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7 00:00:00Mann

*回愛馬氏先生*

********

愛馬氏先生您好:

 

    不好意思,每一次您來留話,我都無法詳細回應,時日一久、次數漸多,變得感覺上我好像相當待慢。所以,今天特別花了一小時,寫下這一篇單獨的日記回應您的留言!

 

    我依稀記得,讀過您的文,好像您也是出自南部的高雄,所以我就實話實說吧!或許,我的這一個故事,算得上是青澀、淡雅、細水、稚嫩的初戀吧?

 

    因為當年(70年代初),我高中是考上並就讀省鳳中(相當於高雄二中),這是男女合班混班、很能留級、本省與外省掛混雜的學校。我們那一班國中資優班同學有12個考上雄中、南一中,只有我跟另外5位同學落入第二志願!6個同學當中,4位北上就讀建國中學夜間部,僅有一位跟我一起到鳳中成為同學!

 

    從屏東偏鄉的鄉下移居到大高雄的市區,求學、租屋、讀書的過程,其實也是一次人生的文化撞擊經歷。在此之前,我一直誤以為台灣,就是客家人多於閩南人,外省人就多數是居住在軍營,或者在我祖父(庄長)家門外磨豆漿、釀豆腐的老張,我家對面新開張執業的軍醫師!在鄉下當慣了野孩子,一時到都市叢林,變得沒有家長的管制,跟同學們一起補習、上圖書館K書、讀金庸武俠小說、偷看聊齋誌異、日本漫畫,打撞球、看兩片式電影,站一排看女孩子,跟眷村出來的同學掃街,也算是一次小小的離鄉背井、開了眼界!現在回想那些畫面,還真的跟青春電影的情節十分相像、小故事很多!

 

    在我剛適應高一一整年的學習生活時,我升上高二時便喜歡上一位女孩子,她就是我的同班同學,而且她就坐在我的左側!其實一開始知道她是留級生時,便覺得十分訝異!或許是源自於留級、升學、父母的讀書壓力,印象中她特別用功讀書,凡事以讀書為第一優先。我們一開始就只是純同學關係,也有一群男女同學會經常豁在一起,我們一起讀書、背詩、聽音樂、互相勉勵、說說笑笑,當值日生一起抬便當,眼看著她擔任升旗手時的一臉嫵媚,在她段考、期中考、模擬考遇上挫折時,我特別心生愛憐,常常給她打氣!趁著中午全體同學趴在書桌午休時,愣愣地、偷偷地望著她秀麗的臉龐出神!

 

    升上高三時,我們又被拆散、分編至不同班級,剛好就是隔壁班!我又花了不少時間、力氣,才慢慢適應只能夠遠遠地望著她的時光!特別在當年,就是全部升學掛帥的年頭!沒多久,我們那一群朋友當中,有一對同學吃了禁果,還生下了小孩( 我一直以為是因為接吻造成的!當時生下小孩子是需要莫大的勇氣,小夫妻倆此後只能夠求職謀生、撫養小孩 )。我還記得,高三的寒假,那一年我們參與的救國團北部活動,就來到宜蘭的太平山。這是我此生第一次看見雪花!也是當時第一次向她告白!我還記得她如蘋果般的臉頰,紅白交相閃爍,煞是美麗!悠悠地低頭拉著我的手、向著我說:『等考上大學再說吧?! 到時候你再來找我!』

 

    我那一個世代,就是一年大約45萬人出生、僅有3萬個大學、3萬個專科讀書機會的大學聯考時代!我考國立大學落榜了(本來應該可考上文化大學吊車尾!但老爸幫我填的志願卡只填國立的),數落了80幾頓之後,要求我遠離屏東、高雄的兩個生活圈,老爸決定將我遠夙他方,只好被老媽親自領到台南落腳,貶去了台南的成功大學旁,跟我故鄉同學(南一中留級生)旁的民舍租屋一起奮力讀書;至於那個女孩,當時她第一年便考上東海大學,我更沒臉找她!但是,幾年後,才聽我老媽說她來找過我!

 

    直到隔年,我考上政大北上求學。直到寒假返鄉時,才想起找她這一件事。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並不長、次數也不太多。淡淡的、羞澀的、牽牽手、散散步、哼民歌、看電影,最多只是親了羞紅的臉頰!可是,直到酷熱的暑假來臨,還用撥盤式電話的年代,電話那一頭,卻是從他老家高雄苓雅區傳來的聲音,變得十分冷淡、沒有共同話題,她一直澆著一頭熱的我,不要我去找她、要求我忘了她!這一段幽幽闇闇的感情,當時不懂得怎麼情緒管理的自己,跑去她家樓下偷偷地掉了眼淚、遙遙地看著她的窗子,積了一肚子怨氣、淋了很多場大雨,喝了不少紹興酒、抽菸抽到上了癮(菸齡長達30年,最近才戒了3年半)。直到大四那一年,我才模糊地、間接地、輾轉地得知,其實她是不想我看見她病後憔悴的樣子,她是得了乳癌,乃至後來終於辭世!

 

    我考上台大碩士班,並終於踏上台大校園的那一刻!我想起,四年前我曾對她說過,想帶著她一起走進台大校園,一起去瞻仰傅斯年的墓園,一起去聽聽傅鐘21響,一起走過椰林大道、聽聽夏蟬的大放大鳴,一起漫步在法學院、大啖「龍門客棧」水餃(法學院後來區分為法律、社會科學兩個學院) (台大人中的醫學、法學兩院都會讀書至深夜時一起吃的消夜)。只是,想起唐‧崔護《題都城南莊》詩:「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祇今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從此,我的活動足跡,幾乎都以北部為主!

祝好

順利平安   

Mann 敬上

------

** 紀念那個年代,我所喜愛的自由奔放的香港電影如詩般的《流金歲月》,歲月流金感概如今,中共將國安法搬進香港特區,有如鍾楚紅、張曼玉的盛世紅顏不再~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藍心 2020-06-05 19:22:02

讀了您的文像看一部青春校園電影,讀到女生拒絕您是因為自己得了乳癌,不想耽誤您這裡,似乎又看了一部韓劇

初戀最美是因為沒有結果,卻可以一直歌頌到老。
祝好

版主回應
謝謝來賞及交流文字~~

是呀~~那個1970年代末-1990年代 ~時代資訊尚不如今發達,有關的醫學生理知識也十分有限,多少也跟農業社會崇尚偏方治療有關。不過是10多年之前,癌症多屬不治之症~~

即使時至1999年,當時我也曾在某醫事科技大學兼課,遇到一位受到現代醫學教育體系洗禮的學生,居然也不去面對事實而從父母命,棄化療以就偏方,以至最終難以挽救。

如今,生物科技高度發達,個人化基因醫療預視行的檢測與標靶治療,都會減少盲巷摸索與縮短試誤過程,提前找出確切與適合的醫藥及治療方式,除了極少數的癌症以外,大多數都能找到治癒之路。

這也是一種人生感概~~或許如你所說的~~初戀最美是因為沒有結果。雖然可以一直歌頌到老,卻始終也是一種遺憾。從此品味著~~悲歡離合,陰晴圓缺,生老病死,成住壞空。
2020-06-05 20:06:49
愛馬氏 2020-05-28 02:56:43

讓Mann特地為我寫這麼一篇,實在是太令人感動了,也因此撩起了當年一堆往事,尤其是這一段初戀情懷,為此我也曾寫了這麼一篇小文,初戀.話說當年高中雖然讀入雄中,但讀得成績並不好,應屆考大學連一間學校都沒有考上,只好重考,為了省錢,去建志補習班讀半年,這初戀的故事就是在這時候發生.就有一位女生,坐在我的後面位子,記得有一次班導師叫我去辦公室拿東西,應該是講義,她竟然說要陪我去,之後就約會過一次,在市政府前當時的地下街上面的公園散步聊天,後來就搭公車送她回家去,在前鎮的一個夜市.之後,也因為考期逼近,努力準備7月1日的考試.我考上了台大,她考得很不好,1979年9月北上讀書,她應該也跟著到劍潭處做幫傭,我去找過她一次,從此就互不相連絡.多年以後寫初戀,才會有這兩句,我不知道妳對我的好,我不知道妳是如此的好.就因為有這麼一段初戀,所以讀了您的雪花才會特有所感.

版主回應
原來如此,當時高中生留級或者重考,其實是十分普遍的現象,我是1983北上讀書

您的故事,在那一個羞澀的時代,也十分素雅清淡有如百合花,感謝您的文字交流
2020-05-28 14:23:43
陳跡 2020-05-27 10:51:55

原來您是鳳中校友啊~~~
我家在鳳中附近耶~~~

版主回應
是喔~~我之前在鳳中外圍的公寓及大樓民房租屋,高一時,就是住在光復路,高二時搬去青年路附近,高三又搬回文聖街~~有很多小故事~~離火車站很近~~所以大約兩週至一個月才搭火車回屏東老家一趟~

我還記得高一升高二時,屏東老家裡的經濟突然出狀況,有一段時間母親拿不出生活費,所幸房租費用早已於學期初支付,我至今還記得真的曾經用醬油澆白飯、喝奶粉配吐司的苦日子,熬過了將近三個月~~
2020-05-27 20:0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