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30 00:00:00Mann

<風雨情><父親寫的散文詩>

https://youtu.be/kVWYfY8pDGA

李健《父亲写的散文诗》打破亲情隔阂-《歌手2017》第8 单曲The Singer【我是歌手官方频道】

 

2015-08-08 日記 <風雨情>(重登)

    這個颱風吹得社區七昏八素的,風大雨大得連預防用沙包都出來備用了!風雨真是無情,這讓我想起小時候的颱風夜。

    當時是******颱風來的時候,我才升上國中。老爸在前一天就找了我,一起到香蕉園裡頭做預防措施,尋找半甲多地裡棋盤式種植的香蕉樹,檢查平常就與香蕉樹綁在一起的長竹杆,然後一條一條的呢龍繩纏繞在一起,一圈一圈的加勁束縛著,看著過長的香蕉葉,就一大片一大片的割斷,再把還未來得及成熟至採收期,但也還沒加入處理好的綠色香蕉,用藍色塑膠布通風孔套,一套一套的加套處理好。平常喜歡看老爸從香蕉樹幹中抓象鼻蟲的技術,還有我覺得可以趁雨夜抓住的土撥鼠,這個時候我們都無暇顧及了呢!

    我還記得第二天一大早,一如往常一般大家為了暑期輔導課,從村子裡騎腳踏車往國中出發,只有一些小小的雨,微微的風,我心裡面才想著,老爸是否太緊張了,看起來跟之前的颱風來攪局一樣,應該是有驚無險吧!沒想到將近中午時分,還在學校上課的我們,眼見風勢強勁而雨打強烈,教室門窗也被強風吹得震天嘎響,風雨走廊上的遮雨棚就被吹掀開了一大片,隨風飄搖飛向遠處。此時教室裡頭已經出現不安的氣氛,平常鐵紀如山的資優班班導師,突然停下了課程進度,急急地匆匆跑去問訓導處,留下了一臉錯厄的我們。這時班上同學一直往窗外望去,眼看著天空中愈來愈多的紛飛瓦片,學校的禮堂早已被借用(當年蔣經國用全國各中小學的禮堂,來做為暫時呈置政府買下一袋一袋農民的米倉),我們沒有禮堂已經很久了!可是這時眼見禮堂堂頂的石棉瓦,居然有好幾片被颱風掀開了,在空中翻飛如落葉一般,不知道飄向校門口對面一位同學家的三合院,落下的時候發出極大的聲響,全班同學大家面面相覷,在當時物資缺乏的貧窮的鄉下,也對即將滲漏糧倉的情境心疼不已。

    就在此時,導師要我們趕緊回家。我還記得各個不同村子裡同學們,一個一個組成了腳踏車陣,這些五個村落方向前進路途上,道路兩側都種值著椰子樹,我們循序漸進地排列整齊前進,大家彼此安慰並互相鼓勵,沿途就這樣冒著風雨,颯颯而來的狂風大作,有不少椰子樹枝甚至於一些椰子樹幹被吹落下來,橫躺著成為行路線上的障礙物,我跟同學還必須要合力抬起並或挪移,搬到路旁的灌溉溝渠或稻田裡或是蓮霧園中。就這樣往我们村落的幾乎都是國小的同班同學們,尤其是自小一起長大的男女同學們,我們到了村口時便依依不捨地互道再見,並提醒幾位持續往不同方向,接近山區的其他八位同學。那一天,真是一個永生難忘的感覺。

    還記得直到午夜時分,颱風來襲剛剛過後不久,老爸便用他的萬年野狼機車載我,冒著雨勢稍歇的時候,又匆匆帶我趕去香蕉園。只見沿路上都是東倒西歪的椰子樹,搞得我們一段路走走停停許久,好不容易才終於抵達園區。結果放眼望去,真是滿目瘡痍,大約有三至四成的香蕉樹,像保齡球桿被高手滑過他的保齡球一樣,不忍卒睹。這輩子沒見過老爸哭過,他雙眼裏卻泛紅的睛水,強忍淚水的樣態,此生僅僅是見過這一回。我還記得他沉默了一陣子之後,喃喃地說今年的努力,可能收獲有限了,指著我說我要出外讀書的錢,就靠這裡的收穫的情況(我當時還懵懵懂懂,只知道那幾年一直到高中時期,家裡的經濟狀況非常吃緊。)父子兩那一夜幾乎沒睡,我們一直忙著處理善後,直到凌晨。

----------------------------------
沒甚麼,父親逝世的10週年忌日剛過
聽到這首歌的兩個版本,很多共鳴,想念父親

https://youtu.be/E3OBPUO6Ri4

HD】許飛 - 父親寫的散文詩 (時光版) [新歌][歌詞字幕][完整高清音質] Xu Fei - Poems Written By Father (Fleeting Time Edition)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