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02 15:44:00Mann

《里山倡議》的故事

風暴下急驟的花朵

哪需憐憫歲月的磋跎?

冬風掃起花的咳嗽

血飄飄紅地落到路的盡頭

 

我是天上難以捉摸的雲朵

是星星閃動的光

望著萬年的思量

幻化成一隻燕子在你的心上飛翔

 

在黑白與七彩間爭吵

發展,

是魔法的著色布

分不出夢想和理想的差異

 

里山竄延,

有一團火在眼中

閃爍有一股狂熱開始鼓躁

唯一還要伴隨淚滴夢著

這是不是我們想要的夢?


*****************************

0. 
緣起

 

0.1

    長久以來,世界各地設法使用並管理自然資源(這些人類活動包括農業、林業與漁業),滿足日常所需,兼顧人和自然的平衡。人類一面維持生計,一面提高生產力。可惜最近幾年,人類和自然互動不良,這些受到人類影響的自然環境,以及永續實踐與知識都危在旦夕,因為世界許多地方面臨都市化、工業化、人口驟增或驟減。這樣的環境可說是現今人類與大自然接觸的第一線,特別是在台灣,因為經濟高度發展,這樣的環境也面臨諸如土地買賣、農舍興建、道路開闢、科學園區開發等大量環境負壓,人類與大自然接觸的第一線,變成了人與大自然衝突的第一線。早期思維,均以「劃設保護區」作為保育的重要手段,但是保護區劃設後需要相當的經費人力進行保護區維護,以發揮其保育與教育的功能,另外,以淺山地帶這種與人民生活區域高度重疊的環境,劃設保護區勢必面對高漲的反對聲浪。是以,我們該如何看待這類人類生活與大自然 生物多樣性高度重疊的區域,才能在經濟發展的同時,也能夠保存生物多樣性與環境永續呢?2010由聯合國與日本環境省所共同發起的《里山倡議》,或許可以提供我們一些可行的想像。 

0.2



[地球證詞][里山.秘密森林](1)

    台灣對於「里山」這個名詞的注意,始於2006年公共電視選播的一部日本NHK紀錄片《里山-神祕的地球後花園》,片中介紹了琵琶湖周邊聚落,老百姓對於四時的感動與對大自然的尊重,感動了許多有鄉間經驗的台灣民眾,當然也期待透過政府的努力,讓許多台灣的鄉間記憶與美景能夠重現。夏季繁花盛開,農作物欣欣向榮,河裡的鯉魚正是肥美之際。頑童結黨三、四人拿著網子捕著蜻蜓或捉魚,這本是孩提時代最快樂的回憶。如今這樣的美夢,在高度科技化與都市化的日本,只有滋賀縣、琵琶湖畔的里山,才能重現了。本片以人與自然對話的角度重現里山的景物與人文,清淨的河川、雜木林、蝴蝶的羽化與魚的生態以與鏡頭對話的角度紀錄其中。 在NHK HD最先進的高畫質拍攝下,夏季高亮度高反差的景物真實呈現,金黃田地與昆蟲花鳥的近距精密攝影,加上悠揚配樂,實在是不可錯過的大片。
 

0.3

    在日本的里山住著一群與大自然相依共存的居民,由於熟稔當地的生態交互關係與動物習性 ,他們得以隨著四季時序變化溫和地汲取大地所賜與的資源。在這座花園裡,春季的溶冰化成清澈的溪水,滋養大地生息並流入人家以供給活水;肥沃的溼地土壤孕育著不計其數的各樣生物,包括既是魚蝦的避難所又為之所食的水生植物。溼地、溪流與動植物組成許多規模不一的生態系,而這些生態時空交疊融合出生機無限的自然資源,所以當居民決定利用資源時,各物種之間的互動關係也需要被考慮及被保護的,如此,大地才有時間餘力調養生息。這裡的住民順應著季節變遷,在春季來臨之前以火來整理絮亂的土地,等待新一代的嫩芽抽長後又成了魚類繁殖的棲所,居民便順勢置籠捕撈已成熟的大魚,讓下一代魚苗仍得以延續世代。 





[地球證詞][里山.神秘水花園][(1)CH099-0901140203

 

    相較於我們習慣過度浪費資源的貪婪,里山居民對於大地所供給的食糧不僅懂得有限度的擷取,與大自然一起生活的他們心中也對這些資源懷著無盡的感激之情,不忘分食給其他動物。在這部影片當中所紀錄的純樸村莊看似落伍跟不上時代變遷,但是我想與其說他們被文明遺棄,倒不如說是他們決定放慢腳步回歸自然脈絡反而更貼切。雖然放棄科技文明所帶來的物質生活或許讓他們不像都市人有便利的資訊網絡或奢侈舒適的住宅環境,但是反觀現代社會對週遭公共議題的冷漠,這種生活型態反而讓居民找回社區鄰居之間的凝聚力,我想除了一起清理共同的溪流,他們一定就像我爺爺那一輩常常找鄰居串門子或互相幫助,這因為彼此互相關心,社區的社會問題當然不如都市嚴重。 

    人是一種容易被習慣奴役使的動物,當我們都習慣於活在當前步調緊湊充滿競爭的生活甚至自豪科技的卓越發展,我們反而忘記過去老祖先與大自然相依共存的光景,忘記大自然有它的週期步調,運用自以為的聰明干預大地的運息,建築水庫、開發道路、過度捕撈,直到大自然反撲還執迷不悟,不曾想過正是因為我們活在人造環境、與大自然疏離太久才導致人類無法如其他動物與自然和平共存。長久以來科技帶來的文明使我們的物質生活更豐富便利,但是繁榮的背後,我們也賠上失去自然的代價。隨著生活上的精神緊張,許多人開始反思與大自然比鄰的重要性,無論是都市建設或建築規劃也陸續將自然注入藍圖中,問題是這真的能夠解決人類的問題嗎?  將園藝植物搬進人造環境中並不能改善多少生活環境,關鍵在於我們應該學習如何將自己納入大自然、與萬物共處,這才是問題的根本所在。

 

1. 「里山satoyama」與《里山倡議》

 

1.1 「里山satoyama

    「里山satoyama」一詞源自日本,由 sato/里與yama/山兩字所組成,並被日本人認為是其文化與靈魂的根源。「里」代表人類 居住的環境,則代表了自然環境,而「里山」正是人類生活與大自然環境交會之處。日本的地形環境山巒跌宕,是以日本人在山間開闢梯田,但會保留田地附近的山丘,這樣的山丘可以提供農家柴薪、菇蕈以及落葉堆肥等生活物資,因此,「里山」一詞一開始指的正是被保留下來,低度利用的山林環境。後來,「里山」一詞演變成農村中包含丘陵、森林、梯田、溪流、水圳、草地、池塘、農家等多樣化的鑲嵌地景。這樣的「里山」環境,因為數千來年的土地使用,衍生出具有永續利用以及保育生物多樣性的環境管理智慧,而且這樣的環境管理智慧,會因應各地的環境差異與文化背景,衍生出多樣化、在地化的管理方式。 

1.2《里山倡議》

    2010在名古屋舉行的COP10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會議上,由日本政府與「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UNU-IAS) 共同推動《里山倡議》的宣言,期待推廣日本里山的經驗;呼籲世人重視過去數千年來,在沒有大規模機械化耕作的農耕時代,人類與大自然互動所形塑的「社會生態生產地景」(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反思過去老祖宗尊天敬地的生活智慧,回歸人類與大自然的和諧關係。依據COP10的會議結論,所謂《里山倡議》的內涵,涵括了三個基本概念與五個主要的發展方向。

    三個基本概念包括:

     1)集中生態服務的智慧;

     2)整合傳統知識與現代科學;

     3)創新管理制度尊重傳統的土地使用權。

 
基於前述概念而發展出《里山倡議》的五個方向包括:

(1)在承載量與環境恢復能力的限度內使用資源 (resource use within the carrying capacity and resilience of the environments)
(2)
循環使用自然資源 (cyclic use of natural resources)
(3)
認識在地傳統與文化的價值和重要性 (recognition of the value and importance of local traditions and cultures)
(4)
透過各方參與與合作夥伴管理自然資源(multi-stakeholder participation and collaboration in sustainable and multi-functional management of natural resources and ecosystem services)
(5)
對當地的社會經濟做出貢獻 (contributions to sustainable socio-economies including poverty reduction, food security, sustainable livelihood and local community empowerment)。(趙榮台,2011

 

1.3

    為了實現人和自然和諧共處,維護並重建自然景觀,也為了秉持永續的精神,使用並管理土地與自然資源,《里山倡議》提出三摺法:首先,吸納各種知識,延續多元生態系的運作與價值;其次,吸納傳統生態知識與現代科技,鼓勵創新;最後,尋求新的共管體制,改良「公共財」的管理框架,並尊重傳統的土地公有制。

    為了達成上述目標,《里山倡議》從社會與科學的角度出發,針對受到人類影響的自然環境,觀察人類和自然的關係。所集結的 16 份個案研究,可以套用到諸多危機與社會經濟變遷上,例如 2008 2009 年,日本環境省與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從事個案研究,研究主題是人類與自然的互動,以及全球相關活動。

 

2.《里山倡議》的發展

 

2.1

    「里山」在日文的意義其實指涉的是山林與平原之間的過渡帶,這些因人為的開墾行為而產生的鑲嵌地景(Mosaic),從大尺度的地景格局來思考,這個區域,因人類低度的開墾而形成的多樣化地形與棲地,同時也造就了森林核心區域與平原開發區之間過渡帶的 多樣性生物資源,但近年亦因過度的開發,引發了國土保安與生態保育議題,日本政府為了確保里山地帶兼顧生活生產生態的永續經營模式,亦極力推動所謂的「中山間地域補貼政策」,以政策補貼的方式來推廣環境友善的農業生產方式。 

2.2

    其後,聯合國糧農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FAO)2002年推動「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系統(Globally Important Agricultural Heritage Systems, GIAHS)」夥伴關係倡議,目的在透過國際合作,以保存和維護這些遺產的農業生物多樣性、知識體系、食物和生計安全以及傳統農業文化。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的定義是:「農村與其所處環境在經過長期演化和動態適應下,所形成之獨特的土地利用系統和農業景觀。這些系統與景觀具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而且可以滿足當地的社會、經濟與文化發展之需要,有利於促進區域永續發展」。

    截至2009年,FAO已經在秘魯、智利、中國、菲律賓、突尼斯、阿爾及利亞、肯亞和坦尚尼亞等地建定了農業文化襲產保護試 點(FAO, 2009)201010月,於日本名古屋舉辦之聯合國第十屆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中,日本政府與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UNU-IAS)更進一步提議《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網絡“The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里山倡議》內容與近年國際間討論農業生物多樣性保育、傳統知識保存以及鄉村社區發展等議題密切相關,且不僅著眼全球重要性之農業文化地景,更關注所有國家一般鄉村社區之生產、生活和生態之永續 性。《里山倡議》已成為第十屆生物多樣性公約大會通過之重要決定之一,值得國人關注(李光中、王鑫,2010)

 

3.《里山倡議》國際夥伴關係網絡

 

3.1緣起:

    巴黎宣言之SATOYAMA倡議2010129-30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總部巴黎召開SATOYAMA倡議的全球研討會。該會議是由日本國環境省(MOE-J)和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UNU-IAS)共同主辦,並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和生物多樣性公約秘書處(SCBD)共同協辦。2010年巴黎全球研討會的主要成果是由主席團發表的總結報告和《巴黎宣言》。該宣言的附件包含了SATOYAMA倡議的相關目標、主題活 動和運作機制等方面的詳細陳述。該次全球研 討會的與會者並要求主席團向SBSTTA第十四次會議(2010510-21日在肯亞首都奈洛比市舉 行)和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次締約方會議(20101018-29日在日本名古屋市舉行)提送宣言。

 

3.2社會生態生產地景的定義:

    《里山倡議》的核心概念是「社會生態生產地景」,係指人類與自然長期的交互作用下,形成的生物棲地和人類土地利用的動態鑲嵌斑塊 (馬賽克)景觀,並且在上述的交互作用下,維持了生物多樣性,並且提供人類的生活所需。世界上許多這類地景已持續了幾個世紀,並可視為文化遺產。一些研究也顯示這類地景的經營 符合生態系統方法和永續利用的管理,可以成為實施2010年後生物多樣性公約目標的一種途徑。這類地景中,自然資源在生態系統的承載力和回復力的限度下,得以循環使用,當地傳統文化的價值和重要性也獲得認可,有助於在維持糧食生產、改善民生經濟和保護生態系統等三者之間取得最佳平衡。社會生態生產地景分佈在世界許多地區並賦予各種名稱,比如:菲律賓的木詠(Muyong)、烏瑪(Uma)和大巴窯(Payoh),韓國的毛爾(Mauel), 西班牙的德埃薩(Dehesa),法國和地中海國家的特樂裡斯(Terroirs),馬拉威和尚比亞的其特美 內(Chitemene)和日本的里山(Satoyama)和里海。

 

3.3社會生態生產地景的利益: 

    由2010年巴黎全球研討會發表的內容和相關研究顯示,對社會生態生產地景的有效管理,可增進環境服務系統的供應和調節,從而有利於人類生活和當地居民的福利,也有利於千年發展目標(MDGs)和國家發展政策的實施,特別是會增強當地社區成員的歸屬感和認同感。此外,對社會生態生產地景的有效管理還有助於緩和及適應氣候變化,特別是透過保護和加強碳匯(Carbon Credit, 亦即碳信用額)和碳庫(碳源),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並提高抗災害能力,以減少氣候變化的負面影響。社會生態生產地景有利於生物多樣性公約的實施,可以透過加強與其他保護區之間的聯結(Connection),發揮對生態廊道的保護作用。

 

3.4社會生態生產地景的問題:

由於農村人口的銳減和老齡化等原因,許多社會生態生產地景被荒棄,另一些則受到越來越嚴重的威脅,諸如:無計畫的城市化、工業化和人口劇增加大對資源的需求等各種壓力。這些地景的喪失或退化,不可避免地導致 各種生態系統所提供服務品質的下降,這給依賴於這些地景的當地社區和周邊社區,帶來嚴 重後果。

 

3.5里山倡議的總目標:

    《里山倡議》的總體目標,是促進和支援社會生態生產地景,以增進對人類的福址,並增進生物多樣性公約三大目標(保育本土生物多樣性、永續利用其組成、公平分享由於利用生物多樣性遺傳資源所產生的利益)的實現。《里山倡議》可視為一種與生態系統方法相符的途徑,有助於執行公約「後2010年策略(Post 2010 Biodiversity Strategy)」計畫,特別是對2020年目標中有關:對農業、水產養業和林業等各領域的永續經營管理、對削減營養過剩(氮和磷)和其他來源導致關鍵生態系統污染的負荷、對受氣候變化和海洋酸化多重壓力影響的脆弱生態系統的管 理、對農業生態系統中農作物和牲畜的遺傳多樣性狀況和野生近緣種遺傳多樣性狀況的改善、對提高生物多樣性作用的認識、對保護或恢復陸地、淡水和海洋生態系統以提供關鍵服。

 

4.《里山倡議》在台灣

 55分鐘版  :  https://youtu.be/iYBkuv0by1c


    2010年起,林務局開始在台灣推動《里山倡議》,並計劃補助包括貢寮水梯田、八煙水梯田與花蓮石梯坪溼地的復育經費,另外,透過舉辦兩屆「《里山倡議》」研討會,進行里山案例的分享討論。目前台灣已有「花蓮富里吉拉哈艾文化景觀」與「八煙水梯田」加入國際里山倡議組織。其實,如果深入挖掘,除上述案例,在台灣的里山/淺山丘陵環境中,依舊可以找到因地制宜的里山環境管理智慧,以「裡山塾」所 在的蕉埔里為例,因為地勢較陡,雨水容易流失,先民為了耕作而發展出特殊的「埤圳」系統,在谷地上緣、山腰設置水塘,截流並保存 雨水,並透過水圳與其他塘相連,以供灌溉,同時補助地下水。乾旱季節,則透過以卵石堆疊的淺層水井來補充不足的生活用水。里山/淺山丘陵環境的生態保護,也在生物多樣性保育工作上扮演重要角色。蕉埔里所在的苗栗淺山丘陵即是台灣目前僅存貓科野生動物石虎的主要棲息地之一。灰面鷲生態研究者李璟泓則認為,台灣東、西兩側的里山/淺山 丘陵,正好是灰面鷲遷徙的路線,里山的生態健全也將影響灰面鷲遷徙期間的休憩、進食。消失數十年的台灣大型水生昆蟲--田鱉,也於前年在苗栗的淺山丘陵梯田中再度發現。台灣里山環境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參考資料:

1.趙榮台,2011全國生物多樣性教育培訓班,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里山倡議》講義。

2.李光中,2011,鄉村地景保育的新思維--里山倡議。

3.台灣農業科技資源運籌管理學會,2011,生物多樣性與居民生計---里山倡議的實踐理念。

4. 江進富,里山生物多樣性的環境管理智慧。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17-04-30 10:2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