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3 21:30:34Mann

** 那一業

   


   **  
那一業

 

那一夜,

誰懂得漂浪的白雲?

是幻夢的倩影

是相思酒飲後的蕭蕭

是際遇中的淚水

是勾魂的相會

 

那一頁,

就如今夜熾熱火紅的祭典

戀戀紅塵睜不開的醉眼

喝醉的旅人尋覓傳說中的青鳥

神燈指怨著月光

童話王國裡新生的希望

 

那一咽,

萬里飛翔的北國雪雁

迷炫的美麗潮紅了雙眼

化作他鄉淚

畫作回首月明中的故國淚


-------------------------------------

按1:感嘆年華漸老,歷史漸忘,老友漸衰。2018/12/23  01:00 A.M作


從年輕到現在,在我個人眼中最在乎的價值其實,其實就只是一種普世價值,可以說是人之所以存在的人權、也是人道,恆之久遠而不變的關懷以及情懷,絕對不是短暫的感動或情緒,更不是自我設限的意識形態


按2:漸被淡忘的故事-7

    緊繃與緊湊的會後,最喜歡的其實莫過於參訪北歐的風光。1997年的夏天,我們一行五人自斯德哥爾摩離去,並搭船進入丹麥,甫抵赫爾辛格之後,迎面而來的便是笑容可掬的黎易,瘦削的臉龐卻經常泛起堅毅的笑容,樸實卻滿腔熱絡的待客情誼,那段待在童話王國的日子裡,我們受到他一家人賓至如歸的盛情招待,至今仍然難以忘懷。


    還記得黎易幫我們安排下榻,就在他居住社區的”待客之宿”。整齊乾淨的屋舍,裡外設施簡單而齊全,屋外還有許多園區,尤其隨處可見的兒童遊樂設施。他告訴我們,丹麥全國上下都極為重視婦幼福利及安全,0-8歲兒童的撫養及輔導都有許多福利津貼,喝牛奶免費,社區建築如果沒有40%作為兒童遊樂場公園綠地就拿不到建築及使用執照,建築物沒有育嬰房及哺乳室,以及殘障設施,就是嚴重違法。教育上幾乎終身免費,大學生還有許多政府發放的生活津貼。

    黎易帶著我們在哥本哈根的城裡城外四處遊覽。不可免俗地,我們到了朗厄裏尼港灣畔的海濱公園,搶著在美人魚銅像旁拍照留念,在市中心的趣伏裏公園徘徊,坐著遊艇參觀安徒生18世紀撰寫知名童話故事時期的故居博物館,參觀以及免費暢飲漢尼根啤酒廠。到過幾個著名的城堡群,厄勒海峽出口處岩石上的克倫堡宮,以及現在丹麥國王居住的王宮阿馬林堡( 在那裡還遇上操著滿口京片子當時Nokia的副總裁 ),至於印象最深刻的,就在王子復仇記故事背景的克隆堡宮外院的牆上,有一塊莎翁亞的纪念浮雕像,我們參觀克隆堡宮時,就在莎翁像前一起留影。他說,相傳當年莎士比亞就是以這個城堡為背景寫下了著名的悲劇《哈姆萊特》。也就在這裡我頭一次聽到他提及自己的故事。

    黎易,他溫文儒雅卻又堅毅卓然,更是個性情中人,也絕不喜歡矯揉造作,是個時代激揚中奮戰不懈的生命勇士。其實我們早在臺灣認識,曾經共處兩週之久而無所不談,在我所認識北歐六國的百多人數個流亡組織當中,在當時那樣慷慨激昂的氛圍之下,能夠與我成為莫逆而不帶政治目的的屈指可數,黎易尤其是第一人。 認識他這一段時間裡,從未曾他說起往事,只記得當我們散步在克隆堡宮的廣場時,我與他談及《哈姆萊特》的悲劇情結時,再趁機問起。

    黎易幽幽地提到,當年6月3日午夜11時至6月4日清晨,許許多多為了阻擋戒嚴部隊的北京市民與大學生,在北京市區及郊區發生零星衝突,之後戒嚴部隊便展開無情的鎮壓,機鎗掃射手無寸鐵的市民、以徒手投擲石塊的人士、還有學生與旁觀的無辜的百姓。由於事出突然,變生肘腋,當天他與妻子基於醫師慈悲救人的立場,隨救護車抵達現場之後,展開緊急醫療救援行動,沒想到殺人殺紅了眼的戒嚴部隊不分青紅皂白,照樣對於展開醫療救援行動的醫護人員及救護車進行掃射,眼見許許多多無辜的百姓身上鮮血直流,又有自己的同仁身受重傷。一方面擔心妻子的性命安危,另一方面以救人為第一念頭的他,於是默不作聲地望著妻子,兩人雙目凝視,兩手緊握,只見妻子直道「救人第一!」,便分頭進行急救行動。他說當時只想到襁褓中的孩子無辜,只是有著可以生死相隨、患難與共的妻子在旁,那也便已足夠。

    他曾經是在廣場上急救他人無數的醫生,更是舉家七口流亡他鄉的革命家。他膝下育有兩子,他的太太也是個醫生,流亡之前甚至是個學貫中西的名醫,又是一位極為明禮好客的賢妻良母。他還有一位美麗動人的妹妹,當時正值青春的雙十年華,跟著他一起在異鄉國度過著流亡生涯。

    當我們步出克隆堡宮的廣場時,已經接近傍晚,由於夏令在此直到晚間9點始見黃昏,他抬頭望著湛藍的青空,幽幽地說:「我們夫妻倆在這兒沒醫師執照不能行醫救人,只好從頭開始學習丹麥文,妻子正在準備考試,我在就讀的哥本哈根大學醫學博士班,專攻重視醫病關係與社會環境的醫學社會學,老天不讓我們死在這一天,想必是要我們拯救更多的人吧!」

    我們盤桓數日之後,終於來到離別的時刻,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在準備搭郵輪轉回斯德哥爾摩的碼頭岸邊,他緊緊握住我們的雙手,更沒想到他猛力地抱著我,在我的肩膀上掉下一滴溫暖的淚珠,一行人的眼圈被他的真情摯意感染著,也都兩眼泫然,大家居然哭成一團,這是當年北歐行唯一感到最熱情卻也是最感傷的一刻! \

-----------
  

  








上一篇:已成往事

下一篇:** 離別曲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