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0 01:00:00Mann

另種家書




**
另種家書
 



徐徐晚風,一陣溫柔

雨絲點點,紛飛朵朵

繁花落入處子的西江月

掛起六十四個風鈴,家鄉的森林

 

撩一把七弦琴,吹亂一湖綠波

青絲一夜變白霜

把思鄉的家書繫上風鈴

鈴噹清脆說了一整夜,思念的故事

 

一道流星劃過,錯過它的行蹤

那一年迷途歸鄉路

小孩肥嫩赤足踩著田埂

天空忘了捕捉夢的漏斗,哭紅了雙眼

 

故鄉中的森林雨不知幾時才得晴?

只得家書摺成紙飛機,在外放空飄零

-------
(12015.11.2 獻給終日誦經的母親。昨晚,再次交待我將來百年之後遺骨須奉厝山上,久未見  師父,入寺與  師父竟夕談話有感。)

(22019.04.09 想起家鄉裡的良叔。從小就是最疼愛我的良叔,跟先父自年輕的時候就是拜把兄弟,協助過我買房子,陪伴過我料理雙親的喪事。找出下面這一篇是2015-06-08日記,如今世事變遷,滄海桑田。當時所謂的交出經營權,讓專業經營團隊重新募資,後來證實竟是藉良叔的社會名望重新募資盡型股權分配的騙局一場,不少地方實力派人士面對爛攤子,不知道邇來與未來究竟如何發展?唉,最近我很忙,但同時也經常跟已經高齡80的良叔討論與思考,公司的重新轉型與整頓之道,他ˇ位於我所提各種獻策參考新創竟然聽得生龍活虎!高興不已!唉,高齡80呀!他覺得還可以做10年事,令我驚嘆不已!只是世事如棋,只能靜觀其變!)

-----------------

**  良叔 (2015-06-08日記)

   搞計劃書搞到煩死了。最近沒有多少時間寫故事了呢!不喜歡開始變得人馬雜沓的地方!!也討厭瞎猜胡猜的地方。在這養令人失望!!可能就會永久關版離開!!不過,還是說個故事吧!

   
昨天晚上跟良叔通過了電話,最近這幾年來每次跟良叔說話,都是百感交集。從小就是最疼愛我的良叔,跟先父自年輕的時候就是拜把兄弟,整天到我們家裡串。我看著他一步一腳印,自年輕的時候,就很會經營自己的人脈,慢慢地做生意有聲有色,後來又開始從政,當了五屆的縣議員,還租賃台糖公司的土地而創設了「****森林遊樂園」,擔任過旅遊公會的理事長。老爸是他的樁腳,他也老愛在我的老家家中開派系會議,幾個立委與縣議員在選舉期間內,從我小時候就總在我家開派系會議,當年老爸的人脈及魅力無法擋,我自小就對政治事業耳濡目染,承蔭祖父輩的家族人脈,曾經一心想要從政。只是,良叔跟派系裡面的情況相當錯縱複雜,他一心想要把政治與遊樂園事業傳給獨子,這裡的情況便與我的發展重疊。

   
還記得我在讀完碩士畢業,準備返鄉追求事業的發展時,我看到以及了解他個人的想法之後,幾經思量與百般掙扎,最後的決定就是只好繼續求學之路,可是當時台大母校已經報名截止了,就臨時決定了要報名國立**大學唸博士班去了。後來,我決定要留在台北發展,從一無所有,白手起家,不論是我做什麼事,包括買房置產,投資發展,他一直都很關心我,後來我爸爸的喪事,他也出力甚多,他也經常會關心及照顧老媽,我對於他只有無限的感恩。

   
今年的農曆年,一如往例我帶著伴手禮去向他拜年,沒有想到,他說已經將****森林遊樂園轉讓百分之八十的股權給某一家投資公司,因為擔任總經理的獨子,自從最近十年來接手之後,好高騖遠,不懂得經營團隊與社會網絡,所用非人,把他多年經營一草一木從無到有的基礎消秏殆盡了。我只能不斷地安慰他,他愈說愈激動,一個產值二億的公司,被低估為僅剩下八千萬,持股又只剩下了20%,經營權拱手讓人,真是感慨萬千。他還說以他對於我的了解,如果某人有我才華的十分之一就已經足夠了,又說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我直說實在不敢當,他問了我許多經營的觀念與手法,我也侃侃而談自己很多很多的經營理念與技術,我所提出的看法,他直說跟他的想法不謀而合,這時候他卻愈說愈激動,還緊緊握住了我的雙手。但是,看他兩個眼眶泛紅,這一生所有的奮鬥結果,這一輩子的精打細算,最後因為都要幾乎歸零,都已經接近80歲了,還要這般模樣老景淒涼,老淚縱橫,只能說感概萬千。

   
我還記得他說了,如果我是他的親人……該有多好……之後就沈默不語…在說這一句話的時候,我也跟著哽咽起來了,只能安慰他說,現下交給專業經營團隊管理,至少您老人家還能夠保留了養老的老本啊!他也只能夠勉強地點點頭。

---------------
侯勇光家書 

收錄在侯勇光(按。北市交第一小提琴手)《反光体》小提琴專輯。李欣芸音樂製作有限公司發行
http://reflector.pixnet.net/blog

上一篇:<紫>

下一篇:當你老了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