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5 15:03:18Mann

重返蔗鄉,無名車站


     小時候有一位「碧姊姊」,大我大約將近10歲
從小就一直跟著媽媽做事,像是親姊姊

    在那個男尊女卑的年代,多數村子裡頭女生的前景,多數就只能夠在國民中學畢業之後,找到一份工作,或者從事農務勞動,或者遠離家鄉到加工出口區擔任作業員。服務業還不發達的當時,有機會留在村子不必離鄉背井,能夠到媽媽所開的美容美髮院工作,已經算是其中相當不錯的了。至於媽媽,一直都是當年村子裡頭最最時髦的女性,後來還在原址開了新娘禮服店。

    我還記得,大約就是我還在就讀幼稚園之齡,正值調皮搗蛋時期,再加上襁褓中的弟弟需要人照料,所以美容美髮院裡頭的四、五位姐姐們,都會輪流照料我們兩兄弟,分擔店長媽媽的辛苦。尤其是碧姊姊,經常在下班之後,騎著腳踏車載我,直到台糖小火車站旁,再搭台糖小火車的便車,乘著微微的風,賞著傍晚落日,村子裡頭的大哥哥是小火車的司機,每次都會自動(其實是違規)等我們倆,六目相視而笑,隨即跳入最後一班次的台糖列車,嘟嘟啟動。沿途吹風,說說笑笑,看著星羅棋布的稻田、蔗田、香蕉園、鳳梨園,一幕幕影像倒退,有時還一起在火車駕駛艙後頭,啃著綠甘蔗,直到碧姊姊家附近某個所在,沒有車站的車站,是我們與小火車司機之間的默契,下了車之後,向大哥哥揮揮手,碧姊姊再帶我回她家。


(按: 原本是想要援用Akina Nakamori 中森明菜 "駅"的版本~但似乎過於感傷且偏向男女情感~~與我此處所指的姐弟情有些距離~~故藉用李健的改寫改譯版)

    碧姊姊她家住在村子的最外圍,是一棟獨立的花園洋房別墅。環繞著綠藤三角梅植被滿覆的高牆外,週邊的環境一半是稻田,一半是蔗田,所以洋樓居其中,中間有諾大的庭院花園、噴池水塘,花園裡頭綠蔭叢花,間或種植不少蔬果。後來,我親耳聽先父說起她家的故事,才曉得原來碧姊姊她家原本薄有田產,早在日據時期,就建好這一座別墅。這一座洋房別墅的男主人,也就是碧姊姊她祖父,其實是一位地主,只是後來家道中落了。也就是碧姊姊她家,跟時任庄長、保甲長的先祖父一樣,其實都還是地方士紳出身,彼此是世交,分別擁有幾十甲田地,聘、僱、佃農是當年耕作的主體。

    據悉,太平洋戰爭末期,日本人徵集物資愈來愈趨緊鑼密鼓,包括各種物資資源,特別是米、稻兩項,因此日本當局跟士紳及佃農,產生極其緊張的關係。先祖父擁有的多數是稻田,碧姊姊她家則多數是蔗田,兩家都必須配合徵集政策。可是,當年流行的厘語:「天下第一憨,種甘蔗被會社磅」(台語),描述了日本人對於蔗農的剝削,逐漸喪失不少蔗田給日本人,以及因為日本人入台開設的製糖殊式會社,早已力禁取代了台灣人的糖蔀,她家族中人早已滿腹牢騷,她祖父的配合態度尤為消極。之後,日本當局徵集她祖父服役,以致後來陣亡南洋,家道中落。1945年某日,先祖父與先父等一干親朋族友,送碧姊姊她祖父服役當天,因為群眾秩序有些失控,先父竟被騎著高頭大馬的日本軍官,以竹劍趁亂重擊頭部,先父終日昏厥不醒。先父說到下面這一段故事時,還掀開他的髮際線給我看,說著指著日本軍官留下的劍痕。

    碧姊姊她擅長植樹種花,又喜歡繪畫雕塑,在那一個男性至上、讀書至上的年頭,教育程度有限的她,終究敵不過經濟壓力、重男輕女的現實,洋溢的才華是被淹沒的。尤其後來,先母改開了新娘禮服店,她也只好轉到大城市工作。還記得剛開始前一、兩年,碧姊姊每個周末都一樣會返鄉,也是經常來找我一起到她家別墅,我們還是相約在那一個無名的小車站見面,一樣地坐小火車、啃綠甘蔗、吹著微風、看著田野。只是,好景不常,台糖決定停開這一條路線,曾經的、祕密的、無名的車站旁,只剩下斑駁生鏽的鐵軌,重返蔗鄉卻再也尋不回從前小火車的軌跡了。

    自此之後,碧姊姊就與我甚少聯繫,她後來也就到了北部地區工作,很長一段時期不見。或許是因為感情與際遇的關係,大約是我就讀大學期間,有一段時期隨著先母到處參加法會,就在現今的新北市新店區的山林間,看到她在一家禪寺出家為尼。

    此外,經過一段時間重返蔗鄉,發現因為農工產業之間的價格剪刀差原理,造成農產品價值低落,為了追求工業暨經濟發展,不少從農者民租農地給業者,種起了違章工廠。又過了一段時間重返蔗鄉,發現因為全球化浪潮來襲,為了加入WTO,接受他國農產品進口的衝擊,南部的農田流行向政府申請休耕,不種植物,只領補貼。直到最近重返蔗鄉,發現因為政府當局大力鼓勵農地綠能發電的政策,又興起了一波圈地種電的趨勢,不少良田農地被光電業者爭相租地,藉以申請綠能發電補貼。最近重返蔗鄉再也找不著我跟碧姐姐相約的那一個無名車站,早就淹沒在荒煙蔓草中、淹沒在太陽能光電板下。 



上一篇:存在

下一篇:憶故友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佚凡 2018-04-01 14:11:03

謝謝Mann此文

佚凡這時候才確切地明瞭我的老師曾經寫下:
早已不再反省中國有無「社會」這些問題了

祝好
佚凡

版主回應
佚凡兄好

關於台灣的國家與社會之間的關係,我自己研究及了解的角度,其中不少是植基於韋伯式的菁英論或國家統合主義,錯綜複雜的人與土地,人與農業,人與工商業發展,國家與資本主義分工之間的關係,及其所形成的國家機器+金權城市+依賴發展。哈~~隨便說說~~祝好

Mann
2018-04-06 09:26:30
Mann 2018-03-28 18:22:43

國土計畫出爐 全國農地大減10餘萬公頃

2018-03-27 23:44聯合報 記者黃國樑/台北報導

內政部長葉俊榮昨舉行記者會,宣布全國國土計畫草案,將劃設四大功能分區,其中農業發展地區,將以確保糧食安全為前提,制定供糧食安全農地需求總量。全國農地將從目前的九十三萬公頃,一舉降為七十四到八十一萬公頃之間,縮減面積達到十二萬到十九萬公頃之間;未來不會有原非農地遭編訂為農地。

內政部依據前年五月一日公布實施的「國土計畫法」,已於三月十五日通過「全國國土計畫」,並於昨天呈報行政院進行審議,行政院依法必須在四月底前公告實施。

依據「國土計畫法」,全國國土計畫從擬定到實施需要分三階段六年時間完成,第一階段即施行後二年內,中央必須公告「全國國土計畫」;第二階段即直轄市、縣市政府應於全國國土計畫公告實施後二年內,公告實施直轄市、縣市的國土計畫;第三階段即直轄市、縣市國土計畫公告實施後二年內,公告實施國土功能分區圖。

葉俊榮指出,未來不會有本來不是農地,以後被編為農地,也不會有原本縣市有很多農地,以後全部不要有農地,未來只會在都市計畫與區域計畫的基礎上,做編訂與調整。

內政部營建署長吳欣修表示,四年後全國農地的編定面積確實就會落在七十四萬到八十一萬公頃之間,農地確實會大幅縮減十餘萬公頃。不過他表示,現在很多被編定為農地的土地許多都已不堪或無法使用,有些是過度鹽化,有些則地層下陷無法灌溉,像雲嘉南平原在台十七線以西,就有四、五萬公頃已鹽化且沒有灌溉溝渠到達的土地,竟還被編定為「優良農地」,這對農民而言非常痛苦。

葉俊榮說,之前討論全國國土計畫草案時,原有意將各縣市應分配的農地總量,分別匡定,但考慮到如此將限縮各地方政府訂定各縣市國土計畫時的自主規畫的空間,因此決定不硬性賦予各縣市總量配額,而是最終由中央審議時,進行總量的控管即可。

葉俊榮表示,依國土計畫法,全國國土計畫將劃設四大功能分區,包括國土保育地區、海洋資源地區、農業發展地區、及城鄉發展地區。在國人都具有高度共識的國土保育與海洋資源兩個功能分區劃設之後,再確定「農業發展地區」,地方政府就可以更為自主與彈性地規劃其城鄉發展地區,使得相關重大產業投資或都市發展,都有明確的設置地點。

Mann 2018-03-27 21:08:46

(續上)

至於在國共內戰之後,台灣曾經歷一段無奈和"悲情"的日子,1950年代,對台灣來講是個風聲鶴唳的年代,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白色時期,也有人離鄉流亡,有人從軍報國;在土地改革之後,有的傾家蕩產,也有的創業發家致富,或投身農會選舉,或棄農從商,或北上、或出國求學。

版主回應
國土計畫出爐 全國農地大減10餘萬公頃
https://udn.com/news/story/11956/3055593

2018.3.27最新資訊
2018-03-28 18: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