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9 02:00:00Mann

食農教育10:生態農業(Ecoagriculture)上


日本直木獎才女 三浦紫苑 暢銷小說//哪啊哪啊 ~ 神去村//請參考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01347


★ 日本直木獎才女 三浦紫苑 同名暢銷小說改編電影 ★  請參考影評  
http://mypaper.pchome.com.tw/hatsocks75/post/1342372122

--------------
PART-1

**  千絲萬縷

柔情纏繞思鄉的人
梧桐葉暈染了星光
旅人向生態美景著了色
千變萬化

半遮面的麗人輕撫弦
吟唱著相見時的為難
不見時的萬般思念
千絲萬縷

雁鵠滑入月落的冬霜
翠峰、綠水、千絲
冷熱焦焚到了土間盡頭
聊齋的書生不再沉淪

銀芽勾引著亮的光引
森林、土壤、真菌
林梢的絲白牽絆著碳足跡
重來這一章共生新課

                            -----2017/1/27作

按1:當代的科學家,這些年才剛剛重新認識的地上植物與地下菌根真菌的共生關係,並引發新一輪全球的自然生物農耕改革。這種共生關係顯示,係植根於整個地球生命演化早期,並以非常階段性的逐步推演而來。德國的Helmholtz Association旗下的亥姆霍兹環境研究中心的科學家,目前正致力研究在發展或被破壞的地域裡人類與環境的複雜互動,期望成果能穏守人類未來世代的自然根基。

+

按2: 「土壤食物網」由不同食性層次的生物組成。最低層的細菌和真菌由植物根部將光合作用製造的糖和其他營養物餵飼。而細菌真菌類,各有從空氣中固氮、或用各種酵素和酸,將砂石中的礦物釋放出來的能力。較高食性階層的獵食者,在獲取所需營養後,將身體不需要的多餘養分排出,成為植物可吸收的營養。因各食性層所需的碳氮比和礦物都不同,從最低的細菌(5:1),到較高的真菌(20:1),到更高的獵食者(30:1),每高一層都有多餘的氮和其他礦物排出。因而富含微生物的土壤,從不缺植物所需的營養。正是這自然界裡植物與土壤生物的共生關係,足以讓地球生生不息。


文字中譯由香港.『綠蔭家園』提供。文字與圖片資料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HomelandGreen.hk/photos/a.879519645493286.1073741828.380362182075704/1403014473143798/?type=3&theater
***************************

PART-2


生態農業(Ecoagriculture)上

                                                      ----Mann編輯整理文字

壹、「生態農業」的基本涵義

一、「生態農業」的基本概念

      生態農業」(Ecoagriculture)一詞,首次於2003Jeffrey McNeelySara Scherr共同發表的Ecoagriculture書籍中公開。簡而言之,「生態農業」是一種全面性地考量農地利用方式及生物保育,以共榮共存為操作精神。

      「生態農業」的觀念與環境友善農法,樸門農法、保育農業、混農林業、有機農業和永續農業有何不同之處?它是否能成為台灣未來農業發展的方向呢?其實,「生態農業」與上述農法理念一致,唯一的差別在於:大部分農法僅聚焦在農耕地尺度內行動,而非整體的生態地景尺度。





   「生態農業」,是以一個地景或生態系的尺度,對農業及生物多樣性保育的永續性,採取一種全面整合及推動的方法,並特別著重於農業和生態系統的相互依存關係。這種由農業生產環境與周圍的半自然和自然地區所組成的鑲嵌斑塊,以在地生態系統為考量的地景特徵,與「里山倡議」恢復、維持或增加社會生態的生產地景(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s, SEPL),目標也是一致的。

       簡言之,「生態農業」是一種以地景管理的方法,來達到生物多樣性與永續生態系統服務、足夠糧食生產、促進農村生計共三項目標。

 

二、「生態農業」的操作內涵

  生態農業在以地景尺度來操作時,增進野生動植物保育與農業生產的概念,以及促進鄉村生活,三者是可以互補的活動。

  生態農業不只是農業系統的多樣,還有不同地景的交錯鑲嵌及充分利用,包含森林、人類居所、海岸及水域。自然保留地及農業生產地之間的關係應如何去界定,以及增加彼此之協力作用則是生態農業需考量的重要關鍵。舉例說明,假使一處自然保留地可以提供鄰近農場乾淨的水源及天然的蟲害防治功能,使得農作物處於高生產狀態,便能緩和農場主人為了擴充農地而造成的自然壓力。而自然保留地是否健康係受到週邊農業生產的型態所影響,所以農地經營者必須將保育列入考量目標。因此,生態農業的重要特質就是每位土地管理者與操作者必須相互溝通合作,因為生態農業很難只依靠個人執行,而必須仰賴所有與這塊土地相關的權益關係人共同合作來達成。

       台灣生態農業以分動物吃一口,並以動物生存環境,來驗證農業生物多樣性的「綠色保育標章」為代表,由林務局與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共同推動;今年結合花蓮農改場水田生態多樣性研究計劃成果,將綠保標章保育對象擴大為「棲地環境營造」,有請天敵昆蟲來驗證。幾個民間團體加入國際里山倡議夥伴網絡(IPSI),將台灣經驗輸送到國際間,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提出「舞鶴茶園地景」以及東華大學「吉哈拉艾」令國際驚豔,並獲得計畫經費肯定。
 

貳、「生態農業」的產生背景



一 、全球暖化導致地球生態系與人類社會陷入危機

  生態農業觀念在21世紀出現。人類對有限的土地有了空前的需求,想要增加50%100%全球食物生產量來改善上百萬窮人的生活品質,並同時保護維持人類生活的野生生物多樣性及生態系統服務。這些需求若要同時達成,解決方法就必定要在同一個地理空間建立一套土地利用系統。因此,「生態農業」一詞就此誕生。

       當前全球化的生產、消費與貿易模式導致了全球暖化等大規模環境破壞,這些破壞使地球生態系與人類社會陷入危險與災難。全球暖化實為資本集中、高耗能的消費、過度生產、消費主義與貿易自由化之發展模式所造成的影響。全球氣候變暖已經發生了幾十年,但大多數政府拒絕處理其根源和原因。

       工業化國家與工業化農業是全球暖化氣體的最大來源,然而卻是農民與鄉村,且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的小農與鄉村最先受到氣候變遷之苦。天氣模式的改變帶來了隨異常乾旱、水災與暴雨而來的蟲害,摧毀了作物、田地、牲畜與農宅。此外,由於暖化與工業開發的綜合影響,動植物物種與海洋生物受到了威脅,或以史無前例的速度正在消失中。大部分的生命也因為潔淨水資源的減少而受到威脅。全球暖化所造成的破壞不只是物質上的。不斷變化且不可預測的天氣,也使得原來作為農業良好管理基礎和適應氣候條件的地方知識,變得不實用或無關,使農民更加脆弱並依賴著外部的投入和技術。

       財團化的食品生產和消費,明顯地導致了全球暖化並毀壞農村社區。洲際的糧食運輸、集約式單一作物生產、土地和森林破壞、以及農藥使用,使得農業成為更高耗能的產業,並導致了氣候變遷。世界貿易組織(WTO)、區域與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國際貨幣基金(IMF)等所強加的新自由主義,使得食物的生產必須依賴石化產業所製造的農藥與化肥,食物也在全球範圍內運輸和消費。

*

二、工業化農業是造成全球暖化和氣候變遷的重要因素

    ()將食物運送到世界各地

       包裝的新鮮食物在全球進行許多不必要的旅行,但許多農民卻無法進入在地和國家的市場。在歐洲和美國常常可見從非洲、南美洲或大洋洲來的水果、蔬菜、肉品或酒類;而亞洲的稻米則遠行到美洲或非洲。用於食物運輸的化石燃料因而釋放大量的二氧化碳到大氣中。瑞士的農民組織UNITERRE計算,每一公斤墨西哥產的蘆筍,需要消耗5公升石油搭飛機(旅行11,800公里)進口到瑞士,而1公斤在瑞士生產的蘆筍只需要0.3公升石油就可以到達消費者手中。

    ()實施各種形式的工業化生產(機械化,集約化,農藥使用,單一作物

        所謂「現代化」農業,尤其是工業化單一種植,破壞了將碳儲存在土壤有機質中的自然過程,並以施用化肥和農藥的化學過程取代之。特別是化肥的使用,集約而單一化的農業或畜牧生產,排放了大量的一氧化二氮(N2O),這是造成全球暖化主要溫室氣體的第三名。在歐洲,40%消耗在農場的能源來自於氮肥生產。 此外,工業化農業生產過程需要消耗更多的能量(並釋放更多的二氧化碳),來操作耕地和食物處理用的巨型曳引機。

    ()破壞生物多樣性及其固碳能力

       碳會經由植物固定的自然過程(編按:即光合作用),儲存在木材和土壤中的有機質中。一些生態系如原生森林,泥炭地和草原儲存了比其他地方更多的碳。這個碳循環過程是長期以來維持著氣候平衡的重要環節。農企業公司經由大規模使用以石油製成的農藥和化肥、燒毀森林、種植單一農作,以及破壞泥炭地和生物多樣性等等作為,破壞了這種平衡

    ()土地和森林被轉換成非農業區

        森林,牧場和耕地正在迅速轉換為工業化農業生產型態的區域,或是成為購物商場、工業區、大廈、大型基礎建設甚至旅遊度假地。這個過程大量釋放出原本囤固在土地和植被中的碳,並且也削弱生態環境固碳的能力。

    ()農業從能源的生產者變成了消耗者

       在能源方面,將太陽能轉化為糖和纖維素是植物和農作物的首要角色,植物和農作物可成為直接攝取的食物,或間接經由食用以植物或農作物飼養的動物產品來取得能量,這些都是在自然狀態下能量導入食物鏈的形式。然而,在過去兩個世紀以來的農業工業化過程(包括各種石化燃料與石化原料製成的農業化學產品如肥料、農藥等等) 導致農業從能源的生產者變成能源消耗者。




叁、「生態農業」與「農業生態學」

一、聯合國農糧組織的高度重視

       永續農業與全球糧食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在2014年的「國際生態農業與糧食營養安全研討會」,對聯合國農糧組織發表了一封公開信,肯定農糧組織對生態農業研究的貢獻。有鑑於持續惡化的糧食危機、農村貧窮的困境、氣候變遷、乾旱與水資源短缺等等,各種綜合型的農業問題。專家們呼籲國際社會應該從生態農業學著手,才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國際生態農業與糧食營養安全研討會(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Agroecology for Food and Nutrition Security),由聯合國農糧組織舉辦的研討會,目的是推廣生態農業的科學新知、活絡以農業生態學為基礎的操作技術、以及研擬糧食安全與永續農業的政策方向。農業生態學,是一門跨領域的農業科學,橫跨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整合了生態學、農藝學、政治學、經濟學與社會學等多方領域,這樣的特性,不失為一帖全球糧食與農業系統危機的良藥。其中包含一系列實際操作過程,也可以是一項爭取糧食所有權與糧食正義的社會運動,結合農業與社會科學,專門探討如何決定糧食與農業的分配與程序正義,這樣攸關生存的重要議題,而這樣的發展策略方向,也能夠促進社會的公平正義。



二、批判CSA錯誤的、虛假的氣候變遷解決方案

       農業生態學支持者批評:「氣候智慧農業」(CSA )的概念聽起來很先進,但因為留下太多操作空間,反而吸引了許多具爭議性的支持者,招來為跨國企業漂綠的嫌疑。例如,基改種子與農藥公司孟山都和速食龍頭麥當勞都推出了CSA計畫,GACSA成員中也不乏許多農藥化學公司。 世界上許多農業和非政府組織已發出共同聲明抵制CSA。批評者質疑CSA 並未挑戰工業化農業的結構性問題,只是用漂亮的名字來掩蓋其仰賴大量化石燃料的肥料、助長氣候變遷、以及為大型農企業謀利的事實。此外,農企業還可能以加強氣候變遷韌性為名,推廣風險未定的基因改造作物,進而增加食品安全的疑慮。 

       國際農民運動團體「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 代表巴卓·阿蘭 (Badrul Alam) 直言。他認為,「氣候智慧農業」(CSA) 是虛假的氣候變遷解決方案,不僅無法提高氣候韌性,一點也不聰明,還會帶來一籮筐的社會和生態問題。

    (一)農業燃料

    農業燃料(由植物、農作物和林木所製成的替代能源),通常被視為其中一種解決能源危機的方法。若按照京都議定書的決議,再生能源在2020年必需占全球能源供應中的20%,這其中包括農業燃料。但是,就算是不談拿食物餵汽車,而不解決飢餓問題這種荒謬的命題,工業化農業燃料生產本身的作法,就會加劇全球暖化的情況。

    農業燃料的生產模式導致過往的殖民農業形態復辟,包括農奴式的工作形態、更大規模的使用化學製成的農業資材、破壞原始森林、以及摧毀生物多樣性。集約的農業燃料生產無法解決全球暖化和農業部門的全球危機。開發中國家的農業將會再次受到最嚴重的影響,而工業化國家並無法滿足他們的農業燃料需求,將從南方國家大量進口農業燃料。



    (二)碳交易

    根據京都議定書和其他國際規約,「碳交易」被視為全球暖化的一種解決方案。然而,這是在私有化了土地,空氣,種子,水和其他資源後,更進一步的將「碳排放」給私有化了。它允許政府分配污染許可給大型工業污染源,讓他們可以互相交易各自的「污染權」。有一些便宜的「碳傾銷」方案,鼓勵工業化國家以大規模種植(編按:例如種植油棕或是痲瘋樹)等方式資助南方國家,藉以規避國內需達成的排放減量。這讓企業獲利倍增,卻虛偽地宣稱這些方案有助於碳封存。另一方面,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自然環境只被視為碳匯(編按:把大氣中的碳固定在有機質或生物中的地方),並以「販售」環境服務的方式進行私有化。在地社區失去了他們的土地,而且也被剝奪了使用自己的森林、田地和河流的權利。

    (三)基改作物和樹木

    一些研究正在發展基改作物和樹木,以其作為農業燃料的生產原料。基改生物無法解決任何環境危機,因為它們本身就會對環境、健康和安全造成新的風險。此外,這麼做也增加企業對種子的控制、剝奪農民們栽種、發展、選擇、多樣培育,和交流自己種子的權利。 這些基改樹木和農作物都屬於以纖維素為基礎的「第二代」農業燃料,而第一代燃料則從不同作物中取得的糖而來。即便不使用基改品種,這些「第二代」農業燃料作物都引起了類似的擔憂。




三、生態農業策略未來將成為世界糧食安全委員會的政策研擬基礎

    為了解決現今農業與糧食系統所面臨的危機,包括氣候變遷與糧食安全,許多國際機構正在從不同角度找出解決方案。除了農業生態學之外,世界銀行選擇推動智能農業與永續的集約化農業。然而上述兩種新的農業概念目前仍然模糊,容易被有心人士誤導或濫用。專家們呼籲FAO和其他國際組織,持續關注這次研討會的決議。並且以聯合國為中心,向外推廣農業生態學的發展策略,才能應變氣候變遷與水資源短缺的問題。這些生態農業的策略,未來將成為世界糧食安全委員會的政策研擬基礎。同時,也是聯合國氣候變化公約以及永續發展相關研討會的焦點。

    農業生態學不將農業生產視為一種單純的經濟活動或產量的數字遊戲,而是強調農業的綜效(synergy)。同時,農業生態學也特別關心小農的人權議題,包括不利小農的全球糧食體系規則、偏鄉的營養與健康問題、以及開發中國家女性農民的特殊需求和困境。支持者援引許多生態農業計畫的成果和研究,認為農業生態學可以幫助農村弱勢社群改善社經生活,走向自主和永續的發展路徑。

     「農業生態學就是生命」來自瓜地馬拉的農民瑪麗亞下了最好的註解。「自古以來,我們的農民已經知道順應自然耕作。而農業不單是糧食和經濟,更是生命。我們應該將生命放在第一位思考。」

    比利時魯汶大學研究員飛利浦·巴瑞特 (Philippe Baret) 解釋,生態農業定義多元,但不脫三個基本元素:

    1.強調自然和社會環境的系統韌性的極大化,整合性地思考農業生產中環境、社會、文化、經濟和政治各個面向,不以產量和利潤極大化為目標。

    2.強調自主自決的精神,由農夫依照在地知識、文化與環境條件,選擇最適合的農業生產方式。

    3.強化並仰賴既有的自然循環來耕作 (如利用生物防治病蟲害),不使用外來的人工化學肥料和殺蟲劑,也不增加生態系統無法消化的負擔。

---------(未完待續)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