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30 00:00:00Mann

*趕路回家*(慎入//紀念先母)





*趕路回家*



昨夜夢鄉有雨

誰能求得靜夜思的明月

趁著一路回家的迷朦

捕捉旅程瞬間的美夢

 

一深飲,

瘦了舊春的黃騰酒

帶回一簍筐的山盟

綁在宮牆柳上,

換來錦書難託

 

一酌情,

濕了滿身的梧桐雨

傳唱荔枝落的故事

穿越六個寒暑,

聆聽雨村曲話

 

一靈蘊,

從慈母手中線穿透

交織遊子衣的三春

不再低頭思故鄉,

只想趕路回家

-----------------------------
【按1】:  2016-05-28 作。5 月之間一路的風霜已過,只是想念沿途風景,現在只想趕路回家,想念南部的這個家,看看心心掛念的媽媽與弟弟。媽媽的殘障手冊已經辦好,弟弟也可以出院療養的狀況,現在家人現況穩定,十分欣慰,上面那一首歌( Jason Marz - 93 Million Miles )是搭配這一首詩的心境。

-----------------------------

【按2】:後記:2019-8-29誌。 8-30是母恩的兩週年忌日,選出當時照片製作成紀念影片,配樂就選"心動"。當時2016離家將近四百多公里,四個月間來回奔波,趕路的方式有兩種,一個是開車兼程往返,一個則是搭乘普悠瑪,各自有的風光明媚,景色宜人。光是2015一共 4-5 次開車來回,2016年2-5月之間一共 8 次開車來回,加上 2 趟高鐵 2 趟台鐵。當時在高速公路上十分疲於奔命,許多朋友總是問我為什麼不選擇只搭高鐵就好呢?!特別是 2016年那一年開始,或許是憂心如焚吧?加上弟弟同時也發了病住院,我一個人每一趟單趟南下在高屏地區要跑的路程,加起來居然跟在高速公路的里程卻是相當的。下面的文字只是第一趟車程往返的開始,那一年的車行里程表跟每年相比大約多了2-3萬公里,同時也就從那一年起,我的青絲變白霜。



-----------------------------------------

【按3】:2019-8-29。我又想到類似的心情,南北奔波的歲月。今天不改詩作*趕路回家*,只製作影片紀念那一段我跟媽媽一起走過的日子。為了弟弟,我又必須趕路回家


3.1。這一次(今年第5趟)
*趕路回家*是為了弟弟
弟弟的主要行事曆:

   (1). 是下週二到衛生所,取得一週前進行的健康檢查,依規定須等待具體檢驗之後,始能取得健檢結果的正式文書報告。

   (2). 我們真正可取得文書報告時間,應該是下週二晚間。

   (3). 待取得正式報告後,我才可陪伴弟弟至** 醫院就診。再依據就診結果,以家屬身份陪同辦理住院治療的作業,或是入住康復之家的各種手續。

3.2。同時,在此之前,我們兄弟倆還要處理一些問題,包括他的重要文件與房地產的付託予我保管等等。以及我弟弟平常或者偶然請託協助的親友,或有數人需要拜訪者。所以,我目前為止的暫定行事曆:

  (1). 9/2-9/3,第一次回屏東。處理家務與檢視弟弟的報告。

        9/3 晚間趕回台北。9/4桃園機場-/9/8福州

        9/9 開學。

  (2). 9/11。下午或晚上,南下。

        9/12。辦理弟弟的住院手續。

        9/13-14。攜弟祭母與處理家務。回台北。

----------------------------------------

 附錄】:當時動態日記(節錄百分之一的文字....這裡2016年的日記節錄更多文字...)

** 媽媽已經住加護病房2016.2.24.12:35

雖然剛剛主治醫師說,狀況已經穩定下來了,戴著氧氣罩,老人家居然說,最好自然往生,拒絕插管與急救,醫生說不再插管急救,牽扯到的問題非常複雜,需要的家屬同意簽署,因為弟弟沒有法律行為資格,所以,還是須要我簽署。可是,我絕不能,也不能夠這樣置之度外,因此,我決定週三中午當天南北奔波一趟。先看看媽媽的情況。必要的時候,就接到**市的****醫院裡就近照顧。 上一次,我媽媽有三年的時間,都絕對不准我回南部的老家,結果因此而沒有見到老爸最後一面,雖然她後來也都悔恨不已。但是,這次我不能夠因為萬一而錯失。當然,最重要的是希望她老人家能夠好好地活下來。今晚,我好想哭喔。

** 媽媽的急救同意書,2016.2.25 04:10

甫一抵達醫院,我反而不想直接進去,於是就決定,先喝了一杯已經不知其中滋味的咖啡,抽了幾根煙,並用十分鐘,先緩和住自己得情緒與思緒。調整之後,一進醫院電梯,幾經詢問,才知道6樓12床的加護病房區位置,門禁森嚴,進入其中設立許多管制規範,進入其中還必須穿著防護衣、戴口罩等等規定。甫見面之際,護士李小姐就急於向我說明狀況,媽媽卻立即要求我趨前向躺臥特殊病床的她身旁!我從中判斷,觀察雙方神色怪異,似乎是之前的諸多醫療爭執,糾紛未解!

為此,幾經折騰之後,我決定先與「執班醫師」前置討論,他先說明醫院的立場與醫療處理方式,由於媽媽自己簽署的文件,居然是:拒絕急救、插管與緊急救治,並且直接送安寧病房等待往生!天啊!媽媽的「主治醫師」又已經下班,他轉告這幾天是否狀況惡化,並不可知,也難以測!萬一發生緊急狀況,都須要家屬簽署相關文件,醫院方面才會進行。至於他的說明,亦僅能談到某個層次!與媽媽的「主治醫師」必須另外約定時間。我則告訴他,先由我與母親面對面溝通,安撫她的情緒與不安,做出決定之後,再行處置!

嗣後,譟動不安急於辦理出院回家的媽媽!陸陸續續長達2-3小時的論戰。媽媽一向固執己見,堅持自己的想法!她又是篤信虔誠的佛教徒,也是高齡世代的台灣傳統鄉村女性!一輩子墨守成規,執著到有時偏執的情況。我們一一做辯論,一方面,從醫療處置、點滴治療、尿管安插、打針吃藥、飲水控制、儀器檢測,她所不解的我都一一詢問,逐步釋疑!第二方面,對於行動限制、醫療限制、餐點內容、無人對話等等,她極為排斥,我就給弟弟一部分現金,要求弟弟明天將母親所需要的兩部佛教經典、果汁等等物品,以及醫院夥食內容調整,將她認為亟為需要,以及存有抱怨的十五個事項,逐一解決!第三方面,對於直接出院回家一事,或者萬一緊急狀況惡化拒絕急救一事,這一方面則是牽涉到她思維之中,極為複雜的宗教信仰、人生價值、生命經驗,我因為了解媽媽的執念,所以,一路引述聖嚴法師的論點釐清,並且將母子以及家庭生活經歷過程種種故事,一一辯論,直接最後,她終於點頭,才讓我簽下四份急救同意書!真三小時,真是耗盡心力!「執班醫師」與護士小姐看到媽媽前後態度的差異,臉上呈現難以置信的神色!

媽媽,從來就是絕對堅持不想要打擾別人的想法,所以,並不打算通知任何親朋好友!感謝其中極少部分已經知情的七位親朋好友,親至醫院,或者致電、通訊慰問之情,我都無任感激在心!有機會我將再一一親自致謝!

** 陪伴媽媽的深夜。2016.2.27.03:10

就是在高榮急診大樓的門診區,,等待的病床上,到處都可以看到急救床與家屬,這裡的是初步照料與診斷。談了一個半小時,弄清楚環境與情況,要週一才能得到醫生的專業治療。等待。也詢問過不在時看護人員的僱請條件,先回老家休息,與整理好媽媽的生活日用品,中午再來吧!。

** 可能的*尿毒症*2016.7.27.19:47

原來是得到了*可能的尿毒症*,所以引發了肺積水的併發症。除了各種不同的檢驗之外,目前的情況就是,打利尿劑控制與排瀝尿毒,吃藥是為了防止併發症的作用的。有些胃口了,她又再吃過些微的食物,經過了初步治療與打針,媽媽說已經局部的恢復力氣,感覺上好轉不少了!目前,就是在繼續進行的各種不同的初步治療以及醫事檢驗,等待週一早上主治醫師的會診,以及腎臟科的正式床位。陪同下,偶而會聊聊天,有時候則是讓她小睡片刻,比昨天的走動需要纔扶,今天的就可以自己有限的走動好很多了。

整體而言,雖說是不佳的消息,但也比想像當中的情況,又好很多。本來在做的最壞打算,現在不需要再擔心那麼的深。我也將醫師說的話轉告與解釋,她的心情也跟著放鬆下來。只是,必須要留意的,在往後的日子裡頭,媽媽是否一定要需要洗腎,目前還在未定之數。也就是如同劉醫師所說的,目前媽媽的腎功能只有六十分,勉強達到了及格的邊緣而已。

** 轉進正式病房 2016.2.29.19:37

1.媽媽現在轉進醫療大樓**病房,**病床(兩人房,日付額1600,看護日間1天2200)。

2.辦理並簽署相關住院所需各種文書資料,完成住院手續。開始自急診大樓,搬遷至醫療大樓,在醫務人員協助之下,約莫經過15分鐘完成。

3.入院之後,護士詢問之前的相關身高體重,醫療或過敏等等各種狀況,並告知家屬相關規範,

...................

...................

上一篇:*問秋風*

下一篇:*愛情酒*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