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2 00:00:00Mann

太魯閣的背後(下)

花蓮太魯閣『亞泥戲院』不斷電上映中

按1:現實生活絕對比電影還精彩-KUSO



壹、水泥業背後看不見的環境成本


    《看見台灣》裡,齊柏林以鏡頭俯瞰位在花蓮太魯閣國家公園裡的亞洲水泥礦區,只見一大片山頭已被掏空,光禿禿的畫面令人心驚。其實稍早今年5月,齊柏林再次飛過亞泥礦區上空,拍下一張照片給友人,感慨「比五年前拍看見台灣的時候挖更深了」。隨著齊柏林身亡、照片曝光後,由環保團體地球公民會發起,要求撤銷亞泥礦權期限展延的連署人數在短短三天,由原來的4.2萬,暴增到突破20萬人。

    亞泥董事長徐旭東受訪時表示,水泥產業對台灣建設有其貢獻,現在我們住的房子、使用的道路也都需要用到水泥,若是採取進口,每噸就要增加許多成本。他說:「若不要這個產業,那以後都要靠進口嗎?」

    不過根據官方統計資料,2016年台灣進口水泥的價格,其實比內銷來得便宜,進口一噸的價格平均約1,578元,內銷一噸的價格平均則約2,224元,平均每噸進口的價格比內銷便宜646元。

         《商業周刊》指出,台灣因為建材用料改變,水泥用量減少,造成水泥產量過剩、採礦量大減,這已是業界公開的秘密。根據經濟部統計處資料,台灣每年生產的水泥其實高過國內實際消耗的總量,甚至還可以外銷。中央社報導,根據經濟部資料顯示,2017年水泥外銷比例,今年14月為25%。

    而台灣賣到國外的水泥價錢,甚至比國家內銷還便宜。台灣2016年出口水泥的價錢,外銷平均一噸的價格約1,511元,內銷價格平均每噸比外銷貴了713元。

    針對價差,台泥表示進出口的價格是依據國際市場價格競爭,還須包括海運費、港口卸貨、及不同國家其內陸運輸費用等。而內銷的部分還要加每噸貨物稅 320 元,價格看起來才會偏高。

    而面對來自台灣人民的壓力,亞泥在614日表示,將主動縮減近四成鄰近國家公園的礦區(從原來核准的399公頃,縮減約155公頃的礦區面積)。然而這項承諾,卻遭到長期關心礦區生態的地球公民基金會反駁,偕同立委林淑芬在隔(15)日召開記者會,指出亞泥承諾縮減的礦區範圍,都不在實際採礦的「礦業用地」上,加上亞泥只說會縮減面積,卻不提開採量的限制,未來還是可能繼續採礦,到下一次礦權許可到期前,再挖山20年。

    根據經濟部礦務局2015統計資料,台灣246個陸上礦區中,實際探、採礦的現役礦場有195個。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潘正正指出,這些現役礦場中,只有28個曾進行過環評。根據地球公民基金會的資料,早在《環境影響評估法》發布前(1994年),台灣已推動十大建設等開發案,台灣的水泥業者也早從1970年代就陸續進駐宜花東地區,並且在1990年代推動產業東移,劃定水泥特定專用區。現有的《礦業法》中,並沒有強制執行環境評估的規定,只有在15裡,表示設定探礦權者,「應敘明水土保持、環境維護(探礦或採礦對環境之影響)、礦場安全措施與礦害預防等永續經營事項」。

    因為先開發、後環評的歷史背景,造成有些礦場竟然位在國家公園、保安林、水源水質保護區等環境敏感區。地球公民基金會追蹤的礦場中,除了亞洲水泥新城山礦場位在國家公園裡,有環境爭議的還包括宜蘭潤泰水泥(位於水源涵養的保安林中)、宜蘭萬達鑛業(位在山毛櫸保護區)、南投北原石礦(位於飲用水源水質保護區)。

    由於水泥提煉的過程中,需要用到大量的煤炭作為電力來源,也因此會造成一定程度的溫室氣體,加上水泥開採時產生的粉塵,當大家都在討論PM2.5氣體污染物對人體造成影響之際,這樣的環境成本,合理嗎?

 

以上節錄自:【圖輯】回顧齊柏林鏡頭下的五大議題,《看見台灣》背後看不見的環境成本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70817

另外可參考:李又如,2017705/26,<天下沒有白挖的水泥>,鏡傳媒,https://www.mirrormedia.mg/projects/mining/

看見台灣II4K宣傳片-2019壯闊呈現

按2:現實生活中已經拍不出如同這一部未完成式電影的精彩

 

貳、壟斷型產業:小島資源財團獨享 !

一、水泥產業的三大特性──

只有大財團能經營、公共資源轉換成財團利潤、環境代價全民買單。

1.                  僅大財團能立足的水泥業:開採與煉製水泥需要投入龐大資金與良好的政商關係。過去只有少數有黨政背景的大財團能寡佔,中小企業根本無法經營。

2.                  公共資產變財團利潤:憲法明白揭示:「礦屬國家所有」,是國民全體的共同資產。財團挖礦破壞山林,也把公共資產放入自己的口袋之中。

3.                  破壞環境,全民買單:生產水泥不但高耗能、高耗水,高污染,還嚴重破壞水土。水泥業光是一年的製程的的耗電量(11億多度)約可讓台北101大樓(每年5200萬度)用22年之久;一年的用水量約可注滿14790座標準游泳池,他們賺錢的代價都要全民共同承擔。

(註:以上數據以2015年生產量所耗水耗電量的平均值推估。)

 

以上節錄自:【礦業小學堂】你的家鄉有礦場嗎?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0224

 


按3:現實生活絕對比電影還精彩-政府2016說要關亞泥--2017經濟部卻通過礦權展限 20 年-第一個髮夾彎-

二、政府護航的產業


1.經濟部圖利特定財團?亞泥展限史上最火速

    上週一凍結展限提案的提案人立委蘇治芬,大聲譴責經濟部擺明在替特定財團護航。她指出,3 14 日是高志鵬委員在記者會表示這會期一定會排審《礦業法》,修掉《礦業法》霸王條款的日子,當天礦務局讓亞泥新城山礦場的礦權展限 20 年。這只是巧合嗎?

    我們或許沒有直接證據,但從核定日距離亞泥送件日,在包括春節等連假的三個半月就火速通過,卻坐實礦務局在為亞泥掃平近期礦業改革聲浪可能造成的展限阻礙。

    以同樣是水泥業者在最近通過的嘉新水泥的展限核定歷程來做對照:同樣是水泥業者,嘉新水泥的南澳礦場,礦業用地面積 0.85 公頃,從申請到核定耗時 22 個月;和平礦場,礦業用地面積 4.45 公頃,則等了 26 個月。面積 185 公頃、涵蓋環境敏感區與土石流潛勢溪流的亞泥新城山礦場,卻只要 3.5 個月就過關!蘇治芬表示,這分明是在幫亞泥開後門,規避環評與《礦業法》修法後的新規範。這些公務員不僅瀆職,更是毀損國土的共犯!

 

2.亞泥展限處分違法,必須撤銷

   立法委員林淑芬則指出,依最高行政法院 92 年判字第 936 號見解:「礦業權之展限顯然屬於新權利之賦與」,展限時自應按「程序從新」的行政法適用原則,依當時相關法律,進行審查等程序並獲許可後,才能核定展限。而亞泥新城山礦區位於原住民保留地,根據 94 年通過的《原住民族基本法》(下稱「原基法」)第 21 條規定:

   「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應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或參與。」

    亞泥新城山礦權在 2017 11 22 日到期前,當然應依《原基法》第21條,循法定諮商程序取得當地太魯閣族或部落同意後,經濟部才得以核准亞泥礦業權展限,否則即是違法處分,自始無效必須予以撤銷。

    林淑芬亦痛批,她本以為自追蹤礦業議題以來,已見識多了經濟部和礦務局的顢頇、怠惰,與對制度的刻意扭曲,卻從未設想他們居然張狂至此,刻意誤導立委,公然欺騙國會!她呼籲台灣社會,必須一如當年共同推翻了西部石灰石礦業保留區解禁那般,共同要求經濟部撤銷違法的展限處分,讓亞泥的礦場能適用修訂後的新法,即使續採,也是在有環評把關與部落同意許可下才能進行。

3.「免告知」、「免同意」、「免環評」要挖個一世紀嗎?

    立法委員尤美女表示,這次經濟部做出的展限核可處分有很大的爭議,根據憲法第 143 條第 2 項規定,礦產屬國家、也就是全民所有,但是民眾對台灣目前的礦場資訊卻一無所知,主管機關也沒有提供相關的資訊供民眾公開查詢。

    另外,在現行法規中,不但未保障當地居民程序參與的機會,若居民的權益因開發而受損,也缺乏明確的行政救濟管道。因此,現行的這部《礦業法》應該要修正,要納入事前的資訊公開、事中的程序參與及事後的行政救濟,讓礦業透明化,接受全民的檢驗,不要讓我們的礦產及土地變成財團寡占壟斷的事業。

 

以上節錄自:修法前夕急偷渡,全台最大太魯閣礦場續挖20年! https://www.matataiwan.com/2017/03/28/mining-law-affecting-indigenous-truku/

 



叁、
四個政府單位都有過失


一、礦務局「閉著眼睛」審亞泥?未評估土石流潛勢溪流與地質敏感區

亞泥新城山礦區有三條土石流潛勢溪流,曾於2012年蘇拉颱風期間發生土石流,造成當地富世橋阻塞、土石溢流出農路及下游建物遭受土石撞擊與掩埋。水保局於20161214日發文告知亞泥此事,並副本給礦務局,亞泥卻未將這事件在申請展限的「開採構想及其圖說」中納入評估。

更離譜的是,礦權展限的主管機關──礦務局與經濟部,竟於知情的情況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未針對土石流潛勢溪流做現場調查與評估,就讓亞泥展限申請在短短3個月左右迅速通過!

二、花蓮縣府與地調所相互推責

亞泥還有位於地質敏感區的疑慮。花蓮縣政府曾發文告知礦務局:「1.亞泥新城山礦區「似」位屬地質敏感區(山崩與地滑)。2.是否位屬活動斷層兩側一定範圍,需由申請人(亞泥)洽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或洽詢專業地質調查顧問公司進行確認。」

依《地質法》第8條規定:「土地開發行為基地有全部或一部分位於地質敏感區內者,應於申請土地開發前,進行基地地質調查及地質安全評估。」然而,礦務局承辦人員卻只是「自行」在地調所網站查詢活動斷層,而未向地質法主管機關洽詢地質敏感狀態,最後逕自作出「採礦與礦權展限非屬《地質法》第8條所稱之『土地開發行為』,無需進行基地地質調查及地質安全評估」的認定,即給予展限處分。

三、文化局函文告知:不得辦理採礦

另外,花蓮縣府文化局曾函文礦務局,亞泥展限案的礦區涵蓋花蓮縣的縣定「富世遺址」,依《文資法》不得辦理採礦。經濟部與礦務局卻以亞泥已簽切結書表明未來沒有向遺址方向開採的計畫,即核准亞泥展限。監察院調查報告指出,切結書僅具民法的拘束力,有極大不確定性及行政裁量空間,行政機關只能督請亞泥遵守切結承諾。這樣的輕鬆過關,合理嗎?

監察院調查報告明確指出經濟部、礦務局、地調所與花蓮縣政府之間,權責劃分不清、互相推諉責任,違反了《地質法》與《文資法》,未依法行政,確實有疏失,以致亞泥展限案草率通過。

四、花蓮縣府拖延行政程序,租地不用付錢?

該礦區有125公頃為「國有原住民保留地」,是亞泥向花蓮縣政府承租。除了前述偽造文書外,原保地續租事宜也由花蓮縣府核定,依行政程序法,處理期間為2個月。但從20092010年土地租約相繼到期,亞泥向花蓮縣政府提出續租申請,遲至2015年縣長傅崑萁才簽出「否准亞泥續租土地」的公文,處理期間超過5年,遠超過行政程序法所規定的2個月。

但今年3月,花蓮縣政府態度180度大轉變,批准亞泥續租並收取租金。這漫長的6年期間,花蓮縣政府未調查相關妨害公益的情形,也未依民事訴訟程序請求亞泥返還土地,而是讓亞泥持續在原住民族土地上大肆採礦,此舉不僅讓花蓮縣庫損失為數可觀之租金(22,1175,508元)收入所生孳息,更使族人長期流離失所!

以上節錄自:亞泥展限,這4個單位都有過失 繼續侵害山林20年! https://www.cet-taiwan.org/publication/issue/content/3198

 

 

肆、民間的集體行動壓力

20萬人網路連署行動

環團「地球公民基金會」發起的「撤銷亞泥非法展延,捍衛太魯閣!」案,已超過20萬人連署,2017625日環團將號召群眾向行政院抗議亞泥案;總統蔡英文在環團上街頭的前一天,於24日出席「看見齊柏林」紀念展並頒發褒揚令,承諾,「現在是我們把環境正義,一點一滴重建回來的時候」,行政院更要大修《礦業法》以亡羊補牢,要亞泥案補做環評。府院此時看似極重視亞泥案展限期通過後的民間反彈聲浪,但實際上,今年314日經濟部礦務局悄悄通過亞泥礦權展延案後,民進黨立委跳腳、痛批,府院和行政部門均是淡然以對,直至610日《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意外墜機身亡,連帶引起社會大眾對亞泥案的關注和不滿,此時政府高層才如大夢初醒般重視起來。

以上節錄自:【內幕】亞泥案因齊柏林之死引發人民怒火 蔡政府亡羊補牢修法姍姍來遲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9565

 

二、 向行政院提起訴願

今(2017)年3月經濟部展延亞泥花蓮新城礦場20年,環團及礦場周遭居民認為經濟部未顧及居民權益就逕自展延,向行政院提起訴願、要求撤銷亞泥已展延的礦權。本月4日行政院訴願結果出爐,認定居民雖然有提告資格,但經濟部核准礦權過程並未違法,且礦權展延並不適用《原基法》相關規定,因此駁回居民訴願,意即經濟部發給亞泥的礦權仍然有效。

以上節錄自:獨家》亞泥礦權展延還是合法!居民向行政院提訴願遭駁回 http://www.storm.mg/article/327389

亞泥礦權展延 居民提訴願遭行政院駁回

 

三、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請行政訴訟


謝孟羽說,當初給予亞泥展延20年是行政院所做的決定,提訴願只是希望給行政院更正的機會,本來就預期行政院不會推翻自己的決定,但還是很遺憾行政院沒有自己改正。

謝說,《原基法》第21條第1項規定:「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應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或參與,原住民得分享相關利益」,但訴願會卻引用同法34條「主管機關應於本法施行後三年內,依本法之原則修正、制定或廢止相關法令」,認為不適用21條,是違反《原基法》精神。

謝強調,環團跟族人會持續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就亞泥展延案提請行政訴訟,要求撤銷經濟部給予亞泥展延決定,並且此爭議也要回歸癥結,現有的《礦業法》不合時宜一定要修。21日族人將會再開記者會,呼籲立院這會期一定要速修《礦業法》。(洪敏隆/台北報導)

以上節錄自:亞泥展延合法 環團將提行政訴訟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70907/1199275/


四、封山抗爭行動

針對環保團體發起「反亞泥,封路守護山林家園行動」,要求撤銷亞泥礦權展延,經濟部今(23)日除表示尊重民眾依法申請核准活動權益外,也強調亞泥礦權展延案已進入行政訴訟,待行政法院審理並為最終判決後,經濟部將遵照行政法院判決結果辦理。

以上節錄自:亞泥礦權展延爭議 經濟部:將依行政法院判決辦理 https://www.economic-news.tw/2017/11/Mining-Law-and-The-Dispute-About-Asia-Cement-Company-Extended-Mining-License.html

亞泥礦權展延20年 自救會揚言封山抗爭

 

〔記者王峻祺/花蓮報導〕亞泥礦權展延案持續延燒,今(23日)是花蓮新城山礦區展延首日,環保團體和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成員一早就在亞泥專用道路前「封路抗議」,近百人試圖阻擋亞泥運輸卡車上山,圍起人牆拒絕亞泥再挖20年,並高喊要求政府加速礦業改革及《礦業法》修法,預計連封8天,不排除無限期抗爭。

經濟部3月將亞泥位在花蓮新城山礦區的採礦權再度展限20年,引發當地部分居民及環保團體的不滿,截至11月間,共展開15次大型抗議活動,太魯閣族人還多次北上參加守護家園行動,呼籲政府撤銷亞泥展限。

今早自救會及環團以人牆阻止亞泥運輸車上山,並放狼煙、鳴槍昭告祖靈,表達捍衛家園的決心,會長田明正說到激動處,還一度哽咽,泣訴「政府始終沒有面對亞泥問題」,才必須採取封山、封路行動抗議。

以上節錄自:亞泥礦權展延首日 自救會圍人牆封路抗爭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262054

 

亞泥礦權展延首日 自救會圍人牆封路抗爭

 

伍、《礦業法》修法攻防戰

一、《礦業法》現行條文爭議

目前《礦業法》哪裡有問題?我們也整理出目前礦業法主要問題條文與爭議事件。

《礦業法》問題條文

《礦業法》第31

礦業權展限之申請,非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主管機關不得駁回:

一、申請人與礦業權者不相符。
二、無探礦或採礦實績。
三、設定礦業權後,有新增第二十七條所列情形之一。
四、有第三十八條第二款至第四款所列情形之一。
五、有第五十七條第一項所定無法改善之情形。

依前項第三款規定將礦業權展限申請案駁回,致礦業權者受有損失者,礦業權者得就原核准礦業權期限內已發生之損失,向限制探、採者或其他應負補償責任者,請求相當之補償。前項損失之範圍及認定基準,由主管機關定之。

問題:同等於礦業獨大條款,架空其他主管機關權責,使礦權展限除非符合法規指定的幾種情況,其他主管機關均不得駁回,礦權展限對礦業業者來說相當容易。

爭議案件:萬達鑛業案(相關條目:台灣水青岡與萬達鑛業


《礦業法》第47

土地之使用經核定後,礦業權者為取得土地使用權,應與土地所有人及關係人協議;不能達成協議時,雙方均得向主管機關申請調處。

土地所有人及關係人不接受前項調處時,得依法提起民事訴訟。但礦業權者得於提存地價、租金或補償,申請主管機關備查後,先行使用其土地。

問題:侵害人民財產權,若礦業業者與土地所有人協商不成,僅需提存一筆錢就可以合法佔用土地進行開發。

爭議案件:亞泥新城山礦場案


《礦業法》第4條第13款

礦業用地:指經核定可供礦業實際使用之地面。

問題:由於礦業法對礦業用地之定義僅有「地面」,因此礦務局認為地下坑道開採不需要經過礦業用地核定,一旦不需核定,業者無須告知土地所有人亦不需經過同意就可以進行地面下之開採。

爭議案件:利英工礦案(相關條目:利英工礦與《礦業法》漏洞

以上節錄自:礦老闆為所欲為《礦業法》怎麼了? http://www.eventsinfocus.org/news/1480

 

按4:現實生活中蔡總統承諾的事--與行政院《礦業法》修正案版本出現嚴重落差--第二個髮夾彎


二、行政院通過《礦業法》修正案


(中央社記者顧荃、廖禹揚台北7日電)行政院會今天通過礦業法修正草案,包含亞泥在內的66個礦區,應在法案通過35年內補辦環評,環評未過可廢止礦業地。不過,因亞泥礦權已在3月依現行礦業法申請通過,因此20年內都不受原基法21條約束。

紀錄片「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過世後,民間質疑亞泥礦權期限延長案,進而引發礦業法修法議題。行政院會今天通過礦業法修正草案,6大重點包括刪除不合理條款、強化環境保護、加強礦場管理、落實原住民權益、開放資訊與參與,以及明訂回饋機制。 

以上節錄自:礦業法修正後 亞泥3年內環評未過可廢礦 http://www.cna.com.tw/news/aipl/201712070230-1.aspx

 不過,在政院版礦業法修法草案出爐後,包括地球公民基金會、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與法律扶助基金會等民間團體都質疑,政院版條文中沒有「溯及既往」條款,部分關鍵條文更限縮在新法施行後才送件的個案適用。目前正在申請展限的50個礦場則避開了新法管制。

以上節錄自:行政院版礦業法出爐:補環評若過關 亞泥將繼續採礦20https://www.cmmedia.com.tw/home/articles/7277

 

1.《礦業法》修正案設下三個騙局

行政院7日通過礦業法修正案,新增58條之1,指過去未做環評的礦區未來要補做環評、或提因應對策,表面上看來好像多了監督機制,但實質卻是一場騙局,而且還暗渡陳倉把原來環評審查的准駁權拿掉了,讓環評法遇上礦業法,變成一隻無牙的老虎,而且讓環評法倒退不只20年。

騙局一:展限排除再做環評規定,亞泥新城山永續挖礦免環評

這次修法規定,過去未做環評的,面積大於2公頃、年產量大於5萬公噸者,需要補做環評。但這是「準用」環評法、不是「依」環評法規定做環評,也就是說,雖然依環評法的內容做環評,但不必依環評法的規定做。

騙局二:小產量礦區只需提因應對策,沒有任何效用

而針對面積大於2公頃、年產量小於5萬公噸這類產量較少的礦區,則不必補做環評,蔡英文總統之前說,所有礦區都要補做環評的承諾算是跳票。不需做環評,只需「準用」環評法第28條提出境影響調查、分析,並提因應對策。

但因應對策並不會碰及通不通過、或許可是否要廢止的問題,也就是說不論審查結論如何,礦區的許可權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而經濟部礦務局發布的新聞稿指出:「補辦環評期間不停工,但若環評經審查認定不應開發,主管機關就會廢止礦業用地之核定。」這也是騙人的,因為礦業法修正案第58條之1新增以下這段話:

「礦業權者依第一項規定辦理原核定礦業用地之環境影響評估,其審查結論認有下列情事之一,且無替代方案可重新送審,主管機關應邀請相關機關、專家學者,現場勘查並經審查後,得廢止其礦業用地之核定:

一、對人民生命財產有重大不利之影響。

二、對保育類或珍貴稀有動植物之棲息生存有重大不利影響。

三、對環境品質有重大不利影響或顯著超過當地環境涵容能力。

礦業權者應依第一項第一款環境影響評估審查結論內容或第二款中央環境保護主管機關核准之因應對策辦理。」

這段話翻成白話文的意思就是:原本上述那一二三點是環評法中不可退讓的原則,有些該補做環評的礦區,如果環評審查做出「不應開發」的結論時,就因為礦業法修正案第58條之 1……「得」廢止其礦業用地之核定,不是「應」,一字之差,就給了礦務局不必聽從環評審查結論的法律依據,而可自組專家團隊「複審」環評結論,要不要再許可,則由礦務局自己決定。

騙局三:駕空環評法的准駁權,讓環評法倒退20

這也是這次修法最滋事體大的事,讓環評法倒退20年。1994年環評法實施前,環評規定就是散落在各個法規中,但因標準不一常造成困擾,有了環評法之後,環評審查才有統一的標準,礦業法修正等於又打回到20年前的原形。

行政院新聞稿指出,負責協調礦業法修正案的政務委員張景森表示,「這是把環境影響評估最後的許可權交回各部會。這個制度實施後,短期可能有適應問題,但將使各部會更主動關心所主管事務中的環境衝擊問題。」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則在記者會中說,「這是第一個把環評最後許可權交回各部會,其實這是其他各國的正常做法,但台灣過去體制上不是這樣進行的。」

環評的准駁權多年來爭議不休,這是一個嚴肅的議題,就算要修正也應該回到主戰場,擴大討論如何修環評法。而不是在其他法令排除環境准駁權,未來每個部會都有不同的環評規定,到時環評法就真不廢,也沒有存在必要了。 

以上節錄自:礦業法修正 礦區補作環評的三大騙局 https://www.cmmedia.com.tw/home/articles/7296

2.漠視原住民族諮商同意權

(2017)年政院版礦業法修正版本規定,只要求修法完成後的新申請個案,才需要實踐原基法第21條「應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或參與」規定,9號行政院長前往立院進行備詢,就有立委提到,不溯及既往原則,像是花蓮新城礦場,在新版的礦業法草案中,3年內須補做環評,但卻不需要取得原住民族諮商同意,批評政府法令大小眼。

國民黨立法委員 Sra Kacaw (鄭天財) 阿美族:

已經展現的環境評估的部分,可以溯及既往,要補辦環評,部落諮商同意權,這樣的一個規定,卻排除溯及既往的一體適用,對原住民族來講,我這邊直接用大小眼的用詞。

鄭天財認為,修正的礦業法可補辦環評,因此要求原基法諮商同意權應該也要比照辦理,對此院長回應,目前經濟部與業者,正在與當地部落進行溝通。

以上節錄自:礦業法修正案 立委要求部落諮商溯及既往 http://titv.ipcf.org.tw/news-37383

亞泥展延案 林淑芬槓張景森 臉書開戰-民視新聞
 

按5:現實生活中執政黨民進黨立委對行政院政務委員的理念戰爭--第三個髮夾彎

審礦業法火藥味濃 三女綠委開槓波及陳菊-民視新聞

按6:現實生活中執政黨民進黨立委之間的角色衝突戰爭--經濟部稍讓步+修法方向稍嚴--第四個髮夾彎


三、立法院經濟委員會《礦業法》修法論戰

1.立委與行政部門無法取得共識

礦業法修法(20184)9日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進入逐條審查,不過「礦權展限是否要重新核定礦業用地」以及「原民知情同意權」等關鍵條文多被保留,引起環團擔心。10日環團與跨黨派立委共同舉行記者會,呼籲行政部門勿淪為業者打手,要求經濟部在《礦業法》修法以前,應凍結展延的核准。立法院9日審查《礦業法》修正草案,許多關鍵條文被保留,包括:礦權展限是否需要重新申請礦業用地核定、若礦業用地涉及原住民族地區,是否需要部落同意或參,因立委與行政部門無法取得共識,關鍵條文擇期再審,讓環團擔憂修法再開倒車。因此「地球公民基金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與民進黨立委高志鵬、親民黨立委周陳秀霞、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10日舉行記者會,呼籲加速嚴審礦業法,要求立法院在修法完成前,凍結目前已申請的礦場展限案。

以上節錄自:高志鵬再為礦業法槓自家人 「不是非要過政院版」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38550

2.民進黨國會黨團立委內鬨

立法院經濟委員會27日審查《礦業法》修正草案,同為民進黨立委的林淑芬、邱議瑩卻在委員會中爆發口角。林淑芬砲轟經濟部都站在礦業廠商立場,根本就是護航。而邱議瑩則回擊「大家都在改革,不是只有你在改革」,更嗆聲「妳跟環團站在一起羞辱黨內立委是什麼意思?」

經濟部版本都是「障眼法」

立法院經濟委員會27日逐條審查《礦業法》修正草案,針對礦權展限是否要重新核定礦業用地的問題時,林淑芬主張應重新核定,但經濟部次長王美花則回應,假設既有的礦場已經達到用地,依照現行《礦業法》,業者在開採礦時,每年在座水土保持及環境維護,「礦權展限要再重新核定礦業用地,目的是什麼?按照限行《礦業法》就有處理機制了。」

 

林淑芬則怒批,如果依照經濟部邏輯,就是相信業者會自律,但事實並非如此,現行202個礦場,申請礦業用地核定的只有3處台泥礦場,其他99%都沒有申請。

 

林淑芬並指出,經濟部版本都是「障眼法」,唯有新礦場申請時,才需要從嚴標準管制,舊有礦場全部都是「放水放光光」,山林早被「開腸剖肚」;她說,已故導演齊柏林拍攝的《看見台灣》所揭露的問題,全部都是舊礦,如今政府卻稱業者會自己管理自己,「難道這個國家沒國家了嗎?」

 

立委管碧玲則緩頰,「淑芬委員的尖銳背後,要尋找她的啟發」,官員們要超越語言尖銳。林淑芬大罵,因為經濟部答非所問,都站在礦業廠商立場,講法都跟亞泥一模一樣,引來邱議瑩不滿,直說「講話不要這樣啦」,林淑芬則回,「那就請好好誠實面對,修法不是要護航礦權業者!」

 

邱議瑩批羞辱本黨委員

 

邱議瑩則接著回嗆,「大家都在改革,不是只有妳在改革,不要這樣一刀殺掉所有人嘛」,大家都不是在改革那在這幹嘛,只有你們是改革的力量?林淑芬回應邱議瑩,「妳站出來說說看、每一條條文都來審。」邱議瑩則回,「我前一天沒坐在這坐整天?只有妳有嗎?」

 

後來,邱議瑩邊收拾東西邊批評,「妳跟環團站在一起羞辱本黨委員是什麼意思,不想講你,你還這樣!」林淑芬回擊,「委員自己接受公平啦!」邱議瑩回應,「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們審了就是護航,不審就說要社會公評,立委真難做」、「只能被妳(指林淑芬)罵護航,那我們要幹嘛啊?」雙方在委員會上一觸即發。

 

管碧玲:幫林淑芬講話都被嗆

 

林淑芬27日也在臉書發文,回應此事。林淑芬表示,她的立場就是要讓礦業永續合理經營、新舊礦可以公平競爭,守護環境,直批「不知道邱議瑩委員說的,跟環團站在一起羞辱本黨委員是什麼意思?」

 

以上節錄自:【礦業法審查】林淑芬批經濟部護航 邱議瑩嗆:不是只有你在改革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32166

 

審查礦業法修正 邱議瑩、林淑芬互嗆

按7:現實生活中各國國會議員有四種角色衝突(A.選區選民代表+B.政黨從政同志+C.利益團體代言+D.政治良心行動=@)--民進黨立委林淑芬--角色選擇@(D.≧50%)--跟其他同黨國會議員角色抉擇@(B.+C.≧50%)顯然非常不同--第五個髮夾彎

3.立法院跨黨派立委加速嚴審;經濟部抵死不從、護航業者

昨日(4/9)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再次審查礦業法修法,一波多折的礦業法修法,民間團體從20166月開始要求,20176月在齊柏林導演不幸過世後,修改鴨霸礦業法達到21萬人連署,修法近兩年,歷經三個會期而延宕至今,好不容易在此會期再度排入議案,朝野立委很有共識,但行政院、經濟部仍僅考慮礦場業者的利益,忽略本次修法是為了修改「免環評」、「免告知」、「免同意」的無限展延的霸權條款,以至仍在重大爭議中進行條文保留,未完成逐條審查。民間團體要求行政院、經濟部別再為業者護航,立法院跨黨派立委應加速嚴審,別讓礦業改革修法遙遙無期。

展限重新核定礦業用地,經濟部抵死不從

昨日(4/9)在廖國棟委員主持下,從「展限重新核定礦業用地」的條文開始討論,經濟部仍一貫態度,不斷表示過去到現在,經濟部都有嚴格把關礦場的管理工作,若展限時,還要重新核定一次礦業用地,會曠日廢時且沒有必要。引發在場多位立委紛紛痛批,經濟部仍然站在擔憂採礦業者的利益角度,全未考量因採礦受影響的土地所有權人、部落居民身家安全及山林水土生態環境等。

周陳秀霞立委說明,經濟部只想修法管新礦,全台202個舊礦都不管,展延不願做礦業用地核定,才會讓亞泥40年來免環評、免告知、免同意持續挖礦,我主張展限應作礦業用地核定,原基法21條知情同意全應溯及既往納入礦業法,避免挖礦破壞台灣山林,侵犯人民身家財產安全。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黃靖庭表示,經濟部身為礦場的主管機關,不該是抱著想便宜行事的心態,堅持不願重新核定礦業用地,護航上百個老舊礦場可以在「免環評」、「免告知」、「免同意」的情況下,繼續無止盡的展限下去,黃靖庭強調礦業霸權的時代已經過去,行政院、經濟部應正視民間礦業改革的訴求,莫再縱容長期破壞山林環境、侵占地主及部落居民權益的礦場持續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存在。

亞泥案三方會談成為經濟部的擋箭牌

在逐條討論過程中,經濟部時不時提到亞泥案正在進行三方會談、諮商同意權個案處理、亞泥公司表示非常尊重部落意願......等內容,企圖營造出經濟部很尊重原住民族權益、亞泥公司很配合等表面好形象,但當高潞.以用立委提出:「那亞泥案部落進行諮情同意權的法律效果是甚麼?」,經濟部瞬間語塞,最後竟回答:「我們當然希望通過!」,此回應遭高潞.以用立委痛批:「這完全是先射箭再畫靶,哪有先幫部落決定好要同意的道理」。對此,黃靖庭專員也再次強調,經濟部不應是業者的代言人,三方會談是總統蔡英文在原轉會上指示經濟部、原民會辦理的,更不應該拿來作為修法的擋箭牌,原住民族的權益,應盡速修入礦業法,保障包括亞泥案的所有位於礦場周遭部落居民的權益。

以上節錄自:【新聞稿】立院加速嚴審礦業法  行政院、經濟部別護航業者 拖延立法進程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90531


四、環團抗議民進黨政府當局修法背後
的邏輯

1.忽視人民的「環境權」與「健康權」

    昨日立法院對於臨時會議程的朝野協商沒有達成共識,民進黨政府與立院黨團堅持於本次臨時會不處理社會已有共識、應儘快修正加嚴的空污法及礦業法,反而選擇要強勢通過社會批評不斷的勞基法修惡案。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地球公民基金會、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對此聯合發表聲明,譴責執政黨罔顧改善空污的迫切需求與強烈呼聲,以及礦業法已進入委員會逐條審查的進展,拖延重要環境法案修法!執政黨只重視財團聲音,聽不見弱勢悲鳴,漠視人民基本的環境權與健康權!

    今年跨年期間,全台西半部都壟罩在紫爆的嚴重有害健康等級,是近三年來最嚴重的空汙日。空污問題的嚴重性引發全國關注,環保署在去年六月就預告將修正空氣污染防制法,但行政院在本會期之初卻沒列為優先法案,一直到秋冬空污季引發民怨,賴清德院長才承諾將在本會期處理,但實際上行政院是拖延到會期結束前的最後一天才將修正草案交付衛環委員會審查,技術性的讓立法院來不及在本會期審議,讓人高度質疑執政黨解決空污問題的決心。礦業法修法亦是民間和朝野的共識,過去一年已進行兩次逐條審查,但賴清德院長上台後,不僅推出向業者傾斜的礦業法草案,同樣也是到會期的最後一週才排入議案進行實質審查。

    令人遺憾的是,民進黨黨團大多數立委罔顧民意,淪為遵循黨院意志的棋子。行政院沒有拿出要積極處理空污法及礦業法的態度,民進黨黨團也就不排進臨時會;但對於行政院不理會社會批評聲浪而想要強度關山的勞基法修惡案,民進黨黨團卻積極動作務求在三天內三讀通過。由此可看出,這個會期民進黨黨團在環保與勞工議題上的表現,完全不及格。

    在此,民間團體聯合譴責,民進黨政府與立院黨團不願正視人民對於環境與健康權的需求,拖延空污法修正案與礦業法修正案的審議,只想以傷害勞動安全的做法討好資方,大開經濟與勞權轉型的倒車,如此辜負人民期待的做法,必然將會付出政治代價。

以上節錄自:聯合聲明【空污法與礦業法修法不應拖延 漠視人民環境權與健康權】https://www.cet-taiwan.org/info/news/3154

 

2.漠視原住民的「諮商同意權」

紀錄片《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過世後,引發社會對於亞泥礦權延長的質疑,進而促成《礦業法》修法。歷經了將近6個月的時間,行政院會今(7)日通過《礦業法》修正草案,主要修法重點包括了刪除不合理條款與落實原住民權益等6大重點,不過,民間團體發現,修法內容有2個問題仍然存有爭議。

行政院會今天通過經濟部擬的《礦業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將送請立法院審議,內容除了刪去備受爭議的霸王條款,也規定未做過環評的礦區必須補做環評,包含亞泥在內的66個礦區,應在法案通過後補辦環評,否則將被廢止礦業地。另外也規定,採礦必須徵詢原住民同意,看似符合行政院長賴清德所承諾,是依循《原住民基本法》的精神,保障原住民族權益,也新增環境保護監督機制。

不過包括地球公民基金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法律扶助基金會等環團,今日也發表聯合聲明,批評行政院提出的礦業法草案,比起礦務局八月的預告版簡報更加倒退,表面對民間訴求提出修正,實質上卻為財團開後門設魔鬼細節,把關心此議題的原住民族族人、台灣公民社會和立委當傻子。

環團指出,雖然行政院修正草案規定,未作環評的礦場須補辦環評、申請新礦權或展延都須符合《原基法》第21條,不過,因亞泥礦權展限已在今年3月申請通過,也在1123日起展限20年,即使礦業法修正後,也不需適用《原基法》第21條規定。

以上節錄自:【魔鬼出在細節】政院拍板《礦業法》反倒幫財團開後門,更不利於原住民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4926

亞泥花蓮新城山礦權在201711月通過展延,亞泥可以再採20年,嚴重影響當地太魯閣族人權益,不少人抗議政府通過展延時沒有按照《原住民族基本法》21所說的:「跟原住民族諮商、取得原住民同意、讓原住民參與。」12月,立法院審查《礦業法》時,經濟部常務次長王美花對於原住民的「諮商同意權」甚至表示:「國際上沒有一個國家採礦,要經過原住民同意的。」

但事實上,紐西蘭和美國阿拉斯原住民都擁有「諮商同意權」,不只如此,紐西蘭的大型開發案還需要經過「文化環評」,紐西蘭毛利人甚至擁有「專屬礦權」。

……………..

全台灣約190個礦場在原住民傳統領域,沒半個經過原住民「同意」

    美國阿拉斯加原住民擁有財產權,對於礦產也擁有「諮商同意權」,也禁止在禁忌場域採礦,但是在墾殖派跟保育派的夾殺下,所擁有的土地很少。而紐西蘭可以說是全球原住民權益最進步的國家,《資源管理法》適用於紐西蘭全域,對於礦物,毛利人除了有最基本的「諮商同意權」,一旦某塊地被認為是禁忌場域,甚至可以要求業者中止開發,而「文化環評」,也保障了毛利人的傳統文化。

    研討會也討論到加拿大及澳洲原住民的礦權狀況,加拿大明定原住民有傳統領域權,但傳統領域權是否包含礦權,仍有爭議,而澳洲則設立「土地權法庭」和「原住民土地基金」,讓原住民與業者協商、監督業者時,能有務實的經濟及法律支持。

   反觀台灣的原住民族權利,其實我們的《原住民族基本法》並沒有比較落後,《原基法》第22也規定了類似紐西蘭的「共同管理」機制 ,21也寫明,在原住民部落開發,必須與原住民「諮商」,並取得「同意」,或讓原住民「參與」。

   東華大學原住民族學院院長浦忠成,也是當年《原基法》的籌劃者說,「《原住民族基本法》在12年前(頒布時),其實是國際間相當進步的原住民族法律。」

   但國民黨原住民族立法委員鄭天財表示,過去各部會都以傳統領域還沒有正式公告為由,拒絕落實《原基法》21條的「諮商同意權」。長期關注台灣礦區環境的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也說:「全台灣246個礦場,八成(約196個)位在原住民的傳統領域。其中,沒以半個餞行《原基法》21條。」 

以上節錄自:挖礦還要先問過原住民(上)?紐西蘭毛利人不僅有「專屬礦權」,還有「文化環評」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8463

(行文結束--現實生活待續--我們正在創造歷史..歷史也正在書寫我們)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