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6 01:00:00Mann

食農教育19:社區支持型農業CSA-3




**   契作
耕田


一陣暴雨落在田間

一塊挽起袖子

一起走過相約一起

枝上花開了,朵朵滄桑

 

一環赤道沒下夠雨

一塊燈火飛舞

一起望著星月一起

瓶中水乾了,夜夜祈雨

 

春季的一期稻浪中

抽遞風中紙鳶的涼味

盛夏的二期有機果園裡

火龍更美

 

預知露水復甦了

不怕來不及灌溉的荒蕪

就算枯萎回春了

一群人溫暖漸凍的冰原


---------
按:2018/7/14作,最近我總是猛吃香蕉鳳梨火龍果,我的小學同學中,有一些人是中學畢業之後及務農,親友中也有人承租台糖土地務農,農友真的愁雲慘霧。此時才看得出來社區支持型農業的價值,包括價格穩定的維持與社群支持的後盾。當然,這是相對比較,畢竟從事社區支持型農業者的價值,是在於提供另類反省與選擇。至於如何建立社區支持型農業,些酒必須從從業者身上挖掘與學習。
---------



食農教育19:社區支持型農業CSA-3

                -----  Mann編輯剪輯、援引文字

 

四、 社區支持型農業的優勢 

    社區支持型農業(CSA)的觀念,英國早在1900年時即推出箱子計畫box schemes),以箱子將農產品配送給消費者。現在的美國,已將社區支持型農業的進步觀念轉換到「社區支持型漁業」。英國的民眾則在國民信託的土地上,建立CSA。 

    CSA之所以為大家所重視,正是因為食物離土地太遙遠了。因為全球化和資本化,大量的生產,大販賣場的大量通路;我們可以買到任何想像得到的食物,在冰箱裡也儲藏了許久以前的食品。為了讓農產品可以離開土地愈遠、愈久,交通運輸的倉儲設備、食品添加物的運用就愈來愈多。當農產品離開生產的泥土,進到你的嘴巴時,也遠離它該有的原味,甚至變成有害身體的物品。

     CSA不僅關心每個人食物的安全,同時也希望能建構社區糧食安全community food security),所以如何建構健全的社區糧食方案也是CSA的重要工作。社區糧食方案如公共性的人民食堂(社區食堂、老人食堂)、學校營養午餐等。
 

    基本上,CSA是建立在生產者、 消費者,甚至擁有資源者彼此如何互相支持而完成安全有品質的糧食生產。如工會支持農業Union support agriculture)。支持的語彙在日本是teikei,也就是「提攜」的意思,如何把「支持」,更進一步的往上變成彼此的「提攜」,不只是社區支持型農業的目的,也是過程。在日本還訂了「提攜的十大原則」,其中之一是民主式的管理,亦即避免過渡依賴領導者,讓所有的人以民主的方式做決策,並共同承擔責任。且在制定價格時,需能為對方各退一步而能接受;事實上,如此的價格決定模式,是相當經濟民主的。


   

1. CSA生產者的好處: 

      (1)在農忙時節之前提早確認銷售市場,之後可以無後顧之憂、專心從事生產。
      (2)
在生產季節開始前,預先得到金錢支援,不需向他人或銀行借款。
      (3)
認識消費者、交流互動
可以改進農產品或生產方式  

      (4)由會員/股東分攤欠收的風險,農夫可以維持生計
      (5)
產品以簡單方式配送,減少包裝、運輸的成本。
 

2. CSA消費者的好處: 

      (1)品嚐最新鮮且多樣的蔬菜、學習新的烹調方式。
      (2)
親自拜訪農場,與土地和生產者互動、瞭解食物的生產過程。
      (3)
定時配送到家或取貨站,減少外出購物時間力氣。
      (4)
減少一般購物所需的包裝及運輸的廢棄物。
      (5)
兒童因為認識農場、親自種植,對食物有感情、比較不會挑食。
 

3. CSA農場環境保護與社會發展的巨大貢獻 

  (1)CSA農場通常採自然、有機、或生物動力農法,健康的耕作方式,避免化學肥料與毒物對土地的傷害,可以保護環境,並維護生物多樣性
  (2) CSA
農場所生產的動物植物,以自然健康的方式飼養/種植,不但對消費者與生產者的健康有保障,也照顧到動物權益
  (3) CSA
是個互信互助的網絡,人與人的信任勝於昂貴的機構認證,以小型農場取代大型工廠經營,使得農村文化得以延續
  (4)CSA
積極融入所在社區,提供當地弱勢族群與年輕人的就業機會、使得原本沒落的鄉村社區重生、實踐社會責任、豐富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
  (5)CSA
吸引年輕與高學歷者願意務農,在全球化浪潮中,投入在地實踐的工作


 

五、  社區支持型農業的運作

 

1. CSA模式的成立方式 

  從目前的實踐經驗來看,CSA模式的成立主要有三種方式:一種是農戶或者農場主自己決定要進行CSA模式的生產,自己去尋找消費者;第二種方式是消費者自己組織起來尋找農場;最後一種就是雙方搜尋匹配的結果。CSA模式一旦成立,城市社區成員即消費者通過與生產者簽訂協議等方式,提前支付整個生產季節的費用,用於支持農戶安排整個季節的農業生產活動,農戶則保證提供有機農產品。消費者可以隨時監督並參與勞動,由此消費者與生產者共同承擔農業生產的風險,避免了由農戶單獨承擔農業生產風險時,為求規避風險而採取的種種不安全措施,如過度使用催熟劑、農藥化肥等。在農產品收穫後,生產者與消費者可以共用有機生產的收益。生產者可以獲得超過通過市場銷售農產品的利潤,消費者可以得到低於市場價格的有機農產品。同時由於消費者自身可以隨時監督生產者生產並親自參與勞動,可以有效避免有機農產品銷售中的不信任問題。 

2. CSA模式的勞動生產管理類型 

  CSA模式中的勞動生產管理可分為三種類型:一是農場主負責農業生產並從事農業勞動,社區成員或者股東只通過購買份子提供資金支持,這種情況下的農場主一般擁有土地所有權和生產所需的農資設備;二是農場主或者農戶與社區成員都是農場重要的勞動力,這種情況下的農場主或者農戶,一般也擁有土地的所有權和使用權,有生產所需的農資設備;三是CSA模式中沒有農場主或者農戶,土地和農資設備為消費者社區成員所有,並且消費者也是農場的勞動力。根據現有的實踐經驗來看,第一種和第三種情況都比較少見,絕大部分屬於第二種類型,即農場主參加農場勞動,社區成員在農場有特定的志願勞動,或者為減少購買份子的資金而提供部分勞動。通常,CSA模式中有兩種勞動生產管理形式,一種是沒有核心小組參與的勞動生產管理,一般由農場主安排生產;另一種是有核心小組參與的勞動生產管理,這種小組一般由農場主和消費者的核心成員組成?。根據國外的實踐經驗,有核心小組參與生產管理CSA農場更為有效。 

3.  CSA產品的配送形式 

  農產品收穫後如何送到社區成員即消費者手中,是各個CSA模式中運作和發展的核心競爭力部分。CSA模式立足於城市社區與農村,在距離城市消費地較近的城郊農村,或其他條件合適的農村,因而CSA模式下的農產品以直銷為主,省去中間環節。具體形式多種多樣:社區成員可以自己去農場採摘,到農場取貨,到固定配送點取貨,農場送到消費者家中等等。具體方式則由消費者與農產品生產者直接協商決定。


 

六、社區支持型農業的模式 

1. 農墟 / 農夫市集 

    市集(廣東人說是)是人類群體生活文化的體現,好比聯繫城市、小鎮、自然村的心臟。農業的出現促使很多擁有專門技能的人開始聚居,方便以物易物,市集在城市出現前,最初也是始於鄉村。鄉村市集的功能以本土自給自主為主,同時,亦促進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交流、瞭解、互助與交換。在有機農業發展的歷史裏,本土的有機農墟 / 農夫市集直接把有機農夫與消費者連接,建立信任! 

2. 共同購買 

    所謂共同購買,就是指社區消費者組成一個群體,一起直接跟農夫購買健康產品,從而跳過所有中間的環節。這裏說的社區既可以由住在同一地區的人組成——比如城市社區、自然村,也可以是在一起工作的同事,或者是一個團體——比如農民合作社、消費者合作社,甚至還可以是一個家庭,總而言之,都有一個「聚合」的概念。所以,我們也經常把這種一個群體一起去向另一個群體直接購買的方式叫做「共同購買」,類似平常大家說的「集採」,只不過是一種比集採更有持續性的行為。共同購買的出現體現消費者更主動去關心產品的來源與品質,連結起來追求公平優質的購買選擇。 

3. 社會企業 

    社會企業是近年才開始普及的社區支持農業模式,社會企業的概念源自英國,目前並無統一的定義。社會企業從事的是公益事業,核心在於它通過市場機制來調動社會力量,以解決社會問題為目標而存在。近年,有些CSA轉變為僱用多個地方職員的社會企業,鼓勵農夫並教育社區居民關於有機或生態學上負責任種田的知識。澳洲有家叫「食物連接」(Food Connect)的組織,是少數有實力跟超級市場競爭的社會企業。 

4. 合作社 

    合作社是指人們為了滿足在經濟、社會和文化等方面的共同需求而自願組成的的協會,通過財產共有和民主管理而實現自治。在社區支持農業的發展中,農民組織生產經濟合作社,與消費者組織的消費合作社對接,形成一個公平交流的平台。中國於2007年成立農民經濟合作社法規,對帶動農民合作社進行有機農業起正面作用。


 

七、CSA的多樣性:以「社區支持型烘培坊」(CSB)為例

 

    Matthew Mars表示,亞歷桑那州農業非常發達,但是「在地食物」的概念是最近廿、卅年才開始有顯著發展。他說,消費者為何要購買社區支持型的農業產品?包括他們可以知道這些食物是由哪些農夫種植出來,而且可以買到有機的產品,並且可以支持在地農業。對當地農夫來說,社區支持型農業的好處是他們可以知道社區的需求有多少;由於農夫直接販售給客戶,不必經過中盤商,就可以直接得到回報。然而農夫面對的挑戰是消費者忠誠度不見得長久,頂多維持一、兩年,當新鮮感沒了,就到下一個市集。一方面農產品會有季節性變化,或是有些農產品,消費者不知如何料理。因此,若要增加CSA多樣性,就必須有獨創性,CSA是甚麼真實面目,就真實呈現在消費者面前,CSA確實能表現在地特色。 

    談到食物多樣性?Matthew Mars指出,食物供應鏈從農夫、加工業者到製造商,再將食物經由經銷中盤商送到消費者手中,所有參與者必須結合起來,不要單打獨鬥,創造出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目前在美國CSA發展時機正好,據農業部統計,在地農業產值每年有四十億美金,在美國農業不算很大,但也不容小覷。如何將美國在地農業結合起來,成為一股產業力量,進而影響美國政策的制定,讓美國可以投入更多資源到在地農業的參與者?這樣的思維背後不是要建立個別CSA,乃是結合各地的CSA、眾人的力量一起做。他提到,從CSA發展出的CSB(社區支持型烘培坊),相關行業如餐廳、種穀物農夫、啤酒製造廠。他說,媒體、學校或社區型機構,看似與CSB連結不起來,事實上在亞歷桑那州,這些體系能讓CSA範圍擴大,在當地社群成為系統,而不僅是一個事業而已。 

    Don Guerra推動CSB有三個元素,包括:一、做麵包;二、教育;三、結合在地穀物經濟。他開始將在地穀物加入到他的事業,後來發現有一個搜尋天然種子的機構,專門研究種子改良,然後分享給農家,讓農家改善農物有更好發展。他深刻了解到,沒有一個人可以專精每一件事,如要讓在地的穀物經濟有更好的發展,必須將每個人結合起來,建立成為一個團隊,包括研究者、農夫、麵粉廠和烘培師等,必須毫無藏私地分享才能建立起知識網路,就能為相關的產業創造市場。例如,小麥有時可能賣不出去,農夫就無法賺錢,但是當穀物經濟建立起來,並且加入烘培師、餐廳或啤酒廠等不同銷售參與者,就能讓整個經濟體活絡起來,對農夫也有誘因去種植不同的作物,他們也體認到如果能彼此合作就能創造更多機會;在經濟體中不同的人,都會受到刺激,經濟也會振興。他相信這樣的概念,只要針對當地文化稍作調整,是可以應用到不同社群。從事烘培長達廿五年的Don Guerra提到,現今他把製作高水準的麵包視為使命,他也教育民眾為何要製作品質良好的麵包,他所使用的多是在地食材;他也利用網路商店來銷售麵包,好處是客人下單後他才製作,就不會有庫存的壓力。他說,使用在地農產,可製作具有個人特色的麵包,打破同業競爭的藩籬,創造共贏的局面。 

 *******************************

【資料文字援引出處】

羅萍.凡恩/伊利莎白.韓德森(Henderson, E. & Van-En R., 2007),李宜澤等[]2011年,《種好菜,過好生活》,台北市:商周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http://sungod.pixnet.net/blog/post/51310332-%E4%BB%80%E9%BA%BC%E6%98%AFcsa%E7%A4%BE%E5%8D%80%E6%94%AF%E6%8C%81%E5%9E%8B%E8%BE%B2%E6%A5%AD%EF%BC%9F

台大綠色校園聯盟張貼,2011/4/29,農友雜誌, 2011-03,<什麼是社區支持型農業?>,

http://greencampusntu.blogspot.com/2011/04/blog-post_4105.html

嘉道理基金會,社區夥伴,社區支持型農業網站,

http://pcd.org.hk/csa/big5/aboutus01.html

賴青松,2017/4/16,<從西方的明日農場,探見台灣的未來農村>,環境資訊中心

http://e-info.org.tw/node/204248

台灣樸門永續設計學會,<社區支持農業 (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http://www.permaculture.org.tw/node/20

全球專業中文經營百科,<社區支持型農業>,

http://wiki.mbalib.com/zh-tw/%E7%A4%BE%E5%8C%BA%E6%94%AF%E6%8C%81%E5%86%9C%E4%B8%9A

Ali2010/7/29,<社群支持型農業CSA (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簡介>,日和教育基金會網站,

http://www.sunfund.org.tw/articles/109

吳東傑,2011/04/22 ,<伊麗莎白與社區支持型農業>,公視公民新聞網站,

https://www.peopo.org/news/75255

李容2015/08/28,<社區支持型農業 表現在地食材特色人與環境雙贏>,基督教論壇報,

 https://www.ct.org.tw/1262825#ixzz5KPCMe58H

舒詩偉,2009/09/18 a,<美國社區協力農業(CSA)運動-入門篇>。文化部,台灣社區通網址,

https://communitytaiwan.moc.gov.tw/Item/Detail/%E7%BE%8E%E5%9C%8B%E7%9A%84%E3%80%8C%E7%A4%BE%E5%8D%80%E5%8D%94%E5%8A%9B%E8%BE%B2%E6%A5%AD-(CSA)-%E3%80%8D%E9%81%8B%E5%8B%95-1

舒詩偉,2009/09/18 b,<美國的「社區協力農業 (CSA) 」運動 ─ 案例篇>。文化部,台灣社區通網址,

https://communitytaiwan.moc.gov.tw/Item/Detail/%E7%BE%8E%E5%9C%8B%E7%9A%84%E3%80%8C%E7%A4%BE%E5%8D%80%E5%8D%94%E5%8A%9B%E8%BE%B2%E6%A5%AD-(CSA)-%E3%80%8D%E9%81%8B%E5%8B%95

林凱雄 2015 /5/15,<馬賽籃友會(1)法國「社區支持型農業」一例>,公民寫手,上下游網站,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69610/

天蠍浪子的咖啡杯,2011/08/02,<社區支持型農業,不是英國獨創的>,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blues1112a/5494351

生命力新聞記者,2010/11/26,《生命力新聞》,<社區支持型農業 重建人土新關係>。

http://old.ohmygod.org.tw/goodtohaveyou/good177.htm

合樸農學市集,2010,<永續農業,從支持小農開始>,合樸農學市集網站。

https://www.hopemarket.net/page/418

鍾麗華,2013/3/18,<菜籃裡的小革命//看見CSA的力量 有機小農新活路>,《新趨勢》,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paper/662628

白仁德、吳貞儀,2010/9,<永續性農業運動社區支持型農業與土地倫理的對話>,《城市學學刊》,第一卷:第二期,頁1-35

蔡培慧台灣農村陣線香港社區夥伴2015/07/09,《巷仔口的農藝復興!:社區協力農業,開創以農為本的美好生活》,果力文化。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Mann 2018-07-20 10:46:26

佚凡兄好

"關於參與
take part in;或者combine"

個人淺見認為
參與,Participation,重視的是membership
結合,connection,重視的是networks
介入,interview,重視的是relationships

1.如果談的是"take part in"式的參與",通常是一種個人主義式的參與,強調的是會籍,產生:個體與群體的法制式的權利義務關係,個體在群體中的角色定位,群體容許個體加入或退出的法定機制。

2.如果談的是"combine"式的參與",通常是一種集體主義式的參與,焦點放在社群,產生:集體與個體的願景式的理性感性關係,群體中對個體的有機結點,個體在群體中融滲或疏離的網絡連結。

換句話說,這一些是沒有固定答案的。也因此而產生所謂的因地制宜。

以美國為例,不要說民間組織,光是政府部門就有很多類型,尤其是殖民地時代,大英政府以自治形式容許各殖民地參與,所以並不配置政府機關的人事及預算,只重視軍隊鎮壓秩序、法定課稅稅源的控制。也因此,殖民地時代各社區社群之間,就以新教倫理為核心,各自發展出類型各異其趣的管理制度。

弟兄姊妹,周日禮拜,齊聚一堂,除了親自農作,累積所得以外;關於群體,部分奉獻所得,協力建設教堂與公共設施;教區中的弟兄姊妹,有緊急事故與危機困難時,透過牧師作為募款、協助的中心。另外,弟兄姊妹們分別選舉公職,包括鎮長、警長、檢察官等等,都是因為大英帝國為節省開支不派任公職人員,所以他們只好從社群當中的弟兄姊妹互選產生的。(現在美國人地方選舉中,有幾百個地方公職官員職務選舉產生,政黨變得重要,在台灣你可能連地區的派出所所長、檢察官、法官都完全不認識)

這也是美國發展出來的是一種,由下而上、各異其趣、社區中心、網絡連結式的民主。這也是為什麼與歐洲大陸、官僚帝國、由上而下、強調一統,極不相同。托克維爾1835年和1840年,先後寫成了兩大冊《論美國的民主》;之後,韋伯所著《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通過宗教社會學的研究,試圖回答為什麼在西方文明中而且僅僅在西方文明中,才出現了一種被西方人所認為的其發展具有普遍意義和價值的文化現象。

本文說的,CSA完全不是傳統的中盤商到果菜市場
或可參考前一單元,光整理出來的定義就有七種以上

而這些「介入」,在鄉間是否可行?
個人淺見認為,
或可參考下一單元,有一本書介紹台灣發展出來的CSA類型就有七種
(我最近一直忙著當工人勞動,整理房子,時間有限,需請稍待)

祝好
Mann

佚凡 2018-07-20 00:51:30

抱歉,筆誤
佚凡想要請教的是CSA,不是CSB

祝好
佚凡

佚凡 2018-07-20 00:47:05

關於參與
take part in;或者combine
佚凡總是困惑著。
Mann
你好

從本文看來,
CSB似乎不是傳統的中盤商到果菜市場?

而這些「介入」,在鄉間是否可行?

感謝《野薑花》詩集第十九期
收錄佚凡〈遶境〉。
本文同樣會被佚凡轉錄到臉書上,謝謝。

祝好
佚凡

〈遶境〉

回到了童年
雕題黑齒生長之境家家
戶戶沿途提供食物下起了雨

(我們仍亦步亦趨)
舊地名例如檨仔腳在父執輩們口中流傳
多數已遷出
那沒有路燈沒有柏油路之境
我們不禁一陣悵然
在奉祀廟善公主的廟宇陣頭

在各地有著不同的緣分
(十二婆姐紛紛戴起了面具)
今天不祭祀太祖
觀音菩薩轄下的宋江陣開道家家戶戶

參看神轎
由本地人扛起厚重的學術知識
外來人口後殖民地忽略了童年
先祖的胼手胝足那不就是我嗎

?大量的鞭炮粉屑
阻擋了釋憲父親與不是的人談起了律法以外
他們怎麼過日子

後殖民

已被政府部門列為重要
文化遺產吸引更多有知識的外人民間文學
講解人類學演繹
民俗學怎麼都沒有人示範如何釣青蛙和隱藏
在桌下的太祖

那不就是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