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9 02:39:32Mann

阿文與我

前記 : 又到每年的暑假,即將出國參與研討會以及參訪!主要是公務行程七月中返國!我可是沒有分身啊!! 每年都會出國有一年甚至分別前後到大陸及加拿大蹲了快一整年居然有人傳說 Mann  又能夠同時在台灣其他地方出現,莫非是宋七力或聊齋誌異 ?!  希望今年不至又出現這種烏龍的鄉野怪談啊 !!  

今天下午就突然接到一通電話。電話那頭問我是否  Mann本人?她說是「阿文」的太太,是當年在GP***巷口賣蚵仔麵線攤的「阿文」,我說我記得呀!她說他們夫妻倆人有些問題想要請教我,所以希望我們晚間見面聊聊!哇!至少大約快要有11年不見了!我的記憶突然拉回更早的畫面,19**-20**年之間,當時幾乎每天與他們倆都會照面或見面。

大約19**年底退伍之後,當時主要仍然是研究生身分的我,展開了一段正式課業求學、補習班教學,以及參與國際學生社團的生活。長住於GP***  11,由於所在社區的這一棟華廈,這個社區當初是一群所在地眷村社區四層樓公寓,其中居民自我組織申請都市更新,改建為12層樓的新建築物。這個建案當時因為臨大馬路旁,而公設少且有40坪的四房兩廳雙衛,不買車位而最終拍板定案於此!

一開始入住之後,許多社區大樓住戶還滿熱心的!我們住戶被建商召集而召開住戶大會,當時他們便找到我參與第一屆次的管理委員會!只是,當時政府的「公寓大廈管理條例」仍然橫躺立法院而遲遲未能立法,所以,其實所謂的「管理委員會」,只是一種並未具有法人資格的民間自我管理非正式組織。社區住戶所區分的AB兩個層面,A棟住戶為較大坪數者、B棟之中則是諸多小套房住戶。我在前面的四年,對於社區大樓事務,非常熱心並積極投入。

我跟「阿文」當時同在那個所謂的「管理委員會」!我們一直對於社區大大小小的事務,都非常積極而熱心投入,所以彼此培養出來了一種鄰里互助的情誼,有事情會互相照應。只是,當時還算是年輕的我,面對這些叔叔伯伯、嬸嬸嬸婆,難免有時吃不消!因為他們多數是眷村原住戶,部分長輩缺乏許多現代公共事務概念,常常吵吵鬧鬧,另外,偶爾也有面對僅僅堅持己見的極少數釘子戶,其中幾位年齡大的嬸嬸嬸婆,只要涉及個人利益之所在,卻是完全無法溝通,諸多社區種重要事項或決議,因而往往停擺或延宕。所幸因為我跟「阿文」以及幾個熱心的委員们,大家設法盡力撐持,總算能夠勉強維持。可是,卻也沒有想到,當年B棟之中進住了一位小套房住戶「阿武」,他跟「阿文」兩人開始起了利害衝突,日後埋下嚴重衝突的導火線。

話說,「阿文」在巷子口擺攤販賣大腸、蚵仔麵線,多年前從台北工專(台北科大前身)休學的他,卻學了一手相當厲害、口感香濃的大腸、蚵仔麵線功夫,其實尤其是大腸麵線的篩選、製作、熬煮與烹調,由於手藝甚佳、待人親切,所以,在巷子口擺攤,生意興隆、口碑甚隆,每天到了下午開張以及晚間10點結束營業,可說是門庭若市。只是,這個與另外一旁租用店面且加盟「* 士林廣東粥」的「阿武」,兩人之間,因為客源及口碑的競爭衝突,在幾年之間,卻埋下深深的心結。只是,當時還未結婚的「阿文」只營業至晚間10點,「* 士林廣東粥」的「阿武」則是必須營業至晚間12點,一時之間,兩人暫時相安無事!

「阿文」夫婦倆人十分敬重我,雖說我還只是博士生,週遭也有不少鄰居經常請教我問題,「阿文」太太因為人老實更是謙虛,我則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阿文」後來因為與女友先上車後補票,兩人準備結婚,後來他們也陸陸續續生了兩女一男。此後,需要更多營業額維持家庭開銷的「阿文」夫婦倆人,就因此決定延長營業時間。可是,從此之後,卻與「* 士林廣東粥」的「阿武」結下了不解的樑子。

好景不常,有一天晚間「阿武」率眾滋事,推倒了當時已經營業4-5年的「阿文」大腸、蚵仔麵線!那一天我到場時,已經是餐車倒地,杯盤狼藉,滿目瘡痍,一臉驚恐的「阿文」太太倉惶失措、驚魂未定,「阿文」本人則是鼻青臉腫、氣喘如牛!我趕緊協助他們收拾善後,問明詳情!知道原委之後,我則是企圖與「阿武」溝通,雖說不是興師問罪,至少伴演和事老的角色,希望雙方和平收場!可是,卻又意想不到,「阿武」把我支持「阿文」的帳算起來了!

此後,「阿武」開始積極參與社區管理委員會事務,並將戰線延長至此。除了在開會時刻意與我、「阿文」兩造針鋒相對,並且興風作浪地製造社區鄰里之間的衝突與誤會!本來社區就已經存在一些結構性的缺失,鄰里感情和諧才能繼續下去。有心人一旦藉口意見不合,耳語及煽風點火、星星之火就足以毀滅原本得來不易的鄰里社區關係。風波開始就一浪接著一浪,從管理費收費標準不一、計程車電台違法設置頂樓、公共空間遭一樓店面建材行違規置放易燃木料、兩位保全人員遭無預警解僱!住戶大會高聲批判我們幾位委員,或者重要決議待決事項頻頻流會,以及管理費收取困難,甚或部分住戶抵制管理費收取,甚至於因為並未依「公寓大廈管理條例」成立的「管理委員會」,最後AB兩棟,還因此各自成立自己的「管理委員會」,各行其是!「B棟住戶管理委員會」,在「阿武」的慫恿之下,還聯合引進三家大哥大基地台,「A棟住戶管理委員會」,在我們有健康顧慮的住戶堅持之下,則是予以全面抵制,雙方還運用公權力互相檢舉、彼此對抗,裡頭的故事,居然不下上十幾個!這也是我為何日後毅然決然、在母親極力反對之下(她到現在還在唸唸有詞),自行決定另覓新居的根本原因!

自從20**年決定離開那個社區之後,我便再也很少與「阿文」夫婦他們聯繫,只有有時在賣場或夜市偶遇之時,才會聊聊天!這一天,「阿文」夫婦與我就約在這個巷子口,特別是他們的兒子已經16歲了、他們想要知道未來的升學之路、夫妻倆人吵吵鬧鬧,最後兩人決定還是請教我。哈!我可是足足花了二小時做策略分析,兩人終於十分滿意地離去了!

回頭看看,往事已雲煙!「阿文」夫婦倆人因為「大腸、蚵仔麵線」無法繼續營業,曾經到處擺攤一段時日,有點落魄!後來因緣際會,自己到了百貨公司地下美食街設攤,生活日漸穩定。我也因為換屋購屋,對於現在所住之處還算滿意。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倒是據了解,「阿武」的「* 士林廣東粥」,可能是因為隔鄰7-11營業項目的與日俱進,幾年之後便收起來了!至於他本人則是不知去向!

 

2016.6.10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悄悄話) 2016-07-20 23:50:01
Mann 2016-07-19 17:48:22

謝謝旅人兄來賞

最近去ˇ四川成都.恰好有一個"錦里"
現在是成都的觀光老街.呈現三國風華.
其中還有武侯祠.紀念三國蜀漢君臣的廟宇

美筠 2016-07-05 13:32:32

好有人情味的故事

版主回應
謝謝鼓勵雨來賞 2016-07-19 17:4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