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4 16:04:05Mann

故夢

https://youtu.be/ZLGAwOfCNmg

ASKA 飛鳥涼 しゃぼん / 肥皂泡 中文歌詞版

 

**  故夢

北方,冰稜

竊走整夜的黑

嚴寒正舞著春遲

千里粼粼拼圖

 

雨中寺鐘哀哀低嗚

麗人不經意的回眸

以詠嘆的胸懷入詩

驚得滿處花兒顫抖

 

分你一席春風

忽猜,忽想

一方天涯盡處

忽是媚,忽是傷


淡抹一葉紙訊

許半綢繆,許半阻擋



------------------

1又到了六月四日,我不曾參與的歷史,但是參與其中的人留下歷史。多年之後,想起下面這個故事的主人翁!(信不信由你~~記憶庫想起許多同時代的"恰客與飛鳥"~~如今自己也跟飛鳥涼一樣也垂垂老矣!!)

2漸被淡忘的故事-2 (平新)

    這幾天在籌備會議的過程,從小蕙那裡意外得知平新的消息。恍恍然然之間,我的記憶庫裡立即被拉出了一年多不見的他的清晰面孔,在風中踽踽獨行的影像,彷如昨日。

     
前年夏天,我們在臺灣聚首,多年不見的他,依舊一副羞赧小生的模樣,我們熱淚盈眶地在機場擁抱。以前他總是西裝革履,進退有節,只是這次不同的是,他腳上蹬著一雙涼鞋,理個小平頭,留著沒刮乾淨的鬚鬍,穿著休閒A飾,背上就只帶著兩個登山背包,行囊少得幾乎不可置信。曾經是我心中永遠斯斯文文、乾乾淨淨的他,微笑的背後卻藏著許多風霜與疲憊。那一次,他來訪臺灣三個多月,我們十幾位老朋友輪流陪伴他四處遊玩、聊天閒逛。

     
當時我銜命負責籌組的兩個新單位剛成立不久,還是在百忙之中抽空陪伴他三個整天。我們在臺北的街頭逛書店、在指南山上瞌牙,最喜歡在醉夢溪畔聆聽他吹奏著動人的口琴,讓夏日的微風輕拂著我們的笑聲。這段時間裡,我還自作聰明地介紹女性朋友給他,為此還特地帶他去跟那位朋友學習製作手工皂,總以為可以製造某種因緣,可惜天不從人願。他倒是一直想要上山見我皈依佛門的師父,比起對於紅塵俗世的因緣更為興緻勃勃。一到晚間,便有許許多多訴不盡的陳年往事,但是除了他的感情痛楚,卻是絕口不提。

     
有一年,我和平新兩人在伯濤季軍的引薦之下,當時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我們很快就成為惺惺相惜的好友。初次見到平新,印象中是一位面白唇紅、羞赧得不得了的男生,完全看不出來他經歷過某些事情與風波。天賦異稟,卻毫無驕縱放肆,精明幹練,卻是個謙謙君子,跟他相處,你絕對感受不到咄咄逼人的氣勢,他總是在舉手投足之間,讓你感受到全無矯揉造作的溫和自在。那時候,他正陷入熱戀,對象是一位溫柔美麗的女性,是他過去曾經協助過的朋友。

     
回到過去,1982年,他以資優生的身份申請到○國常春藤聯盟的一家名校,三年後,僅以25歲之齡便得到○○博士學位。兩年間,他更是陸陸續續考取十幾張專業執照,除了代客操作並且自行經營股市證券而順利獲利,短時間之內便成為兩家小型公司的老闆。

    
再兩年後,他的國家發生動盪。幾十個憂心忡忡、關懷家鄉的心靈,懷著與他相似的憂傷情懷,在他們登高一呼之下,迅速組織集會,展開一連串策劃,不僅在全○國組織壓力團體,並迅速擴及全境各州,會員人數在短時間之內立即成長至近兩萬之數,並且以自己的事業、場地及資金,大部份奉獻作為社團所需經費。他很快便被推舉為首席負責人之一,他不但懂得外交上進行合縱連橫,對於組織上的運籌帷幄更是嚴陣以待,兵分多路展開協助及救援行動,同時透過各種管道及輿論媒體給國務院及國會議員壓力,等到國際上的援助行動已經展開的同時,他們一直扮演極為重要的中繼協助角色。至於居中促使其他各國採取行動,他們的努力以赴也算是其中極為重要的一環,因此而獲得國際人道救援及協助,甚至於因此獲得國際政治庇護的難民或永久居留權的人數,多達數萬人之譜。

     
與其他人不同的是,當援救行動暫時告一段落,而各式各樣的流亡組織紛紛在各國成立,自立山頭,並且開始為爭取主導權及發言權而互相權力傾軋、彼此勾心鬥角時,他不但毅然決然退出決策核心,同時精心設計一套為組織經濟獨立自主的制度,此後只有默默地逐漸轉移到幕後,扮演一個關心及支持者的角色。之後,他再度回歸商場,同樣在短時間之內使自己的公司不斷獲利成長,但是依然繼續關心組織活動,也經常投入自己的部份資金進行協助,所以在這個領域之中,由於他的地位、貢獻與無私,所以始終備受禮遇及尊崇。

    
一年後,聽說他變賣所有家產,在不怕政治迫害的情況下,追隨女友回國。可是因為特殊原因,女方終究受不了壓力,只好被迫離他而去。儘管千方百計挽留,他終於還是失戀了。幾個月之後,我們第三度見面,但是這時候的他卻面容憔悴,幾個朋友密不透風地團圍著他,自以為是地用盡各種方法嘗試安撫他的心情,卻始終無從解憂。再經過一個月之後,得到的消息居然是他進了某家醫院的加護病房。原來,平新在當時某大城市的鄉郊小巷找了一個租屋,終日淋雨買醉的他,居然把身體搞垮了。經過個把月的療養之後,他再度離鄉背井,回到○國東岸,但是此時已經患有輕微性的憂鬱症。在這段時間裡,我們始終只有保持間歇性地相互聯繫。

     
再經過幾年之後,間接知道他第二次談戀愛了,很是高興他終於放下第一次的刻骨銘心的愛情,心中默默祝福他。幾年後,又聽說他愛情事業兩得意之際,又再度變賣所有家產,追隨女友自東岸轉移至西岸發展。可是,等我們在
S.F聚首時,女友已經背叛他多時,西岸地區S.F/L.A/S.A三個城市的朋友當時都說他已經閉關大半年不見客,要不是我們跨國遠航而來,平常根本幾乎完全失聯。

      再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消息傳來他自行展開全球性的自助旅行,幸好他在全世界都有許許多多曾經受助於他的朋友。他的旅程是從中南美洲開始,墨西哥、巴拿馬……到進入安地斯山脈、亞馬遜河流域,日本、南韓、臺灣、東南亞各國等地。那一次,他終於來到久違的臺灣。

      
在他離開臺灣,前往下一個旅程的菲律賓及泰國
.之前,只對我說了一句有關愛情的心裡話,他說:「我以前只知道要奉獻自己以及所擁有的全部給自己所摯愛的人,可是現在已經不知道怎麼樣好好愛人了,在我找到答案之前,選擇暫時孤獨,直到我心中有了新的答案。」這就是我所認識的平新,希望他早日找到新的答案。聽說他這個春天會從中亞進入東歐。(2004.6.4..)

------------------------------

 按3-1.時代變遷了~~抱歉當年只有膠捲相片~膠捲相片 :1997.8~美國. 華盛頓 . 亞美商協~(左1-平新;左2-季軍;中-我)

 按3-2. 故夢 (音若子兮)

【舊憶就像一扇窗,推開了就再難合上。
回憶像默片播放,刻下一寸一寸舊時光。
這場故夢裡,人生如戲唱,還有誰登場...

攝影:@土司在拍照 @奧多比_Prince
出鏡:@音若子兮
妝造:@桃夭momoko
服裝:@清輝閣步光
後期:@奧多比_Prince
服道規劃:@蔓殊菲兒本尊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佚凡 2017-06-09 01:10:48

關於六四,似乎是佚凡有幸能像Mann請教的開端呢!

Mann:
感謝之前Mann表示的「我個人對這些前輩學者們學說的意見,絕對無損於他們的學養級我個人對其之尊敬」

與朋友談起了勞思光先生對〈中庸〉的見解時,
佚凡也如此地回應

祝好

佚凡

版主回應
謝謝佚凡

有時候只是~~心頭ˊ
2017-06-11 14: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