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 00:00:00Mann

存在


** 存在
 


醉了  春茶
凍了  雪傷
無法擺動想逃的四肢
就此沒了   心跳
 

懂得白雲
神燈裡的藍色精靈偷偷喝醉
再也找不到  可夢
重溫際遇中勾魂的相會
 

狂風暴雨把我打入    黃土下
相思牽絆今世的地理
前世輪迴把我掛在    雲朵上
前生懸念葉尖的風水
 

怨只怨月光
當時從不曾捎來影的存在,心碎
願只願月光
現下找到未來新生的希望,新歲

++++++++++++++++++++++++
2018.3.10 作

 按1:  最近忙得不可開交~~暫時無法繼續整理食農教育~~暫時無法回訪格友~~敬請見諒

************************************************

** 他不重,他是我兄弟


    雖然最近自命是神鬼戰士,追求精彩熱烈活過就好。但是,今天還是聽歌就好,有些無奈與無言的心,也有感動與感恩的情。昨天跟弟弟終於簽約了,雖然極度擔心,卻也經不起這一陣子以來的紛紛擾擾及吵鬧要求,只能如此接受與承受。更擔心的是覬覦他身家者,隨伺在側。最後,弟弟居然說,萬一又被人送到精神醫院治療,要我不要忘記去看他。坐在高鐵北上的列車,心痛跟心疼的感覺。唉呀,他在這個世界上只剩下我這個親人了,一瞬之間,心疼及心痛的感覺,一股腦兒全部湧上來。謝謝(土地代書**  公會)L 理事長,不辭遠途為我跑了這一趟。更窩心的是國小同班同學 T 賢伉儷的熱情招待,兩夫妻還分別親自下廚的熱情。謝謝 G 先生的務實態度, C 小姐的配合與據實以告。聽歌





(找到下面這一篇兩年前的日記,現在,我戒煙一年多了,媽媽也走了半年多了)

**  媽媽的急救同意書,2016年   2月25日04:10

 

    剛剛將近凌晨一點,回家沐浴,並處理好十幾個文件之後,反正我也睡不著,乾脆就寫下自己2016.02.24這一天的故事吧!

    昨晚接獲消息之後,徹夜難眠,寢食不安!電話上與醫院的溝通,又極為有限。因此,早上一上完三小時必修課程之後,今天還托同事協助,輾轉送我至**** 高鐵站,立即搭乘高鐵南下,在轉乘莒光號往****市的途中,就立即接獲醫院的緊急電話!被院方告知,媽媽極為譟動,完全不接受醫院的處置與醫療,甚至於自行拔除尿管跟點滴!前一晚與今天稍早,這一位護士已經跟我通過五次電話,聲音與之前明顯有異,極其緊張,後來她也連同通知弟弟趕快前來,尚在莒光號上不明究裡的我,也跟著緊張萬分。

    甫一抵達****醫院,我反而不想直接進去,於是就決定,先喝了一杯已經不知其中滋味的咖啡,抽了幾根煙,並用十分鐘,先緩和住自己得情緒與思緒。調整之後,一進醫院電梯,幾經詢問,才知道6樓12床的加護病房區位置,門盡森嚴,進入其中設立許多管制規範,進入其中還必須穿著防護衣、戴口罩等等規定。甫見面之際,護士李小姐就急於向我說明狀況,媽媽卻立即要求我趨前向躺臥特殊病床的她身旁!我從中判斷,觀察雙方神色怪異,似乎是之前的諸多醫療爭執,糾紛未解!為此,幾經折騰之後,我決定先與「執班醫師」前置討論,他先說明醫院的立場與醫療處理方式,由於媽媽自己簽署的文件,居然是:拒絕急救、插管與緊急救治,並且直接送安寧病房等待往生!天啊!媽媽的「主治醫師」又已經下班,他轉告這幾天是否狀況惡化,並不可知,也難以測!萬一發生緊急狀況,都須要家屬簽署相關文件,醫院方面才會進行。至於他的說明,亦僅能談到某個層次!與媽媽的「主治醫師」必須另外約定時間。我則告訴他,先由我與母親面對面溝通,安撫她的情緒與不安,做出決定之後,再行處置!

    嗣後,譟動不安急於辦理出院回家的媽媽!我們陸陸續續長達2-3小時的論戰。媽媽一向固執己見,堅持自己的想法!她又是篤信虔誠的佛教徒,也是高齡世代的台灣傳統鄉村女性!一輩子墨守成規,執著到有時偏執的情況。我們一一做辯論,一方面,從醫療處置、點滴治療、尿管安插、打針吃藥、飲水控制、儀器檢測,她所不解的我都一一詢問,逐步釋疑!第二方面,對於行動限制、醫療限制、餐點內容、無人對話等等,她極為排斥,我就給弟弟一部分現金,要求弟弟明天將母親所需要的兩部佛教經典、果汁等等物品,以及醫院夥食內容調整,將她認為亟為需要,以及存有抱怨的十五個事項,逐一解決!第三方面,對於直接出院回家一事,或者萬一緊急狀況惡化拒絕急救一事,這一方面則是牽涉到她思維之中,極為複雜的宗教信仰、人生價值、生命經驗,我因為了解媽媽的執念,所以,一路引述聖嚴法師的論點釐清病體、業障、醫療三者之間的關係,並且將母子以及家庭生活經歷過程種種故事,一一辯論,直接最後,她終於點頭,才讓我簽下四份急救同意書!真三小時,真是耗盡心力!「執班醫師」與護士小姐看到媽媽前後態度的差異,臉上呈現難以置信的神色!

    至於弟弟的部份,兄弟倆與母親已經說出的遺願,就是我來安排一事,我也做出相當說明,對於他曾經處於幻想與妄想的療養院歷史(請看得到這個訊息的親朋好友,大家心裡有素即可,佛曰不可說、不可說)、萬一,他日母親真的往生的身後事,我也必須與他達成共識,以免將來出事!這又耗費我頗多心力!所謂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媽媽,從來就是絕對堅持不想要打擾別人的想法,所以,並不打算通知任何親朋好友!感謝其中極少部分已經知情的七位親朋好友,親至醫院,或者致電、通訊慰問之情,我都無任感激在心!有機會我將再一一親自致謝!

** 陪伴媽媽的深夜。2016年   2月27日03:10

        凌晨三點抵達榮總,就是在急診大樓的門診區,,等待的病床上,到處都可以看到急救床與家屬,這裡的是初步照料與診斷。談了一個半小時,弄清楚環境與情況,要週一才能得到醫生的專業治療。等待。也詢問過不在時看護人員的僱請條件,先回潮州休息,與整理好媽媽的生活日用品,中午再來吧!。

** 安頓

    *1340出發,1430回榮總。現在媽媽正在休息中,我只能夠利用空檔,吃一碗羹,喝杯咖啡。必須等待媽媽的門診五診,一位劉醫師等等的說明。

    *回****    之後,準備媽媽的日用品,帶來的東西,包括

1.牙刷,牙膏,臉盆,毛巾
2.老花眼鏡。
3.佛經五部。
4.衣服褲子若干。

** 可能的*尿毒症*

    原來是得到了*可能的尿毒症*,所以引發了肺積水的併發症。除了各種不同的檢驗之外,目前的情況就是,打利尿劑控制與排瀝尿毒,吃藥是為了防止併發症的作用的。有些胃口了,她又再吃過些微的食物,經過了初步治療與打針,媽媽說已經局部的恢復力氣,感覺上好轉不少了!目前,就是在繼續進行的各種不同的初步治療以及醫事檢驗,等待週一早上主治醫師的會診,以及腎臟科的正式床位。陪同下,偶而會聊聊天,有時候則是讓她小睡片刻,比昨天的走動需要纔扶,今天的就可以自己有限的走動好很多了。

    整體而言,雖說是不佳的消息,但也比想像當中的情況,又好很多。本來在做的最壞打算,現在不需要再擔心那麼的深。我也將醫師說的話轉告與解釋,她的心情也跟著放鬆下來。只是,必須要留意的,在往後的日子裡頭,媽媽是否一定要需要洗腎,目前還在未定之數。也就是如同劉醫師所說的,目前媽媽的腎功能只有六十分,勉強達到了及格的邊緣而已。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愛馬氏 2018-05-13 20:09:39

存在就有限制,擁有是一種負擔
無關此文,看了標題就讓我想起多年前寫的這幾個字

版主回應
我以前經常害怕四處限制,也時時害怕失去擁有,
自從先父先母往生之後,這些擔心正在逐步消退之中..謝謝您
2018-05-20 17:00:23
路痕 2018-03-19 16:57:09

mann兄的親情真是令人感佩
我有一個跑友,雖只是女中的教師,卻為了照顧弟弟,幫弟弟買了一棟房子供他住。
有情有義的大哥其實很多,只是默默地在付出。社會報的都是少數那些為了爭產而兄弟翻臉的新聞,媒體真是只會做攦狗血的事呀!

版主回應
路大哥好~~

沒有啦~~我們兄弟會吵架~~但是不致於爭產...其實我弟弟滿可憐的~~之前就是從小有過三次的腦部傷害~~所以始終與常人相較有異~~加上遇事採取躲避的態度~~以致他一生有悔有痛~~非常放縱自己的慾望....所以菸酒檳榔的開銷非常龐大..所以我們的爭執點主要在此~~

由於我在北部~~難以照料~~只有定期回去醫院以及家庭訪視護理師~以及衛生單位~~與親友的協助....很難~~他也不願意到北部生活..致少在那個單姓村的家鄉~~家族還有不少故友親族

母親過世前~~始終懸而未決之事~~就是如何分配家產問題~~說實話~~當時的我也十分煩躁~~我讓他自己選擇該如何處理~~他一直不知道該怎麼選擇~~或許是他也看到自從移動祖墳~父喪母喪~都是我一個人一肩扛(不下80萬)~~因此他也不跟我羅梭~~他也怕跟我切割之後~~自己因為有病難以交易~~也怕被其他人陷害或者欺騙~~所以平均繼承家產則是他的選擇..沒錢時就把這些平均繼承的部分~~將另外一半賣給我~~他自己另外有房可住..
2018-03-19 18:2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