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9 02:55:06Mann

北蕉好好



**  
北蕉好好

 

南風忽忽的迴聲

沿著香蕉葉掩蓋下的小徑,

飄起愛徘徊的夜曲

每一個故事中的不期而遇

紋風嘆說相遇太老

相愛得太唏噓

 

就如荒原中解渴

直到現在

季節雲還只唱老歌

露瓣上清水一滴,

種下一期

總是飄香著南方的青春氣息

 

金絲垂落綠色大葉鞘

抬起頭來顫了水珠

孕蕉吐筆,

含苞幼蕉壹筆的一夜疾書

一線風堂,

閃爍著未來的金陽

 

就讓那片落淚的雲,飄下絲柔的雨

灌溉北蕉好好的樂曲

-------------------------

1: 選舉與公投已經結束了,直到現在仍然有些菜農與蕉農難以回歸日常生活!因為就如同下面照片中的蕉農,他是一位留學美國的音樂碩士曾經在美國生活,也在台北生活,曾經在音樂圈作過錄音工作,後來成為返鄉服務的[青農]或是[型農]為了愛家鄉的土地所以務農,為了保護家園務農,不為政客們而活是為這片土地以及自己的田園在努力,他平時彈彈吉他給香蕉聽聽,種香蕉的過程是長時間挑戰。但是,這兩年來他感嘆的是世界那麼大,台灣可以種出品質這麼好的香蕉(不用任何一滴農藥),為什麼外國人吃不到。真的好可惜呀  ! 台灣人真有囗福。農委會不加油以後台灣人就要吃菲律賓的香蕉囉(灑農藥的)。他認為台灣進口的蔬果各式各樣一大堆,出口的蔬果一項都沒有,政客們口囗聲聲農民,只能說台灣農民好無助。是呀,聽音樂長大的香蕉最香。農民已經漸漸覺醒只有顏色的政客與人物,請傾聽農民們的聲音吧!他們要得真的很簡單,就是賣出農產品過好日子而已,是訂單而不是與農民爭利的台農發自己種香蕉的訂單.........所以突然想寫下這首詩,獻給這一位留學美國音樂碩士的台灣蕉農朋友........2018/12/09**01:28 A.M.




2剛剛處理好我跟弟弟與堂嬸的女兒老村的住宅地買賣簽約事宜,北漂30年的我,這一次返鄉心頭頓時湧出許許多多的老村故事…...,\  三堂哥獲悉之後透過通訊軟體說「.....你在老村的土地要賣給**叔,現在大堂哥與三堂姐的土地也出售了!真的很懷念以前三合院那種聚落!.....我說「是呀,沒有辦法。現在農村沒落的情況真得很嚴重,將來會因為城鄉差距愈來愈大,人口更少。日本人把這樣人口少子化與高齡化的村莊,就稱之為限界集落。另一方面,**叔的女兒想買下來蓋房子,屬於年輕人的一代。我們兄弟倆的土地空就空在那裡,沒有開發其實就是一種荒廢。那些土地開發之後,前後可以蓋三棟透天厝,加上前面堂哥她們售出也可以蓋五棟透天厝的土地,一共可以起造約莫八棟透天厝,這在老村裡頭將會是一件大事或許你們的老家附近人口也才會比較興旺。本來我自己是萬般捨不得也不想要賣的,因為我繼承得那一塊地剛剛好就是阿公阿媽倆人的起居室位置一方面我弟弟他需要錢過日子,另一方面跟三堂姐討論過了,她們覺得既然不會回來住老村了,而且我們兄弟倆在**鎮都有房子,所以建議我們乾脆就出給有需要的人。民國80年左右,這裡的純住宅地,我爸爸曾經賣過一坪是 3-4 萬元左右,讓我可以在新北市當購房子的自備款。我們現在賣出去的價格,其實是根本不到 2 萬元。我看實價登錄網站上地段地號,有些地方實在便宜得可以,所以幾乎是半買半相送了三堂哥說,我能理解到你的處境,你弟也常到老村找我媽聊天,如有見面我會多關照他!.............」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18-12-10 09:29:30
(悄悄話) 2018-12-09 07:4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