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30 18:52:35Mann

輕踩芒鞋

https://youtu.be/SS1KmOOx5FQ

吳金黛 - 天空的眼睛 -10個守護台灣淨土的美麗故事 / Judy Wu - The Eyes of the Sky


**  輕踩芒鞋

行者離去
此般悠悠成風

那兒盪盪著

反覆折疊洗得泛白的衣袖


風起時翩然而過

經歷塵世洗練

蒼松轉入輪迴

尋找亮藍蒼芎中交會的光點

 

青澀樹上硬摘下的果

莫不是芒鞋輕沾過我無知的因

迴盪的鐘聲沖涮記憶

依舊兩道濃眉鎖著無言的靦腆

 

老僧問起大漠飛揚的歸宿

閉目馳神間何覓去處?

若問及可曾燃燒蜃樓的夢

只有深眠到天明

----對應旅人2016-11-14的<踩破芒鞋>; 2016-11-21 17:25:26塗鴉習作

-------------

        自從我擔任你們的長官之後,大家變得更忙碌了!甚至於還要被我要求學習新的理論。週四下午,**主任出面邀請我跟大家談談,妳們已經從我的教學網站上,作了有關「社會企業」的功課之後,心中仍然存在的疑惑。「社會企業」有哪幾種類型?資源教室的學生為何需要接觸「社會企業」?哪一種類型的「社會企業」?為什麼? 

        即使經過這一個多小時的溝通與講解之後,我覺得仍然不足。原則上,我希望:(1)妳們學輔中心所有的老師們;(2) 學輔中心老師們所輔導的這些身心障礙的孩子們;以及(3)專業系所的教師導師們。從這裡作為起點,設法讓大家開始接觸、了解、認識,跟這些孩字們有關的「積極性就業促進型」的「社會企業」。不論是這一陣子,我經常舉例說明的喜憨兒烘焙坊、十字屋咖啡屋、伊甸基金會,或是之前給過各位教材,有關世界各國讀那幾十個案例。 

       誠如那天下午所說的,我並不是期待妳們創辦社會企業,而是期盼:透過接觸這些成功經營「社會企業」者,或者帶領這些孩子們參訪那些社會企業、以及庇護工場等等,都能夠帶給我們這些孩子希望,或者是見賢思齊的標竿;開拓學輔中心、專業系所的教師與導師們新的視野,分別在職能與技能輔導帶領上,能夠有新的心得或方向,甚或將來跟這些「社會企業」產生連結。 

       事實上,很多時候,都不知道這樣的碰撞,究竟會產生甚麼樣的火花?後來我想起來下面的兩個案例,一個就是,交通大學的學生,在一次因緣際會下,一同參訪了「亮羽洗衣技能工場」(提供身心障者就業的社會企業)之後並出了火花,產生了另外一個相關的社會企業「皂福人間公司」,這些孩子創造一個、又一個的驚奇。希望與你們共勉之。

他們提到:

     「我們是一群來自交通大學的學生,與這裡的創立者劉大姊會談話後得知原來這裡有這麼一段故事。民國88年在「身障博愛協會」擔任志工秘書的劉月廷女士,有感於身心障礙人士的工作機會不多,被持續聘雇的更是稀少,協會推介至企業任職之身心障礙人士,但大多數的身障朋友在一個月就被解雇,因此劉大姊創設一個具有生產能力且兼具收容與訓練的『亮羽洗衣技能工場』,也因為這樣劉女士以其多年的洗衣專業,一步一腳印,秉持協助身心障礙人士為最高宗旨,至今亮羽洗衣有23個員工,其中有19位是身心障礙人士。我們也因被這個理念所感動,由一群好朋友創了『皂福人間公司』,並在王蕙芝老師與亮羽創辦人劉大姊等人的指導下,開始製造及設計手工皂,希望能透過我們的所學,開發並設計出專屬於交通大學特色的各式祈福手工皂,將產品推廣出去讓更多人能瞭解交大與亮羽的故事,進一步推廣社會企業的概念。手工皂是這群朋友們的另一個出路,我們希望藉由身體力行,幫助這些身心障礙的朋友們找到更多的可能,皂服人間公司將秉著愛與關懷的宗旨,期望為『亮羽洗衣技能工場』種下另一顆希望的種子,日後將開發手工皂的生產流程SOP交由『亮羽洗衣技能工場』,以期創造更多身心障礙朋友們的就業機會,真正達成造福人間!

影片一:

20130908
《把愛傳出去》亮羽洗衣工廠

https://youtu.be/dD7x4fj9Wvw

 我們是交通大學的學生,正與「亮羽洗衣技能工場」的創辦者劉大姊一同為「提供更多工作機會給身心障礙人士」而努力。希望借助所學來協助亮羽開發「交大土地公祈福手工皂」,以期能為身心障礙的朋友增加收入,進而擴張規模來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使他們更加自給自足、更有自信!

 影片二:

皂福人間_交大與亮羽的故事

發佈日期:2013519 

欲了解更多資訊,歡迎至我們皂福人間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ZaoFoo

 

 

https://youtu.be/TcJBYbxnKf8

**  補充: 

目前社會所發展的社會企業面貌多元,不過根據企業發展的組織架構與營運方式,可大致上分為以下五大類型: 

1. 積極性就業促進型:是目前台灣最普及的社會企業之一,透過創新的就業機制,讓原本處於社會邊緣處的弱勢者能夠有穩定與專業的就業訓練與工作機會,並結合商業模式的組織發展,讓整體就業機制與工作環境能夠永續經營。

2. 地方社區發展型:強調社區整體發展與營造,在台灣由於社區營造與社區共享概念較不普及,因此大部分的社區發展組織多以各種志願結社與非營利組織面貌經營;但其他國家(如英國)則致力集結社區中各種社會企業與就業機制,來發展社區本身的特有意象與總體營造,進而凝聚社區整體就業優勢與社會共享價值。

3. 服務提供與產品銷售型:也是目前台灣最普及的社會企業之一,透過社會企業提供的付費服務與銷售產品,讓消費者/使用者付費的同時,也能將營收利潤作為組織永續經營的主要收入來源。

4. 公益創投的獨立企業型:創投組織的目的在於出資協助新的社會企業,並提供完善的資金管理機制、績效監督與評價機制。透過創投公司的輔助,社會企業得以在最初缺乏資金時期獲得協助,進而致力發展組織架構與商業模式。

5. 社會合作社:是所有社會企業發展最久遠的組織面貌,其發展可源自於 19 世紀歐洲。合作社特性在於強調組織內部的利益關係者可透過組織所追求的集體利益獲得保障,並積極參與組織內部事務,合作社任何發展的好壞都直接影響到參與組織內部的利益關係者的權益。 
--------------------------------------------------------------------------

 " The Eyes of the Sky"

     另外一個,這一個故事(下面附上兩篇文章,一首歌),談的是,從發願創辦一個照顧身心受限者的社會企業「喜願麵包」,一直成長與擴展,透過「麥田狂想」的發願,直到成為改變農糧生產、產銷方式的糧食自主運動的「喜願共合國」。就如同麥田種籽,逐日發芽,漸漸成長為一片麥田裡麥浪層層的景觀。永遠不要小覷,這一股發願向上向善的力量,以及社會企業未來成長的空間。

 

************************

喜願麵包的麥田狂想曲

************************

彭昱融,2011-04-13 天下雜誌440

 

一月二十三日,彰化芳苑離海六公里的麥田裡,犁出了一個的大大的音符。來自附近芳苑、建新等五所小學學生在風中演奏長笛、提琴,田埂邊,聽眾隨著音樂與麥梗擺動,一旁的鐵皮屋上歪歪扭扭寫著「喜願」。

 

一月二十三日,彰化芳苑離海六公里的麥田裡,犁出了一個的大大的音符。來自附近芳苑、建新等五所小學學生在風中演奏長笛、提琴,田埂邊,聽眾隨著音樂與麥梗擺動,一旁的鐵皮屋上歪歪扭扭寫著「喜願」。

隨風搖曳的小麥、飽滿扎實不含奶油與糖的全穀麵包、社區孩子們的歡笑,呈現了喜願麵包「總兼」施明煌,十一年在理想與現實間努力搏鬥的軌跡。

 

找一群簡單的人,做簡單的麵包

 

十一年前,出身彰化鹽埔的外銷工廠經理施明煌,受二林喜樂保育院創辦人瑪喜樂的一句話「孩子長大了,還有什麼適合的工作?」感召,辭去工作,投入輔導身心受限院童製作麵包營生。

 

○○三年,結束與保育院合約而搬出時,甚至一度瀕臨結束營業。卻因SARS引起網路購物風潮、健康飲食風行,喜願堅持只生產不添加糖與奶油的歐式全穀麵包,業績逐漸有起色。

 

全穀麵包符合健康飲食,獲得主婦聯盟、健康減肥中心等定期團購。全穀麵包製作流程單純,也減少工作傷害、或因油而引起強迫症洗手的機會。

 

身心受限員工雖然學習時間較長,但學會製作方法後,卻只會多放而不會偷工減料,稱自己為「總兼」(什麼工作都要兼)的施明煌,帶著爽朗笑聲形容,這是「找一群簡單的人,做簡單的麵包,天底下沒有比這更純真的事了。」

 

全穀麵包裡的內餡則來自台灣各地:嘉義紅酒滓、玉井芒果、宜蘭金桔,讓在地小農賣相較差的水果有銷路,也減低使用進口果醬的食物里程。

 

不含奶油與糖,卻有滿滿的尊嚴

 

喜願的麵包不含糖、不含奶油,卻有著滿滿的人性尊嚴。施明煌不只給身心受限員工完整的勞退、健保,他更堅持「三不」原則:不接受捐款、不申請政府補助、不對外募款。「工作就是最好的治療,」他認為讓身心受限員工,親手做出高品質全穀類麵包、通過市場考驗賺取收入,就是對自己價值與尊嚴最好的肯定。

 

「他是少數懂得用企業化經營庇護工廠的人,」台北市勞工局身心障礙者就業資源中心執行長吳明珠分析,台北喜憨兒麵包坊聘雇專業麵包師傅、喜憨兒協助,並有就業輔導員從旁導引。而彰化喜願麵包則是將生產流程標準化、塑造友善的工作環境,身心受限者能獨立作業,麵包也有穩定的品質與產量,「很希望其他庇護工廠,也能學習這樣的經營管理。」

喜願麵包小工廠裡,處處能看見人性的設計。去年建立的隨時可查看「生產履歷查詢」系統,協助員工查看麵包製作流程、提醒發酵烘烤時間,就是最好的例子。看到每天早上七點就到工廠開門、有些幻聽的麗英;受語言智力聽力多重限制的靜雯,都能在輕鬆的弦樂聲中獨立秤料、和麵,很難不被那穩健的生命步伐感動。

 

櫃台沒人收錢的社會企業

 

十一年下來,喜願麵包不僅靠自己力量經濟獨立,還能有盈餘捐給其他更需要幫助的團體。走進喜願第二個據點,雲林莿桐麵包餐坊,大大的透明玻璃展現在面前,玻璃後方,阿銘正彎著腰專注製做薏仁捲。「這裡就是舞台,工作伙伴就是自信的表演者,」施明煌指了指玻璃後的製作現場說,「透明化」可讓消費者共同監督製造過程。

 

「他要大家看見,他們是在做一個作品,」長期支持喜願麵包的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理事主席陳秀枝形容,施明煌是用個人的力量,在實踐「合作社」的理念。喜願麵包更主動與在地社區連結,麵包餐坊已經成為社區媽媽與孩子的活動據點,二樓更免費提供給雲林故事人協會使用。

 

仔細觀察,客人進來購買超低價「十元全麥餐包」,會自動到櫃檯付錢找零拿了就走,「對人性的信任,是喜願的文化之一,」施明煌說。但莿桐店裡的生意,目前還無法打平成本。陳秀枝提醒,要成功仍需靠消費者覺醒,支持生產履歷透明化的生產者,和在地農業,才能徹底改變黑心食品層出不窮、食物里程不環保的現況。

 

堅持使用在地食材的背後,施明煌正在實踐更大的夢想:在台灣各地種小麥、磨麵粉。

事實上,台灣過去曾有種麥的歷史。從小跟著父親種麥、供應金門酒廠直到今天、連續舉辦七年大雅小麥文化節,台中大雅鄉員林村村長張文炎解釋,台灣從日據時代起就引進小麥,也因此才有麥寮等地名。但隨著種稻收入較佳,小麥種植面積才跟著沒落。

 

台南學甲,施明煌牽著老農李煌南的手,興奮地一塊塊巡著他契作的小麥田。因為約定不灑農藥,小麥田怒長著及腰的雜草。為找尋最適合的小麥品種,施明煌不知拜訪了多少遍農試所、學者、農夫,才在三年前暫以「台中選二號」開始實驗。為了建立農民在第二期稻作收成後,種植小麥的意願與信心,他用每公斤二十八元契約收購,鼓勵農民種植。

施明煌以「麥田狂想3.0」為名,將他三年來的小麥契作實驗、每一位生產農友的故事與照片,寫在他文采斐然的部落格裡。今年在宜蘭員山、苗栗苑裡、台中大雅、彰化芳苑、台南學甲五地實驗的契作,估計將收成三十噸小麥。讀著他每週環島一圈、記錄小麥從翻土、抽穗、收成一百二十天的日記,彷彿是慈祥書寫自己一暝大一吋孩子的父親。

 

長期研究糧食政策的主婦聯盟常務理事黃淑德,用「勇氣十足的豪邁」形容施明煌到全台找小農、不灑農藥契作小麥的舉動。看似挑戰不可能,其實具有未雨綢繆的遠見。「很多人現在一天吃不到一碗飯,」受飲食選擇逐漸多樣、和外食增加的影響,台灣人米飯食用量逐年下降,麵類卻愈吃愈多。台灣每人食用的稻米量,從七十年代每年八十公斤,降到近年四十七公斤。小麥則從每年二十公斤,增長到三十六公斤,全靠每年進口一百三十萬公噸小麥。

 

「隨著極端氣候頻繁,油價高漲、糧食運輸成本升高,」黃淑德指出,「像前年糧食受炒作而高漲的情況恐怕會成為常態。」因此,延續日治時期傳統,栽種遠比稻米不耗水的小麥,可以減低進口依賴程度,提高台灣僅達三成糧食自給率的糧食安全。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最近也開始與小農契作黃豆。但她也指出,與小農契作小麥後,未來如何建立儲存、清潔、研磨、包裝、供應的在地產業鏈,是施明煌「麥田狂想曲」能否持續的關鍵。

 

為三一九鄉留長髮,為小麥留鬍子

 

「總兼」與「麥田推手」身分外,施明煌還以「阿達碼」為筆名,從二○○五年開始參加《天下雜誌》三一九鄉行腳,為全台灣五百間古宅寫傳記。他堅持走完三一九鄉前不剪頭髮,直到踏上最後一站烏坵,他才找理髮店「落髮」。

 

最近,施明煌又留起了長長的鬍子,準備等找到更適合台灣栽種的小麥品種,產出足夠量的高筋品質麵粉,才剃鬍鬚。

 

「他像是恆星而不是行星,」相識十年的老友,黃淑德形容施明煌內心彷彿有一座火山,不斷推著他實踐夢想。電影《練習曲》導演陳懷恩,兩年來,跟著施明煌跑遍台灣,拍攝小麥契作與成長。「從旁記錄他的實踐和想像力,給我的創作啟發更多,」陳懷恩說。

 

十一年來,施明煌捏的不只是麵包,他想重新揉合的是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的和諧。如果你經過彰化芳苑、雲林莿桐,請一定要記得來咀嚼、品嘗這份台灣麥田裡的感動。

- See more at: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00682#sthash.uZDVq6qN.dpuf

++++++++++

喜願共合國

++++++++++

從創業「喜願麵包」提供工作機會給身心受限的朋友,到以糧食自給為訴求的「喜願共合國」,號召台灣農民們契作本土小麥、雜糧,推動社區協力農業。早自1999年開始,「總兼」 施明煌就不斷以批判、自省的思維,用創新的商業方案解決他所觀察到的社會問題。

90年代仍在製造業擔任主管的施明煌,面對台灣產業西進、生產自動化及引進外籍勞工等多重降低生產成本的壓力,必須做出決策,即是否淘汰當時負責組裝零件的保育院朋友,雖然在成本上僅僅是兩毛錢的差別,但也讓施明煌深刻檢討企業在追求利潤最大化的同時,所遺留下來的缺失,並體認人在職場上所應得到的尊重及創造的價值。他便決定以門外漢的身分投入麵包產業,開始了他的喜願人生。

「喜願麵包」的工作同仁都是身心受限的夥伴,為了讓工作夥伴順利執行麵包烘焙的工作,施明煌運用專長的工業管理,在工作流程、空間規劃、製程管理、產品包裝等方面導入標準化的概念,並在細節上花許多心思設計,以符合使用者的習性,設置告示牌、燈號或鬧鈴,不但同仁在操作過程中更為順暢與安全,也讓自己在管理、品質控管上更有效率。

喜願生產的穀物雜糧麵包果然很快以健康、美味的訴求,獲得消費者的青睞。

2007年進口麵粉價格飆漲,原本價格平易近人的喜願麵包馬上面臨成本的壓力。施明煌不甘於麵包店和消費者只能被動接受市場價格波動,進而興起為何台灣不能自己種小麥的念頭。經過深入研究後,驚覺台灣其實正面臨著糧食自給量嚴重不足的「糧食危機」。

施明煌解釋道,長期以來民眾飲食習慣的改變及政府政策的原因,台灣進口小麥消費量逐年增長,甚至已超過稻米,但我們的小麥幾乎完全仰賴進口。加上氣候變遷、糧價與油價無法脫鉤等趨勢,台灣已深陷危機而不自知。

施明煌就此展開台灣新一波的糧食自主運動「麥田狂想」,開始與小農協力契作小麥。近年來陸續拓展至大豆及五穀雜糧,用具體行動引發民眾及政府對本土糧食自給率的重視與關切。

「喜願共和國」便是以喜願麵包為出發點,結合所需的上游作物,打造「喜願小麥」、「喜願大豆特工隊」、「喜願雜糧聚樂部」品牌,開發麵條、醬油、芝麻醬等各類商品。

施明煌以「社區協力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CSA)」為概念,鼓勵生產者、加工者、消費者及服務者之間的互相承諾,共同合作、自給自足,不僅減少糧食進口,也縮短食物里程。

喜願麵包與小麥、大豆契作都有一套透明公開的行動化生產履歷系統,農友及加工業者可以隨時記錄生產過程,而消費者及通路商則可以直接查詢並驗證製作工序和進度。

另外,也舉辦農事戰鬥營、好農壯遊、麥田見學及麥田音樂會等各類活動,增加彼此間的實際互動。善用虛擬網路與實體網絡的連結,迅速、成功地打通「喜願共和國」的產銷脈絡。隨著台灣社會經濟發展的腳步,「喜願麵包」一路發展成為擁有麵包、小麥、大豆等事業體的「喜願共合國」。施明煌從人道關懷的角度出發,不斷再造社會公平與正義,也從中啟發企業多元化發展及永續經營的新契機。「喜願共合國」是個非常值得期待與關注的台灣本土社會企業。

http://www.taiwanseo.org/business/%E5%96%9C%E9%A1%98%E5%85%B1%E5%90%88%E5%9C%8B/

-----------------------

吳金黛麥田狂想《天空的眼睛》喜願施明煌的故事/Judy Wu - Wheat Field Fantasy " The Eyes of the Sky"

----------------------- 

施明煌,原是個百萬年薪的電機公司副總。有一年,公司購置了自動化生產機具,每個零件可省下幾毛錢的成本。此後,公司終止了保育院的發包合作,院童生計頓時大減。他深受觸動,重新思考人的價值。

1999
年,他辭去工作,創辦喜願麵包工坊。雇用一群身心受限的人,幫助他們用一技之長,學會自立。

2007
年,食品原物料狂漲,麵包製造成本也飆漲.。人稱施總""的施明煌想,難道我們對於糧食不能有自主權嗎?不如自己來種小麥好了。剛好那年有個住大雅的朋友說,大雅有塊小麥田,是20多年前為金門酒廠契作酒麴用的麥種。於是他和朋友兩人去找大雅村長談,從這一公頃地開始,試種小麥。

為了推廣小麥復育,他每天風塵僕僕,到各地向農友辦小麥契作說明會,如今,全國的麥田已可環島串聯---宜蘭的三星、頭城、南澳,桃園的大溪,新竹北埔,苗栗苑裡,台中大雅,彰化的芳苑、二林,嘉義的東石、阿里山,台南學甲,高雄美濃,屏東墾丁,台東池上,花蓮的玉里、壽豐、光復、秀林。

2009
年是最痛苦的一年。2007年小麥價格暴漲,隨後又於2008年暴跌。進口小麥一公斤11-12元,他用30元跟契作農友購買....。才進入第二年的復耕就接受到最現實的市場淬煉。還好那一年還有主婦聯盟合作社作為通路合作的後盾,幫助他渡過此難關。

2012
年契作的土地範圍邁向200公頃,年預計收成 165噸,但實際收成只達100噸,預期收成落差很大,大家士氣都很低落。施總兼跟農友交易時,對農友表示不收種子費,但農友卻堅持付費。施總兼在契作農友身上,因看到農業裡最傳統的、信守承諾的內在制約力量而感動。

施總兼說,蔣渭水在日治時期,帶著一群人騎著腳踏車、搭火車,到每個糖廠株式會社呼籲--農民要自覺,要團結,不要受宰制。如同歷史的輪迴,施總兼用建設性的積極行動,邀集農友進行一場只有汗水,沒有口水、淚水,甚至血水的社會運動。他說:『從社運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場典型的非典型的對抗。』他認為:土地要活化、輪作,多元耕作,就像社會也需要活潑多元,不能單一。於是兩年前,他又開始契作大豆,接下來是芝麻...

幾年的運作下來,施總監看到的農友們的生計被照顧了;看到農友的團結與連結,還有農友們對於農業,發自內在產生尊榮感,這樣的尊榮就會形成文化。他期待未來,當農業真正活起來,農友們想做甚麼,就會自發性的去做,讓農村真正有屬於自己的遊藝美學,繼續固守屬於庶民生活的游藝傳統。

從喜願麵包、喜願契作麥田,到喜願大豆特工隊、喜願咱糧俱樂部和籌備中的榖票交易中心,這是施總監的麥田狂想。

 《天空的眼睛》榮獲第14屆美國獨立音樂獎「最佳傳統世界音樂」

用愛守護,讓台灣重新美麗。

守護的力量有多大?
愛的力量有多大,守護的力量便有多大。
十個音樂創作人,用音樂說出十個守護淨土的美麗故事。
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吳金黛製作。
吳晟、林生祥、吳昊恩、達卡鬧、阿努.卡立亭、范宗沛、聶琳、櫻井弘二、楊錦聰、吳金黛創作。

上一篇:竹牙刷的故事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y t (逸竹) 2017-05-01 16:42:39

守護台灣
為台灣留下
一片淨土

版主回應
是啊~~我們的社會~~
有許許多多..默默付出
這些可愛的人事物..
值得保留..推廣與影響
更多人..
2017-05-02 10:5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