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5 00:00:00Mann

食農教育11:生態農業(Ecoagriculture)中

按1: 上面的影片是夢刪督改造世界的心態(諷刺片)JonLajoie 其實是個黑色喜劇諧星暨諷世歌曲創作搖滾歌手
按2: 下面的影片是夢刪督改造世界的手段(紀錄片)運用智慧殘產權暨法律興訟對付農民+傳統種子公司的手段

--------------------------------------------
PART-1

**  天使的眼淚

天使收集了高峰上的風
採擷了天上的雲
輕薄的一吻,
落在心湖湛藍的心

一抹殘陽蕩漾
海的那一端
天使的身影映著巔頂
江邊水眼深情眺望

一江飛過的野雁
在天際
盼著過客回途
黑白參差
在千萬年紅彤墜下的邊緣

思念自此幻化成蝴蝶

隨風飄下
颯颯的楓紅
惹紅了天使的眼淚

        --2016/10/03應對Mayaw之作//2018/02/02修訂





---------------
PART-2

生態農業(Ecoagriculture)-中

                  ---Mann編輯整理文字

食物主權:
為提供人們生計和保護地球上物種的關鍵

一、糧食主權和貿易:在糧食主權論壇所發表的宣言

()「國際農民運動」

    1996年,「國際農民運動」在墨西哥特拉斯卡拉市舉行了第二次大會,正式宣告「國際農民運動」(La Via Campesina)成立。 會議延續了1993年在比利時蒙斯召開的第一次大會所提出的反對新自由主義的宗旨,發表了《特拉斯卡拉宣言》,首次提出了糧食主權概念, 稱「我們決定在自我尊重和尊重地球的基礎 上、在食物主權的基礎上以及在公平貿易的基礎上,創建農村經濟」。此後,糧食主權逐步成為「國際農民運動」始終堅持的主題。2017年,「國際農民運動」在西班牙巴斯克縣 召開了第七次大會。目前,已有來自世界70多個國家的186個組織加入「國際農民運動」,覆蓋全球2億農民人口。伴隨著組織的不斷擴大,「國際農民運動」致力於將糧食物主權融入各種可能的領域,使其政治特徵愈來愈明顯。


    2000 年,「國際農民運動」第三次大會在 印度班加羅爾召開,發表了《班加羅爾宣言》,指出「食物是文化的重要方面,新自由主義正在毀滅我們的生活和文化。我們不接受饑餓和背井離鄉。我們要求糧食主權,即生產我們自己食物的權利」。

    2004年,「國際農民運動」第四次大會在巴西聖保羅舉行。會議發表的《聖保羅宣言》指出,「農民農業(peasant agriculture)的永久存在是消除貧窮、饑餓、失業和邊緣化的根本。我們相信農民農業是食物主權的基石,糧食主權是農民農業存在的本質。如果我們無法擁有自己的種子,自決和農民農業都不復存在。」



(
) 2007年《聶樂內宣言》

    2007年,「國際農民運動」在馬里的塞林桂市聶樂內(Nyéléni)村召開了一次有針對性的會議———國際糧食主權論壇。論壇發表了《聶樂內宣言》,把糧食主權提升到保存、恢復與建設人們生產食物的知識與能力的地位,根據2007年非洲「糧食主權論壇」(Forum for Food Sovereignty)所發佈的Nyéléni宣言,所謂糧食主權即是「人民有權自主地決定自己的糧食和農業體系,而不危害其他人或環境。」換句話說,人民有權決定自己要種什麼、怎麼種、吃什麼。更進一步,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必須分散生產資源,由個別的生產者自主掌握;必須打擊壟斷通路,讓生產者和消費者擁有更平等的訂價、議價、選擇的權力。

    《聶樂內宣言》(摘要)

    來自80多個國家的小農/家庭農戶組織、漁民組織、原住民組織、無地人民組織、鄉村工作者組織、移民組織、牧民組織、森林居民組織、女性組織、年輕人組織、消費者組織、環境與城市運動組織,凡500餘位代表,在馬利(MaliSélinguéNyéléni村共聚一堂,鞏固全球糧食主權運動的力量。我們在此以當地手工傳統一磚一瓦地堆砌我們的住所,享用Sélingué社區生產和準備的食物。從一位馬利的女農耕作並餵養其同胞的傳說得到啟發,我們將共同的心意命名為Nyéléni,以誌追思。

    我們大多數是食物生產者,餵養全球人類可立即上手,且樂於奉獻。但是身為食物生產者的傳承可能無法因應人類未來的挑戰。女性和原住民長久以來是食物和農業知識的創造者,卻受到最大的影響。這項傳承和我們製造健康、良好和豐盛食物的能力遭受新自由主義和全球資本主義的威脅和侵蝕。糧食主權給我們保存、恢復並建構生產食物知識和能力的希望和力量。

    糧食主權是人民享有以生態健全和永續方式生產出健康、固有文化的食物的權利,並有決定其食物和農業系統的權利。糧食主權是食物系統的政策中,核心的生產者、分配者、消費者的期望和需求,而不是市場和財團的要求。它捍衛並納入下一代的利益,並提供抵抗和破解當前企業貿易的食物體系策略,也提供在地生產者和使用者決定的食物、耕作、畜牧、漁業系統的指標。糧食主權以在地和國家的經濟和市場為優先,強化以環境、社會、經濟永續式的小農和家庭農戶的農業、人工漁業、放牧、食物生產/分配/消費的力量。糧食主權推動可保障人民獲得公平收入和消費者掌握其食物和營養權利的透明化貿易,確保使用和管理的土地、領域、水、種子、牲畜、生物多樣性的權利在生產者手上。糧食主權表明了免於男性和女性、人民、社運團體、社會和經濟階級、世代間的壓迫和不平等的新社會關係。



    Nyéléni,透過許多論辯和互動,我們深化對糧食主權的共識,並從各自的 抗爭和運動學習、累積自主性,並奪回權力。我們現在更了解我們需要的工具,以建立行動,並使共同願景更加精進。 

() 2011《歐洲糧食主權宣言》

    20118/16-21來自三十四個歐洲國家,從大西洋到烏拉爾及高加索,從北極到地中海的四百餘人,不同的社會運動組織和民間組織的國際代表,相約八月十六日到二十一日在奧地利Krems,向歐洲糧食主權運動的發展往前邁進一步。我們站在2007Nyéléni宣言的基礎上建立「糧食主權論壇」(Forum for Food Sovereignty),重申糧食主權的國際框架:人民有權可以民主地定義自己的糧食和農業系統,而不傷害其他人或環境

    歐洲糧食主權宣言》(摘要)

    在少數跨國食品公司和一小群龐大零售商控制之下,糧食系統已經被簡化為農業工業化的模式,此模式是被設計來產生利潤,因此完全未能履行它應盡的義務。 它不去致力生產健康、實惠和對人類有益處的食物,反而專注地在生產像是農業燃料、動物飼料及商品種植等。另一方面,它對農民賴以為生的農業造成巨大的損失,另一方面同時也推廣缺少水果、蔬菜和穀物等對健康有害的飲食。

    這種工業化的生產模式是仰賴石化燃料和化學投入,並未認知到資源是有限的(例如土地和水),它導致生物多樣性的大量消失、土壤肥力衰退及氣候變遷,迫使成千上萬的人們進入這個產業卻沒有認知到他們最基本的權利,造成農民和工人的工作條件惡化,特別是移民。它帶我們遠離對大自然的尊重和永續的關係。過度開發地球是造成世界上超過十億人口的農村貧窮與飢餓的根本原因。此外,工業化生產導致人民被迫遷移,而那些生產過剩的工業食品,最終被丟棄或傾銷在歐洲市場內外的地區,摧毀當地食物的生產系統。

    基於人權,我們有相同的價值觀。我們希望人民能夠自由遷徙,而不是資本和商品的自由流通,那會破壞我們的生計也迫使許多人的遷徙。我們的目標是合作團結,而不是競爭。我們承諾要重申我們的民主:所有人民都應該參與公共利益和公共決策上的所有問題,共同決定我們應該如何組織我們的糧食系統。這需要民主系統和流程的建立、沒有暴力行為、企業的力量介入、並基於公平權利和性別平等,最後將能廢除父權制。

    我們大部分的人是代表我們社會及奮鬥的未來的年輕人。我們將確保我們的精力和創造力會使我們的社會運動更強健。因為這個緣故,我們必須能夠參與糧食供應以及被整合進所有的結構和決策。我們深信,糧食主權不只是改變我們糧食和農業系統的一步,同時也是朝向我們社會能更廣泛改變的第一步。為此,我們承諾為了以下主題做抗爭:


1.改變糧食生產和消費

    我們正努力地去實現堅韌的糧食生產系統,它提供所有在歐洲的人健康和安全的食物,同時也保護生物的多樣性與自然資源,並確保動物福利。這需要生產和漁業的生態模式,以及眾多生產糧食的小農、園丁及小規模漁民們,因為地產地消是糧食系統的骨幹。我們堅決反對使用基因改造食物,並在糧食系統中種植及培育多樣性的     非基因改造品種的種子和牲畜。我們推廣可持續和多樣的飲食文化,特別是消費高品質在地及當季的,未經高度加工的食物。這包含了降低對肉品和動物副產品的消費,動物也應該只在當地生產並使用當地非基因改造的飼料。我們要透過教育和技能分享去再度擁抱並推廣烹飪和食品加工的知識。

2.改變糧食的分配

    我們要為了達到非集權式的食品鏈而努力,在團結、公平價格、縮短供應鏈的基礎上推廣多元化的市場,並強化地方糧食網中生產者與消費者關係以抵制超市大肆擴張的力量。我們要提供給人們建構元件去發展他們自己的糧食分配制度,讓農夫能夠為他們社區的人生產和加工食物,這也需要給小農們配套的食品安全規範及當地糧食的基礎設施。我們也要確保生產的食物能夠送到社會上所有的人手中,包含那些低收入或是沒有收入的人。

3.重視及改善在糧食和農業系統中的工作和社會條件

    為了所有生產糧食的婦女和男人們、季節勞工和移民勞工、加工配送和零售部門等其他勞工們,我們要對工作及社會條件的剝削和退化做抗爭。我們致力於設立高標準的公共政策,其必須尊重社會權利,根據執行的情況來決定公共資金的運用。社會必須給予我們的糧食生產者和勞工更高的評價,對我們而言,這包括合理生活工資。我們的目標是為所有在糧食系統工作的人建立廣泛的聯盟。

4.重申對公共財的權利

    我們反對並抗爭對我們的公共財商品化、金融化和專利化,例如土地、農夫的可留種的傳統種子、牲畜育種、魚類資源、樹木和森林、水、大氣和知識,它們的使用權不應該由市場和貨幣決定。在使用公共資源之時,我們必須確保人權和性別平等的實線,而且將整個社會視為一個整體利益。我們有責任以可持續的方式使用公共財,尊重地球母親的權利。我們的公共財必須透過集體、民主和社區的控制方式來管理。

5.改變管理我們糧食和農業系統的公共政策

    從地方到國家,從歐洲到全球,我們的抗爭包含改變控制我們糧食系統的公共政策和治理結構,以及讓企業權力去合法化。公共政策必須連貫一致相輔相成並且推廣和保護糧食系統及飲食文化。政策必須基於糧食權利的基礎上,消除飢餓和貧窮,確保滿足人類基本需求,並對氣候正義做出貢獻。我們需要這樣的法律框架,其保證給與糧食生產者穩定和公平的價格,推廣對環境友好的農業,將外部成本內部化為糧食價格,並實施土地改革。這些政策將會使歐洲有更多的農夫。

    為了達到上述的目標,政策的設計必須得借助於那些具備公共責任的研究。它們必須確保在糧食上的投機活動是被禁止的,且不能對任何現存的本地或區域糧食系統和飲食文化造成傷害,無論是在歐洲、東歐或是南半球進行傾銷或做土地掠奪,都是不被允許的。為了維護歐洲的糧食主權,我們致力於新的農業、糧食、種子、能源和貿易政策。這些必須包括:一個不一樣的共同農業及糧食政策,移除歐盟生質燃料條例,由聯合國糧農組織(FAO) 掌管全球農業貿易的治理權,而非世界貿易組織 (WTO)

    我們呼籲在歐洲的人民和社會運動團體現在就一起加入我們,為我們歐洲的糧食系統以及建立糧食主權運動奮鬥!

()後續糧食主權意涵的擴張

    2013年,在印尼雅加達舉行第六次大會,這次大會使糧食主權以正義之名進入了城市與社會。會議期間召開的婦女大會把糧食主權視為一項重要的婦女鬥爭,強調在糧食主權中加入性別正義的重要性。

    2015年,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召開了世界社會論壇,把糧食主權和氣候正義相提並論,指出糧食主權是解決糧食和氣候危機的真正管道。

    2017年,在西班牙巴斯克縣舉行第五次婦女大會,提出「女權主義與糧食主權結合在一起可以改變世界」的口號。

 



二、作為「糧食主權」基礎的「小農經濟」

() 「小農經濟」:有助制止並扭轉氣候變遷

    「農民之路」認為,解決當前危機的方法必須來自有組織的社會行動者,基於正義、團結和健康的社區,來構思新的生產、貿易和消費模式。單靠技術上的修正,無法解決目前的全球環境和社會災難。真正的解決辦法應該包括可持續、小規模且勞力密集的農業,只需投注很少的外來能源,將有助於制止並扭轉氣候變化的影響:    `

    1.以可持續生產的方式,儲存更多的二氧化碳在土壤有機質中;

    2.採行有機農法或者種植固氮植物,直接從空氣中固定氮素,以取代化學氮肥;

    3.實現去集中化並分散的能源供給和使用系統。

    「小農經濟」。因為小,所以它必須生產多樣化的作物以面對市場、季節與氣候;因為小,所以它主要以供應在地需求為主,減少運輸過程的能源消耗;因為小,所以它面對環境變遷的時候更有調節的能力與彈性;因為小,所以它更有能力以自然友善的方式耕作,減少對農藥化肥的依賴。更重要的是,因為小,在面對運銷的難題與外在的壓迫時,小農必須團結起來,以多元創意的方式、互助合作的精神去克服各式各樣的挑戰。

    因此,「農民之路」要求:

     1.完全撤除農企業:他們正在竊取小農的土地、他們製造了垃圾食品並造成環境災難。

     2.工業化的農耕和畜牧必須由真正的農業改革方案所支持的小規模永續農業來取代。

     3.禁止一切形式的遺傳/基因利用限制技術 。

     4.推動健全和永續的能源政策。這包括降低能源消耗和使用分散式能源,而非如目前所進行的大規模農業燃料生產。

     5.採行於地方、國家和國際各層級的農業與貿易政策,以支持永續農業與在地食物消費。這包括禁止種種在市場上得以傾銷廉價食物的補貼。

     6.為了這世界上十億左右的小農、為了人們的健康和地球的生存,我們要求糧食主權,並且致力於鬥爭以實現這個集體目標的未來。

 

 
(
)「糧食主權」:把糧食視為基本人權而非商品

    真正的農業改革,應是強化小規模農作,倡議將糧食生產當作土地的首要用途,並把糧食視為基本人權而非商品。在地糧食生產可免去不必要的運輸,並確保我們餐桌上的食物是安全、新鮮與營養的。作為「糧食主權」基礎的「小農經濟」,則是以在地需求為導向的一種經營交換模式。把集中在資本家手裡的生產資源奪回來,分散到每個小農手裡,由個別家庭式農戶自由且負責地經營。

    當前由少數人決定的消費變遷與生產模式,增長浪費與不必要的消費,但世界上仍有數以百萬人口遭受飢餓與貧窮。新發展模式的核心觀點應要公平與正義地分配食物與必要貨品,同時減少不必要的消費。而產業界也不被允許透過增加拋棄式的商品,或者降低商品壽命,而強加不必要的消費與浪費。

    研究和採行以當地資源與技術為基礎、且不破壞環境或使土地無法再生產糧食之多樣與分散式的能源系統。

    我們迫切需要地方的、國家的、及國際的新決策者:在整個世界,我們實踐並捍衛小規模的永續家庭農耕,而且呼籲取得糧食主權。食物主權是人們的權利,我們主張應透過生態上健全與永續的農法以生產健康且符合當地文化的食物,而且也有權決定自己的食農體系。它將生產、分配和消費食物之人的願望和需要,放在食物體系和政策的核心,而非市場和財團需求。食物主權將在地與國內經濟與市場列為優先考量;讓農民和家庭農業、artisan-style fishing(編按:一種捕魚方法)、遊牧式的放牧活動都享有權利;並基於環境、社會和經濟的永續性來保護食物的生產,分配和消費。

    面對飢餓的解方絕非全球自由貿易,因為以利潤為導向的全球自由貿易,其基本邏輯根本無法使真正需要食物的人獲得適足的食物。「糧食主權」要挑戰與扭轉的,正是跨國壟斷資本所造成的分配不均。小農經濟強調地產地銷、在地消費,重點在於生產者的生產自主選擇權,以及消費者的消費自主選擇權。小農經濟以需求為導向,允許公平、適當且合理的交換。以全球為單位的自由貿易主要目的是要掠奪剩餘、積累更多的資本;以區域為單位的小農經濟主要目的則是為了維持生計。

   誠然,世界上並不是每個地區都適合種植作物,都有能力自給自足,但在全球貿易機制底下,適足的食物並不會被「自由」地「貿易」到這些地區,除非這些地區擁有比世界上其他市場更加優越的消費實力。相反地,「糧食主權」所強調的主體性,生產者適地適作,與消費者彼此自主地進行區域交換,可能更有助於解決匱乏的問題。此外,在全球貿易機制裡,我們看到的指導原則只有「效率」、「規模」、「利潤極大化」……等等,然而「交工」、「留田角」、「拾穗」等等互助、救貧的文化,都是只會誕生在以小農為主體的農村習俗。



() 〈台灣糧食主權宣言〉

    最後,回到台灣,面對即使全面復耕也不可能達到100%糧食自給的現況,要如何免除對全球自由貿易的依賴?

    事實上,影響糧食自給率的因素很多,台灣去年的糧食自給率提昇,並不是因為本國的生產增加,而是減少進口了國際價格飆漲的「黃小玉」。除此之外,飲食習慣的取向、國家政策的調整,對於糧食自給率的升降也是影響深遠。已有學者估計,若台灣目前休耕的農地全面復耕,糧食自給率可望上升到70%左右;而若消費者可以減少飼料幾乎是全面進口的肉類攝取比重,達成糧食自給率100%的目標並非不可能。

    當前世界糧食危機已經高漲,「糧食安全」也成為熱門議題,但在此國際油價步步高昇之際,擴大進口增加存量絕非長久之計,到國外置田種作運回國內更是荒謬至極。期待全球化國際貿易解決飢餓問題,無異飲鴆止渴;當務之急,在於健全本國小農體制、全面推展食農教育、貫徹「糧食主權」的主張,才是真正的出路。

    農陣指出,早自1990年開始,台灣在國際貿易的談判上,農業就持續被犧牲,僅2011年為例,農產品貿易逆差高達1017373美元,約略於我國315959戶農家年度所得總和;國際農產品傾銷進口,造成我國農產品實質價格下降,影響農戶平均每年每人實質所得從2000年的27萬,直線下滑至22萬,水準只剩下非農家的70%。政府為了應付國際農產傾銷,以政策迫使農民休耕,甚至修法開放農地自由買賣,過去10年,台灣農地以平均每年4000公頃速度飛快流失,導致台灣糧食自給率僅剩33.49%。

    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表示,捍衛糧食主權不只有提高糧食自給率,更重要是自主生產與自主消費等意識抬頭,以在地小農為最優先採購對象。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陳吉仲則指出,農業生產的外部效益長期被忽略,台灣水稻田年產值約350億元,提供的生態、環境、文化、景觀、糧食安全等效益卻高達2000億元規模,然而農民的貢獻長期以來不但沒有被肯定,甚至農戶所得只有非農戶的7成,這會腐蝕農業經濟的根基。&nbsp

    凱道首次出現以國際論壇的方式表達訴求的街頭抗爭,農運團體與自救會在論壇中共同發表〈台灣糧食主權宣言〉,宣示農民運動會持續進行,未來將以更強烈的要求,促使國家積極提高糧食自給率、支持小農體制、捍衛國人健康;也要求各級政府要以地方小農為採購對象,訂定食物里程規範。宣言中強調,為了堅持以友善消費、友善生產者的綠色消費為目標,將會建立一支落實糧食主權的農運組織,為國人的糧食主權而戰。

--------------------
*(未完待續)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