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9 10:00:00Mann

太魯閣的背後(中)


按1~全球各地原住民的文化
之中,多數認為人是屬於土地的,人是從屬於大自然的。他們認為自己的生活和土地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原住民原本的土地制度是共有制,土地大多屬於家族、氏族或部落共同擁有,甚至幾個部落共同擁有,很少屬於私人擁有。根據調查,全台灣原住民傳統領域高達180萬公頃,本應該需要全數納入法規保護。但2月18日立法院通過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後,原住民卻發現,在原定的180萬公頃的傳統領域中,有100萬公頃的私有地「消失」了。原住民委員會解釋,為了「保障個人財產」,因此在訂定劃設辦法時只能納入80萬公頃的公有地。為了抗議劃設辦法的不公,原住民從去(2017)年2月28日開始在凱達格蘭大道前長期抗戰,要求總統蔡英文負起責任,落實她所強調的「轉型正義」,並呼籲「傳統領域寸土不讓」。消失的100萬公頃「傳統領域」——原住民族要的不是「土地」,而是「主權」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3214


按2~~向陽的這一首詩寫得很美,提到自己所寫的花蓮自然景觀與人文景觀上的美,特別是後者提到阿美、泰雅、平埔與漢人四大族群合力開墾的野原,一起奮鬥的感覺,一種族群融合的詠嘆。但是,這些年敝人閱讀越來越多與原住民有關的歷史與研究,卻又經常發現,現實儘管不是多數漢人所為,但是平庸的邪惡使然,包括平庸的種族偏見,平庸的階級歧視,平庸的城鄉剝削,族群融合往往只是漢人自己的一種自我催眠的錯覺。這也是為甚麼原住民族吶喊著自己的轉型正義,要求漢人尤其是執政當局勇敢地誠實面對真相,否則歷史又要記上一筆。


 

按3~~上面的KUSO影片與下面援引的文字
卻是呈現一個關於太魯閣的,土地的,荒謬的故事如果這些事實屬真這其中隱含著歷任政府,從國民政府及國民黨威權時期,到財團進駐,到民進黨兩度上台執政,卻始終沒有歸還的土地!原住民他們在自己的土地上流離失所,至今仍然喚不回土地正義本篇涉及歷史十分敏感,有待小心求證,所以謹以援引轉載方式呈現


按4~~1973年,亞洲水泥進駐新城山,法律保障亞泥合法採礦,原住民族的太魯閣族人卻從此失去了在祖居地生活的機會。二十多年的「還我土地」運動,戰火燎原,因為這是一個關於土地的,哀傷的故事,財團和公所違法亂橫行,司法也治不了他們(外可參考:【亞泥案懶人包】花蓮原住民 40 年的血淚,為大家介紹官商勾結下的「土地轉移大法」,https://buzzorange.com/2017/05/11/hualien-asia-cement-corporation/)。儘管亞泥的新城山礦場,管理嚴謹,是礦業中的優等生,但使用原住民土地飽受爭議,加上礦場有25公頃,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內,從整體區域發展角度,在經濟發展、環境生態、土地正義間,亞泥是否該在太魯閣口繼續採礦?去(2017)年,在居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亞泥就取得礦權,然後在《礦業法》的合法護航下取得土地,當局(經濟部)對於財團的護航,更引發新一波的怒潮。



一、背景
:秀林鄉保留地出賣史

   1973年,亞泥在政府水泥產業東移政策的指導下決定到花蓮設廠,看中秀林鄉這塊原住民保留地的礦產。遠東集團旗下的亞泥公司,真的非常聰明,難怪可以賺那麼多錢。根據漢人政府訂定的《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原住民保留地不可以賣給非原住民,財團若想要使用,必需由行政單位先徵收土地,再租給財團。

 巧妙運用19681978這段空窗期,讓亞泥和秀林鄉公所成了最大的贏家。

 19736月,秀林鄉公所和亞泥召集原住民地主舉行協調會,做出下面三點決議:1.亞泥土地承租期為九年,2.亞泥應發給地主地上物補償費,3.地主家中至少有一人到亞泥工作。然而,會後亞泥並未履行決議,僅少數人領到金額不符的補償金。而且在同年7月,秀林鄉公所和亞泥開始以欺騙、偽造文書等方式,簽出「土地使用權利拋棄書」、同意書、承諾書等文件(所有地主的簽名都和見證人筆跡相同,且多數當事人都表示不知情),行政單位再將原住民的他項權利塗銷。1974年起,大財團用很低廉的價錢租得原住民保留地,秀林鄉公所則年年坐收不屬於它的土地的租金。而族人的生存依賴——山林,被水泥業破壞殆盡。

 這是一個關於土地的,哀傷的故事。富人笑窮人哭。財團和公所違法亂橫行,司法也治不了他們。

 根據張岱屏的〈亞洲水泥事件與花蓮秀林鄉保留地出賣史〉,亞泥只付過兩種錢,一是當年的補償費,一分地(林地)約兩千元,但許多地主指出未取得亞泥所聲稱的那麼多金額,另一是每年付給鄉公所的租金。以1995年為例,亞泥承租的原住民保留地是146公頃,付出的租金是1500多萬,但二十年來這些租金一直流向不明,從未回饋給這些地主或族人。

  2000年花蓮地方法院作成的八十八年重訴字第一號民事判決認定,楊姓地主是該土地合法的耕作權人,由省原民會提出的塗銷楊姓地主耕作權登記的訴訟敗訴。這個判決確認亞泥是非法佔用,但亞泥仍然繼續佔用土地。

 這是一個關於土地的,真實的故事。近三十年的抗爭血淚,而故事還沒結束。」

以上節錄自:<亞泥違法佔用原住民保留地三十年「還我土地運動」原運與環運串聯>,2004/05/06苦勞報導,苦勞網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0940

二、訴訟獲勝:僅有2戶拿回土地所有權

  遲到四十年的土地正義,終露曙光

    民國1011019日,是台灣原住民還我土地運動史上意義重大的日子。花蓮縣秀林鄉太魯閣族原住民與亞洲水泥公司間的土地爭議,糾纏了40年,原民會以原民訴字第1010055207號訴願決定書第一次正面肯認:國家機關有義務協助土地遭亞泥佔用的太魯閣族原住民耕作權人取得土地所有權。並且援引我國憲法、原住民保留地相關法規、國際人權法與外國法院判決,深刻闡釋原住民保留地制度的意義,指出原住民保留地是一種特別信託關係,國家有義務立於類似暫時監護人的地位,本於原住民的利益使用管理原保地,且負有協助原住民取得應有土地權利之義務。我們高度肯定原民會這份訴願決定書。若所有國家機關認事用法時,都能如此探求歷史脈絡、立法精神與現狀衡平,定能大大提升我國人權保障的高度。我們更期許花蓮縣政府依訴願決定書意旨,儘速履行其法定義務,協助本件訴願人等原住民權利人辦理所有權的移轉登記,落實已經遲到四十年的土地正義。

本案背景事實

    本案訴願人程先生與楊女士,都是秀林鄉太魯閣族人。於民國5758年間於世居的原住民保留地上設定耕作權,持續開墾耕作,依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第17條第1項規定,只要自用耕作滿5年,沒有發生應由國家收回原保地的事由(包括違法轉租、死亡無人繼承等等),就可以申請移轉登記為所有權人。

    民國63年間,亞洲水泥公司欲至秀林採礦,秀林鄉公所、花蓮縣政府與亞泥公司等雖曾在當地舉辦了幾場「協調會」,但如同訴願決定書清楚指出的:「(協調會)單方強調訴外人亞洲水泥股份有限公司設廠之種種好處,未能清楚揭示不能繼續耕作、使用原住民保留地之事實。」更何況,協調會中使用的語言、法律制度,太魯閣族原住民是否能確實理解,實在令人懷疑。

    其後,秀林鄉公所逕行將大批原住民保留地轉租亞泥公司,原住民自此被迫與自己的土地分離,許多當年的耕作權人已經陸續離世,本案原告等尚健在的耕作權人,也都已是垂垂老者。歷年訴訟中,秀林鄉公所與亞泥公司多次出示有原住民權利人簽章的「拋棄同意文書」,指稱原住民早已自願拋棄耕作權並領取補償費。本案兩位訴願人從來沒有簽署任何拋棄同意文書,而且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些拋棄同意文書的所有簽名字跡,竟都完全相同! 隨後,秀林鄉公所塗銷了212筆原住民耕作權,多少秀林鄉原住民就此被迫離開賴以維生的土地,幸而當年有部分耕作權,因為文件不齊,倖免於塗銷命運,本件兩位當事人就是如此。

    民國83年間,旅居日本20餘年的太魯閣族女性伊貢‧希凡(漢名田春綢,人稱田姐)與先生丸山忠夫一起回到花蓮,無意間發現這批可疑的拋棄同意文書,夫婦兩人投入所有的時間與心力追查事實真相,蒐集相關資料、研讀法條、奔波於各行 政單位間,並且組織族人成立自救會,全力投身於還我土地運動。

    民國87年間,台灣省原住民委員會(現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於精省前之機關),竟向花蓮地方法院對原住民地主楊金香等人提起塗銷耕作權登記的訴訟,原本應該捍衛原住民權利的政府單位,竟然為財團出面與人民爭訟,壓迫結構之難以撼動,可見一斑幸而,花蓮地方法院以88年重訴字第1號判決台灣省原住民委員會 敗訴確定,不應塗銷楊金香等人的耕作權,並以判決方式確認楊金香等人的耕作權合法存在。

    民國93年起,博仲法律事務所與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開始協助原住民地主依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第17條規定申請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過去八年來,秀林鄉公所與花蓮縣政府在管轄權上互踢皮球,於民國1005月間,又再次以土地正由亞泥使用,原住民沒有「自用耕作事實」為由,認為不符合法定要件,而駁回申請,博仲與蠻野的律師於是協助兩位當事人向原民會提起本件訴願。

    太魯閣族原住民雖然有著豐厚的文化傳統,但由於語言、教育程度、城鄉差距的落差,明明是與自己身家性命切身相關的事情,卻是使用陌生的漢人語言與法律規則,這正是台灣原住民長期承受的歷史性、系統性歧視。」

以上節錄自: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太魯閣族「反亞泥、還我土地運動」訴願勝訴 要求落實原住民土地轉型正義!>,http://zh.wildatheart.org.tw/story/10/7200

 

我們的島 第789集 捍 山 (2014-12-29)


部落大小聲 田春綢電訪片段

 
三、台版《永不妥協》:環保英雌田春綢反亞泥20

   獲美國《洛杉磯時報》形容為好萊塢電影《永不妥協》台灣版的環保英雌田春綢75歲),嫁到日本20年後與老公返回故鄉花蓮,驚覺父親擁有的土地縮水,很多族人的土地也被亞泥佔去,她因而發起「還我土地」運動,雖然身體曾中風2次,至今仍未停止抗爭,誓言:「只要還有一口氣在,都要跟亞泥討公道!」 

    部落族人尊稱「田姊」的田春綢,父親曾任縣議員,家境不錯,她台中護專畢業後,跟著朋友到日本東京學美容,因而認識日籍丈夫丸山忠夫,婚後旅居日本。1994年和丈夫返回故鄉花蓮,發現父親與族人的土地成了亞泥開礦場,夫婦組織族人成立自救會,奔波於各行政單位間,投身「還我土地」運動,1998年參與聯合國原住民大會,爭取國際關注。

    田春綢說,20多年前返回部落時,發現鄉公所有亞泥花蓮廠秀林鄉「土地面積拋棄書」名冊,各戶簽名幾乎一樣,訪問部落100多名族人,都說沒看過或簽過這份文書,夫婦見族人被欺負成這樣,抱在一起痛哭,後來蒐集資料,協助族人打偽造文書官司,官司後來贏了,有2戶拿回土地所有權。

    田春綢痛斥,亞泥佔用族人土地多年,法院判決贏了,蔡英文政府也說會尊重原住民,行政機關卻未曾諮詢過族人,就給亞泥礦權延展20年,繼續佔用族人的土地,「20年後我們都變成骨頭了,怎麼嚥得下這口氣?」 

    田春綢告訴《蘋果》,「齊柏林的空拍,加速反亞泥運動」,這段時間有這麼多人出來反亞泥,讓她們知道這條道路並不孤單,就算當初抗議的族人垂垂老矣或凋零,相信第二代、第三代或後代子孫會繼續捍衛自己土地,「不信真理正義喚不回!」(突發中心記者李光濱/花蓮報導)

以上轉引自:<台版《永不妥協》 環保英雌田春綢反亞泥20>,2017/07/14 08:00,蘋果日報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70714/1160271/



四、後續抗爭 

    亞泥在花蓮新城山的礦場自1957年生效,礦業用地面積185公頃,僅花3個半月剛好在《礦業法》修法前,經濟部核准展延20年,將可持續採礦到2037年,今(28)日多個環團和當地的太魯閣族人到亞泥總部遠企大樓放煙霧彈製造爆破聲,希望徐旭東能體驗住在礦場旁的居民心情。

    在礦場下生活超過40年的太魯閣族原住民鄭文泉指出,亞泥新城山礦場當年在開闢之初,就涉嫌偽造「拋棄所有權同意書」,並和鄉公所聯手銷毀族人耕作權登記的方式佔用土地,鄭文泉表示,老人家不懂法條,當時亞泥和公所讓村裡很多長輩簽下同意書,失去了土地的所有權,他們透過律師協助,才取回了所有權狀。

  「這是土地所有權狀」,鄭文泉拿出一紙文件,他表示,這是花蓮縣長傅崑萁發給他的,還告訴他們要善加利用,回去好好耕種,可是回到家,原本耕種的地方還是被礦場圍起來,他們試圖進入,就被礦場的人威脅說要告他們,「這權狀跟廢物一樣,一點用處都沒有」。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潘正正說明,因為太魯閣族人長年都在新城山礦場耕種,當時在律師和民間團體的協助下,投入訴訟超過十年,終於讓鄭文泉和他的母親兩位第一代耕作權人取回了土地所有權狀,但是在《礦業法》的庇護下,仍然可以完全不經同意就使用他們的土地。

    謝孟羽律師指出, 「反亞泥,還太魯閣族土地運動」歷經20多年,今年在蠻野心足接獲最高行政法院判決,以亞泥「不具當事人適格」(原住民保留地所有權之歸屬,屬原住民族與中華民國政府之間的事,跟亞泥無關,亞泥在法律上沒有干涉插手的權利)駁回亞泥的上訴,全案確定。

    不過雖然族人勝訴確定,但因為《礦業法》第47條,也就是俗稱的「侵佔土地條款」容許亞泥仍可「不顧地主的意願」繼續占用地主的土地,使得兩位地主仍與自己的土地有著「近在咫尺般最遙遠的距離」,同時其他為數眾多的第二代地主,包括反亞泥還我土地靈魂人物依貢.希凡(漢名田春綢)女士在內,迄今也尚未取回土地的所有權。

    這是什麼樣的政府?鄭文泉無奈的說,在礦場下方的村子現在還有30戶的居民,大約100多個人住在那裡,幾乎每天從早上89點就開始炸山,深層的爆破製造出悶悶的轟隆聲不斷,一天至少有45次,房子的門窗也會跟著震動,還有大量的灰塵,事實上對他們的生活影響很大,甚至有幾次發生邊坡崩塌、礦場飛石把族人養的雞給砸死等狀況。

    鄭文泉也說,這次亞泥又再次取得20年的礦權,他也是一直到收到公文被律師通知才知道,他認為,亞泥和政府根本把《原基法》和原住民保留地都視為無物,當地族人感覺完全不受尊重,去年8月,族人田春綢去總統府接受蔡政府的道歉,事後總統府也回函說要尊重土地,要重視這個案子,「但還是過了,並沒有重視啊,口號而已吧」鄭文泉說。

    鄭文泉表示,他不是反對財團,但亞泥過於霸道,至少尊重一下原基法,來跟部落討論商量一下,很多人以為有很好的福利補償,鄭文泉說,事實上也沒有,在地居民也沒有人獲得正職的工作,大多都是些臨時工;「20年後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哪了」,鄭文泉說,族人們都覺得快要無法忍受了,老一輩的人已經漸漸無力抗爭,年輕一輩的則對土地的認同感變得疏離,他感到生氣又無奈。

    鄭文泉強調,他們唯一的要求就是經濟部應該將這次的展延暫緩實施,鄭文泉直言,「如果採礦真的沒問題,亞泥也不用逃避環評啊!」,不過亞泥則強調,這次新城山的礦權展延是依法申請,而且早已沒有在國家公園內採礦,近年亞泥也致力環保並有實蹟可證。

    亞泥認為,政府應落實礦業法立法精神,制定礦業法的目的是為有效利用國家礦產,促進經濟永續發展,台灣需要自主性水泥工業,循環經濟更需要水泥業的參與,政府也應當「依法行政」,並秉持「法律安定性及不溯及既往」及「信賴保護原則」,保障業者的合法權益。

轉引自:李秉芳/台北報導,2017-03-28,<太魯閣族人痛訴有土地也回不去:亞泥還要再炸山20年嗎?>,民報,http://www.peoplenews.tw/news/352a1c79-0c3c-426c-9665-72c0e26df5ed


 

    今(28)日下午遠東集團的遠企百貨外,忽然傳出一陣陣爆炸聲並冒出濃煙,原來是針對亞泥在花蓮新城山的礦場僅花3個半月,就剛好在《礦業法》修法前夕通過展延核准,包括地球公民基金會等環團到亞泥總部要找徐旭東「踹共」,並呼籲大眾加入連署,要求經濟部礦務局撤銷核准,讓當地居民煙霧瀰漫又爆破聲不斷的日子得以終結,不要再炸山20年。

    地球公民基金會代表潘正正表示,亞泥已經在新城山礦場開採長達60年,因為台灣有一部宛如殖民國家的《礦業法》,使得亞泥可以不需要經過環境影響評估,就無限延長採礦,好不容易這部法令在立委們的關注下終於要在這個會期修法,沒想到亞泥竟然就在這之前闖關成功,像現場這樣的爆破聲不斷和煙霧瀰漫、不見天日的生活,竟然還要繼續二十年。

    地球公民基金會表示,目前他們發起的「募集十萬人連署」活動,已經有超過24千人加入,包括不少音樂界和藝文界人士如蔣勳、李烈、路嘉怡、吳志寧、鄭宜農等人,也呼籲民眾一同打電話給行政院和經濟部,要求撤銷這個違法的處分。

    原住民歌手巴奈也到場帶領抗議群眾唱一段原住民古調,地球公民基金會表示,過去60年來,「免環評」、「免告知」也「免同意」的亞泥新城山礦場,已經在太魯閣族的原住民保留地上造成一代代族人的身心傷害,「反亞泥・還太魯閣族土地運動」也已經歷經數十年的時間,去年總統才向原住民道歉,但政府另外一手卻做出這樣的事情,實在無法接受。

    在礦場下生活超過40年的在地族人鄭文泉也來到現場,指出亞泥新城山礦場再開闢之初就以涉嫌偽造「拋棄所有權同意書」並和鄉公所聯手銷毀族人耕作權登記的方式佔用土地,多年來他們生活在房屋震動、大量的沙塵和炸山的噪音之中,苦不堪言,沒想到現在又再次在毫不知情的狀況下,亞泥竟然再次取得20年的採礦權,「20年後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了」,鄭文泉痛心表示,對政府感到很失望。

    來自新竹關西,同樣面臨亞泥採礦威脅的金山里居民羅政宏也到場聲援,他表示,礦業公司總是可以在居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就取得礦權,然後在《礦業法》的合法護航下取得土地,羅政宏質疑,政府怎麼會一邊承諾要做礦業的政策環評,要進行總量管制,但一邊又頻頻護航亞泥,包庇財團。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謝孟羽表示,亞泥的礦場有高達100公頃都是原住民保留地,可是一直被亞泥佔用,原民會也曾表示礦業權的展延,必須要踐行《原基法》第21條的知情同意權,而且也有多位立委提出此要求,但經濟部卻坐視不管,謝孟羽表示,義務律師團近期將會向行政院提起訴願,要求撤銷這次的礦權核准。

轉引自:李秉芳/台北報導 2017-03-28,<環團衝亞泥總部製爆破煙霧 要徐旭東體驗太魯閣族人礦場生活,民報,http://www.peoplenews.tw/news/657ba1a7-b856-4af3-9230-711bc719eb6f


2017 0303 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半年後 巴奈怎麼看小英?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荷塘詩韻 二 2018-04-20 10:15:39

最後兩句 提綱挈領, 說明了 企業 與政府 是唯二 強者, 沒能相互為用,負起照顧土地的責任,還當一塊肥肉瓜分...如是 歷史會審判的...

版主回應
【地球公民基金會】臉書~~~~~上的最新資訊

【荒唐!!經濟部奮力護航違法採礦業者】😤😤😤
#經濟部是為台灣的土地來修法把關採礦,還是礦商代言人!?經濟部再度由次長🌸王美花🌸帶頭,奮力捍衛「沒有礦權卻採礦的業者」、「越出核准區域採礦的業者」(以下統稱違法業者)的各種權益。「經濟部礦業改革 = 護航放縱違法業者」,可以再扯一點😡

1.修法要公布這些違法業者的姓名
🙈經濟部竟然說:「違反個資法」🦖
👉 讓全民一起監督,不好嗎? 食安法、勞基法、性別工作平等法以及環境相關法規...等法令,都必須公布違法者的名字,礦為全民所有,公布不肖業者,讓全民都知道並一起來監督,只是剛好而已啊美花~~~
 
2.修法要讓礦業法有罰則來處分各種違法業者
💀經濟部卻認為:不在礦區內的所有「採礦」行為都不歸我管🧟‍♀
👉 採礦行為不歸經濟部管,歸誰管?不在礦區內的違法採礦行為,土地管理機關該管,採礦的主管機關更該管,不然經濟部、礦務局到底要管甚麼啊,礦務局長徐景文~~~
 
3.修法要讓人民或公益團體對不作為的行政機關提起訴訟
👿經濟部為了護航「可能違法的業者」,竟然還搬出行政訴訟法35條,刻意企圖混淆🐛根本是知法玩法!
👉 行政訴訟法第35條適用「以公益為目的之社團法人」,「可能違法的採礦業者」,是以營利為目的的營利公司好嗎?完全不適用💢💢
 
#一定要有第二輪審查
✍礦業法第一輪逐條討論進到尾聲,下午極有可能完成第一輪!
我們一再強調,多條文都保留(詳見 https://goo.gl/6jkShG ),是極度危險的狀況,上會期召委邱志偉委員以及這會期的召委廖國棟委員都曾口頭承諾會有第二輪的實質討論。
#請廖主席落實委員會中心主義 
🔥還望今日的主席廖委員能信守承諾,並要求經濟部將每次討論承諾要提供給立委們的資料備妥,在進入第二輪時,不要再用回去準備資料來搪塞,正面回應委員們的提問,若無法說服委員,請尊重替民眾權益把關的專業立委們,讓經濟委員會能落實委員會中心主義,務實走上礦業改革的道路吧~替全民所有的礦業資源和民眾權益把關👊👊👊

⚾今日球員⚾
主席:廖國棟(國)
出席:高潞•以用•巴魕剌(時代力量)
孔文吉(國)
鄭天財(國)
林淑芬(民)
高志鵬(民)
尤美女(民)
莊瑞雄(民)
葉宜津(民)
邱議瑩(民)
陳明文(民)
鄭運鵬(民)
賴瑞隆(民)
 
🍀小額捐助 護衛國土家園 cet-taiwan.org/donate/action
2018-05-03 14:42:51
荷塘詩韻 二 2018-04-19 12:20:08

謝謝。 我讀到 很多原本不知道的真相。

版主回應
您好

向永不妥協台灣版的環保英雌田春綢,以及「還我土地」運動中許許多多訴求安身立命的原住民致敬

民主政治並不是只有多數統治一項。還要講究多數尊重少數,更需要法治政治的依法統治,依法行政。這跟許多國家曾經發生過,對於原住民權益的壓榨其實沒有甚麼不同,不同的是經過歷史的澄澱之後,不論是給予補償,或者是明確劃分保留區,以及還給原住民土地,文明先進國家都已經愈來愈重視,還諸歷史真相並具體實踐保護原民基本權益了。

可是,從以前的歷史材料與研究來看,過去是企業與地方政府透過不正當的手段,甚至於隱瞞事實而獲得土地開發權利,並不願意給予補償或回饋,過程中面對居民訴訟又屢次敗訴,當局居然還明目張膽給予護航,如此則是無理無情+不公不義。 可是這些現象顯然還在活生生的上演中,還正在撰寫歷史之中,企業再度與政府透過不正當的手段,甚至於隱瞞事實,持續獲得土地開發權利,面對居民抗爭又屢次脫責,當局居然還明目張膽護航(這一次是經濟部展延),這不是重蹈覆轍嗎?!

以當今的企業社會責任來看,企業負起過甚麼環境倫理社會等等責任了嗎?!以當今的政府治理責任來看,政府負起過甚麼調節各方利害關係人等責任了嗎?!
2018-04-20 10: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