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有望登上美國銷售龍頭 贊助
2021-09-14 00:10:20Mann

生態的故事-4

生態的故事-4   Mann編輯、改編、撰寫】 

     (按0:大自然當中,出現任何人類的行蹤,都必然改變既有的生態。生態倫理學。就是一門更加科學地來對待自然和保護生物,從而更好地協調人和人之間關係的學科。)

(一)楔子 

        「生態倫理學」(Ecological ethics),亦稱為「環境倫理學」(Environmental ethics)。是一門「應用倫理學」,是運用生態學和倫理學的綜合知識,研究生態的倫理價值和人類對待生態的行為規範的科學,基本上也被視為倫理學的一門學科分支,在西方發展的歷史並不太長,因為西方的「生態倫理觀」,僅約莫產生於浪漫主義興起的1820年代,是對人與自然的矛盾進行理性思考的結果。其後分別經過兩個階段的變遷發展,它是由生態學與倫理學相交叉形成的學科,其目的是為保護生態環境提供一個恰當的道德根據。生態倫理學作為一種全新的倫理學,其革命性變革在於在強調「人際平等、代際公平」的同時,試圖擴展倫理的範圍,把人之外的自然存在物納入倫理關懷的範圍,用道德來調節人與自然的關係。 

        傳統的倫理學,是一門探討和研究人與人之間的道德關係的學科,只研究人與人的關係,也不研究人與自然的關係,甚至認為人與自然的關係並不包括在倫理學的研究範圍之內。但是,生態倫理學的崛起,卻對於「以人類為中心」的傳統倫理學提出了嚴峻的質疑與挑戰。因為它的哲學探究焦點,主要在於強調自然界的內在價值,並將人對自然存在物的義務納入倫理學關注的範疇,進而將傳統倫理學關注的視野,亦即將人際義務擴展到代際之間。它研究和討論的主題,是生態環境中的人類的倫理道德問題,也是人類如何保持地球上生態環境的可持續發展、人類如何在發展生產、發展經濟和提高人類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同時,更加合理、更加科學地來對待自然和保護生物,從而更好地協調人和人之間的關係。 

        不過,西方「生態倫理思想」的濫觴,可以追溯至第一次工業革命初期,環境保護運動最初始於回應工業革命初期所產生的種種生態問題。

        一、19世紀後半期到20世紀初期,可以說是西方生態倫理學的初萌階段。在此一階段,隨著現代工業的蓬勃發展,許多西方國家都出現了嚴重的環境問題。在此一情況之下,一些西方得有識之士開始自發組織起來,發起了西方第一波的環境保護運動,從而奠定了生態倫理學誕生的思想基礎。

        二、20世紀初到中葉,是西方生態倫理學的創立階段。在此期間發生的兩次世界大戰,僅破壞了許多國家的經濟和生態環境,而且也加劇了歐美國家對自然資源的掠奪性開發。嚴酷的現實迫使人們重新思考環境問題,進而催生了西方第二次環境保護運動,由此導致了生態倫理學這門學科的誕生。

         此處先談談第一波環境保護運動。 

(二)第一波環境保護運動的歷史背景

1.政府對於空氣污染的治理無方

        第一方面,是對大氣層造成日趨嚴重的空氣污染。

        工業革命時期,英國在19世紀的霸主地位很大程度上依賴其豐富的煤炭儲備。煤炭不僅為工廠、船隻和鐵路機車的引擎提供動力,還用來取暖和烹飪。隨著煤炭消費量直線上升,英國城鎮迎來前所未有的濃密煙霧。英國倫敦工廠裡一排排煙囪,排放出濃黑的煤煙,曾經被認為這是社會進步的標誌。當時,這座世界著名的大都市整天天空灰濛濛的,也被戲稱為「霧都」。煤煙帶來一系列的生態環境問題,給市民的健康帶來嚴重危害,如何看待煤煙、又該如何治理空氣污染,英國社會的各利益階層為此展開過漫長的博弈。人們對「污染」的理解因工業革命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工業革命以前,沒人意識到煤煙問題。那時人們認為,「污染」意味著動植物屍體腐爛釋放出無色有毒氣體,而煤煙中的碳和硫是有消毒作用的,煤煙是消毒劑而非「污染」元兇。直到19世紀晚期,人們對「污染」才有全新的認識:污染不再是來自有機體腐敗,而是來自煤炭燃燒。這種認識上的轉變催生了煙霧減排的治汙運動,同時開啟了人類、科技與環境之關係的新思路(按1)。 

    按1:《發明污染:工業革命以來的煤、煙與文化》這本書作者,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歷史系教授彼得·索爾謝姆(Peter Thorsheim)對此進行了細致入微的還原。彼得·索爾謝姆著,啟蒙編譯所譯,2016,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事實上,隨著大型工廠的出現促使燃煤消耗量急速上升,工業中心的空氣污染程度亦變得史無前例地嚴重。居於城市的中產階層日漸提高的政治壓力底下,第一部大型現代環境法案英國的《鹼業法》,在1863年被落實,作為管制使用勒布朗製鹼法製造碳酸鈉時所產生的空氣污染(即氣體鹽酸)。工業城市地方專家和改革人士,特別是在1890年後,領導了對環境破壞和污染的鑑定,發起了草根運動來要求和達成改革。常見的最高要求是水和空氣污染。「煤煙消除社會」1898年成立,是世界上最早的環保非盈利機構之一,因煤煙籠罩喘不過氣來,藝術家威廉·布萊克·裡奇蒙爵士成立這一機構。不過,一些立法比這還早,《1875年公共健康法》要求所有道路都自行處理煙霧,並對大冒黑煙的工廠予以處罰。這些法規延伸至1926年的《煙霧消除法》囊括了其它排放,包括菸灰、灰燼、顆粒,並授予地方當局制定規則的權力。 

2. 森林和土地資源遭到破壞 

        第二方面,是森林和土地資源遭到破壞。 

        1617世紀,森林經營是從限制伐採到自由伐採。當時,煉鐵業是主要的工業,需要大量木材當作燃料,是森林利用的特點;至於製材工業與造紙工業則是在後半期才發展起來;森林經營粗放,造林規模小,效率也是較差。工業革命之後,經濟學之父、英國經濟學家亞當斯密(Adam Smith)也曾說過:「在農業幼稚狀態下,各國大部分地方皆是樹木,當時地主認為這些全是毫無價值的障礙物,希望有人願意砍伐」。從此,社會生產力有驚人的進步,人類進入新的時代,物質生活的欲望增強,結果促使第二產業(加工業,如木材加工廠、製糖工 業及手工業等)迅速茁壯成長,成為國民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在經濟發展水準達到較高階段時,農業勞動生產力提高,其所釋放出來的勞動力大部分轉向第三產業(服務業,如森林遊樂與森林觀光及金融業等)。當時人類認為森林是阻止農耕發展的自然障礙。美國位於北美州中部,各地氣候差異明顯,土地類型複雜。近百年來,森林資源的消長,跟移民開發、經濟發展及人類對於林業的認識程度密切相關。19世紀中葉,歐洲移民大量湧入美國,森林資源遭到破壞。毀林開荒及建築房屋等耗費大量木材,伐採大面積的原始森林。1891年,將用材林或其他森林資源宣佈為保留林,以後則形成國有林。19世紀末葉,受到德國「永續經營」思想的影響,將永續生產的重點置於調整蓄積量上,建立伐採量與環境的關係。

       事實上,現代的「保育運動」,初始於實際應用科學化的保育原則於印度森林。逐漸形成的保育倫理有三大原則:(一)人類活動會損害自然環境;(二)所以人應盡公民責任去為下一代保護大自然;(三)並使用科學化和有經驗印證的方式去確保這責任的實行。詹姆斯·拉納爾·德馬丁爵士宣傳這意念時有超卓成就,他出版過多份臨床局部解剖學報告(medico-topographical reports),當中展示出,不斷砍伐樹林和令土地旱化對自然所造成的傷害,並在英屬印度成立林業局以遊說公眾把樹森保育制度化。馬德拉斯的國家稅務局在1842年開展了當地的保育工作。工作以植物學家亞歷山大·吉布森為首,系統化地實施了科學原則為基礎的保育計劃,這是世上首宗州份規模的森林管理計劃。最後在1855年,印度總督達爾豪西侯爵開展世界上首個大型永久森林保育計劃,這計劃後來成為其他英屬殖民地,甚至是美國的仿傚對像。在1860年,當局禁止了毀林輪墾的耕作方式。 休·克萊格霍恩博士於1861年的著作《南印度的的森林和花園》(The forests and gardens of South India)成為這議題上的指標性手冊,並在該片次大陸上被樹林護理員廣泛地使用。     

3. 農地資源的階級掠奪 

        第三方面,是農地資源的階級掠奪。這又分成歐洲的圈地運動、美國的西進運動兩方面。 

    (1)歐洲的圈地運動: 

        中世紀到18世紀,整個歐洲的農業體系十分相似。土地所有權集中於國王(King)或取得羅馬教廷承認的皇帝(Emperor/Caesar)以及教會,另有少量屬自由民私有。按照當時封建制度體制,皇室土地的實際保有權及其上財產,以納稅和提供兵役為條件分封於領主,而後又按各級契約依次分配於總佃戶、佃戶。封建制度下的農業體系通常使用「敞田制」,敞田制約定了領主和佃戶的人身依附關係,由皇室立法限定雙方均不得違約。同時在每個莊園的土地上,都會安排一片「公有地」(common pasture),按各級契約,公有地不安排耕種,平民有權在其上從事有限制的放牧、采柴、摘野果等活動。   

       15-16世紀時,因為重商主義時代來臨,最初是牧羊業崛起,以當時獲利更高的羊毛業取代傳統的小麥種植,開始了「圈地運動」。圈地運動從「公有地」(commons)展開,並擴展至修約收回佃戶的份地。圈地方式包括領主買斷農民使用權的較和平方式,以及皇室通過修改法律強制終止佃戶使用權,其中強制手段常常造成衝突甚至農民叛亂。圈地運動在英國伊莉莎白一世時期發展緩慢,但自光榮革命(1688)後至18世紀愈演愈烈,從而引發眾多農民叛變。圈地導致佃戶不得不另尋生計,失業人口大量湧入都市。馬克思主義者的觀點:不少失去土地的農民成為工廠工人,一則為工業革命提供大量勞動力,二則也為新生的工人階級埋下伏筆。圈地運動配合工業革命,為工業革命提供充足勞動力與工業原料,一方面客觀上,圈地確實成為近代工業化的一個必要前提,提供了土地集中之後的規模耕作以增加產量,可以供養更多非農業人口;二方面卻產生諸多不公和農民暴動,被驅趕出來的農民(按:離農)則投入工商業成為勞動力的來源。但是,弔詭的是,當這些平民付出巨大代價,被迫通過航海和早期工業技術另謀出路之後,卻反而成為急速崛起擁有財富的暴發戶(新興資產階級),反過來卻以促成英國農業革命、工業革命與城市化的獲利者身份,這些新興資產階級反過來超越皇室的封建制度體系,並且透過君主議會立憲體制的政黨政治,並成為主導英國社會的政治經濟勢力。按照馬克思主義者的說法,在資本主義制度取代封建制的歷史推進過程中,西歐新興資產階級和新封建貴族使用各種手段剝奪農民土地的過程,「明擺著就是階級掠奪」。這種情況在實際上,在英國、德國、法國、荷蘭、丹麥等國家都曾先後出現過,而以英國的最為典型。當然,這是資本原始積累的最重要手段之一。  

     (2)美國的西進運動 

        至於新大陸,美國的土地遼闊,並無封建制度中的土地分封。美國殖民人士的土地的獲取,起初是由於殖民公司的移民開墾而獲得,也有些是殖民人士到了新大陸後,再自行向外擴展領土範圍,若干也是由英王分封的結果。因此新大陸並沒有封建制度的歷史背景,也無長子繼承制度,家族的土地往往平分給子女,且由於地廣人稀,土地取得極易;如在殖民時期初,維吉尼亞公司為拓展煙草的種植,已在殖民地定居者可獲100英畝土地,新進移民可獲50英畝土地,謂之「人頭制」(headright system)。由於土地資源的豐厚,以封土制為基石的封建制度自然難以存續。

      「西進運動」(Westward Movement),是指美東居民向美西地區遷移和進行開發的群眾性運動,始於美國獨立之後的18世紀末,終於19世紀末20世紀初。此運動大大促進了美國軍事與經濟的發展,西進運動是美國拓寬疆土,吞併土地的一種推進行為,由於美東的土地與資源有限,美國人掀起了長達一個世紀的西進運動。它開發了如今的美國西部地區,也使美國變成一個軍事大國,但也消滅了眾多原生生物與印地安部族。   

        美國除了民眾的西進,政府也積極向密西西比河以西擴張,用購買和戰爭手段兼併了法國、西班牙、英國的殖民地和墨西哥的大片國土。美國政府也積極對印地安人地區下手,18305月,美國總統安德魯·傑克遜簽署《印第安人遷移法案》,把印第安人押送出密西西比河以東地區。

       在南北戰爭之前,大批移民到西部拓荒,客觀上緩和了資產階級內部矛盾,擴大了國內市場,破壞了自由州與蓄奴州的平衡,為北方人內戰的勝利打下基礎。南北戰爭爆發後,聯邦為鼓勵人民參與對抗美利堅聯盟國,亞伯拉罕·林肯總統簽署了《宅地法》。該法是美國西部開發中最具民主色彩的土地政策,它使大批百姓獲得土地,大大促進西部的開發。西進運動對美國的政治、經濟生活都有重大的影響。廣大的西部土地併入美國,使美國成為幅員遼闊、自然資源豐富的國家;西部的開拓,帶動了大規模鐵路的建築和大批移民的流入,使美國形成了廣大的國內市場。從某種意義上說,沒有西進運動,就沒有後來美國在資本主義世界舉足輕重的地位。但是,隨著西進運動的進行,大量印第安人遭屠殺,其他的被強迫遷移至貧瘠地區。並由此發生了第二次塞米諾爾戰爭。印第安人被迫遷徙之路也被稱為印第安人的「血淚之路」。 

4. 工業城市污染導致死亡率提高  

        第四方面是工業城市的空氣、水源、居住生活環境被嚴重污染,導致死亡率提高。 

        19世紀開始,工業文明打破了含情脈脈的田園風光,一座座工業城市在歐洲與北美洲崛起。大批湧入城市的居民在享受城市帶來的便利以及致富機會的同時,也需要面對城市有著更高的死亡率此一殘酷事實。有人曾對1851-1860年英國580個地區的人口密度和死亡率之間的關聯進行分析,發現兩者之間具有高度的正相關關係。在交通運輸和物流不順暢的19世紀,城市糧食數量和種類並不如鄉村,饑荒和食物短缺經常困擾城市;由於城市人口密度更大,因此各類傳染疾病更容易在城市傳播,這就導致了城市人患病死亡的概率更高。此外,第三個導致死亡率增高的重要原因——城市污染,直到百都年後1990年代,西方史學界大量透過「數位歷史」的科學技術觀點量化蒐證,才逐步印證此一歷史事實。 (按2)

(按2:「數位史學」,指的是在歷史分析、展示、與研究中對數位媒體的應用。數位史學是數位人文學的分支,並被視為計量史學、計量經濟史的延伸。數位史學著重於協助網路閱聽人接觸歷史材料,以及以數位元方式進行學術研究。數位史學的產出包括數位典藏、線上展覽、互動地圖、時間軸、音檔、虛擬世界等等,這些產出除了協助大眾接觸歷史外,也能協助研究者與史料互動。近期的數位史學計畫則專注於創意、協作、科技創新、文字探勘、語料庫語言學、三維建模、大數據分析等領域。使用者透過這些資源,得以快速地發展出新的分析,並與既有的分析連結,甚至延伸既有的分析。) 

        前已提及,彼得·索爾謝姆在《發明污染:工業革命以來的煤、煙與文化》一書的具體結論已經指出,當時政府對於污染問題近乎毫無應對的治理方法。在這種情況下,污染就成為了四處徘徊的「隱形殺手」,不斷地奪走城市當中人們的生命。但是,污染對於19世紀城市死亡率的影響究竟有多大?相關的定量分析依然是較為缺乏的。直到近年來生態主義興起,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Walker Hanlon的論文詳細關注並討論了污染對死亡率的影響,此一研究出現以後可說終於開始弭補此一計量經濟史過往無法科學驗證的重大缺口。首先,Hanlon從英國580個地區的人口登記資料中搜集了1801-1860年間人口死亡記錄,整理出了這些地區的死亡率。然後,他又應用了三個變數:地區的雇傭員工數、工業煤炭使用強度、以及煤炭使用效率,構造出了各地的煤炭使用量。在此基礎上,他畫出了各地區的煤炭使用量同死亡率之間的關係圖(左邊橫軸是取對數的煤炭使用量,右邊橫軸是取對數的污染工業的雇傭員工數,縱軸是每千人的死亡率,經過年齡加權處理)。從直觀上看,兩者之間具有十分明顯的正向相關性。也就是說,煤炭使用量越多、由之引發的污染更為嚴重的地區,其人口的死亡率也就越高。(按3)

按3:Walker Hanlon,現任美國西北大學經濟系教授,專長經濟史。WW Hanlon,<早期工業經濟中的煤煙和死亡率>,《經濟期刊》128 (615)2652-2675  

         因此,從1865年成立的「公有地保護組織」(Commons Preservation Society)開始,英國的環保運動一直捍衛並保存鄉郊土地,保護土地資源以免遭受工業化無止境發展所帶來的逐步侵害。比起浪漫的現代環保主義理念更早出現的,是早期的「回歸自然」(Back-to-Nature)運動。該運動是由一眾反對消費主義、污染及其他對自然世界有害活動的知識份子,包括約翰·拉斯金、威廉·莫里斯、蕭伯納及愛德華·卡彭特等發起。運動主旨是要回應惡劣的工業城市環境,包括惡劣的衛生情況、難以忍受的污染和異常侷促的居住空間。理想主義者推崇郊外生活猶如神秘的烏托邦般並主張回歸田園,但約翰·拉斯金卻認為當地人應回到「小片的英倫土地,美麗的、安寧的和肥沃的,我們不要有蒸汽引擎在其之上我們會有豐足的花卉和蔬果我們會有音樂和詩歌;孩子們會學習跟著跳舞歌唱。」 

(三)西方生態倫理學思想的先驅 (待續)

按4:下一單元待續。近來忙著辦碩士學分班,已分成四路開發前進,第五路為大學學分班,準備階段中,只能趁有空時慢慢「編輯與撰寫」了!急不來,但是偶而有空也會看看美女!

------------------------------

* 【參考資料】:

維基百科、百度、線上英國史、………等網路資訊,暫不列。

彼得·索爾謝姆著,《發明污染:工業革命以來的煤、煙與文化》,啟蒙編譯所譯,2016,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WW Hanlon,<早期工業經濟中的煤煙和死亡率>,《經濟期刊》128 (615)2652-2675

楊榮啟,2007,〈論森林資源的經營管理〉,《台灣林業》,966月號,卷33:期3。頁75-77

許介鱗,英國史綱,再版,(臺北:三民書局,民國79年),

洪鐮德,《馬克思》(臺北:東大書局,民國86年),頁254

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著,秦修明、湯新楣、李宜培譯,2000,《民主在美國》(Democracy in America),臺北:貓頭鷹出版社。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