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30 06:00:00Mann

** 離別曲




** 
離別曲



 

你默然走向我心中的天地
興來幾句
旅人尋找投宿旅棧
好教那滄桑可以不及辭別
十字浸泡…,六年囚牢
 

崢嶸的風度翩翩
飄然而飛的非航停頓,風起
塵世,洗練,白霜
透露出離別的故事
一點火種…,萬把心香
 

蒼芎中的光點,亮了
抗衡惺忪世界
只剩未消逝的幻影
捕捉今世初生
東渡自由的詩,吹開了哥倫比亞的海風
一時交會…,三種滋味

當歲月如雨絲白上了髮
終將消融
一生驚覺…,一如清水

 ------------------

按1: 蕭邦19歲時,愛上一位華沙音樂院的女同學康絲丹奇,她是一位亭亭玉立,有聲樂天才的姑娘。蕭邦因為生性羞怯,始終不敢向她傾吐愛意,當他決定前往巴黎遠離祖國時,在康絲丹奇亞的面前彈奏了這首纏綿幽怨的鋼琴曲,向這位日夜思慕的美麗少女告別了。曲中那充滿愛慕、悲戚而且非常美麗的主題,蕭邦自己也曾說∶「像這樣優美旋律,我以前從沒有寫過!」他的弟子古特曼在彈奏此曲之後,不禁握住老師的手大叫:「啊!我的祖國!」後人才知道本曲是在抒發作者的思鄉之情。從此,這首練習曲就被冠以「離別曲」的標題。這是蕭邦的鋼琴曲中最為人熟知的名曲之一,尤以第一段主旋律最為優美。

按2:  王軍濤先生,2010年起的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共同主席,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公共管理專業碩士,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比較政治專業博士。網頁上我通常不提民運朋友們的本名,但這裡沒錯,這是他的本名,因為他劇力萬鈞。他父親在1991年離休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現在的國防大學)院務部政委,王軍濤的父親死時,中共當局不讓他入境,以致無法奔喪。在1995年出版的《轉型期的中國:社會變遷─來自大陸民間社會的報告》一書中,閔琦指出,陳子明創辦和領導的中國政治與行政科學研究所及其後繼者「北京市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簡稱「社經所」)是「中國第一家民間正式的社會科學研究機構」。已經出版的多本英文著作也都認為陳子明和王軍濤所領導的研究所是中國知識份子中最民間化、最具獨立意識的團體。前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陳小雅出版了一本《八九民運史》,披露了一個所謂的「三線計畫」,認定是陳子明、王軍濤主辦的「社經所」針對八九學運制定的一個工作計畫 (此書爭議甚大)。後來,北京法院的判決書據此宣稱:陳子明在1989年4月至6月期間,與王軍濤相互勾結,糾集劉剛、陳小平等人,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地進行了一系列陰謀顛覆政府和反革命宣傳煽動活動,制造反革命輿論,建立非法組織「維憲會」,策劃、煽動、組織和指揮各非法組織佔據天安門廣場,抗拒戒嚴令的實施,以推翻人民政府。並根據這種指控,在參與八九民運的北京知識份子和學生領袖中,判處陳子明王軍濤最高的刑期。


按3:王軍濤在1989年被捕,1994年4月23日從北京市延慶監獄直接押送機場,流放到美國,當時他甫從中國大陸坐監 6 年。王軍濤是八九民運的標誌性人物,他先被中共當局當成六四黑手秘密通緝,其後判處最高刑期( 13年 ),被視為八九民運首犯;然而,與此同時又被民間史家詬病誤解,構成「雙重冤獄」。八九民運發生之前,王軍濤等人的主要工作是做啟蒙和理論研究工作。一九八四年是個新起點,此前他們的工作主要是啟蒙,八四年後他們開始著手建立實體,開始進行可操作的改革研究與實踐。他提到讀過一本政治學的書 ( 我依稀記得,他說的應該就是後來成功預測21世紀文明衝突論的 Sumal. P. Huntington 的 ”Political Order in Changing Society" ),上面講到,「法國的變革主要是一批知識份子發起的,英國的改革者則兼有豐富的實際操作經驗。我們也必須取得實際的操作經驗。我們先是辦公司,辦了兩所函授大學,招收了幾十萬名學生。籌集到足夠的資金後,我們又辦起了研究所。在子明主持下,出版了好幾套叢書,幾十種書籍,編寫了一批教材。其次是組織研討會和專題研究,主辦全國性的調查。這些工作是閔琦負責。張倫參與很多,對情況很瞭解。我們發表了一系列研究論文和調查報告,聚集了一百多位中青年知識份子。我們把這些形象化地稱作『思想生產線』。當時我們把自己定位為一個獨立的民間知識份子團體。」他所提到其中的幹部,後來有人坐牢也有不少人曾經受邀來台,我只是一個研究生,但由於參與學聯代表的身分,跟他們在台、美兩地有過多次思想交流與研討會論辯。他們重視的是,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體制無非兩種可能,要麼由於封閉而垮臺,要麼由於開放而轉型,無論發生哪種變化,我們作為一支獨立的、民間的、理性的和建設性的力量都會發揮它的作用。」其實這個觀察或研究出發點,即令到了現在,一路走來,仍然是全球各國政府關注焦點,也包括了中國大陸內的政治、經濟、企業三種當權派,或者是學術界、民運界對於當前中國大陸的「新科技威權體制」似乎愈來愈趨於鞏固;乃至習進平企圖建立個人極權體制的疑惑。然而,與此同時,在習進平權力攀至巔峰之際,不旋踵而中美貿易大戰幾個回合下來之後,中國大陸政局裡裡外外詭譎變遷,對於因為當前權力鬥爭而呈現亂象,學者許章潤萬言書、諫言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鮑彤呼籲不要讓敢言者「消失」;紅二代鄧樸方、劉源的發言;與中國學人向松祚的大膽演講引發震撼的發聲;甚至於李克強反撲,在全球的中國大陸研究學術界、流亡世界各地的民運界都有各自詮釋。因此,最近心情起伏,寫了這一首詩,獻給王軍濤先生。2018/12/30/02:10 A.M............


按4:1997年暑,我個人因為前往美國與許多在美東的中國學聯與民運團體接觸,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近郊與王軍濤先生相會。當時,其實我還只是一個博士生而已,他說他自己的身體因為在獄中的刑求待遇,以致身體健康在出獄之後始終不好,可是當時他卻極力看好正在中國大陸內地各地籌組的「中國民主黨」,認為將來必將成為民主化中國的反對黨,甚至於通過自由民主選舉,對中國共產黨進行政黨輪替而成為執政黨。然而,儘管我當時就未必完全認同而部分懷疑他的觀點,而且根據後來所知,不幸的是儘管「中國民主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主運動中第一個公開宣布成立政黨的組織,成立於1998年6月25日,但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申請註冊未獲批准。「1998年6月,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訪華,一眾民運人士便開始籌建中國民主黨。最先組成的是浙江省籌委會,於6月25日由王有才、王東海、林輝出面在浙江省民政廳公開申請註冊,其後北京、上海、山東、湖北、遼寧、四川等地先後成立籌委會。但在柯林頓離開中國後,江澤民當局便對民主黨作出打壓,包括逮捕組黨人士。1998年12月21日以及22日,它的主要成員徐文立、王有才、秦永敏分別在北京、杭州、武漢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3年、11年、12年。徐文立、王有才分別於2002年12月24日和2004年3月4日被流放到美國。有數以百計的中國民主黨成員被拘留、逮捕、和判刑。」

 
1997/ 與王軍濤先生合影/ 美國東岸華盛頓郊區居所

按5:  後來,他來台灣還有兩次碰面的緣份,但是我個人與這些朋友們卻逐漸失聯。主要是因為:當年通訊不甚便利,科技網路資訊科技發展程度不如今天發達,他們又有機密考量;而且隨著各路民運人士紛紛跑到國外,其內部對於海外民運領導權的鬥爭異常激烈;至而王軍濤等人在中國大陸「內地」籌組動員的中國民主黨,也因為成員紛紛被捕入獄或是流亡海外,聲音漸弱;台灣學聯自己本身組織也有路線鬥爭問題,以致個人與部分友人意興闌珊,漸漸脫隊。其後更重要的是大約1998年之後,一方面我忙著撰寫博士學位論文,獲得學位之後更隨著自己公共治理學術領域事業的方向開展改變方向,自此天各一方。但是,當年當時關於中國大陸這些觀察、討論、接觸的人生經驗與歷程,其實我所關注的是:「中國大陸民主化或政治轉型的震盪過程,及所其可能衍生的後果,期間對於台灣的可能影響將會是甚麼?」這個議題,不論國際上的美日兩岸,或台灣的統獨藍綠,其實恆久都是無法逃避的重大課題回頭一看,因為這些議題或許早已對我潛移默化,後來竟然對於我個人從事並投入比較歷史,國家理論,各國民主化、民主轉型、民主鞏固等等有關領域的學術研究,陸陸續續透過撰寫論文及教科書而深入,說來委實影響深遠。當然,這一方面我作的研究多數是廣義的社會科學理論與實際,後來最近這十年,關注於民主治理,全球化與在地化,政治經濟,管理學,非營利組織,社會企業與文化創意等等其他應用跨學科領域。最近,偶然間發現他的評論文章特別感覺他在獲得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之後,關注焦點始終如一,儘管我未必完全認同他的觀點,這是聽了受訪節目《王軍濤:中共體制終結路徑圖——如何終結這個龐大的怪物》之後的感想 https://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7/05/201705071818.shtml

按6:網路資訊甚多,但是讀者很難判斷真偽,如果有興趣可以參考 

張樹林:王軍濤與八九民運(之一)https://www.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7/06/201706301038.shtml

《維基百科》,<中國民主黨>http://www.wikiwand.com/zh-tw/%E4%B8%AD%E5%9B%BD%E6%B0%91%E4%B8%BB%E5%85%9A

王軍濤:2018/05/06,<八九學運的發生是改革開放的必然結果> http://cn.rfi.fr/%E4%B8%AD%E5%9B%BD/20180605-%E7%8E%8B%E5%86%9B%E6%B6%9B%E5%85%AB%E4%B9%9D%E5%AD%A6%E8%BF%90%E7%9A%84%E5%8F%91%E7%94%9F%E6%98%AF%E6%94%B9%E9%9D%A9%E5%BC%80%E6%94%BE%E7%9A%84%E5%BF%85%E7%84%B6%E7%BB%93%E6%9E%9C

王軍濤:2014/12/17<光榮的荊棘路——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工作報告>https://peacehall.com/news/gb/party/2014/12/201412172346.shtml 

民運前輩汪岷先生談海外民運的歷史、現狀和時代機遇《路德專訪 1/4https://youtu.be/yPKJ0z6NsIk

註:這是談中國海外民運組織的全覽。從1982年的民聯到1992年的民陣再到93年的民聯陣;從上世紀80年的「胡王之爭」到90年代的民聯、民陣之爭;從中國民主黨成立到民主黨諸多組織的緣由;從王炳章、胡平、嚴家祺到現在的推特黨。這個影片解說完整,其中所提人名,約莫半數或有一面或數面之緣。 

向松祚震撼演講:四十年未有之大變局 https://youtu.be/r6offNjTo4c

向松祚爆經濟已「怵目驚心」遭秒刪 砲轟官方誤判貿易戰 企業將成片倒- 汪潔民《夢想街之全能事務所》精華篇 網路獨播版https://youtu.be/JUHIuOi-veQ

劉源再出手 不許重演文革 習近平與紅二代政治精英反目   https://youtu.be/EU7xvITN7_E

激烈交鋒!第二波倒習潮到來 習近平還能走多遠?https://youtu.be/2vdjr8H_uj4

學者許章潤萬言書,諫言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鮑彤呼籲不要讓敢言者消失(明鏡之聲2018727-5https://youtu.be/TIBGpOwXAyE

許章潤,2018-07-24,<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724-opinion-xuzhangrun-fear-hope/

法行集錄|,2018 12 29,<許章潤的盛世危言——中國在臨界點上>,《中國數字時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7/01/%E6%B3%95%E8%A1%8C%E9%9B%86%E5%BD%95%EF%BD%9C%E8%AE%B8%E7%AB%A0%E6%B6%A6%E7%9A%84%E7%9B%9B%E4%B8%96%E5%8D%B1%E8%A8%80-%E4%B8%AD%E5%9B%BD%E5%9C%A8%E4%B8%B4%E7%95%8C%E7%82%B9%E4%B8%8A/

張雪忠,2018 12 29<告別改革開放 ——論當今中國的危局和前路>,《中國數字時代》,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8/12/%E5%BC%A0%E9%9B%AA%E5%BF%A0%EF%BC%9A%E5%91%8A%E5%88%AB%E6%94%B9%E9%9D%A9%E5%BC%80%E6%94%BE-%E8%AE%BA%E5%BD%93%E4%BB%8A%E4%B8%AD%E5%9B%BD%E7%9A%84%E5%8D%B1%E5%B1%80%E5%92%8C%E5%89%8D/

上一篇:** 那一業

下一篇:** 好想見你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