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9 19:08:07Mann

剩食的故事

大地恩養人類

農民汗滴著耕種的淚

粒粒皆辛苦

送到你跟前時

已經浪費了

三成


格外品,

不是盤中飧

無緣市場亮相

只因賣相,浪費全球糧食

農民負擔,更多額外成本


新世代的創意

剩餘蔬果,

來個「醜蔬果大翻身」

創造新品牌


青年人回歸自然農耕

有機永續的無毒

道德消費,

不抱怨就能找到商機

也為弱勢者創造工作機會

挖掘出

「廢墟中的寶石」

------------

楔子

根據2011年聯合國農糧組織《全球糧食耗損與浪費報告》指出富裕國家的消費者每年浪費掉的食物約有2.22億公噸,幾乎等於整個南非洲地區(sub-Saharan Africa)的總產量,其中又以蔬菜、水果以及根莖類食物為大宗。報告中並指出工業化亞洲地區根莖類以及蔬菜水果類的糧食浪費,大部分產生於農業生產與加工過程,占總收成量的兩成至四這些沒辦法拿到市場上賣的農產品,農民俗稱B貨,也有個比較文雅的稱呼「格外品」,意思是:「不合市場規格的產品」。 

Resource: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21856/

1.    「廢墟中的寶石」(Rubies in the Rubble)是英國一家利用剩餘蔬果製造果醬,並雇用當地弱勢婦女的英國社會企業,旨在改善食物浪費的問題,並希望將「聰明的節制消費」的理念傳遞給消費者。

2.    「格外農品」是不忍見到醜蔬果被浪費,七名學生建立友善格外品的台灣社會企業,旨在以友善耕作,包含有機、無毒、自然農法耕作,以永續的方式,試圖減少生產中對環境的負擔,運用市場規格之外的農產品。建立人與土地之間友善的連結,建立「醜蔬果大翻身」這個品牌。

故事

英國

「廢墟中的寶石」

 

成立之初僅在菜市場擺攤,現在已經可以在倫敦的二十餘家超市中看到他們的產品,成功地把砂礫變成珍珠其實很多社會企業會遇到的一件事就是:消費者不會只為了公益而來買產品,還是得與其他產品競爭的所以,即使做的事情很有意義,但如何證明自己的價值還是很重要的!而我們「我不是美麗果」也會致力於給大家最好的品質,站在消費者的角度,為消費者把關,給消費者所需,讓醜水果帶給你們最棒的滋味和溫暖,「因為有你懂,所以果不醜。」

 

http://rubiesintherubble.com/

https://www.facebook.com/rubiesintherubble/

Jenny Dawson—英國50大不媚俗的夢想家,將五萬噸剩食化為高價果醬!

http://www.seinsights.asia/story/2807/5/2812

 

文:劉致昕/圖片來源:Rubies in the Rubble官網

 

清晨四點,倫敦New Covent Garden市場,約一座中正紀念堂大的區域裡擠了兩百多家花卉、農產品、食品業者,兩千五百多個工人在英國最大的蔬果市場裡忙進忙出,叫賣聲此起彼落,搶奪著來自全球的新鮮蔬果。 在他們之中,一個二十七歲女生的身影穿梭。她一頭金髮、雅痞穿著,高學歷的年輕白領模樣,卻跟商家們聊著肯亞四季豆、菲律賓芒果、土耳其番茄,接著走進比人還高的棄置蔬果堆,一顆一顆的撿起、打包,載回家。 她是道生(Jenny Dawson),手裡那些撿起的蔬果,讓她三十歲不到就登上CNNBBCFinancial Times、泰唔士報等英美主流媒體,利用剩餘蔬果製造果醬、甜辣醬的商業模式,被CNN形容為「把廚房剩菜變成寶物!」,Forbes將其認為是從剩食創造道德消費的致勝模式。道生也因此入選觀察家報(Observer)的「英國50大不媚俗的夢想家」。 2010年創立社會企業「廢墟中的寶石」(Rubies in the Rubble,簡稱RIR),四年的時間,道生不僅讓RIR成為市場中高端的醬料品牌,攻進英國近七十個通路,連英國名廚奧立佛(Jamie Oliver)的菜單、英國女皇愛用醬料的名單上,都看得見RIR的名字。 將市場旁一堆堆的棄置蔬果化為一個家喻戶曉的高端品牌,代價,是過去四年菜販是同事、市場為家的生活,接受社企流越洋專訪時,她笑道「我前老闆一度覺得我瘋了,」,原來,道生本來是個搭著黑頭車的金融新貴,為私募基金工作的她,堪稱人人稱羨的1% 是什麼讓她離開光鮮亮麗,走進市場的剩菜水果之中? 念頭,來自第一次清晨拜訪市場的震驚。「那天晚上好冷,我騎腳踏車來,衣服裡還要多穿一套衛生衣,」道生回憶。時間是清晨的四點,市場正熱鬧,盯著被丟棄的「蔬果山」,道生的睡意全都被問號與驚嘆號趕跑。「它們都沒壞掉,為什麼被丟掉呢?」道生與菜販們一一打聽,原來是長醜了、大小不對,採購主管、主廚們看不上。 在英國,每年有一千八百萬噸的食物因此被丟棄、掩埋,價值超過了一百二十億英鎊。同時,英國政府每年還花了超過二百二十億英鎊的公共預算,改善食物浪費。 「這一定可以做些什麼,」道生的於是在被棄置前收購了剩餘的蔬果,按著媽媽的配方做成果醬、甜辣醬(chutney),在倫敦市裡的市集擺起攤來,幾十罐產品一個上午賣光,淨賺兩百英鎊。「這一定是筆生意,」數字在腦中跑了起來,一個能夠解決社會問題、實現自我的創業機會在眼前,道生於是辭掉工作、開始創業。 「資源浪費」的荒謬是讓道生創業的火花,而讓這把火燒下去、在四年內成為全國知名品牌的,「除了熱情,就是讓自己無止盡的接近事實。」道生說。 過去在私募基金的工作,「(工作經驗)給了我很大的自信,我知道所有成功的公司,都只是一群人給出了消費者想要的東西,」因此,她提醒所有社會創業家緊盯著數字、了解現實,「因為那是公司長期經營的王道,」她說,「而持續的走下去,不也是我們對這個社會的責任嗎?」 道生以RIR的例子解釋如何貼近現實: 第一,找到關於市場需求的真實答案。道生認為,產品的設定應該由下而上。RIR的市場調查從蔬果產業鏈的運作方式、供應量的穩定,到果醬、甜辣醬的市場通路分佈,  「要先確定『最大的需求』是什麼,在哪裡賣最適合、(架上其他競爭者)強弱分析也很重要!」 RIR的商業計畫書直到六個月後才有第一版,「就是為了接近事實啊,」道生了解完市場需求後確認RIR的定位,決定商業模式、產品,接著連目標產量、成本一路算到定價、行銷策略,確認財務面的可行性後,量力而為,「不然怎麼知道自己怎麼活下去?」 第二、找到自身「真的價值」。「尤其對社會企業來說,我知道靠著故事吸引消費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找到那些重複購買的人,他們是為了什麼支持你?」道生提醒,太多社會企業將心力花在說故事、傳播理念,卻忘了自己給消費者最大的價值,是產品。 RIR花了整整兩年確認自己的價值是產品競爭力。首先,他們擺攤。倫敦不乏以小農、在地高端食材為主的食材,與消費者的互動讓他們看見自己的優點、缺點。「每一週過去,你會知道誰會再來而誰沒有,其中的差異要問出來,那就是我們產品真正的價值。」道生說,除了消費者,他們還找上了貨物配送車隊,他們長期為倫敦幾千家社區小店配送果仁、高價食材,道生就跟著他們拜訪各地,「這些人最知道產品的價值差異,以及該怎麼賣出去,」經過幾十種的配方調整、通路策略擬定,如今RIR一罐三百克、以棄置蔬果做出的果醬,要價約兩百塊台幣。 道生在訪談中不斷的提醒創業家要貼近現實,原因不只是商業考量。 「『看見現實』,幫助我做了很多、甚至是最困難的決定,」從2014下半年開始,RIR產品製造過程決定外包,放棄了本來為弱勢創造工作機會的第二重社會使命。「這本來是一個很難的決定,」就像所有社會創業家一樣,沒有一刻不想增加自身對社會的正面影響力,道生猶豫了很久,也試著將生活百分之百付出,試著減低成本、增加產能,但怎麼樣都無法在品質穩定的情況下擴大生產規模,「當我拿起數字來看,一下就知道該怎麼做了。」道生說。 產線外包之後,RIR順利展開與線上零售商Ocado的合作,2014年順利將五萬噸的棄置蔬果化為產品,年營收超過六百萬台幣,英國電訊報(The Telegraph)預估,RIR 2015年營收將是今年的三倍。 「緊貼著現實,你就知道什麼時候該停止,」道生回想之前堅持理想、賠上所有生活的全力以赴,如果她只有熱血而不顧事實,不懂得變換商業模式、改善產線,恐怕早已把自己燃燒殆盡、讓RIR走入歷史,還好她選擇緊貼真實,畢竟世界上三分之一的食物都被人類浪費了,RIR還有很長的路跟市場等著他們,就像她說的,長久經營是他們對社會最大也重要的責任之一。 不到30歲就登上CNNBBC等主流媒體的Jenny Dawson

 

台灣

 

格外農品

 

「醜蔬果大翻身」這個品牌是要提醒那些被我們視而不見的那些格外品,明明是自然的真實樣貌,卻透過層層的人為篩選而造成不必要的浪費。去思考為何「美」會被當作農產品的重要篩選標準,而不是營養價值、土地友善為我們最在乎的標準。我們希望能讓消費者理解食物從何而來、進而更了解產銷體系、推廣珍惜這片土地、資源不浪費的理念。「醜蔬果大翻身」團隊,是致力於推廣友善格外品的平台。

我們是由七名台大橫跨農業資源、社會科學、行銷傳播、財務金融背景的學生所組成的團隊,擁有同樣關切社會議題的熱忱,並希望能夠以一己之力來試圖改善我們所處的環境。友善指的是友善耕作,包含有機、無毒、自然農法耕作,以永續的方式,試圖減少生產中對環境的負擔。而什麼是格外品?就是市場規格之外的農產品,回想你過去進入超市、菜市場,你並沒有看過長得像這樣的蔬果被擺在架上販售。這些不符合市場規格的農產品高達三成,它們不被消費者接受,自然而然地就被市場淘汰。消費者不購買、通路與盤商不進貨,因此這些格外品就被留在產地,形成產地浪費。農友的解決途徑就是自用、送人、加工、餵豬等,盡量降低醜蔬果的浪費。

可是非常弔詭的一點是,我們怎麼會期待「這些蔬果要長得一樣漂亮」,人都沒長得一樣了,為什麼農產品要長得一樣?

在認識了農產品格外品浪費的議題,我們便到台灣各縣市進行農情調查,實際與以有機農法種植的農友互動,試圖了解農業圈的生態。歸納了問題,我們便致力於成為友善格外品的平台,除了建立一個電商平台販售品質一樣好的農產品,也在今年三月時進行市集擺攤,希望能夠推廣理念給更多的消費者,在與民眾接觸的過程,他們都對於這樣的概念十分接受,也會期待未來能夠在一般通路上看到醜蔬果。

在現代人的飲食經驗中,我們與食物的距離是遙遠的。我們的三餐來自超市、市場,甚至是便當、加工食品,我們對於食物的片面、單向的接觸,更加強化了我們認為食物是可以、也應該要規格化的迷思。

為什麼我們和食物之間的距離會這麼遙遠?因為現代人的成長經驗,與這片土地是斷裂的。我們每天都會吃到蔬菜水果穀物肉品,但是我們幾乎從來沒有參與過,甚至沒有想像過,他們是如何被生產出來的。

我們期待能做些什麼,來建立人與土地之間友善的連結。

因此有了「醜蔬果大翻身」這個品牌。提醒那些被我們視而不見的那些格外品,明明是自然的真實樣貌,卻透過層層的人為篩選而造成不必要的浪費。去思考為何「美」會被當作農產品的重要篩選標準,而不是營養價值、土地友善為我們最在乎的標準。我們希望能讓消費者理解食物從何而來、進而更了解產銷體系、推廣珍惜這片土地、資源不浪費的理念。

一路走來,無論是和農友博感情還是跟消費者溝通聊天都十分有收獲,也可以從他們正向的回饋中得到讓我們繼續前進的動力,更感謝的是過程中所有幫助過我們的前輩,讓我們得以更快速地認識社會環境,並提供適當的建議讓醜蔬果的價值能夠發揮到最大,當然不能否認的是還有一些批評和指教,我們都虛心接受並回過頭徹底檢討,畢竟是真的希望我們在做的事情能夠精準的解決社會問題。

http://theuglyproduce.strikingly.com/

 

 

醜蔬果大翻身

 

透過購買好品質的有機、無毒、友善耕作醜蔬果來減少浪費,
這片土地就能翻身成功!

 

https://zh-tw.facebook.com/goodwillfoods/

 

惜物善用‧公平貿易‧回歸食物本質。 友善土地、生產者與消費者。以台灣當季的格外品水果,搭配國際公平貿易認證砂糖,委由通過HACCPISO22000認證之食品製造

http://www.goodwillfoods.com/

 

格外品:賣相不佳但不影響品質的格外品,或供過於求的果物。
優先採用:過大過小、畸形果、或外觀不佳但品質無虞的次級品水果。
絕對不用:落果、裂果、發霉、出汁、蟲蛀等已經影響食品安全的水果。
 

安全用藥:
《格外農品》合作對象的標準,是取得「吉園圃」或「產銷履歷」安全用藥認證之農民、農場、合作社,再經實地產地訪視,確實了解種植方式、環境及合作對象,建立長期合作與信任關係。
 

檢驗報告:
為了解內容物(水果、砂糖、檸檬汁)混合熬煮後,是否有農藥加乘作用的風險,《格外農品》於每批果醬完成後,針對有機磷和氨基甲酸鹽進行送驗,確認其抑制率低於法定標準。
※目前九成以上的市售農藥均為乙烯膽鹼組成,即有機磷(Organophosphorus)及氨基甲酸鹽(Carbamates)

 

規模生產:
為了大量處理格外品水果、減輕合作農人的困擾,《格外農品》選擇與通過HACCPISO22000認證的食品製造廠合作,透過規模生產,供應消費者標準化且價格平實的產品。
 

國際食品安全標準:
食品工廠內的雙層蒸氣鍋,能夠慢火熬煮、火力穩定、受熱均勻、減少營養流失,更避免梅納反應和致癌物質的產生;蒸汽殺菌設備,幫助果醬裝瓶前後容器的潔淨與真空狀態,產出品質更穩定的天然果醬。
 

國際公平貿易認證:
目前台灣產的砂糖僅能滿足國內市場需求的10%,九成仰賴進口,因此市售的糖多為混裝,來源混雜無法追溯,《格外農品》選用可溯源生產方完整資訊的國際公平貿易認證砂糖,保障生產者與消費者的權益,並表達支持公平貿易的理念。
「國際」結合「在地」:

《格外農品》首創將台灣當季格外品水果與國際公平貿易認證砂糖的融合,提供消費者更安心的食品選擇,並期望將台灣水果帶上國際的舞台。

沖泡果醬專門家:

《格外農品》果醬內容物僅有三項:水果、砂糖、檸檬汁,藉由調整成分的最佳比例,使水果自然釋放出天然果膠,絕不額外添加果膠,糖度為42度微甜感受,是市面上最適合沖泡使用的果醬。

單品口味 多元應用:

我們堅持產出單品果醬,因為原料夠好,單品就能發揮最大特色,也才能做最多元的應用。
250ml的茶飲加入2匙果醬,就是一杯充滿異國風情的俄羅斯果醬茶;果醬還能搭配優格、冰淇淋、剉冰、鬆餅、水果派等等,甚至調製成醬汁或入菜,若您有更多創意食用果醬的方式,歡迎和我們分享。

 

 

上一篇:鞋子的故事

下一篇:剩食的故事-2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Mann 2016-08-24 16:53:58

回應愛馬氏
---------

其實,在古代與鄉間的農業社會,因為社區群體體會物資得來不易,所以每每遇婚喪喜慶節日,總是在盛食豐餚之後,有著分配剩食的風俗習慣,我小時候就特別喜歡吃這種"菜尾仔"(台語)

反而,在工業資本主義當道的現代,大家才真的十分浪費,尤其是透過運送包裝耗損的方式,或者像是因為先進國家為補貼農業維持市場價格,寧願蔬果穀物報銷腐爛,卻也不願意致送瀕臨飢荒的地區或國家,或是賣不出去的隔夜麵包銷毀處理方式,這完全只是成本利益考量,根本缺乏創意

儘管,當代已經有諸多不同領域的反省,包括提供有機.在地.新鮮.不浪費.減少食物貧窮.節約食物浪費等等,當然,賠本的生意沒人做,除了向您所說必須鼓勵節約之外,我們還需要更多具有創意的想法與作為,類似社會企業的做法.才能引導企業既行善又有利可圖.

謝謝來訪

愛馬氏 2016-08-24 13:24:25

全聯社的作法就很不錯,生鮮品快到期的打八折,即期品則六折,7-11據說賣不掉的生鮮品就丟掉完全不處理,很不應該,據說在德國餐廳吃飯,吃完後剩菜不打包,旁桌的人會糾正之,浪費是社會的公共議題,不是個人的事,此觀念很有必要廣為推廣!

版主回應
留言在下(文字放不進..只好..置於下方) 2016-08-24 16:55:00
DB 2016-08-20 06:57:10

上一則錯字訂正:灌→罐。
另外我又想起古人所說:
朱門酒肉臭,路有餓死鬼。
現在的世界裡,
有很多人過著貧窮飢餓的生活;
但也有不少人,
卻時常過著浪費資源(不只是食物)的生活。

版主回應
DB兄您說得沒錯

現在全球資本主義,不只貧富懸殊的問題,愈來愈嚴重,資源的耗竭、濫用、汙染、浪費的問題,也層出不窮!這跟人類貪婪的本質有關!相對地,當愈來愈多的消費者覺醒,對生產方式與生產關係進行道德性調整,似乎一股向上的力量,也透過資本主義,提供了具有社會責任創意者機會,這雖然是一條漫漫長路,但是,批判促使人群反省之後,行動終究才是批判之後的正道!!

例如,上述的「格外農品」募資計劃,其實是於 2015/06/24 - 2015/08/24 期間募資,專案募資成功!醜蔬果大翻身 友善耕作「格外品」推廣平台

https://www.flyingv.cc/projects/7398

同樣是台大學生,這七個不同領域的年輕人,透過推廣平台,得到122人的贊助而成功創業,讓我看到一定程度扭轉資本主義只重私利邏輯的新希望!
2016-08-20 18: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