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5 05:00:00Mann

已成往事

**  已成往事   

王醫師,一位從軍的軍醫,1970年代,隨軍駐紮在老村外的軍營。長得而個兒高窕,身型瘦長,馬字臉長,說起話來低吭深沉,給人一種沉穩踏實的感受。米姐兒,當年約莫20多歲,長相甜美、個性外向,是一位檢定合格的護士。在民風純樸、簡約素雅的當時,穿著時尚、丰采迷人,經常一席洋裝洋傘過街,引人注目。

 

當時,王醫師約莫30多歲,不知何故的因緣際會,從802醫院暫時外派進駐至老村外的軍營營區。當然,後來王醫師便看上了米姐兒,又因為米姐兒家裡頭也是地方士紳,與我家族又是世交,往來頻繁,所以他經常藉故來找我阿爸,三天兩頭便往村子裡頭跑,就為了跟米姐兒見面的機緣。據悉,後來央人作媒,恰恰是我老媽扮演了這一個角色。王醫師為了留在老村,特別因此而提早辦理退伍,並且刻意選擇提領出一次退的退休金,同時就選擇在村中最核心、最熱鬧的那一條老街上買屋。那棟房子,就剛好是位在我老家的左斜對面,他的右側隔壁又恰恰是一間生意興隆的冰果室,也就是說,他砸下積蓄出資及貸款購置了一棟透天厝的店面民宅,順勢開張了一家「醫生館」。除了原本的三家之外,老村自此又多了一家診所。

 

據悉,在台灣早年有兩個工作最令人羨慕:最好賺的行業第一個是去賣冰;第二個是當醫生。這兩個人生志向,賣冰的好處,原料僅僅是水和糖,毛利率高,而且台灣夏季炎熱,銷售業績很好,更重要是現金交易。至於醫生則是供不應求,地位甚高,收入頗豐,嫁女兒要嫁給醫生,往往是當時父母的首選,似乎在傳統觀念裡,女兒是「醫生娘」,名字聽起來響亮、人人欣羨,父母親面子十足,走起路來都有風。因此,兩人一拍即合,很快便步入禮堂,米姐也就如願,順理成章地成了台灣當時人人稱羨的「醫生娘」,米姐兒又是一位檢定合格的護士,在醫藥不分業、醫師護士一家親的年代,夫唱婦隨。

 

不過,由於他並不是在地人,剛開始的時候就診人數其實非常有限,但是也因他的為人真情誠懇、古道熱腸,在那個既沒有全民健康保險,又是醫療資源匱乏的偏鄉,他又經常協助老村及其附近更為偏鄉的山區。久而久之,不僅贏得不少村民們的青睞,甚至慢慢地與公部門,成為包括醫療院所、各級公私立學校等等合作健康檢查的常客。只是,與此同時,眼看著王醫師診所就診人數與診次,日多一日,三位原本在地診所、都是護士出身的「醫生娘」們竟也開始頗多微詞,批評聲音卻也不逕而走,說他外務太多、醫術不精,外省軍醫不如本土醫學出身訓練。所幸,這些話語多數未必被村民們所接受,僅僅在與「醫生娘」們交好的圈子裡頭流傳。

 

日復一日,我這個頑童當時的年齡尚小,看著左斜對面的診所漸漸茁壯,冰果室的生意樣樣興隆。有一回傍晚,見到滿月圓的月亮高高掛,還是徹頭徹尾搞不清楚,質問阿爸:為什麼月亮總是跟著人走呢?有一回,我們兩家人相約一起在冰果室裡頭吃水果,我質問西瓜籽吃進肚子裡頭,會不會怎樣呢?結果米姐兒告訴我說,會像她一樣大起肚子來,但是生下的不是孩子,而是西瓜!老媽居然還加碼說,西瓜!西瓜樹會從肚幾眼裡長出來,長成一顆大樹!我一時信以為真,還當場嚎啕大哭。我還記得之後不久,米姐兒便生下一個健康男嬰,每天我都會非常好奇地去看看他,每晚米姐兒在斜對面清唱催眠曲的歌聲,真的是溫柔甜美又動聽。

 

好景不常,我永遠在腦海忘不了的畫面:有一天,我家右側巷子裡頭的阿誠哥,因為水稻種植面積多達兩甲,在他親自下田大量噴灑農藥之後,突然感到身體極度不適,由阿誠哥家人攙扶陪同前來王醫師診所就醫。據悉,這也已經是他第四次因為噴灑農藥不當,導致身體不適而就診,王醫師如往例給阿誠哥打針吃藥,並請病患在診療室隔壁的休息間休息。當時小男孩還在襁褓之中,未滿周歲之時被吵雜的人聲鼎沸嚇哭了,居然還哭聲震天,王醫師夫妻兩人登時手忙腳亂,一時之間被搞得心煩意亂,還緊急央求我母親及碧姐姐幫忙帶小孩。這時候,左鄰右舍連同我們,大家探頭探腦、議論紛紛。過沒多久,診所裡頭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大家都在猜:是不是王醫師正在搶救阿誠哥?又過沒多久,當時村長頭家裡全村僅有的一部電話及廣播站,迅速發揮遠距離傳播的作用,請城裡頭醫院的救護車速速趕來。又過沒多久,救護車剛剛抵達診所,裡頭卻傳來阿誠哥太太大哭的聲音,這是一種揪心撕肺的嚎哭,也是一種肝腸寸斷的嘶喊!又過沒多久,只見王醫師與米姐兒垂頭喪氣,救護車上的醫護人員面面相覷,阿誠哥搶救無效,氣絕身亡!

 

事與願違,我永遠在腦海忘不了的影像:後來不久,王醫師被阿誠哥家人告上法院,是在村裡頭專好興訟者的口語慫恿與行動協助之下,提起當年鄉下人殊為罕見、聞訟色變的司法訟訴,經過法律民、刑事訴訟的這一番折磨,王醫師夫妻兩人面容憔悴!又後來不久,他們就經常將小朋友往我家或是娘家裡頭塞,後來雖然米姐兒娘家也給予援助,但在當時判決結果出爐了,是一個極大的賠償數字,兩人立即面臨財務賠償壓力,連帶房屋貸款跟著壓頂,王醫師夫妻兩人坐困愁城!又後來不久,「醫生娘」們的耳語傳播、中傷之下,老村裡頭一波波的輿論攻擊,就從醫術不精、庸醫誤人、退伍必有內情,後來甚至於連他本身是外省軍醫出身,竟然也漸漸成為一項原罪,王醫師夫妻兩人成為眾目睽睽的箭靶!再也沒有村民敢前去王醫師診所就醫了,貧賤夫妻百事哀,這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又後來不久,因為米姐兒娘家有頭有臉,父母親深感面子掛不住,在某一位有心人士的慫恿與支持之下,便向王醫師提出離婚要求!又後來不久,據悉這一對同林鳥,大難來時各紛飛!又後來不久,幾年之後,在父母親刻意安排之下,米姐兒遠嫁他鄉!

 

我還記得,幾年之後的某天清晨,天還沒透亮,許多人還在睡夢當中,我才剛就讀國民小學四年級,那天起了一個早想去買杏仁茶加油條。當時米姐兒剛剛改嫁,好些年不見的王醫師,騎著野狼機車進了村子,在沒有法律規定必須戴安全帽的年代,頭頂上戴著一頂黃色工地安全帽,一個人將機車停好之後,默默地看著我家左斜對面當時的一家種籽專賣行。只見他泫然欲滴、愣愣地望著診所舊址上的房子發呆!我奔跑到對面的馬路跟他打招呼,他迅即立身而起,擦乾眼淚,跟我寒暄問好一番。只跟我說:他現在從事工程業,負責當工頭監工,多年前早就已經放棄「從醫而終」了,當年他還說老村濫用農藥的問題很嚴重,但是還需要更多的科學實證,農民們不聽的話,將來還會有很多的代價!說完不久,隨即跨上機車、別好工地安全帽,轉身道別離去,揮手自茲去,從此就再也沒有聽過任何有關他的消息!

-----------------

1這是一位鄰居的真實人生故事,年輕時的我比較常將他對照到宋代的陸游與唐婉《釵頭鳳》,這一個是眾所周知千古傳唱的故事。老村的那個老家早已出售,成為農會的信用部所在地二十多年,只剩下那一塊小小的農地了,可是一直找不出來適當時間返鄉處理弟弟農地的租約事情,寫這個故事之後興起了原址覓蹤的念頭

按2:現在的我覺得這個故事比較貼近當代的李宗盛與林憶蓮《當愛已成往事》。李宗盛給林憶蓮寫歌,跟林憶蓮相戀,跟林憶蓮結婚生子,跟林憶蓮離婚。他跟林憶蓮唱過兩次現場《當愛已成往事》,一次是與林憶蓮相戀之前青澀與歡喜都寫在臉上,一次是離婚十年之後與林憶蓮隔空對唱,看著螢幕裡的林憶蓮,突然泣不成聲,當愛真的已成往事友善聯結:李宗盛+林憶蓮。-當愛已成往事 https://youtu.be/dIItOO1-_oA

按3:阿誠哥的死因與大量噴灑農藥有關,當年沒有那麼詳盡的科學研究與用藥資訊,現在曝露出來的資料愈來愈可觀,也顯示當今農藥濫用的問題很嚴重。
     
按4:友善聯結:張清芳-《釵頭鳳 》- (豐華唱片official 官方完整版MV) https://youtu.be/lDe7p4R1jXI

上一篇:老村食光

下一篇:** 那一業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18-10-28 18:16:38
路痕 2018-08-13 13:21:16

真是令人唏嚧的故事...

不過,據我所知,早期因兵員缺乏,國民黨到處拉人從軍的時代,是有很多軍醫是半路出家的。許多只是受過簡單醫務訓練因長期在軍中任醫務兵或軍醫,日久變真正名正言順軍醫一直幹到退伍,退伍後好像可以換牌執業?...所以出現許多誤人性命的意外。

版主回應
謝謝來訪。

不過,據我所知,當時國府部隊,其實是素質不一,到處拉人從軍有之,像青年軍有之,或者是紀律嚴明者亦有之,社會科學研究者必須依據資料說話。關於這一段歷史,我之前就曾經耗費不少時間做過研究。黃昭堂、戴國煇的日文著作中分別指出:
1.當時奉命接收部隊編制如下:一、直屬部隊,有特務團、通信中隊、通信第五區隊;二、指揮部隊,有陸軍第六十二軍、陸軍第七十軍、海軍第二艦隊、空軍第廿二及廿三地區司令部、憲兵第四旅、汽車部隊第廿一旅、後勤部隊等,但僅能象徵性組成兩個實質的師,並仰賴美國的飛機及船艦抵台灣(黃昭堂著,黃英哲譯,1989:249-50)。
2.國民政府的陸軍第七十軍,其相對於蔣介石嫡系黃埔軍校系,李宗仁、白崇禧為首的桂系,孫立人的「新一軍」,以及被解散而再整編的東北軍和其他軍隊 (戴國煇著,魏廷朝譯,1989:101-1)。
但是,以時間推估,王醫師的年紀,應該在1945年時,他仍屬孩提或襁褓之齡。所以,他所受的醫學教育,應該也算是國防醫學院或者是陽明醫學院體系的。

按:國防醫學院隨著國共內戰情勢告急,國防醫學院決定展開第八次遷校,1949年該校師生、儀器分成三批(2月16日、3月16日、5月4日分別抵臺)乘坐安達輪轉進臺灣,於上海江灣遺留下來的校舍演變為今日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國防醫學院轉進台灣後,部分教職員生曾入駐新店區清風園(來臺初期曾作為入伍生營舍與衛勤訓練班訓練場所)、802總醫院等地,最後選擇於臺北水道水源地原日本陸軍砲兵聯隊營舍進行在臺復校,當時與日本系統的臺灣大學醫學院是臺灣僅有的兩所醫學院,雖然國府衛生部曾有將此兩醫學院合併的想法,受到後者時任醫學院院長杜聰明拒絕。
在臺第一任院長盧致德中將,逐步落實「八類六級」教育制度,國防醫學院由於接受大陸協和醫學院與軍醫學校的優秀人才以及美援,其組織、規模、教學、設備完備良好,培育眾多優秀護理人才,臺大校長傅斯年之女也為校友,而周美玉更為中華民國首位女將軍,其後進更協助台灣大學護理學系的創建。1958年(民國47年)由時任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主任委員之蔣經國指示,該校聯合軍醫系統成立了臺北榮民總醫院及陽明醫學院(今陽明大學)。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2018-08-13 20: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