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1 16:04:51Mann

媽媽的急救同意書

**  媽媽的急救同意書,2月25日04:10

    剛剛將近凌晨一點,回家沐浴,並處理好十幾個文件之後,反正我也睡不著,乾脆就寫下自己2016.02.24這一天的故事吧!

    昨晚接獲消息之後,徹夜難眠,寢食不安!電話上與醫院的溝通,又極為有限。因此,早上一上完三小時必修課程之後,今天還托同事協助,輾轉送我至高鐵站,立即搭乘高鐵南下,在轉乘的途中,就立即接獲醫院的緊急電話!被院方告知,媽媽極為譟動,完全不接受醫院的處置與醫療,甚至於自行拔除尿管跟點滴!前一晚與今天稍早,這一位護士已經跟我通過五次電話,聲音與之前明顯有異,極其緊張,後來她也連同通知弟弟趕快前來,不明究裡的我,也跟著緊張萬分。

    甫一抵達醫院,我反而不想直接進去,於是就決定,先喝了一杯已經不知其中滋味的咖啡,抽了幾根煙,並用十分鐘,先緩和住自己得情緒與思緒。調整之後,一進醫院電梯,幾經詢問,才知道6樓12床的加護病房區位置,門禁森嚴,進入其中設立許多管制規範,進入其中還必須穿著防護衣、戴口罩等等規定。甫見面之際,護士李小姐就急於向我說明狀況,媽媽卻立即要求我趨前向躺臥特殊病床的她身旁!我從中判斷,觀察雙方神色怪異,似乎是之前的諸多醫療爭執,糾紛未解!

   為此,幾經折騰之後,我決定先與「執班醫師」前置討論,他先說明醫院的立場與醫療處理方式,由於媽媽自己簽署的文件,居然是:拒絕急救、插管與緊急救治,並且直接送安寧病房等待往生!天啊!媽媽的「主治醫師」又已經下班,他轉告這幾天是否狀況惡化,並不可知,也難以測!萬一發生緊急狀況,都須要家屬簽署相關文件,醫院方面才會進行。至於他的說明,亦僅能談到某個層次!與媽媽的「主治醫師」必須另外約定時間。我則告訴他,先由我與母親面對面溝通,安撫她的情緒與不安,做出決定之後,再行處置!

    嗣後,譟動不安急於辦理出院回家的媽媽!陸陸續續長達2-3小時的論戰。媽媽一向固執己見,堅持自己的想法!她又是篤信虔誠的佛教徒,也是高齡世代的台灣傳統鄉村女性!一輩子墨守成規,執著到有時偏執的情況。我們一一做辯論,一方面,從醫療處置、點滴治療、尿管安插、打針吃藥、飲水控制、儀器檢測,她所不解的我都一一詢問,逐步釋疑!第二方面,對於行動限制、醫療限制、餐點內容、無人對話等等,她極為排斥,我就給弟弟一部分現金,要求弟弟明天將母親所需要的兩部佛教經典、果汁等等物品,以及醫院夥食內容調整,將她認為亟為需要,以及存有抱怨的十五個事項,逐一解決!第三方面,對於直接出院回家一事,或者萬一緊急狀況惡化拒絕急救一事,這一方面則是牽涉到她思維之中,極為複雜的宗教信仰、人生價值、生命經驗,我因為了解媽媽的執念,所以,一路引述聖嚴法師的論點釐清,並且將母子以及家庭生活經歷過程種種故事,一一辯論,直接最後,她終於點頭,才讓我簽下四份急救同意書!真三小時,真是耗盡心力!「執班醫師」與護士小姐看到媽媽前後態度的差異,臉上呈現難以置信的神色!

   媽媽,從來就是絕對堅持不想要打擾別人的想法,所以,並不打算通知任何親朋好友!感謝其中極少部分已經知情的七位親朋好友,親至醫院,或者致電、通訊慰問之情,我都無任感激在心!有機會我將再一一親自致謝!
旅人 2016-03-09 06:42:10

祈願令堂
早日康復

版主回應
謝謝旅人兄的祈福
等到狀況穩定下來
我還要上兄台處對對詩呢
2016-03-16 01:37:26
Mayaw 2016-03-02 04:19:08

兄弟,加油

版主回應
謝謝
感恩
2016-03-08 17:3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