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2 02:04:38Mann

血汗生魚片的故事



**    血汗生魚片

 

宿夜踩在東方夢土

下箸魚白時,嘴巴甜了

迴轉壽司台,眼睛紅了

 

酒酣耳熱時的生鮮甜美

淡了生魚之愫

海水偏能淋出片片風華

刀工掀起魚貫的靈識

 

誰有那隱形的鏡子?

照出累世纏綿的故事

宿世灑魚成網的情劫

一網成癡

 

遠洋船隊滿載憂鬱藍

疾馳風浪竊走半個地球的黑

掬一把海中淚

把思念串成珍珠

串著上一世,下海的相逢!

串著下一世,上天的寂寞!






----

   1Mayaw兄最近才來跟我說他擔心快要沒有魚吃了2016-12-19,剛好他又發表了一篇《上勾》的好詩。不過,我非但擔心快要沒有魚了,不單沒有魚吃,更沒又有魚上鉤了。其實我最近塗鴉的詩,滿腦子都是海跟魚!剛好就是想弄一篇"魚變少了的故事"來看看,沒想到,資訊多到必須要做兩篇!(雖然我正忙著籌設設一個新單位)

    按2:這一篇日記,編輯改寫心情特別沉痛有人說海洋寂靜無聲,浩瀚無涯,是進行完美犯罪的完美場所。這項犯罪仍在企業無底洞般的野心中持續進行著。學者邵廣昭更進一步為此開設講座,呼籲人類重視海洋版「不願面對的真相」——只要人類持續過度漁撈,魚類終將滅絕。

    按3:兩部紀錄片【全球壽司熱海洋枯竭‧迫在眉睫】、魚線的盡頭中,「魚在船上死命掙扎,人們卻大口把新鮮生魚片往嘴裡送」,饕客們渾然不知,下一代子孫可能再也無法享受同樣的美味。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發布《失控的生魚片戰爭》報告,更指控過度捕撈與非法作業造成海洋資源枯竭,更讓漁工淪為海上奴隸,只為產出「血汗生魚片」滿足饕客。


一、紀錄片【全球壽司熱海洋枯竭‧迫在眉睫】



    從空中、海面拍攝珍貴的海洋生態,獵取各地濫捕的真實畫面,還拍攝日本港口魚貨倉庫、洛杉磯高級餐廳,走訪塞內加爾的漁夫、科學家,並到全世界最大的漁市場--日本築地和智利智魯島的鮭魚養殖場實地瞭解這場生態危機。這一部公視播放過的紀錄片,探究1980年代後期開始,生魚片成為時髦的美食,創造大金礦般的營收利潤,海洋魚類因此遭遇又一次的浩劫。片中幾段驚悚且令觀者無從逃避的事實陳述,龐大的商業利益促使竭海而漁,10年時間就毀了7000年歷史的漁業;深海拖網的滅種式殺傷力,依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統計,已造成236個物種瀕危;全球魚的消費量在過去40年增加了60%(注意,是「消費」!),準此,至2050年,具有商業價值的魚類將會消失滅絕。

    壽司,日本人的傳統食物,一小糰的米飯上放一片生魚片,簡簡單單,卻在最近十五年征服了全世界食客的味蕾,讓全球的主廚驚豔,成為二十一世紀最理想的飲食–快速、健康、豐富的Omega-3、異國情調、時髦流行,連綿不斷的迴轉壽司軌道,彷彿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聚寶盆!

    1980年代後期,壽司出現在洛杉磯,日本師傅努力改變美國人的口味,教他們吃生的魚肉,並且大獲成功,其中最知名的就是日本料理餐廳Nobu。日本名廚松久信幸藉著受人歡迎的魚料理,在漢堡王國打響了Nobu的名號,目前在全球擁有25家連鎖餐廳。藝人瑪丹娜在松久信幸的第一本烹飪書上這麼寫著,「如果Nobu在一個城市開業,這個城市將從此改觀。」這種健康、新奇又新鮮的飲食正在全球發燒!光是洛杉磯就有2,000家日本料理店,紐約跟倫敦也一樣多,巴黎跟莫斯科有1,500家,在東京更是大受歡迎,日本總共有35,000家壽司店,日本人每年吃掉400,000噸鮪魚。 

    東京築地市場是全世界最大的漁市場,每天的魚交易量高達2,000公噸,其中有50公噸是鮪魚。從南太平洋、日本海到地中海,全球百分之八十被捕殺的黑鮪經由日本賣出。在這股壽司和生魚片的全球旋風中,大西洋和地中海的黑鮪炙手可熱,成為最大的商機,粗估一名水手在兩個月的漁季裡,可以賺到十萬美元。從19952005年,十多個地中海沿岸國家紛紛加入捕魚行列,更不用說從日本、韓國、俄羅斯和南美各國蜂擁而至的漁民。 

    濫捕情況日益惡化,2007年一次濫捕有61,000噸鮪魚被捕撈,超過限額一倍,生態保育人士說這很像金融犯罪,稱他們是「海上的馬多夫犯罪集團」。日本的總合商社,包括六家跨國公司–三菱、双日、丸羽、日本海運、東京水產和東都水產,市場占有率全球第一,光是三菱一家就壟斷了百分之六十的市場。不只鮪魚,鯛魚和鮭魚也面臨嚴重濫捕。IUCN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列出了236個瀕危物種。過去四十年全球魚消費量增加了百分之六十,工業化國家一年就吃掉2800萬噸的海鮮,幾乎跟十三億中國人吃的一樣多。這樣下去,具有商業價值的魚類在2050年前會消失殆盡。 

    紀錄片「全球壽司熱—海洋枯竭 迫在眉睫」從空中、海面拍攝珍貴的海洋生態,獵取各地濫捕的真實畫面,還拍攝日本港口魚貨倉庫、洛杉磯高級餐廳,走訪塞內加爾的漁夫、科學家,並到全世界最大的漁市場–日本築地和智利智魯島的鮭魚養殖場實地瞭解這場生態危機。 



二、紀錄片【魚線的盡頭】


   這是一部根據Charles Clover原著,2006年出版的《魚線的盡頭》一書所拍攝製作的影片,也應是一部迄今剖析人類因過度捕撈對海洋造成衝擊及影響最詳盡透徹的紀錄片。海峽對岸將片名譯為「漁業危機」。

    本片係由歐美各地之民間組織及基金會贊助拍攝,獨立完成。主要目的在提醒我們如果政府只一味地追求漁村經濟繁榮,漁民只想到增加短期的近利,消費者只要求價廉味美海鮮,但卻未想到海洋生態及海洋生物多樣性己在快速衰退,則我們的下一代將會面臨無魚可捕、無魚可吃的窘境。大家現在如再不努力予以改善,積極採取行動,如「劃設海洋保護區、限漁、慢漁及改變消費習慣(底食原則)」,則漁業產業的末日將為期不遠,許多仰賴海產為生的地區也將會面臨到嚴重的饑荒問題。片中特別針對大型掠食魚類如鮪、旗魚、鱈、鯊、底棲魚類、石斑、龍蝦等珊瑚礁生物之不當捕撈及對生態系的影響,真原因及對策有深入的探討。

 本片由莫瑞(Rupert)導演,丹森(Ted)旁白,拍攝及製作共費時兩年,於2008年剛正式殺青。同年10月在哥本哈根的GBIF會議的氣候變遷對海洋生態衝擊的科學研討會中播放作為壓軸節目片中亦訪問了許多位當代最權威的漁業生物學家,包括近幾年在NatureScience期刊中發表重要論文的保利(Daniel)、哈金斯(Jeffrey)、羅伯(Callum)、窩姆(Boris)、西本(Ray)、薩多維(Yvonne)、彼得森(Pete)、帕蘭比(Steve)、馬吉盧(Patricia)等專家現身說法,不但兼具知性與感性,亦相當能令人深省。非常值得作為海洋保育的教材。

    深耕海洋保護運動,帶領實驗室團隊製作「台灣魚類資料庫」,吸引 50多萬人點閱;在學術研究之餘,更不辭辛勞在台灣各地開設環境講座,堅信從「教育扎根」推行環保意識。全球生物多樣性資訊機構(GBIF),2009年在哥本哈根舉辦氣候變遷對海洋生態衝擊的科學研討會,邵廣昭在會中看到「魚線的盡頭」中鮪魚被大型流網捕 捉的畫面,深受震撼;有感於自己推廣魚類環保這麼久,許多人總在台下睡著,「還不如給大家看影片比較快」。

    邵廣昭教授開始與英國製片公司洽談播映權,翻譯成中文,在中研院舉辦的生物研討會首播;果然獲得生物學術界的廣大共鳴,紛紛要求出借紀錄片。面對各界迴響,邵廣昭教授站上推動環保意識的浪頭,向英國製片公司爭取台灣教育推廣權。他以「台灣是漁業大國,更應該正視海洋生物瀕臨絕種的問題」為由,成功 說服英國片商,讓紀錄片順利飄洋過海來台灣。起初,紀錄片提供團體播放的資訊,只刊登在邵廣昭實驗室建立的「台灣魚類資料庫」網站上;經媒體報導之後,學校、保育團體等詢問的訊息如雪花般飛來,邵廣昭教授直說「比我出去演講還有效」。各界迴響熱烈,邵廣昭開始為「魚線的盡頭」開設講座,揭開海底世界的謎團。他認為,紀錄片開啟眾人的海洋環保意識,但海洋保育要有成效,還是得靠政府、漁 民、消費者三方的努力。

    各地方政府不時打出鮪魚季、曼波魚季等活動旗幟,皆偏重海鮮文化的倡導。邵廣昭教授建議應效法歐洲行之已久的「生態標章」認證,調查台灣養殖漁獲、產量變化, 列出那些魚類不能吃,進化為推動「環保海鮮指南」。

邵廣昭教授說,研究指出,全世界已有75%的商業漁獲族群瀕臨崩潰。為避免過度捕撈造成魚類減產,應提倡「慢漁運動」,包括縮減漁船數量、減少捕魚時間、淘汰 三層流刺網、底拖網、炸魚等漁法;或改用較大網目的漁網,讓小魚有機會成為漏網之魚,在海洋繼續成長。

「魚線的盡頭」紀錄片在各界發酵,短短1個月內,就有1萬多人上網搜尋「魚線的盡頭」關鍵字。來自各方的熱烈迴響,讓站在海洋保育前線的邵廣昭,更有啟動 環保續航的勇氣與動力。

魚線的盡頭片尾最後的拯救海洋三部曲:

第一步:購買前請先問清楚來源// 只吃符合永續標準的海產

第二步:告訴政治人物// 尊重科學、縮減漁船數量

第三步:請加入行動// 支持海洋保護區和負責的捕魚行為。

resource: http://fishdb.sinica.edu.tw/chi/endofline.php
http://blog.sina.com.tw/14513/article.php?entryid=590265
http://www.lca.org.tw/publish/2179
http://e-info.org.tw/node/68226
http://happyocean.org/blog/content.php?pd_id=113

 三、綠色和平《失控的生魚片戰爭》報告


 

 
    
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2013116日發布《失控的生魚片戰爭》報告,指控過度捕撈與非法作業造成海洋資源枯竭,更讓漁工淪為海上奴隸,只為產出「血汗生魚片」滿足饕客。

出版刊物 - 2013-11-07

    海洋資源日益減少,印度洋、大西洋、太平洋等漁場面臨枯竭命運。全球鮪類資源已來到危急存亡的關鍵時刻,然而仰賴鮪類資源維生的延繩釣產業非但沒有提出有效自律方式,更在各大洋挾數量優勢,巧取豪奪。其中,又以臺灣延繩釣船隊實力最堅強,不但鮪魚捕撈量居世界之冠,在中西太平洋擁有1567艘延繩釣船,船數最多。另外,在印度洋更有約百分之七十的延繩釣船為臺灣籍漁船。

resource: http://www.greenpeace.org/taiwan/zh/publications/reports/oceans/2013/longline-report/

綠色和平《失控的生魚片戰爭》報告(可下載) http://www.greenpeace.org/taiwan/Global/taiwan/planet3/publications/reports/2013/oceans/%E3%80%8A%E5%A4%B1%E6%8E%A7%E7%9A%84%E7%94%9F%E9%AD%9A%E7%89%87%E6%88%B0%E7%88%AD%E3%80%8B.pdf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佚凡 2016-12-25 08:20:27

Mann兄

祝你耶誕節快樂
祝好

佚凡

版主回應
佚凡兄,
一樣祝你聖誕節快樂。

你最近的作品感覺上比較聚焦
讓人非常的喜歡。
2016-12-25 18:18:05
Mann 2016-12-23 17:47:15

回應路大之二、
由於「超國家主義」(supranationalism)的出現,全球的國家認同又產生新變動,使得當代國際關係與國際公法極為複雜。這是一個國際關係中的概念,指國家將其主權讓給國家之上的主體;國家之上的主體即使未獲得所有參加國的同意,仍可作出具有強制力的決議。和超國家主義相反的概念是「政府間主義」。國際主義及非政府組織的國際運作某程度上,也體現出部分的超國家主義。前法國總理及外交部長、「歐洲經濟共同體」奠基者羅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和讓•莫內(Jean Monnet)被認為是「超國家統合論」之父。現在最典型的超國家主義實例是「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整個歐盟發展過程到現在已超過五十年,第一個它一直有一個統合的思惟,我們可從最早的「煤鋼共同體」到「原子能」、到「共同市場」、一直到現在的單一貨幣及擬定「歐洲憲法」之建議,皆是一個非常典型的統合。

例如,德國本是一個零散的城邦地區,自 1808 年拿破崙入侵以後,費希特開始鼓吹德人的國家意識,在普魯士邦首相俾斯麥的領導下, 1871 年成為統一的國家。從這個德意志帝國的建立,到希特勒納粹 政權滅亡,德國人的國家意識高漲。二次戰後,被分裂成兩個國家,即西德和東德,德國人的國家認同也一分為二。西德艾德諾總理推 動歐化的政策下,實行民主政治,使西德人民擁有民主的國家認同; 東德則由社統黨一黨專政之下,實行共產制度。到 1990 年,由於東 歐共產政權的跨台,東德人民起來反抗其政權,兩德因此統一。東西德雖然成為一國,但是過去的歷史和失業的因素,使東德人民還無法完全融入以新的德國。此外,在德國也有一些外國客籍工人和難民,他們主動前來德國的,認同德國將無困難。在德國統一之前,西德已經朝向歐盟的道路前進,德國人民的國家認同已轉向整個歐洲,不再局限於德國。

版主回應
回應路大之三、
另外,路大提到「只有在土地上生活的人,才有權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這也是住民自決的真正民主精神的體現。」

目前全球最被普遍接受的說法,主要是韋柏(Max Weber)在1918年提出著名的「國家」定義:「國家是一個人類社群,在一既定領土內,成功地宣稱獨佔對物質武力的正當使用。」這是依據韋伯的定義,國家擁有合法使用暴力的壟斷權。因此,國家包括了一些機構如武裝部隊、公務人員或是國家官僚、法院、和警察等政府機構。除此之外,「成功地」、「宣稱」、「獨佔」等等方式,則是國際關係與國際公法上的必要條件。

但是,能否在國際關係與國際公法上做到「成功地」、「宣稱」、「獨佔」等等方式,才是真正的關鍵所在。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1216000428-260118

2016年12月15日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初審通過《公民投票法》修正草案,朝野政黨針對公投是否納入「修憲」、「領土變更」爭執不休。最後,民進黨團提出修正動議,領土變更及修憲不列入全國性公投適用項目,均回歸現有《憲法》增修條文規範。然時力、親民黨團以及國民黨團均保留異議,留待院會協商。內政委員會討論綠委陳其邁等人提案,國民黨團立場大轉彎,藍委黃昭順表示,她反對台獨,但民進黨完全執政,就要完全負責,「我們也付出了代價(指選舉失利)」,因此從善如流,支持納入全國性公投。兩岸關係急凍,涉及領土主權之議題異常敏感,國民黨團態度「急轉彎」,似有意逼民進黨團表態。面對此情況,在場綠委亦是態度曖昧,數度表示須「回歸憲法來處理」。對於藍綠各有算計,陳怡潔則大表不滿,她怒斥,兩大黨都是髮夾彎,因民進黨執政包袱,她可以理解民進黨對於領土變更態度「趨於保留」,國民黨卻連底線都放棄,這樣如何讓民眾安心、如何贏得人民支持,最後不要擦槍走火,弄假成真,後果誰要負責?

其實就是這一則新聞,可以看到目前藍綠主客易位之後,考量的分別是甚麼?
2016-12-23 17:48:12
路痕 2016-12-23 09:31:44

您提到的這些包括小說和電影,我剛好也都有看過或讀過。黃春明真是台灣的文學國寶,其實我一向主張土地和人民才是生活,國家是變動的權勢,不該超越土地和人民。只有在土地上生活的人,才有權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這也是住民自決的真正民主精神的體現。

版主回應
回應路大之一、

路大提到「土地和人民才是生活,國家是變動的權勢,不該超越土地和人民。」從理想上來說,這可以說是一種以土地與人民作為國家認同的角度。

通俗來說,國、國家,有時稱為邦,從廣義的角度,國家是指擁有共同的語言、文化、種族、血統、領土、政權或者歷史的社會群體。其實,在全球的社會科學領域,主要有四種定義:包括左派的馬克思主義、右派的新自由主義、社會團體的多元主義、社會權威的精英主義。

在社會科學和人文地理範疇,國家是指被人民、文化、語言、地理區別出來的領土;被政治自治權區別出來的一塊領地;一個領地或者邦國的人民;跟特定的人有關聯的地區。從狹義的國際公法角度來界定,國家是一定範圍內的人群所形成的共同體形式。一般國家行政管理當局是國家的象徵,它是一種擁有治理一個社會的權力的國家機構,在一定的領土內擁有外部和內部的主權。

不過,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由於「國家」概念在具體定義上具有高度的模糊性(ambiguity)。對於強調建立科學理論的社會科學家而言,已經漸漸難以同意「國家」此一名詞在概念上的存在和應用。因為右派學者以道德意涵界定國家,左派學者則視之為剝削的工具,或者多元主義認為國家只是社會的一個面向,更有人以國家為等同於政府的同義字,或精英主義指出國家的主權,因而受限於國家權力的有限特徵。

總結社會科學界此一期間對「國家」此一概念的批評,一共有三項基本要素:
1.國家此一概念具有高度爭議性,且無人對此一名詞的定義形成共識;
2.國家是個完全模糊的概念,故無法結束爭議,更無法解決各種爭論;
3.國家是一個具有神祕性、抽象性的概念,根本無法被界定及操作。
2016-12-23 18: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