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9 13:00:00Mann

*紙 鳶*

 

 

 

 

*紙 鳶*

 

 

 

抬頭飛上瓊樓玉宇

扉頁印下碧海藍天

抬眼望,那一抹嫣紅

怎能忘,深眠到天明

 

 清風彩繪夢的顏色 

叢林天使化成飛翔的鳥語

塗抹滿身金黃色的陽光

點燃火凰的夢

 

才說明月灑銀雕

轉眼相思驚遊夢

那不著邊的究竟有多長?

昨夜暴雷雨霹落黑絲絨

 

抽遞空中趁風上流的紙鳶

小心下流的氣旋

-------------------

按1電影《寄生上流》

   (韓語:기생충/寄生蟲,中國大陸譯《寄生蟲》,香港譯《上流寄生族》)是2019年韓國黑色幽默驚悚劇情片,由奉俊昊執導,宋康昊、李善均、曹如晶、崔宇植和朴素淡主演。本片榮獲眾多提名。在第72屆坎城影展的官方競賽單元中獲得金棕櫚獎,成為第一部獲得該獎的韓國電影。在第77屆金球獎中獲得最佳外語片,成為大韓民國首部拿下金球獎的電影。在第73屆英國電影學院獎中獲得最佳外語片和最佳原創劇本。在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中獲得最佳影片獎、最佳國際影片獎(原名最佳外語片獎)、最佳導演獎及最佳原創劇本獎,是史上首部獲得奧斯卡獎最佳影片獎、最佳原創劇本獎的亞洲電影及非英語電影。

【按2】:書籍《21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一、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Thomas Piketty的重磅著作:《21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這本由哈佛大學出版,厚達六百多頁,定價39.95美金的學術書,自上市以來,短短一個月,已經賣出八萬本,熱銷到缺貨,讓出版社不得不趕緊加印八萬冊。除了是暢銷排行榜第一名,這本書也登上各大報章雜誌版面,從New York Times、The Economics到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The New Yoker、New Republic,一時洛陽紙貴。

    二、皮凱提揭示了資本主義三定律:

    皮凱提的理論,他自己濃縮成資本主義三定律(three laws of capitalism):

   1. 資本所得與總所得的比值α,等於資本報酬率r乘上資本與總所得的比值β:

       α=rx β

   2. 資本與總所得的比值β,長期而言,接近儲蓄率s與經濟成長率g的比值:

       β=s/g

   3. 長期而言,資本報酬率r,大於經濟成長率g:

        r>g

 

    三、皮凱提假設資本報酬率r和儲蓄率s固定不變,當經濟成長率g下降時:

    1.根據定律二β=s/ g,當經濟成長率g下降,資本與總所得的比值β將隨之上升;再根據定律一α=rx β,資本所得與總所得的比值α也將隨之上升。

   2.根據定律三r>g,資本報酬率超過經濟成長率,將導致資本集中在少數資本家手中。

皮凱提認為,在21世紀,全球的經濟成長率可能會下降至1%—1.5%。

 

    四、皮凱提發現,在經過很長時間後,資本所得率大約會維持在4-5%,但是經濟成長率一直都很低,過去的兩千年都是在0.1-1.5%之間,只有20世紀是個例外的時期。這意味著,在經過低經濟成長以及隨之而來的收入停滯期(還有低通貨膨脹率),資本所得對上勞動所得比率漸增,代表富者愈富、貧者愈貧,貧富差距愈來愈大,這也是從1980年代開始雷根經濟學、柴契爾主義盛行之後所發生的情況。但是,皮凱提後來幾年修正認為,「財富集中的主要原因,來自於高所得族群的教育機會與資源,遠高於所得低的族群。加上全球化對高技能的需求加劇,能享受更多資源的富人,可世襲財富、教育機會更好,因此形成更鞏固的財富階級。」美國正在走向當年他所唾棄的那種「承襲制資本主義」(Patrimonial Capitalism)。在這種制度之下,有能力的個人不決定經濟的走向,而是由那些繼承家產的富裕後代來決定。而且承襲制資本主義不僅僅會讓這些擁有萬貫家產的權貴壟斷經濟利益,還會連帶壟斷政治決策,形塑寡頭統治。

 

    五、《21世紀資本論》的基本論點:資本主義存在根本的缺陷,自然地會使社會越來越不平等,也就是富人越富。這裡不平等指的是財富不平等,而這種不平等嚴重的話會造成社會政治等的不平等。有錢人要多交稅款正是的主要建議之一。皮凱提在書中指出,全球貧富懸殊問題正在惡化,解決辦法之一是提高稅賦,例如向最富裕的人士徵收高達80%稅金。他認為資本主義無限制地發展,不再受到政治的束縛,無可避免地貧富不均的現象快速惡化。當資本收入大於勞動收入,使富者越富、貧者越貧,貧富不均就發生了,我們正走向一個皮凱提稱之為「承襲式資本主義」的世界。他認為這樣的發展並非「邏輯上的必然」,政治可以(也應該)導正這樣的發展。良好的政治並不只是讓社會及組織的運作更好,也應該要實現建立公平社會的理想。在民主社會中,政治家們代表著人民,他們必須為了全體人民的福祉著想,致力於社會利益最大化的政策。比爾蓋茲對於皮凱提表示,雖然他喜歡書中論點,但他依然不想多繳稅。他批評皮凱提針對富裕人士是一桿子打翻一條船,認為政府與其針對資本實施累進稅,倒不如將矛頭指向消費。他說,「假設有三個有錢人,一個將錢用來投資公司,一個投入慈善,一個就揮霍金錢。沒有人說最後那個是不對的,只是他應該多交一點稅。」

※參閱:

Thomas Piketty的網站:http://piketty.pse.ens.fr/en/capital21c2

Herbert Hanreich著,Wendy Chang譯,2014/12/07,<資本主義的糾察隊:談《二十一世紀資本論》>。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9874

Herbert Hanreich著,Wendy Chang譯,2014/12/28,<想解決貧富不均,提高公民參與公共事務是必須的>。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0746?utm_source=www.thenewslens.com&utm_medium=post_reference&utm_campaign=post_reference

涂豐恩,2014/04/27,<經濟學家:向富人抽80%的稅,才足以遏止全球惡化的貧富差距>。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3472

 

【按3】:國際的新自由主義 

    在新自由主義全球化之下,世界前五分之一和後五分之一人口的收入斷層,從1980年的44:1竄升到1997年的74:1。

    美國發展經濟學家Lant Pritchett將其形容為「大離散( divergence, big time )」。今日,在這些政策的影響之下,地球上最富有的358人握有和全球最窮的45%人口(23億)同樣的財富。更驚人的是,世界前三大億萬富翁擁有的財富相當於最低開發國家( Lowest Developed Countries )(6億人)的總和。這些統計數據代表著大量的財富和資源從窮國轉移到富國。今日,世界最有錢的1%人口控制40%的財富,最有錢的10%人口控制85%的世界財富,而最窮的50%人口只握有1%的財富。

    劍橋經濟學家張夏准所述:今日的每一個富國都透過保護主義措施來發展自身的經濟。實際上直到今日,美國和英國還是兩個世界最侵略性的保護主義國家:他們藉由政府補貼、貿易壁壘、智慧財產權限制等措施建造自身的經濟力量──這些每樣都是新自由主義劇本嚴厲聲討的。Easterly認為,沒有徹底執行自由市場原則的非西方國家,反而發展地相當順利,包含日本、中國、印度、土耳其、以及亞洲四小龍。

    關鍵在於,新自由主義選擇性地使用有利於經濟強權的自由市場原則。例如,美國決策者樂意擁抱市場自由,使企業能剝削海外廉價勞工、瓦解國內工會。但是另一方面,他們卻拒絕WTO要求他們放棄的大量農業補貼(這扭曲了第三世界的比較利益),因為這將違反國內有影響力的遊說團體的利益。2008年銀行救濟的行為也是另一個雙重標準。真正的自由市場會讓銀行為他們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然而新自由主義在此時變成國家介入富人、自由市場留給窮人。

    新自由主義在全球化階段的最終影響是廣泛的「逐底競爭(race-to-the-bottom)」:由於多國企業能夠在全球中漫遊找尋「最佳的」投資環境,發展中國家必須相互競爭提供最廉價的勞力和資源,甚至出現免稅天堂和外資自由輸入。這對西方(以及今日的中國)多國企業的利潤來說無異是美麗新世界。

※參閱:吳奕辰,2019/9/5,<國際:縮短貧富差距?新自由主義( neo-liberalism )簡史 >。https://npost.tw/archives/6338

 

【按4】: 「貧富不均」的影響

    長久以來,貧窮一直被視為如犯罪、未成年懷孕、過度肥胖等社會問題的根源,然而李察‧威爾金森數十年來對貧富不均形成的社會影響力之研究顯示,社會的好壞與穩定程度和「收入」無關,反而有種種徵兆顯示「貧富不均」正影響著社會每個階層。

※ 參閱:Richard Wilkison演講,黃云宣譯,2014/12/8,<貧富差距真的會破壞社會穩定,來看李察‧威爾金森在 TED 怎麼說>https://npost.tw/archives/13448

Richard Wilkison演講 https://www.ted.com/talks/richard_wilkinson_how_economic_inequality_harms_societies?language=zh-tw

【按5】: 政治哲學家羅爾斯(John Rawls)提出「正義即公平」(justice as fairness)的主張,並且認為社經條件分布不均,將會阻礙實現正義的社會:即讓人人享有實質的自由與基本權利。這樣的考量不難想像,比方說出生在貧窮弱勢家庭的小孩,從小接觸到的教育資源就會比富人的小孩來得少,而教育是影響一個人未來人生的關鍵領域,一旦教育的起點不同,未來人生亦會大不同。如《世界不平等報告2018》一書所揭示的,在美國,低所得群體的小孩上大學的百分比遠遠低於高所得群體的小孩。父母是所得群體下層10%的100位小孩裡,上大學的只有30位;但在父母是上層10%的100位小孩裡,卻有90位可上大學。另外,即使社會上任何的職業、工作是公平開放給所有人的,但事實上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實質的條件可以爭取到這些職業、工作。為了彌補這些差異,羅爾斯提出了有名的「差異原則」(the difference principle),主張在社經條件分配不均的條件下,必須以受益最少的成員有著最大的利益為原則。

※ 參閱:陳康寧,2019-02-06,<如何面對21世紀全球貧富差距的問題?>。https://www.storm.mg/article/892487

上一篇:*全境擴散*

下一篇:*美麗新世界*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楊風 2020-03-02 10:03:11

喜歡你的詩
細膩美麗

版主回應
您好
謝謝來賞~~還在學習//
2020-03-09 09:11:02
(悄悄話) 2020-02-29 15:48:18
(悄悄話) 2020-02-29 14:5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