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1 14:02:44Mann

妳的樣子



浮光漂萍

躲進流浪的心

歲月的浪濤起伏

事故,訴說不盡的故事 


屋外風雨,傷痕


滿園蓮霧落葉的殘跡


插枝,望眼欲穿 

新生後重生


渴飲家的蜂蜜

 
呢語家的天籟 

駐足有家的夢中 

沉沉睡去 


家裡的窗口

 
雖然看不到全部的雲朵


今晚的月光


不為照亮
只為灑落

 
----------
1:對應旅人兄<何處是家>之塗鴉習作一篇 2016-05-20 01:42:09寫..........2017.6.11改

2:事故,訴說不盡的故事。其實,我寫的是想到多年前的故人一位投身民運的朋友那紅


附錄  <
那紅與我


    那紅第一次到臺灣,其實是我們在來自二十個國家近二百名海外報名參與者之中,層層挑選出五十位可以來訪臺灣的學人之一。


    我們必須將她列入邀請名單之列,主要考量原因是她擔任來自「千林之國」的首席代表。其實,那一年在來訪臺灣的這一團學人當中,與她同行的北歐及露西亞系統部份共十人,尚有「千山之國」、「千湖之國」、「童話之國」以及「露西亞國」其他地區的首席代表,除了首席代表之外,每一地區至少尚有一個可以同行的名額。我當時並不知道這十個人的來訪,日後將對於我影響極為深遠,也讓我們必須踏上歐陸之行。

    當時,我們的社團每年都在千辛萬苦、慘澹經營的情況下,好不容易在海內外向政府機構以及私人團體籌募各種款項。在一九九零年代期間,國際環境的重視焦點、民間交流的日益熱絡,經過多年持續不斷的努力,來臺訪問○○學人人數已多達數百人,儼然成為海外○○學人來臺交流訪問的重要孔道。而且,由於經驗傳承上的漸入佳境,日積月累而廣建口碑,故而每年報名參與此一活動者競爭踴躍,但是向隅者眾多。同時,因為社團對於各種海外○○領域的資訊聯絡、情報分析暨組織網絡已成氣候,我們進一步成立跨越二十幾個國度的「跨國學人聯合組織」,每一國家一名代表,每年在不同國度輪流舉行年會。但是,由於籌募經費的主要工作仍是社團在海內外各地進行,所以名義上是由我們擔任主辦單位的角色。

    適逢前一年由我們在臺灣召開年會,當時由企圖心極為旺盛、積極熱誠的那紅以首席代表的身份,爭取作為隔年的承辦單位。而且,她提議在「千林之國」至「露西亞國」之間,舉行為期兩天一夜、跨國海域、緩行來回的渡輪會議。當時立即獲得在場各國與會代表們一致支持而通過決議,感覺上似乎將是一趟美麗浪漫的渡輪之旅,因此大家都充滿期待。

    但是,我當時怎麼也沒有想到,原本與我交情匪淺的那紅居然在來訪臺灣之時,同時私下召開「十人小會」,擅自決定,並且秘密進行。亦即藉由聯合歐陸的「十三劍派」同時同船召開「江湖同盟大會」,一則可以與美洲「武林合併大會」互別苗頭,二則硬是將原本定位為學人交誼性質的「跨國學人聯合組織」扯入江湖風波,藉以壯大聲勢。消息總要曝光,不但會前使我們遭受嚴重的三方國際特殊單位的「特殊關切」,政府機構、社團大老、歷任主事亦對我個人頗多微詞,日後更對於社團的發展產生兩條路線的爭議。

    因此,由於我身負當任社團負責人角色,故而在無可逃避、責無旁貸的情勢之下,變成被迫無奈地踏上北歐之行,同時面臨內外交逼,十分疲憊。會議前夕,表面上風雲際會、媒體報導亦引起多方矚目,私底下卻是各路人馬齊集,早已場外各自叫戰、暗潮洶湧。結果,渡輪之旅尚未成行,早已毫無浪漫可期。

    出發前夕,我早已因為她掀起的滿城風雨而正感到作繭自縛,在聯繫過程又夾雜許多特殊因素而滿腹牢騷,總覺得被她這個女人耍得團團轉,騎虎難下又苦無對策。沒想到我們一行五人一到「千林之國」首都S城,她立即委派兩位在S大學就讀的學人前來接機,讓我們在S大學人宿舍下榻安頓,井然有序的工作流程,不亢不卑的應對進退,讓我印象十分深刻。晚間,她本人親自在北歐風味餐廳準備了美味豐盛的晚宴,給我們遠道洗塵。

    那紅,與我同齡,長得個兒高挑、身形瘦削,瓜子臉譜,她的嗓音稍尖,談話之中總是剛柔並濟、水火同行,時而溫柔款語、嫵媚動人,時而堅持原則、固執不移。她的先生在動亂中過世,此後一路帶著獨生女兒流亡海外,並且進入S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原本學習的是音樂藝術,以為一生不過問政治的她,現在做的卻是政治的工作,一直是流亡組織當中極為活躍且重要的角色,再加上中年喪偶、流亡生活,秀麗的表情上同時刻劃出堅毅的神色。

    這一頓飯,早已神經緊繃的我原本以為將是劍拔弩張的態勢,卻想不到她一出場,立刻堆起盈盈可掬的滿臉笑容,並且刻意安排來自「露西亞國」演奏者表演貝多芬、莫札特、孟德爾頌的小提琴協奏曲以及弦樂小夜曲。席間親切地介紹一道道的滿桌佳餚美饌,並提及經營流亡組織的艱難局面,再穿插當地國家的民情風俗,留學生在地生活甘苦。

    晚宴結束之際,我們倆人之間終於達成默契,並沙盤推演次日的渡輪會議,決定各自發揮,會議結論不作事先定論。也就是說,會議可以操作成各自發表聲明,學人與流亡組織之間,可以因為此次聯合會議而擴大世人關注及輿論矚目,兩會各自分別決議,至於兩者間唯一的共識主旨,僅僅在於普世價值的國際人道關懷,呼籲主辦N.獎的當地國頒發和平獎予尚在獄中的○○○。一則她可以向「十三點劍派」點數交待,我也不至於淪為同路而陷於兩難,確實是兩全其美、互蒙其利的辦法。她還特別強調尊重我們的立場,只是會議現場風雲詭譎,多方介入、群雄並起,如何避免走向擦鎗走火,端有賴於我學習孔明當年在東吳舌戰群儒的場景。

    才準備怪她拖我下水的滿腹苦水未吐,她居然能夠一席之間說服我,一笑泯恩仇。雖然,隔日還是得硬著頭皮粉墨登場,但是打心眼底看著她,確實還是教我不得不佩服。也幸好我當年不辱使命,日後我們倆人聊起此一段歷史,都說「不打不相識、打了更認識」。儘管此後相會遙遙無期,卻已經成為彼此欣賞、惺惺相惜的莫逆之交。
(2006.6.16)

----------


舊照:  前排左2.那紅(時為瑞典六四聯合會主席)..中(本人)..其餘為歐洲各國代表
原版:    還是比較好聽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路痕 2017-06-28 21:21:51

月光不為照亮...只為灑落...
真是神來之筆

版主回應
謝謝路大溢美之詞..
我要有你的才思十分之一就偷笑了!!
神偷..哈!!
2017-07-01 16:10:37
Mann 2017-06-11 22:34:22

按3:<妳的樣子>這一首歌其實是羅大佑當年寫了現給作家三毛的。羅大佑經典作品,楊蔓和雨天的翻唱發行於2007年。視頻畫面用的是 2013年大陸電影《蕭紅》劇照。男聲與女聲一粗一細的合聲,讓歌曲充滿陰陽調合的混融狀態,搭配洞蕭的伴奏,讓歌曲充滿懷舊復古味,而二胡的間奏又讓歌曲充滿滄桑苦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