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3 06:00:00Mann

** 客途秋恨




**  客途秋恨




愛上層樓,
目送你的身影離去
偶然記起那一年沒抽完的菸捲
剎那間到處是菸味的痕跡

風在紫竹林輕輕吹過
影子被風聲驚起
廣場上遺留鶴唳的回音
天門下袒刻六月飄雪的驚奇

神秘的花園早已枯黃
客途上雪花飄零
如今流浪的雲不再尋覓
只是流入澎湃的時間長河裡

天涼了,
岸邊推敲烹茶之藝
恨不得好個秋日的茗煮新語


***********

1:故事

    記得初到斯德哥爾摩時,遇上好鬥的激進派,本來相互挺身而彼此支援的北歐至俄羅斯之行,在美麗的湖光山色下卻夾雜著複雜的情勢。儘管自認已經沙盤推演而做好萬全準備,第二天,我始終還是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坐上主席臺。

   
行禮如儀的宣言、重要貴賓致詞,接著便是一年一度的全球代表會議。可是,有的因為門戶之見而劍拔弩張,有的儘想蠻橫主導而波濤詭譎,或者滿懷私人目的而另有所圖。即使行前確實已經做了不少功課,對於各路人馬的來歷背景知之甚詳而如數家珍,又自信已經擁有數年主持功力,但是由於開會的過程各方人馬雜沓,拿線人費的又如蒼蠅般不斷地圍繞在旁飛舞,包括照相、錄音與錄影,偶而不小心時還是會中了別人的道。還好,由於事先運籌布局、機智協調,而且已經與其他13國代表中的大多數人打點招呼,當時總算在驚濤駭浪中面對各路人馬,見招拆招而一一化解得宜,經過一整天的渾沌情勢而終究初現具體結論。儘管事後仍有三位代表忿忿不平,還好其他多數代表反言相勸,並且還以會議主持精神勉勵學習臺灣民主經驗,體驗追求民主運動而必須擁有民主素養等言相勸,才終於把他們未能如意的情緒安撫下來。

    
縱使會場上高潮迭起、暗潮洶湧,可是偌大的豪華郵輪上還是有著不少快意時光。由於當時俄羅斯還是個高度通貨膨脹的國家(當年1美金兌換4400盧布),不少俄羅斯人就在郵輪上工作,而且沒想到各個身懷絕技、十八般武藝俱全。晚餐時只見其中數人忙著端餐盤進進出出,打理數百位遊客的飲食餐點,卻又不一會兒之後上臺表演,男的熱烈地跳著高難度的俄羅斯民俗舞蹈,女的展示藝術價值極高的芭蕾舞,其餘則是拉起莫札特、貝多芬、孟德爾頌、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等人的弦樂名曲,待直到午夜時分,在賓客雲集的郵輪賭場上又見他們這群熟面孔,正襟危坐且衣冠楚楚地做莊發牌。我們這一行人實在打心眼裡佩服之至,後來才知道他們都是一時失意落難的藝術家,暫時為糊口而委屈在這裡謀生

    (
當年俄羅斯改革派對美國已經達到頂禮膜拜的程度,美國經濟學家幫助葉爾欽修改總統令,美國律師參與制定俄羅斯的法律條款和政府規定,美國財政部指導俄羅斯如何制定和執行經濟政策。這樣,伴隨著市場的完全自由開放,金融資本通過在俄羅斯設立大量金融機構並吸收盧布存款,評級機構唱衰企業狀況,俄羅斯人不計代價地出讓自己的證券,結果,整個國家的資產被人民自己完全自願、興高採烈地賣掉了。伴隨著盧布和美元自由兌換的金融政策,盧布很快就陷入了崩潰境地,而金融機構僅用借來的錢就完成了所有者轉換,美元成為了真正的帝王,幾年時間俄羅斯盧布兌美元貶值上萬倍,西方資本與俄羅斯國內腐敗勢力結合,以極小代價獲得了巨額的資產。這一段歷史,經常被中共當局隱以為民主化的負面教材尤其是在美國資產階級在全球市場恣意掠奪,繼俄羅斯及其他新興民主國家之後,正是後來亞洲歷史關鍵的1997那一年,美國繼1985-1991成功打擊日本與西德之後,接下來 1997便發生美國金融禿鷹索羅斯突襲東亞各國金融體系,引發東亞金融風暴,導致南韓國家破產,東南亞經濟泡沫化,新加坡香港與台灣相繼內傷,發展速度降緩而被迫必須轉型升級美國轉而以中國大陸作為取代亞洲四小龍成為新的世界工廠,並且協助兩岸於21世紀初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


 
   這一段時間,跟幾位主要領袖份子,感受他們對於大時代民主運動的悲天憫人的襟懷,一起討論未來形勢演變與自我角色定位。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是,還與舊友○○○○基金會主席笙童重逢。

    
笙童,長得唇紅齒白、英挺俊秀,丰采迷人,更是絕頂聰明,眼睛炯炯有神,說話精氣十足,以當前的標準來說,活脫是個具有「裴勇俊」外表
但實質內涵卻是聲嘶力竭時的「伍百」。我們前後在美國、歐洲、臺灣各地一共有數面之緣。他在 1992 年時,以「中國民主基金會」主席身分,帶著海外異議人士及美國政界人士進入北京,立即遭到當局逮捕,引起香港、美國民主團體的聲援與重視。

    當年7月至9月在北京被關押期間,居留權提案在美國國會通過與大部分流亡留學生急於獲得美國綠卡不同,他的色彩與旗幟鮮明,他擔心民運的支持度降低;更擔心這些留學生不回國效力。故而並沒有在抵美後接受「聯邦調查局」 (FBI)政治避難的安排,並希望在鄧小平1992「南巡」之後經濟改革氣氛寬鬆之際,回國推動民主運動。

     
當晚,他告訴我正在籌備出書計畫,果然會後回國不久之便即出版記述民運的專書,第一年就賣出超過五萬本。現在它已是美國密西根大學、哈佛大學等名校亞洲通史相關課程的教科書,至少賣出超過八萬本,更在美國好萊塢賣出了四次電影版權。這讓他初嘗百萬美元富翁的滋味,也醞釀出日後創業的資金。

   
後來,他運用巧妙的轉進技巧在他的祖國製作了一個談話節目,由參與來賓互相討論議題。開創當時電視節目的先河,在節目的第二集播出後,立即成為電視台的全國收視率冠軍。後來他更靠著美國媒體圈的人脈,為美國的知名電視公司外包製作節目,不但逐漸打入美國媒體圈,也逐漸累積起財富。他的公司就是利用民運的背景與優勢,為法、德合資的公共電視台及美國知名電視公司製作相關議題的記錄片。各在紐約、台北兩地半年時間的他,經常會與台灣媒體人士保持接觸。

   
儘管他強調,他設立的公司投資人有美國、台灣、歐洲的個人和法人股東投資,他只是其中一位股東,由不同國家的子公司的專業團隊經營,而不是回國的政治工具。但是商業週刊報導特別提及,在21世紀,在當前國家一切發展都往經濟靠攏的趨勢下,也許他又會抓對另一個趨勢,靠著媒體的經濟力量成為回攻的第一個民運分子。
 

      

    

    

   

 俄羅斯聖彼得堡 (東宮+夏宮+渡輪會議)
----------------

1: 相會上文為2009-06-22寫。已經很多年沒見過他了,總是來去匆匆,行色匆匆。台灣、美國、歐洲都見過他的身影。只是,後來愈來愈只是在少數場合見過。1990年代末期,當時的他非常熱衷於如何運用資本主義社會的方法,藉以達成資本積累以壯大自己的效果,並且同時作為小說、戲劇、電影、電視同步發展的邏輯,獲致媒體效果上的傳達、散播效用。只是,經過 20 多年之後,有關於中國的民主轉型路徑,他似乎有些許不同往日的想法。

*  請參閱:沈彤,20034月,<我的幾點澄清──關於「沈彤六四英雄變紐約億萬富翁」>。《多維周刊》總第 171 期。http://www.64memo.com/b5/15640.htm

2:  溫和派沈彤,1989,在事件發生期間,是北京大學學生自治籌委會的常委,也是北京高校學生對話代表團的召集人之一,與王丹、吾爾開希、柴玲、李錄被視為五大學生領袖,但也是第一個逃離中國的民運人士。他在事件期間強調以「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表達學生的訴求和道德高度。5 月份時曾經率眾成功的圍堵軍車,並對軍隊訴求和平非暴力的主張。 

** 請參閱當時新聞: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一日,北京高校學生對話代表團召集人沈彤表示,他們得到國務院辦公室信訪局的通知,學生要求對話的建議已經轉達中央及國務院,領導人仍在研究中,估計在本周內會有明確答覆。https://sfchoi8964.wordpress.com/2009/02/24/511-%E7%A9%8D%E6%A5%B5%E6%BA%96%E5%82%99%E5%B0%8D%E8%A9%B1%E5%8F%8A%E9%86%9E%E9%87%80%E6%96%B0%E4%B8%80%E8%BC%AA%E8%A1%8C%E5%8B%95/#more-82

 節錄自《微紅的淚泉-一位香港女記者「八九.六四」的見證》https://sfchoi8964.wordpress.com/about/

3:  轉變。儘管早在此之前已經與他簡要談過事變之因,可惜當時大家掌握的資訊有限,所學知識也相當有限。幾年前,無意間見到沈彤在媒體的採訪發言,他在概念上的變遷,與我的學術文字當中整理出學術界三大學派中的六種理論其中他早期的觀點近似理性抉擇制度論的觀點。所以下面的註 2 中摘要簡介之。但是,近年來的觀點轉變,反而比較接近歷史比較主義的觀點

    沈彤回憶說,513號學生在天安門廣場開始絕食後,自己大部分時間是在天安門廣場,並且作為北京高校學生對話代表團的負責人,去跟各政府部門打交道。520號戒嚴令實施後,他基本上每天都在天安門廣場,不過,63號下午,沈彤家人的朋友到天安門廣場找到他,帶來沈彤父親患絕症的消息。沈彤懷著沉痛的心情,跑回西單家中,陪伴母親。63號傍晚,沈彤跟一個在木樨地的北大同學通電話,在電話中聽到槍聲。幾個小時後,沈彤在西長安街上親眼目睹了軍隊開槍打死、打傷抗議民眾的場景。

 
6.3號晚上天黑之後,我就離開家,一直是在街上。當時在西單學生很少。西單那邊,其實不光是西單,北京的主要路口,特別是西長安街,其實從5.20號戒嚴開始,每天晚上都有民眾出來設路障、堵軍車,保護學生。所以63號晚上也不例外,其實人很多。但因為學生很少,所以它是沒有組織的情緒發洩。整個學運期間,糾察隊也好,我們的非暴力原則也好,都是要以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去表達我們的訴求和道德高度。在西單的情況就比較混亂,因為這是是民眾對軍車的自發性的反應,而且這是過了兩個星期成功的堵軍車之後,大家都覺得他們能夠堵成軍車,而且每個人都相信一定不會用真槍實彈。我當時跟可能23個學生在西單十字路口,試圖讓民眾比較有組織一點。」 

    
沈彤說:「我記得,當時街上很亂,不開槍的時候,街兩邊的民眾就會往路 走,跟坦克車、裝甲車、卡車上的軍隊去宣講,因為前兩個星期就是一個戶外的全北京市的講座,不斷的跟進城的軍隊講學生愛國,在北京發生了什麼,大家多麼支持學生,多麼希望這個國家好,希望這個政府改革。所以大家都在做這件事情。一旦開槍,大家馬上就四散跑開。我記得,第一次有人在我身邊受傷的時候,我還跟大家說,不要跑,因為可能會引起他們更多的反應,也一定不要扔汽水瓶、石塊什麼的。我就在跟大家喊話,然後身邊就有一個人中彈。我還跟大家說,不要緊張,一定是橡皮子彈。所以你可以想像當時那個情緒,就是說,你根本不覺得他們會用真的武器去對付北京的市民。」

    
沈彤在參加學運前已經申請赴美留學,並獲錄取。六四後,沈彤先是躲藏在北京朋友家中,後於610號持辦好的護照和簽證,乘飛機離開北京赴美國波士頓。在美國的頭十年,沈彤先在布蘭戴斯大學攻讀生物學,後在哈佛大學和波士頓大學攻讀政治哲學和社會學博士。期間,沈彤還和美國政要、民間人士、其他流亡人士創建了中國民主基金會,並出版了自己的英文回憶錄《Almost a revolution( 幾乎是場革命 )2000年,沈彤在紐約創建媒體技術公司萬視科技(VFinity)。2011年沈彤從萬視科技辭職,投身「佔領華爾街運動」。2012年沈彤參與發起「劉曉波之友會」,呼籲中國政府釋放劉曉波、善待劉霞。

    
沈彤說,他從未停止對六.四的回顧和反思,隨著時間的流逝,他認識到自己當年的一些想法是錯誤的。「89年我流亡之後,有很多年,大概將近20年的時間,我當時都堅持一個想法,就是說:溫和與激進的這種區分。我當時在學生中間,後來在廣場,各界參與之後,等於是在運動的組織和協調層之內,我都認為自己是溫和跟理性的。也就是說,相對於其他的主張絕食、主張長期佔領廣場,主張一些非暴力的,但比較極端的一些形式,我認為他們是激進的,甚至我有一個想法,就像中國很多的民間所謂自由派異議人士和知識分子講的,如果我們更溫和的話,也許政府的鎮壓,也許六四屠殺就沒有那麼嚴重。」 

   
沈彤說:「這個想法我自己發現是完全錯誤的。因為我看到這麼多國家的成功的政權變更也好,社會和政治進步也好,其實激進也可以導致這樣的結果,溫和也可以導致這樣的結果。這個本質上是根據當時具體的情況,跟其他很多因素是相關的。而是說,激進就一定導致運動的失敗和政府的鎮壓。在鎮壓這個問題上,鎮壓就是100%政府的責任。這跟學生做了什麼無關,而且學生和各界抗議人士所採用的方式都是非常嚴格的非暴力的形式,從絕食到佔領,都是非暴力抗爭的形式。所以我覺得那是一個誤區,是一個長期生活在警察社會和共產黨國家的一個思維上的一個誤區,認為就是說,我們的行動太激進了,所以才會造成政府的這種極端的反應。這是一種順民的心態。所以這個是我在六四之後過了20年,大概在20週年的時候,我才在反思和思考上有一個重大的變化。」

    
談到中國未來民主轉型的可能道路,沈彤認為:「比較有效的、能夠持久的民主化的運動一定是自下而上的,但中共內部的縫隙,或者中共內部的衝突,就像1989年春天那樣,以趙紫陽為代表的一批人和以李鵬、鄧小平為代表的另外一批人之間有所衝突的時候,政府內部的這種情況當然會對民間的活動空間,以及在抗爭開始之後事態往好的方向發展會更有利。但是據我對中共黨史的了解,和過去2030年自己的參與和觀察,我覺得中共體制內,產生一個有效的反對派,甚至形成現代意義上的反對政黨的可能性極低。」 

以上節錄自:<六四25周年回顾(十)沈彤专访,《自由亞洲電台普通話》

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zhuantixilie/64-25/64-05302014150717.html

---------

 註2:民主化的起源 (節錄)Mann著。 

     事實上民主化理論當中,《第三波民主化的作者S. P. Huntington曾經提過所謂的滾雪球效應(snowballing)或示範效應(demonstration effect):也就是說,具有政治或文化上典範意義且已經民主化的國家,或是其他國家成功的民主化經驗,激發後進的國家社會爭相仿效學習,或是在地理上相近、文化習慣上相類似的國家之間,存在示範效應的作用。

    我認為
,當年俄羅斯在民主化之前與之後都同時出現政變,前者為前蘇聯舊勢力的軍事政變,後者有總統因為砲轟並派兵鎮壓國會政變,行政與立法的長期政治僵局,以及國營事業欠缺民營化經驗民營化過程又有少數特權精英佔有國有財產,一部分舊勢力精英的喪失權力與財富,然而民主政府的民選官員與民代發生諸多貪污腐化事件計畫經濟體制剛轉化成市場經濟尚未適應,欠缺中產與資產階級力量的底部支撐,從而造成總統的政策失靈,因而民主化不久即出現超級通貨膨脹,進而導致全國經濟崩潰的困境。俄羅斯很快就在西方機構的建議和援助承諾下進行了徹底改革,國有資產證券化之後雖然分給了國民,但很快資產被少數國外資本和國內寡頭控制,經濟一落千丈,國有財產與國民資產被大肆洗劫。這個經驗,反而成為1980年代之後,一向以蘇聯為馬首是瞻與學習對象的中共當局,當作戒慎戒懼於民主化的反面教材,以避免步上葉爾欽時期俄羅斯的後塵

  
  談到民主化的起源,其研究途徑如果以新制度主義(new institutionalism)的角度予以區隔(March & Olsen, 1984),可以區分為三個研究途徑:社會學制度論(sociological institutionalism)、歷史制度論(historical institutionalism)、理性抉擇制度論(rational choice Institutionalism)(Hall & Taylor, 1996;Immergut, 1998)。此外,尚有結合多種途徑在一起研究的綜合途徑。

    以下僅就理性抉擇制度論來說 (上一次已簡要提過「賽局模型」,故此次省略之) 。

    理性抉擇論者認為,經濟發展對民主化的影響,並不若社會學制度、歷史制度論者另兩個學派所主張的那般重要,尤其藉由許多異例的個案指出,在低收入的國家也同樣能夠發展民主體制,例如十八世紀的美國或二十世紀的印度。理性抉擇論者也主張,決定民主化起源的主要因素,並不是來自階級結構的變遷,而是來自於參與政治的主要行動者,他們之間的互動過程與策略(Rostow, 1971)。

    論者並以政治行為者為主要研究焦點,認為政治行為者的特定行為、選擇與策略有利於民主化的發生,亦即民主化的起源大致取決於菁英與個人的行為,及其行為的時機、地點和方法。若以歷史發展來看,此一途徑認為,民主化的起源主要是取決於菁英的主動性與行為作用,這些行為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由結構所形塑,至於這些結構則包括:可能影響菁英選擇內容的一系列的物質與社會制約、一套規範或價值、一連串多變的機會。論者的研究成果,不僅對民主化過程中的政治鬥爭有強烈的預測及解釋能力,也對當代民主化起源參與者的策略選擇,有所啟發。統治菁英與反對菁英的四組對抗(O'Donnell & Schmitter, 1986:15-17;Przeworski, 1991: 67-68;O'Donnell :48-49;Gill, 2000;Potter , 2003: 20):

   1.菁英的區分

  論者通常將統治菁英區分為保守派(強硬派)及改革派,並將反對菁英區分為溫和派與激進派。

   (1)統治菁英保守派:通常是軍方本身或是曾以軍隊鎮壓過反對者的統治菁英,傾向於採取鎮壓而付出高昂代價的策略,這是由於擔心未來遭到政治清算,並以鞏固既有的威權體制而維持既得利益。

   (2)統治菁英改革派:通常是威權體制中的技術官僚或年輕繼承者,傾向於由統治菁英採取控制性改革的策略,因其結果或將避開被推翻的風險而有利於自己繼續掌權,並且成本也較血腥鎮壓為低。

   (3)反對菁英溫和派:反對者當中擔心民主運動過於激進的成本太高,傾向於對改革派局部妥協的策略,否則將導致威權體制中保守派的奪權,並且將使領導者對民主勢力採取鎮壓手段。

   (4)反對菁英激進派:反對者當中的部份領袖認為軍方或改革派不敢肆行鎮壓,因而傾向於採取零和的策略,希望以更激烈的行動一舉推翻統治菁英。

  2.菁英的行為與互動

    論者認為,威權政體的政治自由化,通常肇因於統治菁英內部的路線分歧,並使威權主義對言論自由與社會運動的控制鬆動,導致自由範圍擴大以及公民社會崛起;但對於是否鎮壓公民運動,統治菁英之間則通常沒有共識。至於公民社會則孕育不同路線的反對菁英領袖,包括主張妥協的溫和派與堅持立場希望一舉推翻政權的激進派。在政治自由化與民主化過程中,或許與經濟發展等結構性因素沒有那麼直接的關係,更可能來自威權體制的內在矛盾,才導致菁英分裂與內部鬥爭。這四派菁英間的合縱連橫決定了民主或威權體制的命運,而且軍方的立場通常扮演了決定性的角色。改革派與溫和派的結盟以及軍隊國家化,對於不流血的民主化有重大貢獻,但保守派與激進派的反應,也可能導致不同的結局。 

上一篇:** 愛別離

下一篇:** 妳的樣子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Mann 2019-01-13 13:18:57

客途秋恨~~

(南音)涼風有信,秋月無邊。思嬌情緒好比度日如年。小生繆艮(謹)蓮仙字,為憶多情妓女麥氏秋娟。見渠聲色性情人贊羨,更兼才貌的確兩相全。今日天隔一方難見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涼天。你睇斜陽照住個對雙飛燕,獨倚蓬窗思悄然。 耳畔聽得秋聲桐葉落,又只見平橋衰柳鎖寒煙。第一觸景更添情懊惱,虧你懷人愁對月華圓。舊約難如潮有信,新愁似海無邊。虧我情緒悲秋同宋玉,況且在客途抱恨你話對乜誰言。記得青樓邂逅個晚中秋夜,我共你並肩攜手拜月嬋娟。我亦記不盡許多情與義,真正纏綿相愛又複相憐。共你肝膽情投將有兩個月,唔想同群催趲要整歸鞭。幾回眷戀難分舍,真係緣慳兩字拆散離鸞。淚灑西風紅豆樹,情牽古道白榆天。共我杯酒臨歧同我餞別,在望江樓上設下離筵。你牽衣致囑我個段衷情話,叫我要存終始要兩心堅。今日言猶在耳成虛負,屈指如今又隔了一年。近日聽得羽書馳諜報,重話干戈亂擾江村。昆山玉石也遭焚毀,好似避秦男女入桃源。你係幽蘭不肯受泥污染,又怕賊星來犯呢位月中仙,你話嬌花若被狂風損,一定玉容無主倩乜誰憐。個陣輾轉馬前遭血濺,日落魂歸玉化煙。你話若然豔質遭兇暴,我寧願同埋白骨去伴姐妝前。或者死後得成連理樹,把楊枝甘露救出火坑蓮。等你劫難逢凶俱化吉,個的災星魔障兩不相牽。虧我心似轆轤千百轉,空綣戀,嬌呀但得你平安願,我就任得你天邊明月照別人圓。

版主回應
聞擊柝,夜三更,江楓漁火照愁人,幾度徘徊思往事,我都勸嬌何苦咁癡心,風流不少憐香客,羅衣還多惜玉人,估話煙花誰不貪豪富,做乜你偏把多情向住小生,我窮途作客囊如洗,擲錦纏頭愧未能,記得填辭偶寫胭脂井,重含情相伴對住銀燈,細問曲中何故事,就把陳後主個段風流講過知聞,講到兵困景陽家國破,歌殘玉樹後庭春,攜住二妃藏井底,死生難舍意中人,聽到此言心歎息,重話風流天子更情真,總係不應沉溺奢華福,就把錦繡山河毀路塵,你係女流也曉興亡恨,不枉梅花為骨雪為心,贊我滿腹珠機原無價,知你憐才情重更不嫌貧,慚非玉樹蒹葭倚,只係鳥羅絲附木瓜身,等你洗淨沿華甘謝客,只望平康早日脫風塵,恨我樊籠無計開金鎖,故此鸚鵡羈留困住姐身,況且孤掌難鳴為遠客,有心無力幾咁閑文,欲效藥師紅拂事,改裝夤夜共私奔,又怕相逢不是紮髯漢,恐怕陌路欺人惹起禍根,龍潭虎穴非輕易,恩愛翻成誤玉人,思量銜石填東海,精衛虛勞一片心,胸中枉有千言策,故乜並無一計可以挽釵裙,前程盡附東流水,好似春殘花蝶兩相分,正係神女有心空解佩,襄王無夢再行雲,又怕一別永成千古恨,蠶絲未盡枉偷生,男兒短盡英雄氣,縱使得成富貴亦是閑文,今日飄零書劍為孤客,偏舟長夜歎寒更,只話放開懷抱思往事,愈思愈想愈傷神,風送夜潮寒澈骨,又聞隔林山寺報鐘音,聲聲似解相思結,獨惜心猿飄蕩向那方尋,既說苦海濟人登彼岸,做乜世間留落種情根,風流五百年前債,結成夙恨在紅塵,又見秋水遠連天上月,團圓偏照別離身,水月鏡花成幻夢,茫茫空色兩無憑,恩愛自憐同一夢,情緣誰為證三生,今日意中人遠天涯近,空抱恨,琵琶休再問,惹我青衫紅淚愈更銷魂。 2019-01-13 13: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