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7 02:00:00Mann

*瘟疫醫生*

  

  

    

*瘟疫醫生*

  

  

  

 走過田埂盡處

風花在墮落

秋月太過矯情

還是黃花片片凋零?

 

千夫指的相思苦

隔離中的苦相思

孺子牛軟綿綿的田心

朝露暮月的耕耘

  

一首詞闕譜上愁騷

瘟疫正在蔓延時

鳥喙凸面具

一帖紙墨寫不完旅程

飛墨山水情

死神畫不出密不透風

  

紅塵種種,幻夢倩影

深藍憂鬱,來去匆匆

-------------------

【按1】:2020/04/27-01:10作獻給瘟疫正在蔓延中的全球醫護人員

【按2】:瘟疫醫生

    瘟疫醫生(Plague doctor), 是中世紀時期負責治療黑死病患者的醫師。當時流行病肆虐嚴重的歐洲城鎮往往會自行聘僱這些醫師來減緩瘟疫擴散的狀況。他們的薪資是由城鎮政府支付的,因此瘟疫醫生的治療對象不分貧富貴賤。14世紀在歐洲蔓延開來時,瘟疫醫生除了照顧病患外,也會從事公眾服務,主要是替政府或管理當局記錄因瘟疫而死亡的患者人數。在部分如佛羅倫斯及佩魯賈等歐洲城市內,也會要求瘟疫醫生檢驗患者的遺體,以釐清死亡原因以及瘟疫的致命性。瘟疫醫生也成為黑死病時期無數遺囑的見證人。在某些案例中,瘟疫醫生甚至會給予患者建議,並指導他們如何面對死亡。這種建議會因病患不同而有所差異,而在中世紀時期過後,醫生與病人間的關係亦逐漸受到越發複雜的職業道德及倫理所約束。

節錄自  維基百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8%9F%E7%96%AB%E9%86%AB%E7%94%9F

 

【按3】:《耕牛》

    宋代王安石的《耕牛》一詩「朝耕及露下,暮耕連月出。自無一毛利,主有千箱實。」魯迅留下的名句則是「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

 

【按4】:《鼠疫》(La Peste)

     法國哲學家卡繆 1974 年出版小說《鼠疫》(La Peste),講述阿爾及利亞的第二大城奧蘭在 1849 年發生瘟疫,整個城市被封城以避免疾病擴散,市民百姓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展現各種人性面貌。小說中主角醫生李厄 (Dr. Rieux) 和外地記者蘭柏 (Rambert) 的一段對話,值得現正坐困愁城的我們細細品味。本書在 1992 年由阿根廷導演 Luis Puenzo 改編為電影 The plague。

Read more @哲學新媒體 Philosophy Medium: https://philomedium.com/quotation/81017

 

  「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有瘟疫;沒有一個人,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免除得了的。」

    「能夠對抗瘟疫的,就是正直。」──阿爾貝‧卡繆(Albert Camus),《瘟疫》

    《瘟疫》描寫一座城市遭鼠疫侵襲,封城後,居民與文明隔離斷絕,卡繆以「李爾醫生」之眼,精準刻劃這段期間,所觀察到災難之下人們的內心狀態。書中所謂的「鼠疫」,即是最高統治權的象徵,這股力量決定著每個人的生死與是否被囚禁、流放。

     https://news.readmoo.com/2015/11/07/albert-camus/

    卡謬雖然否認自己是存在主義的哲學家,但對我而言他所寫的《瘟疫》這本書,莫不清楚的指出存在主義的最重要概念,就是以「人道關懷」為本質活出自我價值。瘟疫這本書描寫194X 年,一座叫「俄蘭」的城市,因為一場瘟疫的到來,使得全城陷入隔絕與恐慌。從死老鼠開始大量出現街頭的病發初期,人們對疫情本能的冷漠疏離,覺得自己“不會那麼倒楣”被傳染,直至隔離封城之後產生“沒有明天”的絕望,眼看著整座城市陷入徬徨無助。李爾醫生出於天職熱誠,帶領一群市井小民組成衛生小組,日以繼夜耗盡心神與病菌長期作戰。書中描寫當地政府對疫情消息發怖的躊躇謹慎,封城後的冷血作風引人深思。也由於城內外長期隔離,被迫分開的親人及愛人彼此蘊釀出不安及猜想,深深啃嗜著每一顆無奈的心。原是撫慰人心、教化善惡的基督教會,也因孩童們無辜的死亡而大受質疑。人性在那場不可避免的災難下,各顯出不同的善惡特質。

          瘟疫》的第一章,回顧歷史上約三十次重大的鼠疫潮,造成共一億人的死亡。但當我們問何謂「一億」時,我們如何理解「一億」人的死亡呢?——這是歷史上三十次重大鼠疫潮死亡人數的總和對前線的醫護人員而言,死亡是有血有肉的,但對醫療管理或行政高層人士來說,死亡顯現為統計圖表上的曲線。卡繆透過具體的描述,為人類災難的不可表象性下了註腳。在後現代的道德討論中,所涉及人類歷史中的苦難、罪行或恐怖的不可表象性,正是李歐塔所強調的。這亦是後現代論者與理性主義者爭議的重要場域。究竟如何解釋這些不可表象的苦難?如何為歷史的理性辯護?

     在此還有一點關於卡繆《瘟疫》的後現代性。此書最後一段,描述城中的人死的死、倖存的又再出來活動。有些人會忘記這次苦難,重新出來消費,城市由蕭條變回熱鬧卡繆並不相信「歷史進步論」,他不相信歷史具有理性。他認為很多事情的發生都是無法解釋的,例如,在瘟疫中,為何有些人死去,有些則倖存?三個月來不少前線醫護人員和清潔工人只靠簡單的口罩作保護而無染上疫症,反之,一些市民慎染病身亡。究竟有何規則呢?我們無法以理由解釋。卡繆的小說要帶出的基本訊息是:如果我們正視人類的處境,就不能相信這些美麗的論說,盲目地樂觀相信人類整體必然邁向更好的境地。他認為這個世界是「荒謬」的。我們不知道事件發生的因由,也不能解釋,但它既非必然的——我們不能以科學方法清楚地找到一個根源,又不能避免的。在這情況之下,我們如何自處呢?即使有一個全能的造物主,也不能解釋這種荒謬。

    《瘟疫》一開始便談死亡,這是所有人一同面對的集體死亡。不過面對這種集體的、無法掌握的命運,我們看到不同人有不同的反應:有些人不明白,有些人想逃走……而其中一個角色竟然藉著這次災難發財!還有另一批人,比如說李艾醫生,他清楚知道自己的職責是救傷扶危。還有一個十分普通的市政府職員以及一個不知道什麼來頭的人,不知為何來到這個地方。他問:「我們在這裡究竟可以作什麼,有什麼意義呢?」於是他們組織義務醫療工作隊,幫助他人,例如注射防疫針、送病人到醫院或回家等。雖然他們知道患上鼠疫的,只會九死一生,當中全憑運氣,但這個來歷不明的人說:「既然我們在這無路可走的處境,面對如此集體命運,與其坐以待斃,我們不如抗爭。如果我們還想有改變命運的機會,我們唯有如此。」最後那些組織醫療工作隊的人卻死去。臨終前其中一人叮囑李艾醫生:「如果你要在死神面前,體現你此生可自我掌握,那麼你即使明知最後會失敗,但你要繼續抗爭。因為唯有如此,你才可以顯示你的一生有意義;而且,若你能為你的一生賦予意義的話,你就能顯現你的自由。」這段說話概括了卡繆對生命的意義與人之自由和尊嚴的看法。

    節錄自~~劉國英~~<卡繆的《瘟疫》:對一部存在主義小說的後現代解讀>  

     https://www.phil.arts.cuhk.edu.hk/~phidept/MA/la_peste.html

上一篇:*燃冰之急*

下一篇:*面 具*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