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30 01:03:26Mann

藍色經濟農業(米大菇食)

** 浴火蠔菇


闊別太久

歲月沒有忘記你的臉~~

夏季火焰燃燒過的豔紅玫瑰

心曾碎了一地

 

忘不了

平溪月光沖涮過記憶

時時療傷

五百年傳說的鳳凰~~浴火一場

 

在花季的夢中找到初跡

雲菇奔放朵朵

有無數的空間

終於不再居無定所
 

前世約定花落的三生三世半

來春融雪時

蠔菇撐傘相絆

打成一層層的皺摺

---------------
按1~詩創作於2018/5/30。獻給新北市平溪山區米大菇食農場的創辦人鄭任凱。我其實很想當菇農,在搜尋有關菇業菇農的資訊時,意外發現的小農故事。菇農通常都是有一定規模以上的,經驗.資金及技術都是十分長久且是商業機密的,光是菇類菇菌的專業的不得了,我個人十分有興趣,買過太空包嘗試種過,才發現太空包其實是會汙染環境的,鄭任凱生產的大樹包是目前全台灣唯一永續循環農業原理製造的。對我來說,鄭任凱 = 面對傷殘+接受失敗+奮勇求知+自學鑽研+愈挫愈勇+樂於分享其他小農+創發「大樹包」+ 永續循環農業 + 藍色經濟農業 + 平溪地方創生。

按2~簡介~~要有「不怕被拒絕的韌性」。新北市平溪山區米大菇食農場的創辦人鄭任凱,三年多來堅持以永續且有機方式種植香菇,他多年前曾歷經職業災害,在陽光基金會協助下,因緣際會得知有機菇業,他與合作夥伴到台中農試所上課,還遠赴歐洲觀摩永續種菇模式。即使一開始常被消費者婉拒,但他認為,決定往這個方向前進,還沒看到成果會很可惜。鄭任凱當初決定投入有機菇業後,因種植學習管道少,辛苦自學鑽研,他樂觀地說:「以前職災遭燒傷的痕跡,反而讓別人更容易記住,尋求協助時也比較有印象。」鄭任凱正式投入菇業後,有次因風災設備損毀,虧損數百萬元,但他仍振作起來,重新尋覓適合場地。他帶回從歐洲學習的經驗,回收農業有機廢棄物咖啡渣、稻稈和竹屑來種菇,生產友善大地的菇類。即便燒錢,米大仍希望在未來的5年內,擴大推廣由替代介質製成的「大樹包」,更想將永續農業的精神擴大於養菇基地的周邊社區,成功建立永續循環系統。

按3.友善聯結:

張韶涵《追夢赤子心》『向前跑 迎著冷眼和嘲笑』

https://youtu.be/DN1Dqb-d4PA

*************




米大菇食  (以下為文字MANN編輯整理重製)

米大菇食運用稻稈、咖啡渣、竹屑等農業廢料替代傳統木屑種菇,,並將菇渣回饋農地作為肥料使用,讓廢料再循環,發揮其價值。

Mita」在泰雅族原住民語中,是「看見」的意思;而在梵文中,則代表了「光」。2012年離開原本任職的NPO,來到烏來山區學習事農的鄭任凱,將創業菇食品牌取名為「米大」,即是「Mita」的諧音,取其「看見光」的意涵,彷彿可以藉此想像:真菌在米大菇食專利技術開發下的大樹包中走菌生長,最終朝向有光的開口「出菇」的過程。 

米大菇食最初始的農事基地選址於烏來,除了因為米大菇食創辦人鄭任凱在此習農的緣份外,基於自然條件的優勢,烏來其實也是台灣「段木香菇」的重要產地之一,只可惜2015年的蘇迪勒颱風重創烏來,米大菇食尚未完全落成的基地也慘遭摧殘,最後鄭任凱與共同創辦團隊只得忍痛捨棄烏來基地,來到米大菇食的平溪現址,重新建立生產基地。 

新北市平溪山區米大菇食農場的創辦人鄭任凱,3年多來堅持以永續且有機方式種植香菇,他多年前曾歷經職業災害,在陽光基金會協助下,因緣際會得知有機菇業,他與合作夥伴到台中農試所上課,還遠赴歐洲觀摩永續種菇模式。即使一開始常被消費者婉拒,他還是努力往前,「被拒絕是常有的事,但決定往這個方向前進,還沒看到成果很可惜。」

鄭任凱當初決定投入有機菇業後,因種植學習管道少,不懂的地方也要到處詢問農友,並辛苦自學回來鑽研,他樂觀地說,「以前職災遭燒傷的痕跡,反而讓別人更容易記住,尋求協助時也比較有印象!」 

(合理重製:敬請參考援引資料1+2+3+4)

藍色經濟創業:農業廢棄物養菇,菇渣肥料養田

創業的一開始,不得不承認鄭任凱的想法稍嫌天真,一心只想事農,沒有太多別的想法。因緣際會認識了其他幾位共同創辦人,進而接觸了由Gunter Pauli提出的「藍色經濟」 這個循環農業的理論,進而延伸出想要研發替代介質,以農業廢棄物來製作取代目前以木屑為主要原料的養菇太空包,最終選定了「養菇」作為農業創業的產品。

米大菇食所研發的替代介質,結合了來自彰化溪州尚水友善農產的有機稻稈、南投竹山原物料工廠的未加工桂竹屑、金車公司經雨林聯盟認證(RAC)、好咖啡認證(UTZ)咖啡豆的咖啡渣,最後依比例混合,取「香菇於樹上走菌」之意,命名為「大樹包」。上述的稻桿、竹屑、咖啡渣皆為生產廢棄物,除了可以回收做成養菇的大樹包外,當養菇任務完成後,大樹包的原料還可以再作為農地的肥料,或者用來飼養反芻動物或者雞鴨等家禽,除了包覆介質的塑膠袋外,幾乎做到零廢棄。

(合理重製:敬請參考援引資料1+2+3+4)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坑這麼大 也許不會跳下去

有了研發介質的技術,不見得就通曉養菇的功夫。台灣的產菇工法分為兩種:自然工法與環控工法,配合台灣的氣候條件,米大採用兩種工法並行,但無論是哪一種工法,凡涉及養菇,對於溫度、濕度、光線、聲音、震動、風,都有細緻的要求,也因此201510月成立的米大團隊,在投入了研發與設備成本後,一開始的生產並不順利,一直到20165月才順利產出第一批產品。

除了養菇的技術外,「菌種」也是養菇的重要關鍵。向國外購入菌種,除了花費高昂代價,還得顧慮菌種公司願不願意少量供貨的問題。鄭任凱感嘆,台灣的種菇歷史悠久,20年前菇業興盛,多有日韓業者來台取經;如今,台灣的種菇技術仍停留在20年前,已被日韓超越,同時還面對了種植面積擴大、產能下降、菌種弱化的危機。

也因此米大除了養菇,也養菌。鄭任凱還為此重回校園,就讀嘉義大學獸醫所,於微生物實驗室投入菌種培養,若成功培養出一支菌種,可形成三項產品:菌種、菇包、以及菇類。然而培養一個菌種的成本最少約數十萬,這對一個產能還在擴大、通路尚在拓展的新創團隊來說,是極大的成本負擔。

鄭任凱說:「如果一開始就知道坑這麼大,或許就不會跳入這個坑」,但如果不是因為天真,也許也就不會開始,因此鄭任凱仍秉持著「傻傻地走就會到,即使失敗對環境也是一種回饋。」的信念。 

米大菇食農場是台灣第一個以農業廢棄物創造友善循環的菇廠。農場在2016年通過有機轉型期驗證,主要栽培蠔菇、香菇及木耳,不同一般菇類栽培以木屑為介質,鄭任凱帶回從歐洲學習的經驗,用比一般太空包大三倍的獨家大樹包,回收農業有機廢棄物咖啡渣、稻稈和竹屑來種菇,生產友善大地的菇類。

鄭任凱團隊除了在養菌上投資無菌實驗室,自行研發用較為營養的麥養菌,包裝上嘗試以蚵殼為原料製作的可分解包裝袋。面對大規模菇廠的競爭,鄭任凱表示,雖然有機種菇花費心力更多,但對環境有幫助且零廢棄物,很想推廣這個概念,提供台灣市面上少有的有機蠔菇,爭取市場認同。他笑說,「其實最重要的就是有不怕被拒絕的韌性。」

(合理重製:敬請參考援引資料1+2+3+4)

在地、低碳、永續 共享藍色經濟

米大菇食所落腳的平溪,由於其濕度足夠,水質佳,擁有適合種植菇類的環境,並且較鄰近主要消費地區的大台北,除了能夠降低碳足跡,也能將這友善方式回饋給平溪當地,例如將菇渣繼續回饋給當地農友做肥料使用,而菇廠也雇用當地人來幫忙,期望能推動當地社區生產、生活與生態三生志業。

除了遵循友善循環的精神外,米大菇食也把環境保育、社會文化等面向融入企業經營上,雖然現在米大菇食已經慢慢上了軌道,但還尚未達到收支平衡,鄭任凱表示現在有許多農夫都會講求自身的故事性,但他希望自己可以踩穩腳步,運用平溪產地的優勢,把菇種好,並繼續將這樣的種植方式分享給更多人知道,讓大家可以一起共享循環經濟的願景。

(合理重製:敬請參考援引資料1+2+3+4)
------
 

參考援引資料出處

1.全台首創咖啡渣稻稈種菇 他堅持「零浪費」友善大地

https://udn.com/news/story/7266/3119352

2.廢料再利用 米大菇食開創台灣循環經濟

https://vita.tw/%E5%BB%A2%E6%96%99%E5%86%8D%E5%88%A9%E7%94%A8-%E7%B1%B3%E5%A4%A7%E8%8F%87%E9%A3%9F%E9%96%8B%E5%89%B5%E5%8F%B0%E7%81%A3%E5%BE%AA%E7%92%B0%E7%B6%93%E6%BF%9F-69c41dc110b4

交大友聲500-II電子雙周報

3.看見永續農食的光 米大菇食致力實踐藍色經濟新農業

https://www.bnext.com.tw/article/44570/meet-startup-mita

4.傷殘不畏拒絕 種出友善菇

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506401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