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0 06:00:00Mann

** 妳的樣子







**  妳的樣子






浮光漂萍


躲進流浪的心

歲月的浪濤起伏

事故,訴說不盡的故事 


屋外風雨,傷痕


滿園蓮霧落葉的殘跡


插枝,望眼欲穿 

新生後重生


渴飲家的蜂蜜

 
呢語家的天籟

駐足有家的夢中 

沉沉睡去 


家裡的窗口

 
雖然看不到全部的雲朵


今晚的月光


不為照亮
只為灑落

 ----------

按:對應旅人兄<何處是家>塗鴉習作一篇2016-05-20 01:42:09寫..2017.6.11改..2019.1.20重登

----------

註 1 :  故事

    那紅第一次到臺灣,其實是我們在來自二十個國家近二百名海外報名參與者之中,層層挑選出五十位可以來訪臺灣的學人之一。
我們必須將她列入邀請名單之列,主要考量原因是她擔任來自「千林之國」的首席代表。其實,那一年在來訪臺灣的這一團學人當中,與她同行的北歐及露西亞系統部份共十人,尚有「千山之國」、「千湖之國」、「童話之國」以及「露西亞國」其他地區的首席代表,除了首席代表之外,每一地區至少尚有一個可以同行的名額。我當時並不知道這十個人的來訪,日後將對於我影響極為深遠,也讓我們必須踏上歐陸之行。

    當時跟對岸或大陸學人( 包括留學或流亡者 )的交流
,因著法規上重重管制的束縛及規範,殊為不易。我們的社團每年都必須設法克服政治與經濟上的萬難在千辛萬苦、慘澹經營的情況下,好不容易在海內外向政府機構以及私人團體籌募各種款項。在 1990 年代期間,由於當時是國際環境的重視焦點、加上民間交流的日益熱絡,經過多年持續不斷的努力結果,來臺訪問大陸學人人數已多達數百人,儼然成為海外○○學人來臺交流訪問的重要孔道。而且,由於經驗傳承上的漸入佳境,日積月累而廣建口碑,故而每年報名參與此一活動者競爭踴躍,但是向隅者眾多。同時,因為社團對於各種海外○○領域的資訊聯絡、情報分析暨組織網絡已成氣候,我們進一步成立跨越二十幾個國度的「跨國學人聯合組織」,每一國家一名代表,每年在不同國度輪流舉行年會。但是,由於籌募經費的主要工作仍是社團在海內外各地進行,所以名義上是由我們擔任主辦單位的角色。

    適逢前一年由我們在臺灣召開年會,當時由企圖心極為旺盛、積極熱誠的那紅以首席代表的身份,爭取作為隔年的承辦單位。而且,她提議在「千林之國」至「露西亞國」之間,舉行為期兩天一夜、跨國海域、緩行來回的渡輪會議。當時立即獲得在場各國與會代表們一致支持而通過決議,感覺上似乎將是一趟美麗浪漫的渡輪之旅,因此大家都充滿期待。

    但是,我當時怎麼也沒有想到,原本與我交情匪淺的那紅居然在來訪臺灣之時,同時私下召開自己的「十人小會」,擅自決定,並且秘密進行。亦即藉由聯合歐陸的「十三劍派」同時同船召開「江湖同盟大會」,一則可以與美洲「武林合併大會」互別苗頭,二則硬是將原本定位為學人交誼性質的「跨國學人聯合組織」扯入江湖風波,藉以壯大聲勢。消息總要曝光,不但會前使我們遭受嚴重的三方國際特殊單位的「特殊關切」,政府機構、社團大老、歷任主事亦對我個人頗多微詞,日後更對於社團的發展產生兩條路線的爭議。

    因此,由於我身負當任社團負責人角色,故而在無可逃避、責無旁貸的情勢之下,變成被迫無奈地踏上北歐之行,同時面臨內外交逼,十分疲憊。會議前夕,表面上風雲際會、媒體報導亦引起多方矚目,私底下卻是各路人馬齊集,早已場外各自叫戰、暗潮洶湧。結果,渡輪之旅尚未成行,早已毫無浪漫可期。

    出發前夕,我早已因為她掀起的滿城風雨而正感到作繭自縛,在聯繫過程又夾雜許多特殊因素而滿腹牢騷,總覺得被她這個女人耍得團團轉,騎虎難下又苦無對策。沒想到我們一行五人一到「千林之國」首都斯德哥爾摩,她立即委派在斯德哥爾摩大學就讀的學人前來接機,讓我們在斯德哥爾摩大學的學人宿舍下榻安頓,井然有序的工作流程,不亢不卑的應對進退,讓我印象十分深刻。晚間,她本人親自在北歐風味餐廳準備了美味豐盛的晚宴,專門給我們遠道洗塵。

    那紅,與我同齡,長得個兒高挑、身形瘦削,瓜子臉譜,她的嗓音稍尖,談話之中總是剛柔並濟、水火同行,時而溫柔款語、嫵媚動人,時而堅持原則、固執不移。她的先生在動亂中過世,此後一路帶著獨生女兒流亡海外,並且進入斯德哥爾摩大學攻讀設計類科的博士學位。原本學習的是音樂藝術,以為一生不過問政治的她,現在做的卻是政治的工作,一直是流亡組織當中極為活躍且重要的角色,再加上中年喪偶、流亡生活,秀麗的表情上同時刻劃出堅毅的神色。

    這一頓飯,早已神經緊繃的我原本以為將是劍拔弩張的態勢,卻想不到她一出場,立刻堆起盈盈可掬的滿臉笑容,並且刻意安排來自「露西亞國」演奏者表演貝多芬、莫札特、孟德爾頌的小提琴協奏曲以及弦樂小夜曲。席間親切地介紹一道道的滿桌佳餚美饌,並提及經營流亡組織的艱難局面,再穿插當地國家瑞典在地的民情風俗,留學生在地留學生活甘苦。

    晚宴結束之際,我們倆人之間終於達成默契,並沙盤推演次日的渡輪會議,決定各自發揮,學聯會議結論不作事先定論
,但憑本事隨境遇而推演但是有關探討中國民主前途討討會的部分,則是民運組織另外一場自己的活動,我代表學聯而可以不必藉入其中。也就是說,會議可以操作成各自發表聲明,學聯與民運組織之間,可以因為此次聯合會議而擴大世人關注及輿論矚目,兩會各自分別自行作成各自決議,至於兩者間唯一的共識主旨,僅僅在於普世價值的國際人道關懷,呼籲主辦諾貝爾獎的當地國瑞典委員會,由瑞典學聯及民運組織提名委員會頒發和平獎給予當時尚在獄中的魏京生。一則她可以向「十三點劍派」點數交待,我的定位是關懷基本人權與人道主義的學聯團體也不至於淪為民運同路人而陷於兩難,經過這一番設計,異中求同,同中有異確實是可以作為兩全其美、互蒙其利的辦法。她還特別強調尊重我們的立場,只是會議現場風雲詭譎,多方介入、群雄並起,如何避免走向擦鎗走火,端有賴於我學習孔明當年在東吳舌戰群儒的場景。

    才準備怪她拖我下水的滿腹苦水未吐,她居然能夠一席之間說服我,一笑泯恩仇。雖然,隔日還是得硬著頭皮粉墨登場,但是打心眼底看著她,確實還是教我不得不佩服。也幸好我當年不辱使命,日後我們倆人聊起此一段歷史,都說「不打不相識、打了更認識」。儘管此後相會遙遙無期,卻已經成為彼此欣賞、惺惺相惜的莫逆之交。

--------

    
    
斯德哥爾摩街景(JAS-39「鷹獅」戰鬥機就停在大杆子的路旁)+斯德哥爾大學+學聯友人迎我午宴
     
學聯會議由我主持
  
 
研討會請那紅主持 

***************

註 2 

** 按1:緣起-當今人世間所建構相對最快樂與最幸福的國度-瑞典

    1997年,筆者當時仍是博士生,曾經前往斯德哥爾摩大學短暫遊學暨拜會友人。周遊列國,始知,這是我最為神往的國家之一。您可知道?他們不僅可以獨立製造「垂直昇降戰鬥機」,亦即瑞典JAS-39「鷹獅」戰鬥機【1980年6月,瑞典政府批准了新機方案研究和初步發展的費用。同年由薩伯-斯康尼亞公司(SAAB)、埃利克森公司( Ericsson )、沃爾沃發動機公司( Volvo )和 FFV 公司組成了 JAS 瑞典航空航天工業集團】,全球知名品牌,例如生產汽車的Volvo,SAAB,IKEEA家具,Erisson手機,Skype通訊等等。跟丹麥、挪威、芬蘭一樣,這是全世界唯六個女權高於父權的國家之一,國會議員40%保障婦女名額,閣員一半甚至於以上都是女性,子女輔養權優先歸母親,婦女無業在家帶小孩將來萬一離婚時所得以最低工資計算,另外還要加計贍養費,男方還要負擔小孩的撫養及教育費用。同時,他們也最重視兒童及老人福利,0-8歲兒童的撫養及輔導都有津貼,喝牛奶免費,社區建築如果沒有40%以上作為兒童遊樂場、公園、綠地,就幾乎拿不到建築及使用執照,建築物沒有育嬰房及哺乳室,以及殘障設施,就是嚴重違法。教育上幾乎終身免費,大學生還有許多政府發放的生活津貼。上班族如果失業又有保障,不但有最多兩年的失業津貼可領,又可以免費接受政府的職業訓練及介紹。另外,房屋有僅地上權、所有權,豪宅稅高得嚇死人;國家著事著者有其屋,從而也不准出現任何「遊民」存在,凡是無收入且無屋者,一律強行安置住屋 (我當時所見過的最差條件的「難民級」配屋,相當於社會住宅,可提供一家四口人入住,約22台坪,有家具及免費暖氣,最高四層樓式公寓,社區裡有40%作為兒童遊樂場以及運動公園,週邊還有美不勝收的森林或湖泊,以及數不清的社會福利 )。

**按2:回溯-您最終所想要建構的究竟是一個甚麼樣內涵的國家呢?

    筆者在1989-1990年左右,我還只是一個台大碩士生時,面對當時國內風起雲湧的反對運動,因為台大的一個委託研究計畫案,因緣際會使然,故而曾經訪談過新潮流、泛美麗島系、工黨、綠黨等等的政治反對運動健將,也與密集接觸過當時農運、工運、環運等等的社會運動人士,其中有不少人士都是具有理想主義的學者專家或社運人士。姑且不論統獨藍綠,拋開意識形態光譜,針對各家引領風騷者,我提問的問題,除了組織經營、運動路線、群眾基礎等等之外,其中也必然會發問的一個問題,也就是:「就您所從事運動的終極目標來說,您最終所想要建構的究竟是一個甚麼樣內涵的國家呢?」想起這個問題,至今縈迴腦際。當年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前一年剛經由李登輝總統特赦而出獄,他主張「大膽西進」;秘書長張俊宏參與國是會議,推動總統直選,並於會前整合在野意見彙編完成「民主大憲章」作為國是會議在野憲改的藍本;還記得新潮流群英透過葛蘭西學派的新馬克思主義,想要主導的是文化霸權爭奪戰,想建構的是與台灣相差甚遠的「東方瑞士」。

**按3: 停滯-原本應更為鞏固的信任,反而呈現倒退逆流的鬥爭

    一個真正的自由民主國家,必須遵重各政黨及其主張,我更有不少學界同行、朋友同學分別在藍綠兩大陣營中服務。或許可以這麼說,由於國民黨執政失利與問題,加上1996年之後民進黨當時的深切自我反省與思考,才有後來的兩次政黨輪流執政的機會。但是,撫今追昔,國民黨雖然也是乏善可陳,新陳代謝不佳,欠缺主流論述等等諸多問題存在,但由於目前仍是中央在野,地方執政,所以暫不討論。我想說的是隨著改朝換代的時移勢易,民進黨上台執政掌握國家機器之後,部分理想與夢想卻可謂盡付煙水中。事實上,在全球新興民主政體研究與評價之中,台灣是第三波民主化約60幾個政體或國家當中是唯一在「民主轉型」這一階段沒有發生軍事或者流血政變的,這需要當時執政的國民黨與在野的民進黨,彼此的克制與相互妥協現在這個國家機器的統治當局,在第二次執政之際,回頭藉由發動各種名目的改革,透過黨產委員會、轉型正義委員會等行政而不是司法機構,拉開政治清算與鬥爭的序幕,主委居然還大言不慚地以東廠自居,主要目的還是在於打擊敵對的國民黨也就是說,進行轉型正義所學習的方法竟是採用東歐共產主義國家的方式並不是南非南韓比較成功的釐清真相與司法赦免或政治和解。而且,執政之後的政策路線與民眾溝通,對於原本在野時所廣泛結盟的勞工、農民、環保等等社會運動團體與陣營棄如敝屣,甚至表現出與資產階級更為親密的右派聯盟,誠如沈富雄所說的「在野假左派、執政真右派」。然而,這樣子表面左傾而實質右傾的政黨,卻又因為兩岸關係而採相對經濟閉鎖性政策,造成與基層民眾漸行漸遠而不自知。再加上對於年金改革、一例一休、電力建置、前瞻建設等等政策目標,卻以激進急切、權威壟斷,以及敵我分明、選舉期間恩庇同黨的手段以進行,晉用人事雙重標準管中閔任命與彈劾案爭議不斷等等,都是我最為擔心台灣民主之所在。我認為,尤其是從「民主轉型理論」以觀,台灣非但不是朝向「民主深化」、「民主鞏固」的更佳方向前進,反而是停滯在「民主轉型」這一階段,導致原本應更為鞏固的彼此信任,反而呈現倒退逆流的鬥爭現象

**按4:反思-自由民主社會民主政經社困境如何轉型

    相對比於英美紐澳的自由民主,瑞典實施舉世稱羨的北歐社會民主。20世紀末當時政府面對全球化及其國內外政經社困境,後來卻也找到一條是和自己的道路,採用溫和漸進式的手段,獲致社會絕大多數人支持的情境下在21世紀初成功轉型。以下為筆者論文怯除學術格式之後,翻譯暨編輯出來的簡易論文摘要。於2005年編譯及撰寫。這一篇先顯示瑞典的民主社會主義及其困境,下一篇再舉例提及他們如何轉型成功的先進小國經驗。

------------

註 3

瑞典的社會
民主及其困境

                                               
                                  -- 
Mann   編譯及撰寫  

一、序言
 


    如果放眼在東北亞的國家發展與社會穩定的平衡上,驅動亞洲地區國家的公共政策,追求的是「高績效的」資本主義方向,最重視的是一種能力表現。然而,北歐各小國平衡經濟安全方向的有效方法,則是似乎一種「分配式的」資本主義。也就是說,北歐國家與東亞國家最明顯的一種區別,就是反映在產業成長和所得擴充的目標,北歐國家與其他國家發展策略的差別,十分清楚地反射在政府的社經目標、而不總是在強調國家的績效成果。因此,舉例來說,東亞國家發展導向似乎比分配為導向的北歐國家看來,更具有強而廣泛出口生產能量、提昇生產力、所得成長率,但是較為不明顯的是,北歐比起東亞以生產為導向的國家,晚期產生更重視的是平等的所得分配。

    瑞典經驗瑞典模型-瑞典的社會價值、公共團體和公共政策被定位為朝向分配目標前進,並不是國際因素所造成的結果。但是,瑞典的經濟在20世紀末比起更早的20-30年前,更少在國際間展露鋒芒,為了調整外部國際競爭與內部維持高度生活水準二者的能力,其實具有高度的矛盾性。這個主張,特別強調社會民主國家的資本變化的缺點,它建議遠離瑞典資本的國際化或國外競爭壓力帶來的削弱,這能量是嚴格地被「瑞典模型」本身的力量受限。這並不是意味著瑞典的社會福利太廣泛,其分配策略聚焦在薪資和利益差異與水準,這個策略隨著要達到成長與公平的雙重任務被加重負擔、結構改變的議題,『創新和產業轉型』在經濟問題的時間點被喚起其重要性,即使產業政策反映的模範。

    瑞典是一個分配屬性的民主政體,它致力於促進國民所得在全國性的重分配,以及社會的福利津貼與短期的消費者利益。所得稅的重分配,是為了全體公民的社會經濟福利,以課稅政策來降低國民所得上的差距,瑞典的社會福利一直以「普及」「平等」為中心。然而,在他們的福利國家社會體系之下,政府試圖提供包括所有不同所得、職業、社會階層的人一個基本生活需求的保障,而不是只有針對有特殊需求者才伸出援手。因此,瑞典創立這種福利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就是瑞典模式被譽為福利國家楷模的原因。 

二、何謂瑞典模式(瑞典模式的三個元素)?


    1940晚期和1950年早期,經濟學者賴恩(Gosta Rehn) and米特那( Rudolph Meidner)主張尋求維持低通貨膨脹,這包括了三個特徵:
 

  1.工資連帶主義政策: 

    瑞典的勞動市場的性質是具有獨特的團結一致的工資議價情況,即不分產業將工資拉平。這類議價方式的主要目標是要使工資水平在跨企業、技術和資歷上都能達到平等。而產業和公司的生產層級與利潤是取決於出口,因此最終是被國際市場所決定。 

  2. 積極性的政府勞工政策: 

   工黨的智庫經濟學者賴恩與米特那,在1951年設計了「瑞典經濟重建計劃」(Rehn-Meidner program),他們的計劃驅策了政府積極地推行工人的再培訓,並且將工人由夕陽工業重新配置到朝陽工等的規劃。事實上,瑞典的「工人重新配置計劃」舉辦得十分廣泛而且相當成功。瑞典在經濟部門的解構與重組上,能夠淘汰夕陽企業之外,而又做到維持相對低占比的失業率。

  3.限制財政和貨幣需求政策,以利控制通貨膨脹和高利潤: 

   「瑞典經濟重建計劃」,關於基本工資方面,期望集中於產業雇主和勞工之間的議價調整與訂定,因為這些主要競爭先驅的跨國公司(例如VOLVO、SAAB)當時已經在勞工薪資問題上面對外環境轉變的壓力,無效率的公司將因此被迫升級才能繼續存在於市場。關於勞工補償方面,則是透過再訓練或工作安置計畫,以降勞動者反抗轉變的力量。賴恩與米特那他們強調,要維持瑞典的國際競爭力,就得在國內經濟結構當中重組各部門的機關(構),透過一致性的工資議價政策,可鼓勵政府部門的重組,如此就能將一些積弱的企業盡快地淘汰,扶持較強的企業以使得它們保持更高的利潤,以便有利於新興產業的再投資和加速成長;同時,由於工資的差異相對比較少,工人就更會容易從夕陽產業轉跑道到旭日企業去。

三、瑞典的民主社會主義 


    瑞典是屬於「社會市場經濟」(Social market economy)體制,也被稱為「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m)體制,它其實是界乎「自由市場資本主義」與「管制社會主義」之間的一種「中間形式」(middle way)。也就是說,一方面,瑞典既擁有民主政治的國會,人民享有高度的個人自由和民權平等;但是,另一方面,瑞典的經濟模式有其獨特性,由政府設立和強制執行中央工資議價,政府保有施行強而有力的社會所得重分配的措施,故亦常被稱之為「合作式的統合主義」(corporatism)。1930年時正藉瑞典的經濟滑落,社會民主黨1932年的大選中獲得勝利而掌權,他們一直長期執政維持政權值到1976年才完結,長期以來幾乎一直是由社會民主黨執政,也因而形成了這一種社會民主主義的市場經濟模式。 

 

四、瑞典工會勢力的興起 

  由於工業化的推進,社會當中出現了一大批工人階級。1889年,由工會成員組成了「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 SAP),其後在1898年時,更有「工會聯盟」 (The national trade union federation, Landsorgaisationen, LO)的組成。1902年,又有由雇主組成的組織(Employers' Federation, SAF)以抗衡LO。兩者經常有爭論,但在1938年時瑞典的勞工組織(LO)和雇主管理組織(SAF)達成了協議(Saltsjobaden Agreement),從而結束了勞資之間的嚴重衝突與對立。這協議由幾部份組成的: 

  1. 建立每隔一至三年的全國性集中的勞資談判,決定工資及勞動條件。 

  2. 工會堅持「團結工資」,即不分產業儘量將工資拉平。 

  3. 全面就業政策優於提高工資目標。 

    其中最重要的是將中央工資議價的程序給予「制度化」(institutionalizing),一直發展到現在。這個協議及它的實施亦是標誌了瑞典作為一個統合主義國家。 

五、瑞典是一個福利普及國家
 

   瑞典的社會福利國家模式的特點可以概述如下: 

    1.以私有制和市場經濟為基礎。私有制經濟作為他們社會保障制度的必要物質前提,市場經濟作為有效的生產制度,在競爭性的產業部門,反對生產資料任何形式的國有化,尤其是在工業和農業生產領域,實行私有制為基礎的市場經濟。 

    2.強調國家的作用。首先,實行高度的計畫和調節,以便使基於開放市場經濟的生產發展與基於強有力的公共部門的成長相協調;其次,強調公共部門在提供社會保障、社會福利、社會服務方面的作用。 

    3.強調科學技術發展。強調產業結構轉型的靈活性和勞動力流動的靈活性。 

    4.在調節平等和效率、平衡經濟增長、社會發展和環境保護方面,存在著廣泛的輿論基礎

    瑞典的福利體系內容複雜、結構龐大,涵蓋了兒童津貼、病假補助、醫療保障、住房補貼、失業救濟、養老保險等各項內容。這個無所不包的逐漸使國家感受到的財政壓力越來越大,瑞典支付的社會保障費用不斷上升,包括社會福利體系維護成本在內的與社會保障,有關的費用在國家財政總額中佔了很大比率,達到30%。社會民主黨於20世紀末開始對其進行改革,改革重點是削減和控制社會保障費用的支付,採取的手段一是減少國家支付的補貼數額,二是增加一些福利項目中個人應付部分的額度。

六、瑞典社會福利面臨的困境 

    瑞典社會福利支出的模式在1980晚期已不再具有顯著影響,1990年代一開始,景氣持續衰退。為了應對大量的資金外流,社會民主黨提議由勞工、資本、國家三方協商一個新的所得政策,卻引起工會的嚴厲批判,認為此舉是要禁止罷工權。社會民主黨被迫改組重建,造成了全面性的信心危機。1991年,政府有意提高失業輔助,卻引發大量資金外流,使得失業問題更為嚴重。在資方的強力反撲之下,那年的選舉中,社會民主黨終於鞠躬下台。 

    然而,瑞典的高福利制度,必須是靠高稅收來支撐。因此,瑞典國家的財政收入,占全國GDP近60%,在世界各國中幾乎也是最高的。即整個社會財富,差不多60%都被國家集中拿去了,留給企業和居民可支配的比例太小,這勢必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企業和勞動者的積極性。特別是關於個人所得稅的累進稅率,最高的一檔曾經達到過80%以上,相當於勞動者辛辛苦苦所掙來的錢,絕大部分是自己無法支配的。同時,高福利政策使政府負擔日益沉重,20世紀末,瑞典政府將46%的國民生產總值用於維持福利支出,這一比例高居世界之冠。另外一個壓力就是,在人員和公司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容易流動的時代,將有越來越多的商界人士反對高稅收制度。不少企業已經將公司總部遷出瑞典,或者至少遷出其中的一部分,以逃避國內的高額稅率。瑞典大量的公共支出在OECD國家當中位於名列前茅,雖然這對國家財政產生危機衝突,但其經濟模型仍然沒被瓦解,然而在產業上造成的影響則有下列幾點:

  1.產業投資降低。 

  2.因為反抗程序變革,而缺乏新產品的發展。 

  3.政府提供的財政支持下降(尤以鋼鐵業和造船業) 。 

  4.在製造業缺乏工作創造。

    瑞典的雇主不再支持工資訂定制度,其原因有二個(1.外部機會;2.外部壓力)。雇主不願再與工會商議工資,一方面是因瑞典政策的狹隘限制;再者,全球化可帶來更多國外市場的投資機會。尤其是到了1970年代,因為全球化造成的資本國際化,權力的平衡桿轉移成為明顯對資方有利。當時主要控制瑞典經濟的幾家出口企業,例如SKF, IKea, Volvo, SAAB,和ASEA/ABB都已經變成了跨國公司,資金跨過國界大量且快速地流動,早已非國家所能控制,不可同日而語。因此,瑞典的大型企業不再依靠國內的購買力,也不再在乎勞資之間是否和平相處,雇主聯盟更公開悖離「和平協議」。

    除了外部機會的提升,還有外部壓力的問題,亦即技術勞工教育水準的問題。瑞典的人力資源水準相對低於其他競爭對手(美國、日本、德國) ,同時也在OECD平均水準之下,全球化的跨國企業為了提高生產效率、改善服務,就會不斷進行技術革新,其結果之一就是就業機會的不斷減少,造成更多的低級技能雇員失去工作,這同時也就意味著政府的失業救濟負擔必將日益加重。此外,過高的福利負擔壓力日益沉重,這又使得政府在財政預算當中不得不減少對教育、科研的投入,以致陷入「惡性迴圈」。再者,福利制度步入困境,全球化和歐盟一體化是其主要的外部因素。在經濟全球化的時代,隨著貿易和投資自由化的進程不斷加快,在歐盟單一市場內部甚至取消了非關稅壁壘,從而促進了人員、勞務、資本等要素的更自由地在歐盟體系之內的跨國流動。由於競爭加劇,企業需要選擇更低成本、更高效率的生產方式。然而高福利意味著高昂的勞動力成本,為了降低成本,企業紛紛把生產轉移到勞動力成本較低的國家。 

七、市場導向邁向產業升級
 

    瑞典產業以市場導向快速的發展新的產品與生產程序,瑞典在國民生產毛額上,研發支出佔了很大的比例,投注了許多心力在研發這個部份,但大部分的研發並無直接有益於瑞典的國內,產業公司大多傾向於許可國外去生產收取權利金以取代在國內生產。然而,這就造成一種嚴重矛盾,大量的研發支出、產業的低投資、產品的低創新,當面對世界市場集中於研發產品並致力於快速擴充,以致於瑞典卻在研發方面呈現相對弱勢,例如工程產業傾向就集中在製造和出口傳統低研發的貨品。

八、結語
 

    更明確的來說,本文主張瑞典困境的來源,在於跨國合作或全球化甚至於社會福利主義,瑞典國家系統無法發揮創新和經濟管理的效力,無法符合對於在國家繁榮上,結構本質改變的需求,當自豪於少部分成功的國際合作,瑞典長期紀錄的緩慢成長率、低度生產力,反映在新擴張區塊的投資失敗,尤其是當世界經濟快速波動之下,政府強調降低成本的生產策略,尤其是當瑞典制度結構在生產改進與節省勞工科技上,強烈偏向對於勞工強化產業,集中薪資限制,這使得在新擴張的區塊無法引起朝向強化知識生產與更好的技術的轉變,這主要的障礙並不是基於勞工或產業,而是採用分配的策略,尤其是薪資平等的問題。

    有名的「勞工市場計畫」,使得瑞典達到產業調整在總體經濟幾乎獨占,依靠需求管理技能<增加公共支出 >對古典凱因斯這個主要的例外具積極的勞工市場政策,這個政策尋求去鼓勵與引發勞工的動機,但是否針對刺激需求或操控供給(如1980年代的貨幣貶值),瑞典市場明顯的規避什麼是可爭議的,最緊要的任務:亦即刺激產業投資在經濟成長的區塊。

   批判的問題在於:瑞典因為系統發展不夠完整,無法達成平衡分配的目標;瑞典的獨特市場產生一種複合制度,促進工作和分配的策略,並沒有一致性集中在刺激產業成長。沒有結構限制與制度不一致,就是足以解釋產業競爭上的此種放任主義,瑞典的例子說明企業本身有力的溝通,並不足以確認產業轉型,瑞典產業隨著他大量的公司和產業協會,有一個強而有力的組織基礎建設,然而沒有制度化的公司部門協調,就沒有能力去更新產業組合。國家傾向支持維持短期國內保護的導向,遠勝於長期產業轉型。 


上一篇:** 客途秋恨

下一篇:** 千絲萬縷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佚凡 2019-02-04 15:39:12

Mann兄
新春如意

佚凡

版主回應
佚凡兄
拜晚年~~新春快樂~~
2019-02-12 12:5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