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2 02:36:16Mann

** 民主設計



按1:
今天日記的刊頭是瑞典國寶ABBA阿巴合唱團(樂團標誌:ᗅᗺᗷᗅ,中文:阿巴)
4個團員、2對情侶、都離婚分開再各娶再嫁了,很多歌都在寫他們當年的故事裡頭
Waterloo、SOS、Mamma Mia、Dancing Queen、Money, Money, Money、The Winner Takes It All 等 21 首冠軍金曲一度於1976得到了令人驕傲的頭銜——Greatest Hits(最偉大的音樂榜冠軍),他們的音樂巔峰時代隨著唱片在音樂創作和錄音方面,不斷達到音樂創作的新高度。此外,ABBA因他們的多彩的服飾和音樂錄影帶而著名(70年代流行的代表),ABBA的全部錄影帶均由Lasse Hallström執導,例如《Abba - The Movie》。ABBA做錄影帶,是因為他們的音樂很好的與錄影帶相協調,這種做法在許多國家產生了不小的衝擊。其中的一些錄影帶成為了經典。1983 年解散至今,一年比一年還要走紅。每年仍平均銷售 200 萬張專輯,至今累積 3 億 7500 萬張,ABBA 不愧是瑞典百年來最大出口商品,跟貓王以及披頭四並列為世界 3 大奇蹟。ABBA 所代表的不只是音樂而已,多重的流行元素,讓他們跨越世代,重新復活在「妙麗的春宵」、「沙漠妖姬」、「麻辣女王」、「凸槌特派員」、「辛普森家庭」等熱門電影與卡通;日韓兩地,也有日劇「蛋糕上的草莓」、韓劇「冬季戀歌」以 ABBA 歌曲成為故事主軸。由阿巴暢銷曲串聯成的音樂劇「媽媽咪呀!」自 1999 年首演之後,累計吸引全球超過 4200 萬觀賞人次,2008 年根據音樂劇改拍的同名電影更驚人締造全球 6 億美金票房。2010 年 3 月 ABBA 獲選入列全美搖滾名人殿堂。選擇這一曲,Money, Money, Money從開頭的鋼琴製造了一種魔幻前奏,好似有股奇怪的魔力,吸引你必須認真下來聽,才發現這是一個充滿震撼感與力量的旋律,彷彿從你的耳朵打入你的腦中,漸慢漸快的方式,就像是魔咒,不斷的繞旋在你的心頭不散,就像是我們每天必須的夢境。這首歌曲在某種程度上是很悲觀的,因為它訴說著人們為了錢,整天忙進忙出,然後就是為了付該死的帳單,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為了誰,然後一直被錢追著跑,俗話說人只有兩隻腳,錢卻有四隻腳,怎麼跑都跑不贏。所以每個窮人都幻想著有錢人的世界是何種模樣,只要有了錢就會快樂,有了錢就可以享受,有了錢就能夠為所欲為,不要再忍住這世上的歧視,還有平庸。該說是金錢的力量偉大,還是人使金錢變得偉大。所以成為金錢的奴隸,還要求它們保養生活,可是一方面又不能擺脫金錢的掌控,除非到深山野林生活,錢雖然不是萬能,但是沒錢真的萬萬不能。序曲與漸進式的編曲,真的很有戲劇化的效果,逼的你不得不,一步接著一步的進入其中,然後希望自己別醒來,可是強而有力的節奏,正在敲醒你。

按2:這幾天台灣的華航大罷工2019.2.10 經濟日報報導,這兩名發動這場機師界的溫柔革命,正是機師工會理事長李信燕,以及機師工會常務理事陳蓓蓓。這同時,讓我想起去年的下面這一支深度影片,其中想表達的,除了針對蔡英文政府過度偏右派的立場之外,並不是要歌頌某種主義,卻是幻想一個遙遠的未來【其實這個對照組原型,就是瑞典勞、資、政鼎足而三的體制,缺一不可】,而是觸及當下台灣的矛盾,告訴人民我們現在遇到的是什麼問題【按就是長久以來台灣的藍綠兩黨執政下的政府,為求招商投資的資本主義發展,所以都是一種傾斜並偏向資方的體制,民進黨上台的這兩年多以來的操切急進,甚至更強硬地袒護資方,以致不斷偏離基層而引發社會矛盾】。事實上,勞資矛盾是萬年存在的,資方斂財是自由主義的右派教義,而勞方抵制則是社會主義的左派基點,台灣人為什麼寧願加班也不敢要求加薪?因為無可比較,勞工貌似沒得選擇,因為大部分資方所開給勞方的薪資,多數都是各資方協調出來的最低限度,往往資方剋扣、勞方吃虧。工會確實是個能跟資本做抗衡的方法,一般人總是最容易誤解的部分:就是工會越強大的公司通常競爭力會越弱,也越容易整個公司破產(國企是例外⋯),而工會/罷工越盛行的國家,失業率也就越高。事實上,瑞典的工會組織率一直都是全球第一的67%,台灣則是吊車尾的7%【影片01:06,瑞典並不常罷工】。這一部影片的重點總結,提出政府不敢說台灣的勞動受薪階級的苦楚,也就是多年來為什麼台灣低薪的真正原因,並且呼籲:1.勞基法是保障勞工的最後一道防線,不得去管制化;2.在當前勞資權力不對等的條件下,彈性化只是擁護資方的意識形態;3.正視分配不平等問題,提高最低工資,而非叫勞工加班;4.組織工會,勞工階級聯合起來!  可參考影片出處  https://youtu.be/F-O9x7cok8I

按1:今天日記的共有 2 篇文章,除了過年那五天,農曆年前到現在可說搞了老多天才完成


***********
 
Part .1

瑞典的老城故事
               ...Mann 著 2019/02/11



    韓特,1996來台灣進行研討會及參訪時,我們即已經互相認識。他是位才華橫溢的藝術家與電影導演,當時就在斯德哥爾摩大學研讀音樂以及影像藝術。我還記得為期兩週的台灣全島參訪及旅遊,扣除前兩天的研討會之外,因為當年引以為自豪的「台灣經濟奇蹟」,以及在一共66個政體的第三波民主化跨國評比中,台灣被全球公認並且評論為第三波民主化過程的模範生。所以,我們所安排的兩週行程,多數是都放在包括全島各地的自然風情、人文景觀、經濟建設,以及民主化與民主轉型經驗的研討會與座談會(按:中華民國是全球當時出現:唯一的民主化過程無流血、無政變的民主轉型經驗,之後才有後來的斯洛伐克、蒙古,當時只欠缺政黨輪替的政權交接經驗)。

    但是,韓特他其實最喜歡討論的,卻是人物風情、地景藝術、文創設計等等範疇,並對於欠缺人性設計內涵的台灣公共建設多所批評。其實,當時我也並不太能夠體會:為什麼觀點與眾不同的他,一直都只是喜歡從文創設計的角度觀察台灣?直到我踏上瑞典國土,並透過他的解說與導覽之後,我才知道當年正在進行「社會民主轉型」的瑞典,原本引以為自豪與基礎的重工業,面臨東亞國家世界工廠迎頭趕上、同時美英日先進高通科技差距逐漸縮小,國家發展的關鍵轉折點業已陷入兩難的夾殺瓶頸。尤其是刻正面臨全球化市場崛起的更大衝擊之後,國家原本賴以為重的軍火工業、重機工業與民生產業的轉型或升級,處於究竟何去何從的十字路口。

    我明確地記得,當時抵達斯德哥爾摩之後,政府機構特別的另一場歡迎宴席上,認識當時我國駐瑞典代表處代表以及外交領事人員
。外交領事人員他們都是外交特考通過的文官,我有一部分台大與政大科班出身的前後期學長及同學舊識任職其中,各個都是外語能力優異絕倫的外交領事人才,我們都是同系但是屬於不同組別而已據他們告知我,瑞典政府在1997之前陸續定調的就是三大產業:文創設計與深度旅遊、生物醫藥科技、ICT資訊通訊,以作為21世紀產業升級突破的領頭羊。瑞典是一個高度工業化的國家,以高水準的生活、廣泛的福利事業和世界領先的通信和運輸系統著稱於世。瑞典是高科技工業強國,人均 GDP是世界最高的國家,像 ICT資訊通訊產業、生物醫藥業等高科技、高效益、高附加值的三高產業在瑞典佔據主導地位。瑞典也是行動電話技術的發祥地,當時,資訊和通訊業在第三代(3G)技術、服務和產品的研製、測試和推出上也遠遠超前於其它地區。所以,如今中國大陸華為的5G崛起甚或威脅全球資訊安全,瑞典搭配文創設計與深度旅遊的政策,就更加凸顯其意義與價值(1)。


 
    
韓特陪我們,主要任務就是在地陪伴,逛了城市與老城Gamla stan一整天,下午大廣場喝喝咖啡、聊聊人文歷史,介紹瑞典首都的、城堡文物,所有的活動重點就是歷史觀光旅遊,文創藝術設計商品購物、餐飲美食倒成了其次。他特別帶領我們參訪為數眾多、主題各異的歷史博物館,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為了記取歷史教訓而建的「瓦薩沉船博物館」,就連全球聞名的ABBA合唱團都有紀念的博物館,並且介紹我們如何搭乘地鐵、渡輪與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印象最深刻的斯德哥爾摩地鐵,就是我們買了三天的 一價到底的觀光旅遊票,對比當時台北捷運刻正施工而尚未出現。註2



「瓦薩沉船博物館」另外可參考  
https://youtu.be/N9NQUULR-UE  

「ABBA合唱團博物館可參考   https://youtu.be/NopJM3bF-gU

    韓特告訴我們,因為它的裝飾品而聞名於世,更有「世界最長的藝術館」之美譽,當中幾個車站(特別是在藍線)特意將基石露出,不加以修飾,以作為車站天然的裝潢。例如我們從中央車站火車月台搜索著地下鐵標誌,沿扶手電梯緩緩下降,映在眼前的一個是簡潔俐落風的璧畫洞穴,呈現清新鮮明的藍白色彩;沿著藤蔓璧畫圖案延伸視覺,從兩側延展至天花,凹凸不平的外牆營造出更具質感的藝術空間,這就是斯德哥爾摩第一個藝術地鐵「中心站T-Centralen。這是各條線路的交滙點,號稱「世界最長的藝術展覽館」!也被譽為是「世界最長的藝廊」,但主要的藝術車站都在「藍線」上。全長達110公里,全市100個地鐵站之中,便有90個藝術地鐵站,展出150位瑞典藝術家的作品,創材媒介除了繪畫之外,還有雕刻、雕塑、馬賽克鑲嵌畫。

    值得一提的是,1950年代之後的瑞典由社會民主主義政黨光譜的聯合政府帶領,提倡「人民家園」(Folkhemmet),主張藝術不應高高在上,亦非上流社會人士專屬,而是社會各大小階層人們都可以欣賞,希望成為大眾市民生活一部分,因此便開展了這個藝術地鐵站項目。例如,由T中心站作為起始,隨著地鐵線路擴展,題材跨越不同年代和美學風格,由政治題材到後現代主義風格,延伸至各個地鐵站中呈現。每一站幾乎都有不同的藝術家進行設計,比如:1975年完成的Solna Centrum站,畫出當時正值工業時代的瑞典所面臨的社會和環境議題,除牆璧底端延綿1公里長的綠色山脈和森林,其餘抬頭和四周都被血染的紅色佔據整個空間,表達了工業發展引致的人口遷移和環境污染問題;Stadion站(體育場館站),便是為了紀念1912年在斯德哥爾摩舉辦的奧運會,彩虹正正是代表奧運的五環標誌;Kungsträdgården 站(國王花園站),變成地下花園,紀念 Makalös 皇宮在1825年被火燒毀的歷史;在里斯內站,則以一幅塗滿月台兩邊,有關地球文明歷史的壁畫作為車站裝飾。除了作為藝術觀賞之外,其中一些文物更融入藝術地鐵站中,我們可以從各個藝術地鐵站認識瑞典的人文、價值和歷史。


(另外可參考 https://youtu.be/n_Jl9L5sMzU 
或者           
https://youtu.be/KHaWHI5cqyQ )

    韓特也說,瑞典人或許是因為歷史較短,但是非常重視歷史典故、歷史教訓,並且更懂得轉化為各種如何保存的知識與技術,以及重視博物館以保存人文、古物、歷史、教育、科技得以永續經營及維繫的文創經濟價值。文化與歷史,就是瑞典現代生活當中最為重要的組成部分,尤其在文學、建築、時裝、設計和舞蹈都擁有非常悠久的傳統。滿街處處可見博物館、圖書館、歌劇院和戲劇院。尤其是其首都斯德哥爾摩,擁有世界一流的文化機構:皇家歌劇院、皇家戲劇院、國家現代美術藝術博物館等等。很多的瑞典的藝術家、藝人和流行音樂人都因其創意而聞名世界。瑞典一直是全球第三大音樂輸出國,也是全球第一大家具設計國。 

    斯德哥爾摩位於波羅的海西岸,在北歐三國之中是島嶼最多的城市。算上郊區一共有24000個島嶼,故又被稱為「北方威尼斯」。具有豐富的歷史文化遺產和秀麗的自然風光,將現代與古典,風景與情懷,透過文化美學設計無縫交融為一體。就如其他運河城市一樣,斯德哥爾摩的水道蜿蜒,穿過整座城市。我們搭乘皇家運河遊船,配備英語的主流語言解說。老城,1980年前官方名稱為「橋間之城」,是斯德哥爾摩的一個古老城鎮。主要包括:城島;官方區劃把騎士島、聖靈島和水流城堡都劃入老城區。城內有中世紀小巷、圓石街道和古式建築,大廣場是老城中央的一個廣場,被斯德哥爾摩證券交易所大樓和其他舊商人的房屋包圍。152011月,丹麥國王克里斯蒂安二世就在這廣場屠殺了反對他的瑞典貴族,史稱「斯德哥爾摩慘案」。這場屠殺激發起民眾起義,最終選舉出古斯塔夫·瓦薩為瑞典國王,帶領瑞典脫離卡爾馬聯合。斯德哥爾摩大教堂內有聖喬治與龍雕塑,而騎士教堂則是瑞典國王舉行葬禮的地方。王宮以南有一個庭園「球房補丁」,內有瑞典最小的一個雕塑──小男孩鐵像。



    19世紀中至二戰結束,老城一直被視為貧民窟,很多歷史建築都日久失修;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老城5條小巷的房屋被清拆,以擴建國會大樓,引發了歷史文物保存與現代都市開發孰重孰輕的爭議。直到1980年代起,老城因其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代的建築,其建築物價值因設計與視覺傳達藝術的崛起,逐漸獲得肯定;以及古典城堡王朝歷史傳說,與國王騎士、火龍傳說等等童話與傳奇故事,透過迪士尼等等流行文創的影像傳播與設計,備受全球矚目,從而吸引大量國際觀光遊客。所以,瑞典國策定調在:以豐富美麗的藝術設計輸出出口高附加價值的文創產品,同時以文物歷史吸引而導引人流進入瑞典深度旅遊
。(註3



    總之
,這些在瑞典的經歷,對於我日後研究與反思,都有莫大的影響。例如我在之前2019/1/20的日記中,有一篇《瑞典的社會民主及其困境》,其中提到瑞典的經濟在20世紀末,比起更早的1960-80年,在國際間已經殊少展露鋒芒,主要是為了調整外部國際競爭與內部維持高度生活水準二者的能力,由於其間具有高度的矛盾性。這個主張,特別強調社會民主國家的資本變化的缺點,它建議遠離瑞典資本的國際化或國外競爭壓力帶來的削弱,這能量是嚴格地被「瑞典模型」本身的力量受限。這並不是意味著瑞典的社會福利太廣泛,其分配策略聚焦在薪資和利益差異與水準,這個策略隨著要達到成長與公平的雙重任務被加重負擔、結構改變的議題,『創新和產業轉型』在經濟問題的時間點被喚起其重要性,即使產業政策反映的模範。期間瑞典勞、資、政鼎足而三的三角錐體制,缺一不可。這些轉型成功的瑞典經驗絕對值得同樣面臨發展瓶頸的台灣當局反思,一味偏向資方以求經濟發展的盲點


***********
1據我所知我們的外交系統人才甄拔與晉用當年絕對沒有如今所謂的坐領年薪近300萬高薪的職位口譯哥應該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外交奇才」,第一次外派就到天下第一館的駐美代表處,擔任別人要花10年甚至是20年,才有機會當上的天下第一組組長(政治組)。這樣的任命確實不違法,但是社會觀感極差,更摧毀外交部過去長期建立起來的外館人事任用制度。

註2瑞典有一個著名的景點「瓦薩沉船博物館」,這裡記錄的是一個荒唐的人為災難:一艘精美而武力強悍的戰艦一仗未打,一炮未發,剛剛下水行駛一公里就翻沉了。當然主要責任在當時的國王,但其中負責驗收戰艦的海軍部長本可以阻止這場災難,但他因為報喜不報憂,明明知道戰艦品質不合格,也不敢如實彙報。結果造成了慘重的損失和數十名無辜水手的死亡。瑞典人以此為教訓,把這個海軍部長作為「缺乏政治勇氣」的典型代表,記入史冊。每一個參觀這個戰艦的瑞典中小學生,都熟知這段典故。要敢於講真話——成了他們民族性格的一部分。所以他們的新聞自由度才名列前茅,所以他們的政府清廉度才穩居世界前五位,所以他們的人民幸福指數才令世界稱道——所以他們不懂得為照顧面子而撒謊,更不會為了照顧一個單一個人或家庭的面子 ( 按~~中國大陸政府前一陣子跟瑞典政府吵架即是無賴撒潑的家庭 )而自汙認錯。但是瑞典人的思路很簡單,他們是按照標準程式執法,對於連哭帶鬧,毫無理性的人,他們就視同醉鬼,帶離現場,找個規定的釋放地點,讓他冷靜一下。他們處理這種簡單的擾民事件時是不會考慮此人的國籍和背景的,遊客也好,本國的公民也罷,一視同仁。

註3瑞典可以說是「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韓國瑜的庶民語言)的具體實踐,也可以說,確實更早之前就已經比之韓國瑜更有先見之明了。其實隨著中美貿易大戰造成中國大陸經濟下行,為了阻止中國盜取美企技術跟智產權,美國已對中國25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美、日、韓、台商、陸企等廠商為了躲避美國的關稅紛紛外逃至東南亞跟墨西哥等勞力、土地低成本國家,加上銀行緊縮民企銀根,已經造成中國許多民營中小企業倒閉。去年上半年大量( 500萬家 )企業倒閉,許多工人跟著形成失業潮( 250萬至400萬左右,GDP增速每少掉1%中國大陸失業人數就會增加800萬人 )。陸股如自由落體般墜落,以及滬深上市公司業績衰退,使董事長、董事、高級主管湧現了離職潮(又稱為跑路)。更嚴重的是,因為超發貨幣的流通量集中於房地產,以致房地產的泡沫愈吹愈大。總之整體經濟很有可能硬著陸,甚至於可能是當年日本泡沫化的前兆所以,韓國瑜當前所需要擔心的是,並不只是貿易物流的層面而已,對於鮭魚返鄉的招商引資進駐工業區,更是重點。另外,台灣當前的旅遊品質有待提升、只重視硬體而欠缺軟體配合的建設思惟,導致全台有將近數百間蚊子館乏人問津與一窩蜂進行單一主題文物建築,缺乏系列性深度性的文化魅力與文創吸引力高附加價值的文創產品與品牌仍處於正在萌芽階段,民眾的文化創意與設計思維及修養有待提升等等,這一些都是必須以全台為導向的全面性政策建構 

*********************************
Part 2.

瑞典的民主設計
                   
                                    ----Mann 編輯及改寫 2019/01/28




一、瑞典-「設計王國」

     瑞典,許多人或許就像那些產油國一樣,是個含著金湯匙出身,生來就富足、繁榮、有創意、又有人性的理想國!

     事實上,約當100多年前的19世紀,歷經工業化進程與殖民地利益剝削的歐陸諸國,已然經濟繁榮昌盛而崛起爭霸之時,而這個國家當時卻有如當今的第三世界國家一般,人民衣食有缺、朝不保夕。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這個當時人口僅僅只有600萬的國家,竟有多達四分之一的人口被環境所迫而必須離鄉背井,「西漂」移到新大陸或者「難漂」移到歐洲大陸剛完成統一的德國,以另尋一線生機。

     然而,轉眼一個世紀以來,瑞典從一貧如洗到成為今天全球公認的設計王國,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瑞典的國家發展戰略,其實就是國家建立一個以行銷力量為主導的文化政策,將有潛力的藝術與設計創作推向國際暨全球市場,以那隻無所不在的、充滿效率的市場之手,帶領文化與文創產業前進。相對地,並沒有效法英、法、德諸國,透過工業革命發展成為「世界工廠」,以及殖民地經濟剝削與略奪而成為「帝國主義」;也不像鄰國挪威因為石油開拓,一夕致富;或是學冰島操作風險投資,暴起暴跌。

     1845年,全球第一個工藝設計協會於瑞典誕生,時至今日就連麥當勞的裝潢設計也在斯德哥爾摩展現出不同風貌。瑞典,靠著設計的力量,與英國、義大利、巴黎這些傳統設計國度在國際舞台上爭奇鬥豔。這個遠居北方、天寒地凍,並以設計產業建立起國家競爭力,度過70、80年代經濟極度蕭條的小國,發展出被世人當成標竿的瑞典設計產業,在面臨產業結構急速變動、全球競爭壓力以及金融風暴危機的時刻,瑞典的文化創意產業又有不斷的突破。

   「設計之國」:瑞典人認為,設計,就是一國政治、社會、經濟、文化以及科技力量的總體呈現;一個社會過著怎樣的生活,就會產生如何的設計。經由政府的努力銜接,設計教育與設計產業密切合作,學術界的貢獻不再侷限於象牙塔。為避免學校和產業銜接不良,導致人才重複訓練的成本,設計教育的目標是讓學生在就學階段,就具備市場眼光,掌握產、銷、成本概念,讓新鮮人畢業就成為業界的生力軍。這個國家卻在政府和人民的互信與共同努力下,創造出一個令許多國家稱羨,繁榮、富足、老有所終、幼有所養的社會民主國家。並在平等社會的架構與全民共識下,將「設計」推展成為全民生活的一環。時至今日,除了全球競爭力經常保持前五名、平均國民所得經常保持在前十名以內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在快樂國度排行榜上名列前茅,屬一屬二,同時也是舉世聞名的「設計之國」。


 

 二、瑞典的文創產業 

 

    瑞典政府並沒有揭櫫一個所謂的「創意產業或設計產業政策」,而是把創意與設計,歸類於文化政策下的一環。從1960年代開始,瑞典政府就將文化視為一個重要的公眾利益,是團結社會、形成國家共識的關鍵,也是個人的價值與公民全體利益的基本來源。90年代之後,更把文化政策向上提升成為社會與國家進步的主要動力。

    瑞典政府於1991年成立文化部,底下有25個委員會,掌管不同領域的文化事務,並有35個機構、基金會與4個公司。

    國家文化政策目標如下:

   1).讓每位公民都能體驗文化、享有優質文化生活,開始主動地參與各類創意活動。

   2).讓文化成為引發瑞典社會朝氣與活力的一種獨立力量。

   3).保存並善加使用文化遺產。

   4).推廣文化教育,拓展多元文化,加強國際文化交流。

   5).讓文化活動成為人民表達言論自由的一種方法。

    從1980年代之後,可說是在政府刻意發展之下,逐漸形成的一股強大力量,為國家經濟帶來了創造性的復甦。因為政府及相關團體的推廣,瑞典社會大眾對於設計越來越有興趣,讓傳統的業界定義在瑞典設計產業開始浮動,也間接造成了一個更活潑、更競爭的設計大環境。依著這樣的文化政策思維,瑞典政府在創意設計產業上,有了三種不同的身分:

     瑞典政府
三種不同的角色

    1.瑞典創意設計市場上的頂級大客戶:

       如瑞典國立公共藝術委員會、國有的斯德哥爾摩運輸公司、公立圖書館等,都花費大量預算在藝術、作品的採購、更新、維護上。

    2.瑞典設計藝術產業的專業經理人:

       就像唱片公司的做法一樣,不斷替旗下歌手辦簽唱會,發新聞稿,目的還是在多賣一些唱片,瑞典政府透過各種藝文活動,包括講座、表演、美術館與博物館的展覽,以及各種融入生活的美學教育,讓瑞典人民能夠真正地進入藝術與設計殿堂。於是,瑞典創意產業的市場自然就會擴大,需求也隨之上揚,刺激更多優秀產品與設計師投入,開展了正向循環。

    3.協助瑞典設計進行國際行銷的大型公關公司:

       藉由舉辦大型的國家級設計活動,終極目標還是在於提升瑞典設計的國際形象。從瑞典投資促進署,到各國的瑞典大使館,都卯足了勁,把瑞典設計當成國家一件最珍貴、最特殊的資源,全力推廣他。


 

 三、瑞典的「民主設計」


    提到北歐設計,其經典的設計理念就是以去除繁複、注重自然、以人為核心的精神。瑞典設計與北歐設計皆為家具範疇的經典議題,除了保留傳統使用天然木材與工藝精神,現今設計更重視創新技術與材料。因此,今天的瑞典設計師們,不但兼負保留傳統的使命感,更將設計、藝術、工藝、時尚的元素融合到家具的表現上。

 

1.何謂理想的設計?

 「所謂理想的設計,必須簡潔而單純,並且能給生活帶來快樂的感受。」──典家居plan ett經營者

 

2.何謂感動人心的設計力?

  設計概念+品牌行銷=感動人心的設計力

 

3.何謂完美居家設計

  簡潔+混搭+個人風格=完美居家設計



    瑞典「民主設計」的傳統—設計是設計者對社會的承諾。瑞典把國家的文化、創意、美學之柔軟實力,透過教育、社會價值觀、產業組織與政府政策,轉化成高強鞏固的國家經濟競爭力。

   「設計應該進入到社會上每一個人、每一天、每一件事當中;也就是說不論貧富貴賤、不論階級,每一位瑞典公民,都應該能在生活中,使用有著良好設計的產品」。 這股力量,驅動設計產業的發展,創造了傲視全球的「設計創意產業」。這樣的「民主設計」能量,讓這個只有900萬人口的北歐小國,繼美國(3億人口)、英國(6千萬人口)之後,成為世界第三大音樂出口國,也是世界第三大居家設計業大國。瑞典一年設計產業的產值超過9億歐元,超過400億台幣以上。

( 按~~修訂最新資訊~~即便現在人口還比台灣少上一半,仍能靠創意賺進大筆財富,設計產業的產值高達2兆新台幣,誰說人口少的小國沒有生存之道? )

    對瑞典人而言,「設計」不僅是為社會精英服務,也不是富有階級的特權,而是應該為社會上每一個人所接近所享用,這就是瑞典「民主設計」的基本理念。    


    瑞典政府將一切資源投入公民福利的業務當中,不分性別、階級、出身與其他一切社會差異,讓所有的人都能享用著高設計水準的教育場所、幼稚園、老人院與其他公共空間;讓平價的設計產品與家居用品進入市場,使得人人都能負擔與使用這些認真設計與製造的事物,從而提高所有人的生活品質,建立起一個全面平等的現代新社會。從各種公共空間的風格,都可以讀出一個訊息:「瑞典是個集體的社會、一個階級合作的國家、一個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民主福利國度」。

    當我們仍汲汲於創業、加盟、展店,思考著怎麼樣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累積最多財富的同時,瑞典人思考的是,怎麼樣營造一個溫暖的幸福家庭、一個良好的子女教育環境,怎麼樣擁有一個乾淨的生活空間,與一段貼近大自然、充滿意義的休閒時光。

 

參考書目

馬克斯,2009/10/05,《極地之光:瑞典.設計經濟學》,台北:大塊文化。

馬克斯,2008/04/02,《設計之神的國度:斯德哥爾摩設計觀點》,台北:木馬文化。

王紹強,2013/08/01,《放眼北歐丹麥&瑞典設計:以人為本的幸福創意》,台北:大雅出版社。

----------
      

    

    


上一篇:** 千絲萬縷

下一篇:** 神話故鄉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19-02-27 03:36:07
Mann 2019-02-14 16:20:42

航空是一項高度專業~請參考下面新聞報導
祝平安喜樂!

2秒內定生死! 大園空難「重飛」墜機毀
https://youtu.be/5j3c4yCRf1A
澎湖復興航空墜機,目前初步推斷是重飛失敗,翻開航空史,1998年桃園大園空難,還有20年前的名古屋空難,台灣近年來重大空難事件,常跟因為重飛失敗,其中,大園空難,重飛時,仰角超過40度,在2000英呎高空墜地,當場爆炸,無人生還,名古屋空難,則是電腦設定和駕駛手動失去平衡,墜地起火,這回復興航空澎湖空難,第一次失敗原地盤旋,重飛高度比較低,大約92公尺,讓乘客有機會逃生,到底重飛有多難?專業機師表示,碰到緊急情況,例如氣候惡劣,側風太強,往往只有1、2秒,能做決定。

版主回應
我的一位機師朋友傳給我的資訊

1.20121110 - CH19Discovery:空難事件簿:疲勞駕駛
https://youtu.be/Bq3X_4SRO4c

太多的航空公司追求利益,花在飛機檢測以及飛行人員訓練的時間都在減少,這是極其不負責任的。

2.臉書
2019-02-14 16:21:24
y t (逸竹) 2019-02-14 07:35:17

您的網站
論證有據 資料豐富
讀了 您關於 華航問題的剖析
留言
17感觸

版主回應
您好~~

這些資訊其實是朋友提供我再經交叉查證的結果
主要是新潮流卡位分配而蘇揆架空非交通專業的林佳龍有關
才會扯到基本上施政還算作得不錯的鄭文燦(新系)
這也是為什麼政府刻意保持低調而分給三個系統
不將爭議仲裁權單獨交給交通部的原因(林佳龍真難為)
2019-02-14 14:4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