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2 02:00:00Mann

*花舞-1* ( 有關弟弟//慎入)





*花舞-1*





 
花舞春風,
除卻紅塵對話 
芙蓉綻放了一季不愁 
金縷鞋輕, 
滿天星終究愛流浪吧! 
迴盪不盡紅玫瑰的牽掛 ? 
 
是晚了,
風欲走又留 
款待入了花壇夢鄉 
蝴蝶蘭細訴闌珊 
大波斯紅燭前醉眼相看! 
 
盛掛在桔梗瓣上的露珠 
用蒙羞臉色與陽光面對 
紫羅蘭揮手 
拾起雨氣, 
遺送我花樣幻想 
最後難捨兩依依 
  
那一年邀星共枕, 
默默頜首邀月共酌 
鬱金香叢中執手相握 
而今以雛菊的暖黃相左 
雲斂風收後, 
有誰能解得炯然的眸 ? 
 
翻飛落花, 
紛紛舞在思念飄逸的街頭....

-----------------------------------------

【按1】:2013-08-19 ( 舊詩新刊 ) // 2019-08-19 二度修改//
   這一陣子,我已經幾乎沒辦法創作詩
,只能潤飾修改以前寫過的詩。不知道是否能夠再度恢復寫詩的心情懷念二十多年前與最近這四至五年來的現實世界有些人事物讓我如許深沉悸動,懸宕了好多年至於網路世界例如幾年前常至旅人兄部落格處,以及偶爾也會與一部分格友們對詩的心境。如今心情也不太相同,尤其是最近這幾年一再擔負各種救亡圖存的"不可能的任務",對於所謂的"成住壞空",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與體驗。ˊ這兩個世界其實我區分得很清楚


【按2】:思覺失調症家屬壓力無與倫比,直到我了解後,才更能明白弟弟內心的痛苦與母親生前的壓力。我突然感覺自己最近蒼老許多。

    如今
弟弟還在康復之家,好不容易才等到有人釋出床位,任意離去將來難覓床位,而且政府每個月近兩萬元的補助,隨將化為泡影所以,經過我與社工,照護多方討論結果,鑒於弟弟心情尚屬穩定,康復與定期治療追蹤也還不錯的情況下,特別是我與弟弟之間的信任關係委實得來並不容易。尤其,歷經母親發病因而連動弟弟心神失靈而同時發病,母親逝世前弟弟每天如世界末日哆索而自我封閉,並且時時計量繼承家產後的各種可能作為,而且本來生活依賴母親的心理調適,一度自以為是地向親友鄰居四處聲張引致覬覦其身家者竟有三路人馬之多,直到我以兄長之姿南下多次妥善處理兄弟之間的家產事宜,而且南北奔波於他的生活議題。同時他也在獨立生活之後,除了始終拒絕辦理殘障手冊此事以外,目前已較能夠平心靜氣面對自己患有思覺失調症的真實問題。這個情境讓我聯想到諾貝爾獎得主那許。於焉,我與社工,照護三方討論結果,引進職能治療師給予心理治療,至於效果究竟如何?  只能夠持續等待而靜候通知。這一陣子,他頗有些時候顯得不耐,甚至於一度想要放棄。但是經過我的說明,安撫與勸告,現在心情也已經比較平順,也知道耐心等候的重要性。

** 我打算利用下一週雙十連假返鄉,一方面處理上次全面消毒的弟弟居家,順道看看親友故舊另一方面如果屆時弟弟仍然堅持我替他辦理出院,也只能接受現實,另作打算

**  至於阿木,他已經被債主追到了,行動受限,可憐的孩子啊,欠錢還債吧。居然欠了六千多萬


【按3】:放颱風假,寫論文時就要放優質的歌曲。Time after time~花舞う街  京の四季~倉木麻衣(フル)。 我在上個月初到對岸福州科普研討會發表了食農教育論文後,現場立即有學術期刊編輯直接向我邀稿了

   
名偵探柯南》系列動畫唱了21首主題曲的倉木麻衣,就意外地收穫了一個金氏世界紀錄——「為同一部動畫系列獻唱主題曲最多的歌手"。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omic/yyrbk4g.html


【按4】:年輕時的我信仰過基督教,過強的群聚性與排他性根本就不適合我需要原罪的觀念困住自己。有很多時候我也做錯事+曾經傷害或辜負某些人,現在只是想要好好活過這一生與這一回,有機緣,不論以哪一種形式就好好去珍惜或疼愛自己這一生所喜愛的人,同時也必須覺悟與面對自己的冤親債主吧沒緣分,那就學會放下+付出 + 等待 + 盡心 ( 隨意寫**在此就是不想討論與辯論 )

 

【一禪小和尚】時間——別害怕,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按5】: 職場上的事情ㄈ展真的是意外地迅雷不及掩耳我與老戰友意外分進合擊更意外地是。一手拉拔的同僚。竟爾立即被收編收買成為叛徒,政治勢力的背後,其實是數量遠超乎想像的一大群復仇者聯盟。所幸竟被我連續三次四兩撥千斤,我的戰友如葉問或李小龍一般的功力接下來連續兩次以雷霆萬鈞之勢把他們幾乎打趴一半在地了,目前對手暫時倒地不起但是也可能隨時準備反向攻擊無謂可喜與否只是成功達陣了我人生中的第 8 件"不可能的任務"( 學校因此事有解而可能被列入列管學校的危機//因此役而解除了)......至於前面的第 7 件( 就是拯救系所招生 ) 目前任務僅完成一半而已.....

上一篇:當你老了

下一篇:*放手*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荷塘詩韻 二 2019-10-04 09:35:46

要自己很強大 才能扛這麼多。 你已經很了不起了。

要加油。 允許自己有軟弱的時候。文字 是情緒出口。

說一說會好些。

版主回應
不敢當,謝謝您的謬讚了,
回首來時路,落英紛紛,
姑且先不論國家與社會

只願所有家人與親人平安,
自己所關心朋友一切順利
祈願事業上的工作夥伴一起度過危機
也祝願往後的人生能夠活得精采
2019-10-04 12:30:01
愛馬氏 2019-10-04 00:27:43

儘量寫
文字是很好的療癒

版主回應
謝謝您的鼓勵//

我一直在努力學習中//只是有時候感覺上像是疲於奔命
2019-10-04 12:24:04
殘骸 2019-10-02 11:43:01

感同身受

堅持~但要先照顧好自己

親人發病時是被押往醫院強制住院治療
藥物控制至今雖稱不上正常人
至少生活能自理

人生不會盡如己願
但多想亦無益
無法掌控的僅能轉念放手
心裡才會好過些

版主回應
我知道無法掌控的僅能轉念放手,但是怎麼實踐卻是一生的學問。

大約是從2009年起,一直見到崩毀潰散,當時充滿著對於未來害怕無奈呼救的心情。有時候看見殞滅也不是壞事,大約是從2014年起,一直被上級或長輩們授與救亡圖存的任務,迄今不息,就這一點而言,差堪自我安慰。大約也是從2016年起,也或許見多了緣起性空,跟青年時期意氣風發,建功立業的心情截然不同,救得起來的組織,就當成在累積一絲一毫的功德,卻未必有一丁一味的自豪。漸漸體會到該去的人事物,那就隨風而去吧。當下所得一點一滴的苦果,那就一涓一瓢地嚐吧。
2019-10-03 00:5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