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5 05:00:00Mann

個人淺見( AI持續發展趨勢下的未來危機 )

    按1。前兩天看到的網路文字,其中提到對於當代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大數據、物聯網的發展。個人淺見認為,科技樂觀論也罷,或者是憂心忡忡的科技悲觀論也好,關於未來資本主義的發展,不可逃避地必須回溯到幾個源頭。
    
按2。意識型態,人皆有之。惟厭惡心中只有藍綠沒有是非者,尤其是本人時間不夠,事務繁忙,也無意於文字論戰,所以僅僅只是簡略提及個人淺見而已

--------------

 
   首先,從經濟學的角度以觀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獎者之一的美國經濟學家羅默(Paul M.Romer)。他將「知識」完整納入到經濟和技術體系之內,使其做為經濟成長的內生變數。他提出了四要素成長理論:即新古典經濟學中的資本和勞動(非技術勞動)外,又加上了人力資本(以受教育的年限衡量)和新思想(用專利來衡量,強調創新)。
 
    隨著不斷興起的各種技術創新和科技革命,日益明顯且作用突出的普遍創新現象,終於使得經濟學家無法對「技術變遷」這類問題繼續漠視,理論界因而重新關注熊彼得的「創新理論」,由此促進對技術創新理論的系統研究,並由此形成了所謂的「新熊彼得主義」(New Schumpeterian):
 
    他們將熊彼得的「創新理論」發展成當代西方經濟學的另外兩個分支:以技術變革和技術推廣為對象的「技術創新經濟學」;以制度變革和制度形成為對象的「制度創新經濟學」。不過,二者的關係從本質上講,制度創新、技術創新二者與經濟成長之間的關係,是一種鑲崁式交互影響的關係網絡:在這種關係網絡中,制度創新為技術創新以及經濟成長提供激勵和秩序,技術創新則是為制度創新提供基礎和工具。
 
   「技術創新經濟學」又分成兩派:

    一、周期理論:經濟衰退和大危機刺激了技術創新,它是技術創新高潮出現的主要動力;危機會迫使企業尋求新技術,而大批技術創新的出現則成為下一波經濟發展浪潮的基礎。技術創新以及因技術創新產生的新興產業,則是推動長波上升、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

    二、國家創新系統的技術創新政策體系。政府的科技政策對技術創新有其重要作用,把技術創新看作是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的同時,更強調技術創新對勞工就業的影響,強調科學技術政策對技術創新的刺激作用。政府有三種科學技術政策,可用以刺激技術創新、擴大勞工就業。第一種政策的目的是扶持、資助和鼓勵基礎技術的發明和創新;第二種政策的目標是推動和促進基礎技術創新的傳播和應用;第三種政策的目標是改善對國外先進技術的進口,並促進其在國內的廣泛應用。
 
    因此, 企業與國家同時都在追求AI(包括AI、大數據、物聯網三項技術創新領域)的發展等等,所導致制度創新、技術創新二者與經濟成長之間的關係,其實是一種鑲崁於資本主義而交互影響的關係網絡,事實上也是一種人類經濟行為上不可逆的選擇,也在於這個不完整的全球資本主義體系(這是存在的,所以才有爭霸的種種鬥爭,最早其實即存在於西葡與荷蘭海上爭霸,二戰後的美蘇,美日德)當中。但是,重點就在於下面的問題:
 
    追求AI不斷技術創新的發展,若將來在許多方面超越人類智慧的水平,並透過不斷更新、自我提升,進而取得控制與管理權,人類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及時停止這些領域的「競賽」?人類能否最終保有最高掌控權?
 
    網路資訊顯示:AI科技產生「自主武器」軍備競賽已悄悄展開,英國、以色列與挪威,都已部署自主飛彈與無人操控的無人機,具「射後不理」(fire-and-forget)能力的飛彈,多枚飛彈還可互相溝通,分享找到攻擊目標。這些武器還未被大量投入,但很快就會出現在戰場上,且並非使用人類所設計的程式,而是完全利用機器自行決策。 
 
    網路資訊提到:英國發明家Clive Sinclair認為一旦開始製造抵抗人類和超越人類的AI機器,人類可能很難生存。霍金等人在英國獨立報發表文章警告未來 AI可能會比人類金融市場、科學家、人類領袖更能操縱人心、甚至研發出人們無法理解的武器。因此,特斯拉電動車馬斯克(Elon Musk)在麻省理工學院航空航天部門百年紀念研討會上稱 AI是「召喚惡魔」行為。
 
其次,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
 
    意識形態(Idealology),所謂的『意底牢結』。其實原意所指的是『觀念科學』,特別追究觀念的根源,哲學的基本知識。所謂的Concept,notion,belief,idea。個人的主要研究是韋伯學派,但年輕時卻喜歡讀新左派的「西方馬克思主義」,談得最多的是國家機器與民間社會。適逢知識社會學發展後,才以較持平的態度詮釋或解釋,不再含特定的價值色彩,不侷限於所謂正面、負面的意含,只是視之為研究社會、思想、觀念時的一種研究對象。
 
    翻出1920年代出現在中歐與西歐「西方馬克思主義」:係對馬克思主義重加詮釋的新學說。由於當時馬克思遺稿陸續發行,學界從重視政治經濟科學的馬克思主義,轉向文化、哲學與藝術之哲學的馬克思主義。傳統的馬克思主義認為,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資本主義社會的階級結構將趨於兩極化。一個極端是人數越來越多的受剝削的無產階級,另一極端則是人數越來越少的剝削人的資產階級。然而,二戰之後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和產業結構的變化,在當代資本主義國家出現了越來越多的既非純粹的無產階級、也非純粹的資產階級的中間群體,如眾多的經理和高科技人員。這對傳統馬克思主義的階級理論提出了挑戰,西方馬克思主義者在1970年代看到當代資本主義社會中工人的工資不斷提高,參與了對世界整體剩餘價值的分肥,西方無產階級擺脫了貧困狀態,分享著物質社會的舒適生活。無產階級的革命性由此喪失,變成了沉醉於消費性的、缺乏批判性的、被異化的『單面向』人。因此,西方馬克思主義者認為人的解放,首務在於激發無產階級的階級意識與革命意志,手段就是進行科學技術批判、意識形態批判、工具理性批判,或者說是社會批判、文化批判。所以,西方馬克思主義就由馬克思的生產關係批判轉向生產力批判,就由現實的政治鬥爭、經濟鬥爭轉向理論批判和「文化大拒絕」。但是,在現實中,這些批判並沒有能夠起到喚起西方民眾的預期作用。因為使無產階級的革命意志出現消退的主要因素,就是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和資本主義文化。因此得出結論:無產階級革命的首要任務就是意識形態批判和文化批判。第一代的西方馬克思主義者,以葛蘭西的文化霸權論為代表,第一代西方馬克思主義者突出強調人的能動作用的繼承和發展;同時也是對史達林的高度集中集權的政治經濟體制的反對、對第二次世界大戰法西斯主義的反思、以及二戰後冷戰時代東西方核對峙的憂慮。
 
    網路資訊顯示: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與英國牛津大學的研究學者共同調查指出,10至20年後,日本有49%的職業(235種職業)可能會被機械和 AI取代而消失,直接影響約達2500萬人。超市店員、一般事務員、計程車司機、收費站運營商和收銀員、市場營銷人員、客服人員、製造業工人、金融專員和分析師、新聞記者、電話公司職員、麻醉師、士兵和保全、律師、醫師、軟體開發者、股市交易員等等高薪酬的腦力職業將最先受到衝擊。而這些人又恰恰好正是:緩和資本主義階級矛盾的既非純粹的無產階級、也非純粹的資產階級的中間群體。
 
    網路資訊提到:馬雲提出AI的發展可能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因為前兩次產業革命都導致兩次大戰,戰爭原因並非這些創新發明本身,而是發明對社會上許多人的生活方式衝擊處理不當,新科技在社會上產生新工作也取代舊工作,產生了新的輸家和贏家,若是輸家的人數太多將造成一股社會不穩的能量而這股能量被有心人利用可能導致各種事件。他認為各國應該強制訂定規定AI機器只能用於人類不能做的工作,避免短時間大量人類被 AI取代的失業大潮。
 
    因此,這讓我想起當前的第三代西方馬克思主義,又稱為「分析馬克思主義」或是「科學馬克思主義」。他們反對把馬克思主義人道化、人本化。認為以1844年的《德意志意識形態》為分水嶺,此前馬克思的思想屬於意識形態階段,此後進入了科學階段。認為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與人道主義是格格不入的,因為歷史唯物主義是科學,而人道主義是意識形態。歷史唯物主義是一種「理論反人道主義」。
 
    所以,在AI的發展趨勢之中,就當前來說,也因為這樣更符合我稱之為「AI資本主義」邏輯的歷史唯物主義,在以保持及追求生產與再生產的定向上,導致資產階級與掌握國家機器者的反人道化、反人本化趨勢(例如當前台灣政局壓制環保團體的能源政策),或是以高度集中集權追求經濟發展的政治經濟體制,作為取代民主的統治合法性與正當性(例如當前俄羅斯、中國大陸、越南、古巴等等體制)、以及新冷戰時代東西方文化衝突(例如當前全球恐怖主義)、政治經濟乃至於軍事對峙的重啟(例如當前全球美中對抗為主、其他多極騷動為輔的國際格局)。從未來來說,由於非純粹資產階級的中間群體,這些眾多的經理和高科技人員,即將成為被 AI取代的失業大潮,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和資本主義文化成為批判與歸罪的主要對象,階級矛盾很可能從生產力、生產技術轉向生產資料、生產關係,無產階級的革命意志隨著貧富極度懸殊化,便逐漸匯聚成社會鬥爭的洪流,甚或在下一階段AI的更進一步的發展,從而可能興起下一波全球動盪的高潮。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19-05-02 17:10:17
Mann 2018-11-04 13:43:23

發佈日期:2017年6月19日
自古以來,語言一直被認為是人類特有的“技能”。但最新的人工智能聊天機器人卻打破了人類的“壟斷”。
6月19日消息,Facebook在研發語音助手的過程中進行了一場獨特的實驗:讓兩個聊天機器人互相對話。令人意外的是,聊天機器人竟然發展出了可在聊天機器人之間互相使用,人類無法理解的獨特語言,而且還不止一種。


Facebook相關研究團隊用機器學習訓練聊天機器人。研究人員兩個機器人彼此對話,機器人竟逐漸發展出了不同於人類語言的對話,研究人員不得不對其進行人工幹預,盡管人工幹預最終停止了這種發展趨勢,但研究人員表示,目前尚無法破解聊天機器人之間進行的對話內容,很有可能他們不僅是在“閑聊”,而是在進行思考。

也就是說,AI自行升級的能力和速度遠遠超過人類的想象,這不禁讓人聯想到了科幻電影中的一些“恐怖”場景。

Facebook在其發布的研究報告中表示,人工智能可勝任客服談判角色,甚至已經可以使用非常深奧的談判策略。實驗中的機器人發展出新語言讓人惶恐,人類或許真的無法主宰未來世界了。

機器學習的進步讓“黑箱”難題隨之而來:人工智能的分析結論堪稱完美,但推理過程卻讓人類無法完全理解。人類試圖破解黑箱,但現在,機器能夠產生非人類交流方式讓包括系統設計者在內的所有人感嘆人類的渺小與孱弱。
Facebook研究員在報告中不無悲愴的表示:“未來的工作還有很多潛在可能,特別是讓機器理解更多推理策略,以及在不偏離人類語言的情況下提高表達的多樣性。”
分析人士更加直接的表示,從進化速度來講,人類被邊緣化只是時間問題。

資料來源~~ https://youtu.be/U8S3_uYWTq8

【HT】

版主回應
作者 linli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7 月 26 日 9:14 | 分類 AI 人工智慧 , Facebook , 尖端科技

人工智慧威脅論觀點不同,馬斯克隔空批祖克伯對 AI 認知之不足

https://technews.tw/2017/07/26/elon-musk-fires-back-at-mark-zuckerberg-in-debate-about-the-future-his-understanding-of-the-subject-is-limitedelon-musk-fires-back-at-mark-zuckerberg-in-debate-about-the-future-his-understanding/

矽谷的億萬富翁 Facebook 創辦人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和特斯拉創辦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罕見地公開嗆聲,後者多年來一直是人工智慧威脅論的主要支持者,祖克伯對這態度表示質疑,遭到馬斯克回擊,他認為祖克伯對於人工智慧知之甚少。
2018-11-04 13:48:24
(悄悄話) 2018-10-26 12: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