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subishi 超強新車發表 贊助
2021-09-28 00:00:00Mann

*MH*

*MH*

(一)楔子

 

其實,M除了必須面對現實生活種種以外,還要面對MH得了「思覺失調症」(以前稱「精神分裂症」,四年前醫界為避免歧視而經常導致患者因此拒絕就醫,統一改稱「思覺失調症」)。思覺失調症患者,並不是「智商低落」,也不是「智能障礙」。相反地,很多時候反而是「智商高」的人所得的病症,一生不會痊癒,只會跟著糾纏一生,只能用藥、調養而控制病情。就像得到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John Nashhttps://youtu.be/OixokoXOZn0 

所幸,因為現代醫藥進步,可以降低很多發病的時機、減輕發病時的狀態,只是前提是病患必須完全配合,而且仍然存在不少副作用。有一部電影「2002奥斯卡大满贯电影《美丽心灵》!」就是以此為題材拍攝的。https://youtu.be/NZtNXFYo3kg 

MH從小聰明活潑好動,但是經常無法克制自己。小時候發生過腦震盪,加上又曾發生過車禍,一次酒後撞車、一次意外掉入溪中。所以,腦部運作功能並無法如常人!將近20年來,MH故事很長,其實他內在心理除了「思覺失調症」,但似乎有時也存在「多重人格分裂」。以前他年輕時期發病時,還曾經******,近乎刑事、民事責任,導致家長不得不將他強制送醫。待在精神病院中長達8-10年左右,註定他不幸的一生。後來,MH父親過世以後,母親心軟,加上自認為沒病,所以就每每在離院返家以後,拒絕打針吃藥,多數時間關在房間裡頭發呆冥想,時間一久又再發病,不得已又被迫強制送醫,住院之時又極盡聰明,想盡辦法讓先母心軟,往往不出一個月期間,又被媽媽接回家中住了,就這樣反反覆覆,進進出出,長達8次之多。從發病以來的前面15年,MH父母都為此痛苦異常!https://youtu.be/R0zzhg6GHXw

 

(二)三年失控,各種狀況不斷

 

       MH母親生前幾年,從生病、住院、手術、醫療。同一時間,MH因為無法面對現實,同時發病。家人被迫將他強制送醫過兩次。有一次,一天大清早,兩個警員、兩位醫療專員,一部精神醫療專車在家門前閃燈等候,鄰居圍觀,MH還企圖跳窗而逃,在警方以逸待勞時,無處可逃之時,他只好束手就縛。那一刻,母親淚如雨下,家人心如刀割! 

     母親過世時,MH卻突然好轉,正常應對人群。在M忙著辦理喪事,祭奠亡母之時。原來,MH同時在盤算即將繼承的現金與家業。後來,母親過世後一年內,他就突然獲得的現金開始揮霍,曾經有好幾個月每一個月提領很多錢,沒多久現金將盡,就差不多花用殆盡!所以,接下來MH用盡心思,陸陸續續想要將其與家人共同持有的另外一半廉售出去,到處敲鑼打鼓告訴週邊親友鄰居,竟然引起三路人馬覬覦。本來家人M住居北部,無暇顧及,但是三番五次催促南下,加上故鄉親族告知,故不得不多次南下。M花了時間調查,一路是某親族***。第二路是某親族+++,第三路是MH年輕時一起混吃混喝的痞子。 

       後來,家人評估,這幾路人馬並不足威脅,只是想以低價占便宜!幾經思考與策劃,在M百忙之際,不得已展開行動。一方面,查清各家意圖,誰曾私邀MH看房看地?誰常敲門求售?故此,M刻意製造驃悍作風,藉與MH鄰居輕微磨擦(平時輕視並故意停車在他家門前阻擋出入),故意表現強勢的家人仍在;二方面,告知並拜託較為友善的鄰居留意MH狀態。三方面,釋放MH任何法律行為皆為無效,法定監護人是家人,未經同意者買賣一律無效。儘管事實上並不完全是,在法律認定上有其模糊地帶,因法律具高度專業,與一般常識認知存在落差,緣於MH完全拒絕接受鑑定,除醫療體系的重大傷病證明以外,長達20年來完全自外於社福體系,必須依賴父母及家人扛起所有責任,故難求助。若是發生法律糾紛,法院如何認定雙方攻防,訴訟結果並不一定,通常耗時費事花錢。四方面,家人本不欲高調,不想揭露個人隱私,尤其母親一生都以「家醜不外揚」,所以寧願自我親身默默承受各種身心靈的負擔,不願求助。但是,此時M箭在弦上,迫不得已,藉由社群網頁,將每一次行動如何帶著MH就醫?如何整合****?甚至跑****機關?貼上心路歷程,接近鉅細靡遺,弦外之音。結果,經過半年多以後,三路人馬自此全部打退堂鼓!

 

(三)少感冷感,天使魔鬼並存

 

       或許,MH多多少少有些「人格分裂」。所以,正常時宛如正常人,可是有時候心中深處,又有如藏著調皮鬼、搗蛋鬼,以及魔鬼等「多重性格」!至於MH本身的痛苦與無奈,往往令人於心不忍

       後來,MH也發現無法單獨脫手,所以只好轉售家人,以便取得現金花用。M則趁此機會告知,並計算他每一個月花用,加上居家醫療配合,以及要求定期打針吃藥,希望MH配合。MH為了盡早取得現金,所以配合打針、用藥的期間精神狀態也較為正常。但是,不可思議的,MH在正常狀態時有關財務的精打細算,有時竟比起正常人精明許多。所以,MH陸續取得生活所需款項,M則是部分貸款負債。這一陣子,家人已經出售****,以備不時之需!並將所得一部分給MH作為生活所需!當然,得自雙親的部分,遠在他們生前即已作好身後交待,所以並無疑義,兄弟倆從未因此發生爭議!這一點,差強人意。

        母親過世以後,MH心理與生理狀態不一,時好時壞。但是,為了MHM南北奔波次數之多,甚至已經超越母親生病期間。兩年前,MH突然想要進住「康復之家」,天天打電話要求家人南下辦理。經過半年四次以上的奔波,包括相關手續、社工師面談、相關諮商、康復之家申請與審議,政府公醫體系評估,MH的全面健康檢查,病床等待。結果,終於案經審核通過之後,進住一週即因不適應、行動不自由,天天打電話要求M幫他辦理離院。經與院方商議,經過一個多月拖延,看看MH是否改變主意?結果,變本加厲、不斷咆哮、與人衝突,家人只好再度南下接他出院!還是不忍心,只能聽從其意! 

       又過了一陣子,家人帶領MH去只需每週五天(僅每天上半天)的另一種康復之家,幾經猶豫,MH堅持拒絕。所以,持續待在自宅,除了吃用所需,甚少外出,整天菸酒檳榔不離手,不聽規勸!MH是少感、冷感的人,還是不忍心,只能聽從其意!。整天懷疑國家、政府,以及其他家人以外外人的行為與動機,這都是與他患了「思覺失調症」有關。只有在這一段時間,曾說過一次:「** ,跑來跑去,你的白髮增多了!」這麼多年來,M才第一次感受發自家人內心的感受。

 

(四)出爾反爾,反覆多磨多難

 

       約莫一年前,MH天天打電話要求M,必須立即南下,接他北上一起生活,並辦好各種醫療轉移。當時,M趁機提出條件,就是MH必須配合辦理「身心障礙證明」!可是,MH卻堅持必須北上,但連續拒絕了「拾萬八千次」!他始終不願意面對自己就是患者的事實,家人苦不堪言!母親剛過世時,M數次與MH心理醫師談過,心理醫師可能是因為以前經驗,加上不願承擔負法律責任,對家人也持懷疑的態度。病患當事人不願意,醫院不想協助。所以,當時一刻無解,一時不了了之! 

       本來,M百般忙碌,又錯估情勢經過九牛二虎之力,身心俱疲。當時另外作好安排,準備接MH北上一起生活,等於回應將近一年來MH的要求。沒想到,在幾經與MH整夜討論,又洽問醫療轉移事項之後,M從一月至四月份,一共五次之多,親自開車南下,準備接他北上。可是,MH故態復萌,幾經猶豫,發現都市生活空間狹窄、生活將被干預。所以,一次又一次黃牛!一次又一次臨時改變主意,一次又一次找到不成理由的理由,直到最後:完全拒絕北上!至此,又只能打退堂鼓!

       其實,這些後果,都在家人預期之中,MH一生似乎都是如此,幾無例外,磨盡家人!M只是自問,也儘量盡所該盡的義務了!最麻煩的是,MH始終不願意配合辦理「身心障礙證明」!有此證明,政府與醫療體系、社福機構、就可一定程度介入,法律關係與權利義務也可確定,並得申請各項補助,減輕經濟開銷!包括居家照護、清潔、送餐,老年無力自理時可以聘請看護,或者進住「護理之家」,相關財務支出差異甚大!可是,MH依然執著,始終堅持拒絕!

       所幸,因為為了MH生活問題,也因為M的南北具體行動,終於感動了始終與保持聯繫的***師、***師,他們發現繼續放任MH拒絕身心障礙鑑定,只會不斷加重M負擔。因此,他們決定在法律容許範圍內協助M,幫助MH進行鑑定(近來法規修訂,終於容許必要時得經醫療機構出具證明,「在家鑑定」,約4年多以前,M也曾陪伴母親,勉強拖著術後還要洗腎的病體至醫療機構才能夠進行機構鑑定!) 

(五)自己面對,深怕連累他人 

       似乎是諜對諜一樣,當時正值家人錯估形勢,諸事不順,仍需百忙,身心煎熬。結果,*** 師打電話說是MH多次要求進住「護理之家」(每個月7萬多元,M無力負擔),待大家都嚴峻拒絕以後,MH竟異想天開,刻意買了支撐架,故意撒謊,說是自己行動不便,務須即刻入住。***師、***師都看出他的問題,決定協助以在家形式,直接進行鑑定並填報資料,但只差MH身分證明文件!剛好順水推舟,答應MD要求,藉由替MH申請進住「護理之家」的機會,取得MH*****MH週二交給***師之後,週三旋即後悔,一直催促返還!M則因公事,拖到週三晚上開車南下,週四與****會合,並且簽訂相關文件以及契約,並要求*******承辦人,待「身心障礙證明」核下之時,應該第一時間通知家人,因為不是當事人領取,必須同時檢具兩人身分證明才可。 

       結果,一個月後,因為承辦人來電,家人終於接到通知!旋即當天半夜11點多開車,連夜趕至醫院附近,凌晨4點多汽車旅館進住,待及早上10點,終於取得轉交MH*****。並且趕在中午12點以前至**公所領出「身心障礙證明」!下午1點,又將*****證明交至…...手上,由其負責保管,以備不時之需!此一過程,MH全然不知,其後才勉強接受。那一瞬間,M感覺總算如釋重負!下午祭拜亡母靈骨塔,開車北上途中,一路淚流滿面。因為差堪告慰亡母在天之靈,M永遠記得在榮總見到母親在世時的最後一面,當時她指著MH,看著M,不言可喻! 

       不過,MH的心靈是天使與魔鬼結合體。正常思考時,猶如一般正常人,可是一旦發病時,有時會有產生輕微身體傷害、…….行為,好似魔鬼佔據心靈,每隔一段時間,便對M出具難題挑戰!一個多月前,照護MH的居家***師,幾年來的每週一都會去幫他打針,每兩至四週,心理醫師也會會同居家門診!這一陣子,因為較少運動,暫不打針,改為服藥,或許他又沒有按時服藥,結果與 *** 師發生嚴重磨擦與衝突!結果,她一氣之下,要求醫療單位放棄此一負責對象,經過M花了不少時間與醫療人員與單位溝通,才終於安撫下來!

      MH因為多年思覺失調症,長期自我閉居其自宅,缺乏運動、飲食不佳,卻又經常無理要求。循此,如不打針而病發時會有****風險,不易控制。雖非主因,這也是M姻緣失敗原因之一。M近三個月來,已經認命,已經放下前塵往事,更為避免將來連累他人,決定維持現狀。就像M亡母生前最後對M所說,「欠他(MH)的債,你爸爸已經還完了,我也快要還完了,接下來是你要還!」彼時M並不以為意,但是後來事實果然如此,命運因果連動,半點不由人!前幾天, M問了MH是否知道為他所曾為做的這些事,MH說其實他都知道,而且在這世界只剩下M,也只相信M,其他所有的大部分是狡結,有目的的壞人!聽到此話MH的認識觀是有限的,他是思覺失調症患者,患得患失的疑心病很重只相信他所相信的,怎麼說都很難改變。聽到此處,M心中頗為難過!更覺自己的無可卸責

 

(六)起動計畫,並作身後安排

 

       最近,M在與MH的居家護理師、醫療機構多次協商、求援之下,預計未來幾個月左右,或許可以入住某私立精神醫院某部門,每週可回家一至兩天。但每個月花用所費不貲,目前因為得申請補助,已可降低開支,只是不能抽菸,他竟也願意接受。除了MH現有存款以外,M上次房地產買賣販售價差,除部分轉移其他關係人以外,已給MH另外存款入戶,自己只留基本,足夠生活即可。所以,MH生活起居、伙食衣物、環境衛生、健康看護,已有著落,估計可以維持多年,萬一期間M有所意外,也已作好另一預置經費計畫的安排!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這是一條漫漫長路,M始終如一!因為一言難盡!必須與MH心中不時出現的魔鬼對戰!盡量呼喚MH心中的天使出現!所以,M秉承先母遺志,持續照顧。卻也不是也無法都如MH所願方式為之。最近,M更是漸感年高,要不是當前公私兩端責任未了,本來尚有雄心壯志,深感人生無常,只是想圖個順心都不可得!如今,避免將來連累他人,決定維持現狀,不談姻緣,一生笨拙,免得害人害己。想的更只是自由自在、隨緣隨性,行有餘力,則以行善,其他時候讀書研究。將來待疫情過後,恢復運動、隨緣旅遊、品味生活。

(2021/09/27/11:45 寫.)

--------------------------

1. 詩詞暨不達意,往後只貼散文。公務正忙,偶來寫字。以文會友,並不談情。

2. 想像也是另外一種對原創作品的再創作,讀文者自己怎麼想像,與原創者原意往往存在距離,有時經常是反映閱讀者自己的見識或心態,當然這也是閱讀者個人的思想自由

3. 今天下午剛打完BNT疫苗,已經聽從勸告,多多喝水,準備好止痛藥,維他命。目前暫時感覺手臂有點痠疼稍稍難舉期望大家往後都保持身體健康,度過疫情順心如意。

上一篇:*千里嬋娟*

下一篇:*邱吉爾名言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逸竹)野叟 2021-10-04 14:51:42


親人生病 心力交瘁
思覺病症 很難治癒
發病時候 傷己傷人
治療及安置
社會安全網
政府應更積極
加油

版主回應
逸竹先生您好:

謝謝您的關心與打氣

事實上,政府醫療體系做得還算不錯,主要原因,反而出在家屬或患者本人。我並不想像他們一樣,我選擇的是堅強面對命運,只有一肩扛起,在能力範圍內承擔,既是此生無法卸責,也是母親遺願。我不堅強,何人可賴?

最近這6年來,因舍弟發病而密切接觸。具我所知,在家鄉類似舍弟情況,囿於傳統觀念不願承認,或者經濟財務而無法長期安養。至今有許多家庭願意接受「有限治療」,但是不願進入正規醫療,在家鄉一縣,竟然就多達4000多人以上,有許多都是家庭自行負責照護。這種情形,其實超乎我原本所悉。我問過衛福部工作的友人,果然全台非常普遍。政府醫療體系的制度面向,尚不完整。

穩定的藥物治療與安養二者,比甚麼都重要。這也是為什麼在身體漸漸老化之際,將來我也必須讓他入住「護理之家」(這裡是「安養病床」,每月需3萬多元,有一定自由,可以長住至老;完全不同於強制治療的「精神療養病床」的近乎免費,一次最長是6個月)不可的原因。事實上,床位吃緊,排隊者多。

〔按:思覺失調症患者通常在獲得檢查結果之前,就可開始使用抗精神病藥。抗精神病藥物分為兩類,第一代(典型) 與第二代(非典型),第二代比第一代抗精神病藥較不易引起錐體外症候群(EPS)。但是,如果是服用clozapine(CLZ)後,最有可能產生顆粒性白血球缺乏症。針劑型治療比起口服藥物治療,較為長效,但副作用較多。

藥物治療反應:患者服用抗精神病藥物時,最初的反應通常是副作用,例如鎮靜、躁動不安或姿勢性低血壓。症症狀的緩解通常在幾天內發生,但最長可能要四到六週。但是,從『急性思覺失調症』發作中恢復過來的患者,經過醫師心理與藥物治療,可以達到穩定期,此階段的目標是維持抗精神病藥物的治療與減少副作用,避免復發並促進康復。

但是,麻煩的是,如果不能經過治療而進入穩定階段,極可能再以『急性思覺失調症』復發。又要進入一次週期循環,才能漸次穩定下來。所以,急性發作期的幻聽、幻覺,比穩定期更為嚴重,此一時期才比較容易行為失控而傷人!〕

再次謝謝您,午安。
2021-10-04 17:02:14
Mann 2021-09-30 18:09:09

(二)

"特殊教育機制".這也是我現在頗有興趣得原因.有很多面向與原因.現代進步觀認為.如果這些群體在教育與社會適應過程不被任意放棄.有些人仍然可以以某種形式平安過度一生.

不過.特殊教育過程涉及的專業群體.包括特教老師.一般老師.語言治療師.聽力師.社會工作師.職業輔導員.定向行動訓練師.專輔教 師.特教助理員.心智科醫師.臨床心理師.諮商心理師.等等構成的專業群體.外部還有許多非營利組織.各類科學會.社福機構等等.我自己花了不少時間都還不能夠完全掌握.所以很多家屬在瞎子摸象的道路上.身心壓力之大.遠超乎一般人所能夠想像的..

最近兩個月剛好指導兩位國小特教老師寫作碩士論文.連帶發現國內特教心理評量工作.居然是交給特教老師只經過兩天訓練.就匆匆上陣.而不是經過教(學歷學程).考(考科考試).訓(研習訓練).用(人事職務).所以並不是兒童心智科醫師.臨床心理師.諮商心理師.這顯然就不夠專業化.

特教老師的本業
1.協助具有特殊教育需求之學生獲得適性的個別化教育。
2.針對學生的問題及需求設計教學和內容。
3.與相關治療師合作,將其建議融入於課程。
4.提供相關協助及服務給家長、導師及學校行政,擔任溝通橋樑,整合專業服務。

額外還要執行上述非自己心理評量專業的任務以外.承擔這個體系當中的超額工作量.所以都兢兢業業的.誠惶誠恐在所面對的工作壓力與輔導數量.真是超乎我原本的想像.他們發現所需知能很多.所以需要吸收大量的相關知識.求知慾都很強烈.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就是盡自己的力.好好面對.謝謝交流.

(悄悄話) 2021-09-30 16:2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