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7 21:29:25Mann

** 愛別離





**  愛別離




風鈴的那般心思
在空中謳歌
鏡中月的夢中花
說是風與月最接近的時候

在流星燃燒過飛月之後|
只為那片落淚的雲,心跳
冰冷,飛鴻留下的指爪
說是尋找一種撕裂

昨日才是春風少年
今天已成白翁
愛上層樓的月光下
落得一把鼻涕平行
別離,說是辭別春風凝露
忘不了,說是讓那一系列的街燈甦醒
直挺挺,說是言不由衷

心絲萬縷,記得說不堪回首
往事千千意,忘了說相思就爬上心頭 

                

------ 

按1:   好不容易找到這一首歌,雖說跟原意其實有很大差別,但一回頭一轉念之間解釋詞意,居然跟下面的故事這麼搭。這一系列故事因為討論對岸動向而起,暫時到此,最近花太多時間在站台日記上,期末公事家事私事心事都很忙,暫時休息一段時間。
按2:   如果看官你還看不清楚,請永遠都不要懷疑國家機器暴力本質的這一面,戰爭、侵略、攫取、滲透、鎮壓與控制。但是,同時也請不要猶豫愛人與深愛人群的溫暖,以及堅定關懷、寬恕與和平的偉大力量。究竟,甚麼是作為一個知識分子道德勇氣呢?說話的勇氣呢?如果還來得及說,就趕快對所愛的人或人群說吧。看到下面那些往日時光的自己,真的只能說,歲月催人老、時光不饒人,記下來是,怕只怕是哪一天突然得了健忘症,忘了這一些故事。
                                                     ------2019/01/07 20:28 作
------

註1 :  故事
  
     1997那一年,在跟美國方面聯繫之後,因為不少學聯與民運界朋友邀請,特別是出具邀請函申請美國簽證才能放行之後
我們應邀到美洲西岸的  S. F. 列席觀會,因為許多前人陸續的耕耘與努力,我個人並且以某社團負責人的身份應邀致詞。
 
    我跟小蕙帶領著2個學弟妹前往,小蕙則是順道探視她已經半年不見的亞裔○籍老公小光。當我們抵達C州時,小光、駱聲、伯濤、平新、季軍等人都已經分別前後抵達現場,還有諸路英雄好漢、江湖名流暨「四大名門」掌門人,八方雲集「武林合併大會」。
     
    會後,幾位朋友們歡笑相聚。小學弟更是炫耀地拿著他新換來的國際駕照,快樂地開著租來的車子,在C州蛛網交織、車流密集的高速公路網當中來回穿梭。為了尋找面積廣衾、大約為臺灣大學30幾倍的史丹佛大學,我們甚且在高速公路以及校園中多次迷路,途中還因為小學弟不諳C州法令,任意以「臺灣經驗」變換車道,而且沒有做出必須的「回頭轉視」動作,被開著休旅車的警方攔下開單,被視為是一種「移動型暴力(moving violence)」。早已經是律師的他,現在回憶時還直說:沒想到自己第一次違規是在國外。好不容易才找到會中先行離開的駱聲,我們離開開會場所的西爾頓飯店之後,在駱聲家中住宿了幾個晚上。
 
    駱聲,一個看起來極為英挺俊秀的年輕人,對於朋友總是熱情十足,個性溫和謙讓,舉手投足之間自然投射著一股說不出的斯文魅力,一直是這個圈子裡公認的才貌雙全的美男子。他在哈佛大學社會科學大師 Theada Skocpl的門下為弟子,與我興趣最高的比較歷史學派與國家理論研究係屬同一領域,所以我們之間有著交流不盡的研究議題與機鋒辯論。在他取得社會學博士學位之後,當時隨即投入某門派掌門人麾下做事,擔任起總管職務及角色。在這個為數10幾個人的總舵機構當中,他負責打理庶務及內外關係。但是,駱聲對於這次合併大會,其實他並不抱太多樂觀希望,我絕對可以感受到他的憂心忡忡。
 
    我問駱聲為什麼先行離開?他解釋是到購物中心選購所需物品,以便用於當晚即將舉辦的○○紀念晚會。也就是會議的第二天,當我們利用空檔參訪某些單位及朋友,以及附近的幾所知名大學之時,他卻正忙得不可開交。當時我一直不解的是,不曉得為什麼他特別買進數量極為龐大的玻璃杯以及手工蠟燭原料。進了房間一看才知道,他除了將已經製作完成的自由女神像進行最後的修飾之外,並且連夜以玻璃杯作為盛具,在每個玻璃杯之中特意置入六瓣四葉,再膠灌大量的熱燒蠟燭原料,趁著蠟膠即將乾凝而未凅之時,用水滴滴落而輕輕留下滴痕,並且在每一根成型手工蠟燭之外,不厭其煩地以毛筆醮伴紅漆,逐一揮毫落筆寫著『釋放魏京生、不忘○○』。
 
    直到傍晚時分,我們在  S. F. 花園角廣場上集結,為數有近百人之多。晚會中大家在司儀駱聲的帶領下靜默致哀,隨後邀請四大掌門人分別致詞,至於當晚的最高潮則是當他朗誦宣言完畢之後,隨即將自由女神神像手上的火炬點燃,同時每個人都一起高舉早已點燃的他連夜趕製的手工蠟燭,群眾團聚在自由女神神像周圍行進時,心中的熊熊烈火也因此緩緩升起,集體大聲高呼『不忘○○、不忘○○、釋放魏京生』。會後,場所狼藉,我們幫忙收拾,直到接近午夜時分,才回到他的租屋處所。
 
    隔天,駱聲帶領我們到  S. F.  市中心及中國城唐人街閒逛,伴著夕陽餘暉的斜影,緩緩跺步在漁人碼頭的海濱。晚間,他又帶領我們到知名的旋轉餐廳用餐。席間,我終於忍不住請教他幾個有關手工蠟燭的問題,六瓣四葉代表的意義很淺顯,但是為什麼要留下滴痕呢?此時,他旋即低頭,雙眼迷離,感慨地回憶:
 
    回到過去。
 
    在那個特殊的日子裡,當時駱聲與一群朋友們帶著屬於少數民族的鍾綾,被迫遠離○○○廣場之後,經過千辛萬苦,在美國的國際政治與人道關懷雙重壓力之下,好不容易才得以脫險遠離家鄉,終於來到陌生的他鄉國度。
 
    他們雖然驚魂甫定,但是等到稍微安頓之後,不僅是思鄉情愁,對於仍然身陷獄中的舊日朋友們,卻依然殷殷懷憂。可是,在那個無可奈何的時代悲劇裡,悲歡離合的磨難過程中,總有一些值得關切而必須繼續從事的功課要修行。有的主張揭竿起義,有的強調逐步滲透,有的堅持漸進改造,有的重視時勢變遷,每一次各門各派都因為路線抉擇的辯論,各方旗幟方向的指導,或者誰與爭鋒的問題,經常鬧得彼此僵持不下,甚至於王不見王,更嚴重的還會水火不容。
 
    駱聲與鍾綾,兩人由患難同伴的友情當中,逐漸培養出的同命鴛鴦的真情。他們對於部份門派宗旨已經逐漸變質,日益衍化的武林恩怨、江湖風波,深懷憂患意識。本來有如神仙眷侶般的小倆口,卻彼此相約一起同進同出,必要時甚至可以以身犯險,偷偷潛行返鄉,除了搜集相關資訊,更可以聯絡地下同道。尤其進行相關錄影證據,如果揭發迫害人權或者有違人道的事實,必然形成國際輿論的關切與壓力,至而創造更多拯救尚在獄中受苦朋友的機會。他們認為這些事情迫在眉睫,不能空言高論,甚至於因為眼前的爭權奪利終至淪喪於自我迷失。為了喚起與拯救生命靈魂,他們覺得必要做出俠客行一般的義舉,以喚醒世人及同道。只是,礙於情勢艱難,始終未能成行。
 
    直到有一天,機會突然來臨,就在○○紀念日的前一周。沒想到事先知情的鍾綾,卻在前瞻後顧、百般考量之後,決定背離原本的同行約定,偷偷隱瞞駱聲而千山獨行。臨行前,鍾綾仍然有如往常一般,在○○紀念日的前一晚,兩人親手以玻璃杯作為盛具,在每個玻璃杯之中刻意置入六瓣四葉,再膠灌大量的熱燒蠟燭原料,趁著蠟膠即將乾未凅之時,在每一根手工蠟燭外以毛筆醮伴紅漆,逐一揮毫寫著『不忘○○』。只是,不同於前六年,這一次,鍾綾的淚滴終於忍不住滴落,而輕輕在其中的一根蠟炬留下滴痕。駱聲當時不以為意,總認為她為了自己當年已走的朋友,以及仍然在獄中受苦的老師同學而垂淚。沒想到,鍾綾卻告訴駱聲身體不適,無法出席晚會,體貼的駱聲當然要她多休息。
 
    駱聲忙著當天的晚會,對於這一年鍾綾的缺席雖然心知度明,可是總覺得胸口隱隱作痛。等到晚會在午夜結束之後,對於情人憂心不已的駱聲立即披星戴月、兼程趕回兩人同居的租屋。只是,打開房門之後,伊人已去,芳蹤成謎。只見那個滴落淚痕的蠟炬已經點燃多時,淚滴水痕卻早已因為燭淚凐沒而消失,旁邊置放鍾綾最愛的黃色玫瑰花樣式的蠟染手絹,下面壓著一封訣別書。
 
    半年多之後,西方媒體果然陸陸續續收到有關搜證錄影資料,他們的國家也終於被迫釋放更多的良心犯。只是,部份從事這項任務的俠客都有心理準備:「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鍾綾被補入獄的消息終於自遠方傳來,不同的是,從事這種行徑的人,下場是更容易「失蹤」(註 2.4)

    我至今仍然未曾見過那一封信的內容,我覺得也沒有資格繼續探詢。只是,駱聲反而勸我們別擔心,他總覺得鍾綾還在她的故鄉「香格里拉」,正好好地活著呢。他說,只要稍有她的消息與蹤跡,不論天涯海角永追隨,他們必然永遠是「神雕俠侶」裡面的楊過與小龍女。
    
---------
按  (2004. 6  第一次寫下故事)
    姑
且以金庸的「笑傲江湖」比喻之。當年那是一個極為重要的美洲系統的「武林合併大會」,緣於「四大名門」的自立山頭、各自為政,以及部份門派宗旨已經逐漸變質,甚至於衍化成各種武林恩怨、江湖風波,部份成員之間更是因為三方外界勢力的滲透,而日漸離心離德。為顧全大局、整合力量,並且透過外界勢力援救仍然身陷獄中的幾位武林大師,遂有四大名門掌門人呼籲召開此次的「武林合併大會」。只可惜,會後不久,合併大會不但沒有促成團結,卻反而造成更嚴重的分裂。後來,還因此激發歐陸系統的 "十三劍派" 另行召開另一場「江湖同盟大會」互別苗頭,夾在中間的我們,甚至於遭到十三劍派的誤解,以及某方外界勢力的公開批判,我因而只好被迫展開另外一次的浪漫奇幻的歐陸之行,這是後話。

*除了化名以外,雖然最愛看歷史與武俠小說,但是我並不是在寫歷史或武俠小說。這裡面的人物都是結結實實、有血有淚的出現在我的生命當中,閃亮亮的心靈曾經照亮我的心房,讓我感受與見證生命的無常。只是基於某種原因,局部稍微潤飾,其實,真的很抱歉,才疏學淺,腹笥有限,行筆至此,字字柔腸千結,情緒波動,有時覺得都已經快要撐不下去了。用姑妄聽故事的心情來看待,看完就算了,畢竟這些都是我個人的心靈檔案而已!
--------------
 
註 2   進一步 說明故事 (2019. 01 .05)
 
2.1  由於  1997 年當時適逢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的第四浪,俄羅斯級東歐民主化不久。全球新聞界與學術界都同時在關心各國的民主化民主轉型民主深化與民主鞏固等等的這一些議題。但是。在受邀與會這一段期間,我跟他們之間的定位不同點。就是我們是關心民權運動者他們則是從事民主運動的人士,但不論屬於甚麼光譜定位的主張,從主張中共主導憲政改革到另外自行組織政黨,或者只是純粹從事學術研究,或是打算從事中國大陸的政權爭奪,甚或催生民主憲政者,這其中也有不少人士其實是同時參與學聯組織者。但是,學聯組織中也有不少人士是剛從中國內地出來留學的當權派知識菁英,或是當時才剛萌芽但仍屬少數的自發性中上階級。因此,為了顧及我們學聯本身成員的多樣性,避免被民運組織的運動方向牽著鼻子走,更無意介入以及與參與他們之間的路線爭議或權力鬥爭。所以,當時甚至於也有不少試圖警告我個人者,或是拿出大陸 **日報報導指出其批判矛頭已延伸至敝人者。但是從頭至尾我個人都是堅持一致的立場,學聯組織就只是也最好只有定位在學人性質的團體,主要在進行全球學生與學者的聯誼聯盟但是,秉持知識分子的良心良知與道義責任,總是要有人發出聲音。我們必須儘量撇開意識型態的論戰,更必須避開成為政治團體的定位我們最在乎的核心觀念就是人道主義的理念,我們最關心的普世價值就是基本人權的議題。當然,後來因為兩條路線方向的差異,以及他們當時還普遍欠缺民主國家的議事經驗使得我在斯德哥爾摩至聖彼得堡所主持的海上郵輪會議,必須作很複雜的議事處理,將學聯會議與民運會議二者作某種程度的切割,但同時也找出共同關切的議題
    
2.2  舊金山中國城主要有兩條南北向的主要街道:一條是都板街 ... 中國城的一個主要焦點是花園角廣場,英文名稱叫「朴次茅斯廣場(Portsmouth Square)」。遊客大都集中在都板街,在都板街和布什(Bush)街口是中國城的南邊入口「中華門」牌坊,沿路而上就會來到Pine街的聖瑪利亞廣場,當中豎立著1937年所建的孫中山雕像,再沿著都板街走下去就達到企李街(Clay),也就是我們當時參與的主要活動區域在花園角廣場公園,還有退伍軍人戰爭紀念館前。花園角廣場歷史悠久,有五、六個籃球場那麼大。160多年前,此地是海岸,1846年美國軍艦朴茨茅斯號在此停泊,並於7月9日在花園角這個地方升起了美國國旗,這是舊金山第一次升起美國國旗之地,從此舊金山就脫離西班牙成為美國的領土了。現在公園內還有一個1924年所設置的銅碑,藉此紀念這個歷史的瞬間。 

2.3  舊金山市中國城花園角的民主女神像是在海外的第一件複製品。台
灣通常稱之為自由女神像,大陸則稱之為民主女神像。1989  年學生們呼籲的「民主中國」, 象徵民主的女神像曾在天安門廣場矗立, 1994年的 6 月 4 日在紀念「六四」5 週年當天,從此豎立在舊金山的花園角廣場。銅像由 270 公斤青銅鑄造,這是 1989年「六四」天安門廣場的民主女神像,被解放軍坦克車碾碎之後,在海外重新豎立起的第一尊中國民主女神像。我在文中所謂的 「基於某種原因,局部稍微潤飾」,例如手工蠟燭與六瓣四葉的問題,其實是因為當時去參與觀看民主女神像的清洗,純粹只是清洗民主女神像與製作字牌的部分實在欠缺詩意,所以才改成這樣子的寫法。年度清洗民主女神像的新聞,參考如後 https://youtu.be/4_KqeelS9cI
 
2.4  駱聲與鍾綾兩人比喻之,其實就是後來名之曰「維權人士」,這個專有名詞1997年當時尚未出現是在21世紀初出現的,這個也是大陸社會內部相當大的單一議題。鍾綾是否被補入獄的消息我無法證實,但是據悉,後來又傳說兩人陸續投入「維權運動」,其後我因淡出這個圈子而失聯,不知兩人所蹤。因為中國大陸自從改革開放之後,律師職務漸從國家機器解放出來,因為獨立執業參與法庭辯護而出現自主性,更開始參與不少人權議題與法律行動,加上民間社會開始出現各式各樣自主性的群眾運動,為了維護自己的基本權益,從而不斷在法院或街頭與國家機關進行司法訴訟或者互相對抗,其實是直至2007年之後維權因大量出現而逐漸普及化的名稱。有關「維權運動」的深度報導,參考如後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20684

2.5 以下地點皆在 1997年 8 月 舊金山

    漁人碼頭

   金門大橋

    

   史丹佛大學

    

   希爾頓飯店

  花園角民主女神像

 1.中間那一位老人家
,就是民運界輩分最高骨頭最硬的知識分子王若望老先生( 網路上搜尋就都會有他的自傳 ) 生平請參考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E%8B%E8%8B%A5%E6%9C%9B
 2.至於當時呼籲中共釋放的魏京生先生,當時還在獄中。他是目前民運界輩分最高,批評聲量最大者( 網路上搜尋就都會有他的直播影片 )
 生平請參考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AD%8F%E4%BA%AC%E7%94%9F 




上一篇:** 歸來

下一篇:** 客途秋恨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