簡介。

        在日本飲食療癒電影中屬於重量級地位的《海鷗食堂》。述說一個38歲的日本女子幸惠(小林聰美飾)在芬蘭的首都赫爾辛基,獨自經營一家名為「海鷗食堂」的日式餐廳。因緣際會之下認識了其他兩位各有故事而來到芬蘭旅遊、性格相異的日本女子:40 歲的綠子(片桐入飾)、50歲的正子(罇真佐子飾),三人一起在這家日式餐廳用一杯咖啡、一份餐點,與熱衷日本文化的在地青年、當地人們結下淡淡情誼的故事。後來也因為綠子和正子的幫忙,食堂從原本乏人問津變成時時賓客滿座。值得一提的是,電影玩拍後的赫爾辛基當地事實上就被一位日本人購置保留,真實的存在著這一家「海鷗食堂」,店內牆上也掛著《海鷗食堂》的電影海報。我個人希望有朝一日能再次踏上北歐之旅,途經芬蘭,就在「海鷗食堂」,吃個飯糰配綠茶,或吃一塊剛出爐的肉桂捲麵包肉,喝杯「咒語」咖啡。
按:影評家多以此類電影為美食電影系列,此應為以中式飲食的美食觀進行分類的誤解。事實上經過聯合國六年嚴密評鑑考察,方能認證並被列入人類無形文化資產的
日本和食強調的是食育,也重美食但更重養生,絕非以美食為重點。 

       2.因緣。

       店主開張迎新客,落腳他鄉新人生。海鷗食堂的主人翁:幸惠,是一位外柔內剛的日本女子,一個人懷抱著簡單而浪漫的理由,遠從日本逃到芬蘭,一心想以母親傳授簡單美味的飯糰作為餐廳招牌菜,希望能以樸實無華的溫暖料理,為當地食用者帶來快樂。綠子,則是丟了工作、父母過世的中年女人,陷入徬徨不知所措的她,隨意用手指點了地球儀,隨機地就恰好點到芬蘭,於是當下任性的買了張機票飛到赫爾辛基。正子,則是因為航空公司弄丟她的行李,被迫必須停留在赫爾辛基。海鷗食堂以簡單的日本飯糰作為食堂的招牌料理,一如幸惠的性格:樸實真誠、擇善固執。可是,這一道主餐卻是芬蘭人不甚熟悉的日式飯糰,她一開始卻很堅持只是提供飯糰,以致上門的芬蘭客人頂多點一杯咖啡便即離去;直到第二位加入食堂的綠子,提醒幸惠必須遷就當地飲食習慣,所以才開始因地制宜而製作北歐當地人偏愛的溫熱肉桂捲麵包。這一點,恰恰反映了幸惠與綠兩人面對人生所持不同態度:幸惠執著於媽媽的味道、懷著推廣日式飯糰的心思來到芬蘭;至於原本一生隨波逐流的綠,反倒隨遇而安地融入此處的外國生活。 

        3.善良。

        即使故事是發生在遙遠的他鄉國度,許多看來平凡的片中畫面,卻美得有如水彩畫作,對白幽默詼諧卻又同時引人省思之餘,頗能激勵人們鼓起勇氣,朝向夢想持續前進。幸惠在認識綠子的第一天就決定收留她過夜,理由只因為「記得《科學小飛俠》歌詞的人,一定不是壞人」。這也反映出內心十足善良的幸惠,她對於他人的判準,也是基於一個人存在內心善良的信任感。此外,幸惠一直認為在外國刻意宣傳日本,是一種極為粗俗的商業行銷做法,她想開的是不動聲色而融入當地的一家店舖。所以,幸惠在芬蘭這裡是以悄悄開門的方式,慢慢地推開了一扇在地的迎賓門,從此因緣際會地交會著許多個人生活。在有意無意、自然而然之間,人們在店舖內互相碰撞後,發生一連串人們如何珍惜彼此緣份的溫馨故事。儘管店舖的經營風格是日本文化基調,踩著不疾不徐的步調,但是同時也入鄉隨俗地融合芬蘭在地文化,把兩個相距遙遠的文化、國度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比如,實用、簡約、高貴、可親的「北歐設計」舉世矚目,海鷗食堂中奶油色的原木桌椅、開放式廚房與窗明几淨的空間裝潢,呈現人本主義親和力的簡約主義。所以,不止一個芬蘭人對幸惠說:「這裡很適合你。」幸惠也說:「我希望這裡的人能夠明白,有些東西雖然很樸素,但很好吃。」她想要把握住了芬蘭人簡約且注重品質的生活習慣。 

        4.關懷。

       我看見電影中所觸及的,背後的兩種總體文化結構。是這個東方高度社會壓抑而崇尚禮節的日本文化,以及北歐民主福利體系而強調社會合作的芬蘭文化,雙面向碰撞在這一家小店舗的許多條線的故事,即使文化差異下的文化撞擊力道不小,但是普世層次的人性議題彼此共通。所以,眼前的微觀文化細節,是通過小店舗作為自然自在的場遇,以人物互動的四條軸線穿針引線:崇尚日本文化的年輕小伙子、忍不住肉桂捲香味的三位大媽、念念不忘咖啡機的中年大叔、總是狠狠盯著海鷗食堂怨氣外露的中年大媽。這裡打開因緣聚會的一扇門,交會著個人生活,父愛記憶的飯糰、尋友溫暖的咖啡、失親之路的無味、情怒迷茫的酒醉。店鋪內上演後續人情冷暖的劇情推展,主要在於呈現一種發自內心溫暖的關懷氛圍。海鷗食堂是開放式的廚房,初次落地時還要遭受當地人的指指點點、閒言閒語,或許顧客看到幸惠認真捏飯糰的模樣,會感染到她的熱情,連帶感覺食物的好吃。湯米是海鷗食堂的第一位客人,他與北歐那些後搖樂隊中纖細憂鬱的少年一樣擁有俊美臉龐、澄澈目光,只把食堂提供首位客人的免費咖啡當做直接的好意接受,並不是虛與委蛇的一番客套算計。此外,幸惠每天仔細擦拭每一個水杯和盤子,向路過石堂前的行人微笑,隨時保持廚房的整齊清潔,她相信只要做好自己該做、能做的事,總是會有好的結果。這也是麗莎提起:「發現這個店後我耿耿於懷。妳們總是在笑,而且給人的感覺很好。不是表面上的假笑,是打從心底在笑。」在芬蘭可以享受滿滿社會福利的制度關懷,但是缺乏發自內心的人際關懷的她所不明白之處,為什麼幸惠和綠子即使在沒有客人上門時,卻總是面帶微笑? 

       5.祈願。

       劇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不同故事。三個女主角帶著孤獨,徬徨與傷痕,懷抱不切實際的夢想、逃避一切的放蕩,或者是隨遇而安的心態來到芬蘭,再加上精通日文但朋友不多的芬蘭哈日宅男湯米,都有自己的故事。正子說:「真羨慕妳們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幸惠回說:「我只是不去做不想要做的事而已。」幾個日本女人在海鷗食堂裡遇上的人,隨緣隨機的際遇,她們精心烹煮一杯咖啡或一份餐點,客人們或還以笑容或說出一個他們的故事作為交換,簡簡單單卻足以深入人心,芬蘭人一向以袒誠相待的單純而適合做一生摯友著稱,因此換來更多人們的故事。綠子在咖啡館裡讀的芬蘭童話畫集《森林小矮人谷的夏末狂歡》,金燦燦的蘑菇堆滿了失而復得的行李箱,象徵著她的芬蘭行的收穫:森林小矮人施展魔法,穿透高聳挺拔樹梢的陽光終於喚醒了在鋼筋森林裡沉睡許久的精靈。在大眾的理解裡,好喝的咖啡分明是來自咖啡豆或者沖泡技術的貢獻,然而這種純粹的童話直覺卻賦予芬蘭人對魔法的信賴感,所以咖啡大叔Matti所施的一句咒語KOPI LUWAK」!仿佛就真的賦予了咖啡香醇油滑的魔力。幸惠也跟著嘗試說了一次「KOPI LUWAK」!大叔卻搖了搖頭,用掌心拍拍胸前,意思是她對魔法並沒有真正用心,原來魔法是一份美好的祈願,魔法只是大自然力量的另一種說法,遵循事物的發展規律,逆天而行的絕無奇蹟可言。 

       6.文化。

       當綠和幸惠在研究著海鷗食堂的菜單時,綠子說:「日本人大都覺得日本料理是最好的。」讓我特別有感,個人特別喜歡日本文化細膩真摯的這一面向,特別是和食文化背後所隱藏一物全體、身土不二、四時四令、地產地消的養生訓哲學觀。至於芬蘭,以前曾經遊歷過的北歐風情,也如瑞典、丹麥一般,社會福利滿檔而無憂安享晚年的社會,但是北歐社會的憂鬱症也是世界最高群組之一。穿著不太合身,寬大波普風套裝的正子問哈日族湯米:「這個國家的人,為什麼會看上去如此安靜、平和呢?」湯米回答說:「因為我們有森林。」於是,正子花了一整天的時間,獨自在森林裡逡巡,享受從高大樹冠潑灑下來的陽光,踩著落葉和苔蘚的足跡尋找蘑菇,時而聽聽微風掠過頭頂的樹木發出海濤般的響聲,人舒服的快要睡著了。原本綠子也以為芬蘭人因為有許多森林,所以心情才特別好,直到她遇見借酒澆愁的麗莎才改觀,原來關鍵也在於「心境」而非「地點」。所以,綠子說:「生活在大自然的人,不見得全都會幸福吧。無論住在哪裡,身在何處,都要看那個人自己。那個人要怎麼做才是問題所在。精神抖擻的人,不管在哪照樣有精神,沒用的人不管去哪裡都一樣沒用。
 (按:世界上自殺率最高的前20個國家當中,除了日本、韓國經常榜上有名,北歐已逐年下滑,可是卻也是憂鬱症診斷率最高、使用抗憂鬱藥物最多的國家群)。

        7.溫情。

       緣聚緣散、緣來緣去,既發生在食堂,但也不是僅僅侷限於店舗框架以内而已。其實,不論是那一類型或哪一家店鋪,或許都有其必要的明確獨立特色,關鍵都是店主的經營理念、人生哲學、個人品味、團隊合作、招牌產品與店鋪氛圍。但是,如果店主人有意無意或不曾打開過那一扇親切友善迎賓的大門,如果沒有營造小店鋪自然自在的場遇,限制在條條塊塊的框框架構,只想執意但憑主觀刻意安排的步驟或細節,或只想局限於自己有限識見的價值觀取向,自然也很難與在地人產生共鳴。在西方人眼裡,海鷗食堂象徵著東方式的和諧、圓融與溫情。但是,芬蘭人一向以單純直率著稱不善於直接表達情感,在缺乏關懷者之時往往訴說無著而失落不已,以致芬蘭人時常沉浸於緬懷往事不能自拔。例如;Matti會偷偷潛進店門感時傷懷,因為「海鷗食堂」原本是大叔開的咖啡館;羞澀與拘謹的他們不善於結交新朋友,短髮女子陰魂不散般出現在食堂門口,她似乎被幸惠所吸引而想要進行接觸,但芬蘭人不擅表達痛苦的內心以及習慣自由自在的靈魂,在怨氣沖天不懂如何控制情緒的情況下,坐在「海鷗食堂」猛喝烈酒;Koskenkorva,既要消解愁悶,又想引起幸惠注意,表現方式則是一種出自孩子氣的任性,或許移情作用使她覺得幸惠的眼神與愛犬神似,可以找回溫暖而撫慰自心。或許,有些人不喜歡去連鎖餐廳,反而喜歡選擇特色小店?就是希望能吃到其他地方沒吃過的口味,或者被店主開店的經營理念與氛圍所吸引。幸惠用飯糰做主食,不僅因為簡單加工的食材更能保留住食物的原味,更讓手工製作的人情味兒深中芬蘭食客柔軟的內心,食堂從開張時空無一人到後來的座無缺席,處處充滿了愉悅和溫暖的氣息,似乎這也是傳說中所謂的「飯糰效應」,仿佛最後每個人都從飯糰中吃出了人生的美味,吃過飯糰的咖啡大叔Matti甚至依舊捨不得衣襟上的一粒米。所以,當幸惠問著綠子:「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你要做什麼?」綠子很樸實的回答說:「想吃很多好吃的…」,幸惠也以最本源的回應:「想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吃好吃的。」食物固然重要,但人與人之間的溫情才是珍惜的重點。 

       8.火花。

       每一個個人的入世生活,就像這一家開張迎賓的店鋪。店主人就是自己,合作伙伴關係、顧客緣份深淺,每天都在上演一齣看似簡單而重覆,但是隨著彼此互動而推移前進的劇本。剛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站在店鋪窗外,因為對於來自他鄉異國的陌生店主懷著質疑與好奇的眼光,從文化認知差異、風土人情冷暖、個人生涯階段、彼此互動頻率,都在現實生活中不斷因緣際會。隨著劇情推展,又往往不是每一單一角色自己原本的主觀想像,也不可能是單一節奏的頻率互動,有時候會產生共鳴的協奏曲,有時候卻互不同調的彼此干擾,人們彼此之間的互相測試、適應調整,又或者相遇相知、相偕互助,碰撞出溫暖的火花。同時在火花出現以後,每個單一角色也有許多不同的自我領悟或體會。海鷗食堂對於所有在此交會的人,都只是人生當中的一小部分,提供來自四面八方、各有故事的人們在此相會的機緣,當大家紛紛離開此店門離去之時,不論是向左走或向右走,每個人的人生旅程與每一念的當下選擇,都將持續各自的道路方向進行下去,只要珍惜當下與善良以對、溫情相待曾在時空因緣相會那一瞬間的所有人事物即可,緣份絲毫不可強求的緣起緣滅之間,保持自己要做一個內心善良而溫暖的人就好

------------------------

1:治愈係日式美食片《海鷗食堂》,靠這份溫暖,驅走冬日寒冷
https://youtu.be/9fNO3WALxGo

2:有關日本食農,請參閱本人日記:
https://mypaper.pchome.com.tw/beautiful2008/post/1376220706

3:有關北歐民主設計,可參閱本人有關瑞典的日記:
https://mypaper.pchome.com.tw/beautiful2008/post/1377311378

按4:有關北歐民主社會體系,可參閱本人有關瑞典的日記:
https://mypaper.pchome.com.tw/beautiful2008/post/1376898530

按5:有關北歐森林、神話魔咒,請參閱本人有關瑞典的日記:https://mypaper.pchome.com.tw/beautiful2008/post/1377445542

上一篇:*四段感想

下一篇:*夢*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