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7 20:18:35Mann

祝福大家!祝福台灣!


台灣的第一任女總統誕生了,但是,她所面對也恰恰好就是一個「難以治理」的全球化時代及環境。其實,她的挑戰剛剛才要開始! 

DB兄說沒有錯!其實這世界,風水輪流轉,反者道之動,盛極而衰,當年阿扁敗選時,民進黨不也一樣一面倒地被認為:可能分裂,民主可貴的地方,在於民選擇,政黨輪替! 

Mayaw兄期待她像柴契爾夫人一樣有所作為。Mayaw兄認為後面的制衡力量不足,社會、政治的亂象會更誇張!不過,柴契爾夫人當時是提出企業型政府,打消社會福利,解決政府赤字,國營事業民營化,並且壓抑工會發展,運用海耶克自由經濟理論,創造企業投資經營條件,展開新自由主義浪潮,解決政府失靈的問題!問題是解決了當時的問題,也創造了三十年的多頭(1979-2008),但是所有現在當前的問題,卻也同時是當時種下的根源。 

依據學術界的看法,現在全球化的結果,難以治理,已經是全球共同的現象。除了俄羅斯、新加坡這類型的半民主國家之外,想要以民主體制解決當代問題,很難!民主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卻又是必然與必須的。

壹、認識「一體兩面」的全球化

我們所處的時代,是一個全球化的時代。

「一體兩面」的全球化,不但對國家提供許多發展的機會,但同時也帶來許多挑戰。有人認為,全球化帶來希望與財富,因為它創造了價值與機會;同時也有人把它當成洪水猛獸,因為它充滿了挑戰與風險。事實上,當代世界已沒有回頭路,全球化即使未必能夠為人類帶來「美麗新世界」,但是,如果想要把它阻擋在國門之外,卻必然立刻帶來貧窮與落後。

「民主治理」的價值與理念並沒有錯。全球化的時代,各國在經濟與安全上已是互相高度依存、因此面臨的新挑戰當然是多重的,但也愈發艱鉅,沒有任何一國家能夠逃脫。台灣當然也自不例外。

貳、錯綜複雜的全球政治經濟

近年以來,國際政治經濟發展的錯綜複雜,在在令人擔憂。

自冷戰後期,國際間三大區域經濟圈一「歐洲聯盟」、「北美自由貿易區」,以及「亞太經合會」所構成的戰略關係,對國際政治經濟的變遷,扮演最關鍵的角色。「經濟與安全議題」,早已凌駕政治、軍事議題之上,成為後冷戰時代的主流趨勢。各個國家藉由多邊或雙邊合作關係,消弭關稅壁壘的貿易保護主義。這種經貿合作關係,正在全面性地影響著全球、區域、各國的政治經濟發展。面對全球化,在全球環境當中,既競爭又合作。海峽兩岸當局無法置身事外,必須分別融入當代的國際經濟架構,並且在「全球治理」的機制下,進行談判與達成協議,既合作又競爭。

 但是,21世紀新一波全球化浪潮到來,實際上當前「全球治理」仍然無法解決諸多問題,每個國家都必須面對與處理層出不窮的新舊問題。

 例如:美國本土的九一一事件以來,恐怖攻擊行動席捲全球。而且,許多跨國問題正困擾著這個世界,像是貧窮、生態污染、經濟危機、組織犯罪、緊急救助和氣候變遷等等,這些問題的有效解決,已經沒有辦法只是藉由國與國之間的交涉。另外,由於全球市場瞬息萬變,隨時都有可能帶來全球連鎖效應的經濟危機,2008年金融海嘯的教訓,殷鑑不遠。美國反恐戰多年越打越心虛,極端組織不僅沒有式微,國家赤字卻越打越高,國內失業率不僅高漲,美元地位也大幅滑落,加劇民主、共和兩黨的政治僵局,不僅美國政經困頓疲乏,其他國家其實也好不到哪去。諸如伊拉克與阿富汗仍是不平靜、印度爆發反貪腐示威、歐盟各國債信勉為其難撐持、難民流亡高昇,東非饑荒、以巴衝突、敘利亞危機、伊朗核子威脅、北韓問題、南海危機。另外,氣候變遷異常、貧富差距加劇、青年失業率高漲、人口老化、水資源缺乏、糧食短缺,全球經濟的緩慢復甦、烏克蘭的動亂、迦薩走廊的情勢、ISIS的威脅、伊波拉病毒的失控等等也是讓人憂心忡忡。種種問題,讓人不禁懷疑,「經濟全球化」與「民主治理」雖是好,但為何麻煩依然存在,甚至加劇且無解?

史丹佛大學政治學教授賴瑞戴蒙(Larry Diamond)認為,世界現在正處於「民主的衰退」(democraticrecession)中。俄國、中國、伊朗、伊拉克等專政政權,不斷加大對其公民政治活動的管控,而中東與阿拉伯各國最近幾年新上台的政權也是逐步加大對權力的掌控,並巧言閃躲拖延所承諾的政治改革。而中南美洲普遍的行政濫權、結構性腐敗與惡性貧富差距,已嚴重侵蝕中南美洲各國的民主發展,墨西哥就是一例。長期關注非洲議題總部設在倫敦的莫依布拉欣基金會(Mo Ibrahim Foundation)在201110月的一份報告指出,過去五年,全球將近3分之2的地方在政治參與、法治與人身安全方面都是衰退的。

叁、「難以治理」的「民主治理」

21世紀這些緊迫性的問題,愈來愈受民眾注目,「民主治理」面臨諸多挑戰。

「治理」在現代漢語詞典中的原意是統治或管理,但現在常用的「治理」(governance)卻是一個外來語。從1989年世界銀行首次使用「治理危機」(good governance crisis)來描述非洲國家的發展狀況以來,治理才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並逐步廣泛地被運用於政治、經濟、社會和法律等社會科學的諸多領域,成為今天一個真正時髦的詞彙。

聯合國「全球治理委員會」曾於1995年聯合國成立50週年之際,發表了題為《我們全球鄰居關係》的研究報告,將全球治理定義為:

「是指官方的或民間的機構或個人用於管理共同事務所採取的各種手段和措施的總和。全球治理是一個連續的過程,通過這個過程國際社會可以採取合作行動,消除出現的利益衝突或分歧。包括機構和居民已經同意、或認為符合他們利益所採取的正式的和非正式的措施。」

這個定義明顯地把治理與政府管理區分開來,強調在市場機制和政府管理機制缺失或失靈的情況下,可以由非政府組織、社會運動力量、各種專業性團體等公民社會性力量自發地組織治理。

綜合各國發展,總體說來,所謂「民主治理」,都是從現代政府的「效率觀」入手,引進「企業型政府」的觀念。最終目標在:回歸一個負責任的、全民共同參與的民主制度。在這種思潮的影響下,西方一些學者曾提出「全球治理」的核心就是」沒有政府的治理,主張把權力回歸社會,涉及傳統與非傳統的安全、經濟、社會、文化與人權等問題,不能依靠民族國家體制來解決,而需要通過「全球治理」機制加以關注和解決,「全球治理」需要」建制」,就是實現以國家為中心到以國家合作共治為重心的轉移,實現權威從國家獨占到社會共享的轉移。

但是,隨著人們對治理概念認識的提高,對治理範圍與治理主體研究的深入,國際社會開始重新關注國家或政府在治理問題上的作用和功能,重視國家在治理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放棄非國家主體的治理模式。人類社會發展的理論和實踐已經證明,沒有國家或政府的治理是難以實現的。

 早在二次大戰之後,就有些學者提過,「民主政府失靈」以及「難以治理」。正如麥迪遜 (James Madison)所說:「倘若人人均天使,根本不必有政府。」但是,與此同時,21世紀全球化的結果,人民對政府治理產生更急迫的需求。民眾既要自由,又要求政府治理,這對民主政府來說,真的是不容易的挑戰。

例如,各種新興科技,一方面雖然帶來了現代社會的便利,但另一方面卻引發了不確定性爭議。比如,基因改造(GMO)或奈米科技,雖然在科技上有其效益,但卻也引發了對健康衝擊的不確定性,或社會接受的疑慮;基因科技涉及改造自然,在醫療上帶來重大突破,但也涉及基因強化與基因複製(複製人)的倫理爭議;同樣的,生物辨識技術或無線射頻技術,帶來了人類生活上辨識、物流、控制與追蹤的效益,但對於個人隱私或行動控制、國家監控的風險,也在社會倫理上有相當大的爭議。而這些新興科技的效益與風險,往往充斥不同的意識型態爭論,使得決策的判斷愈趨於複雜與緊迫。

肆、從「善政」到「善治」的目標

在國際關係方面,「全球治理」的理論,除了在聯合國會員國迅速擴散之外,也經由協定或會議逐步落實。「善政」(good government)的傳統西方政治思想已經轉成「善治」(goodgovernance)的理想。

國際社會早就認識到國家治理水平對於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作用,但是如何準確有效地衡量國家治理水平仍然是一個問題。世界銀行最早研究制定了一個衡量世界各國治理水平的指標體系,稱為《全球治理指數(WorldwideGovernance Indicators)》,並從1996年開始定期發布。《全球治理指數》是在40多個數據來源的基礎上,分別從參與權與可信度、政治穩定與杜絕暴力、政府效能、監管質量、法治和遏制腐敗6個方面,來量化世界各國的國家治理狀況。目前涵蓋有215個國家,每年更新一次,是目前國際上影響比較大的綜合性公共治理測評指標。實際上,由於不同國家在政治體制、資源禀賦和發展階段方面存在的差異,很難用一套統一的固定不變的指標體係來度量不同國家之間的國家治理水平。

聯合國亞太經濟社會委員會為「善治」下了一個註腳:善治具有下列八個特徵:

1.參與的治理。

2.依法行政的治理。

3.透明化的治理。

4.回應性的治理。

5.共識取向的治理。

6.公平與公開的治理。

7.效能與效率的治理。

8.負責盡職的治理。

 其實,上述這些目標,也應該都是政府當局必須努力追求的目標。尤其,面對21世紀全新的全球化,政府需要的是一種全新的視野:也就是說,進行國家轉型以及政府再造,才能應對全球化帶來的機會與挑戰。

伍、我國民主治理的挑戰與前瞻

台灣大選剛結束,新的挑戰在那裡?希望在那裡呢?

首先,彈性務實面對問題的經驗借鑒

普林斯頓大學政治與國際事務教授約翰伊坎伯里(G. John Ikenberry)也認為,全球民主治理已到了歷史的轉折點(a turning point),雖然美國領導的全球民主秩序獲得一定成果,但隨著中國、印度、巴西等新興大國在國際舞台上追尋較大的政經發言權、經濟全球化與新科技的發展,美國領導的「舊秩序」已面臨重新解構的挑戰。「要求全球民主治理的聲浪越來越高,但支持全球治理的能力確仍然不確定。」美國領導的全球民主治理制度失靈了嗎?當然不完全是,但伊坎柏里教授認為,美國必須學習與其他新興大國分享領導與權力來因應新挑戰。他說,唯有如此美國才能繼續「保持第一但與他國平等」(remaining first but equal)地維持全球資本開放市場與民主的治理體系。挑戰是多重的,但唯有如此美國才能在開放的體系中,繼續提供安全與穩定。

2008金融大海嘯之後,美國曾經面臨高昂的赤字問題,當時最大的問題是政府該怎麼辦?會不會拖累美國領導全球治理的能力,甚至弱化美國維持全球安全利益的能力?諾貝爾經濟學得獎學者克魯曼(Paul Krugman)教授認為,美國的債信赤字問題,已被兩黨因政治僵局所誇大利用來互相攻訐對方。他認為,美國的問題完全是政治問題,只要政治僵局能解,民粹消散,美國的困境是能夠解決的,例如稅制改革、健保福利。不止克魯曼如此認為,另一位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現任美外交關係委員會傑出訪問學者的邁克史賓塞(Michael Spence)也持類似的看法說,美國必須將僵硬的政治意識放在一邊,鼓勵創造且彈性務實的面對問題,因應挑戰。他認為,無可逆轉的全球化讓美國的挑戰增加,也讓就業率與競爭力不能再劃上等號,必須有所取捨。雖然財政困頓,美政府仍必須持續增加教育、科技、基礎設施的投資、放鬆勞動市場,以提昇人才在全球的競爭能力來增加就業與保持經濟優勢。他認為,德國就是最好的例子。

其次,面對要求社會公平的多重挑戰

反經濟全球化的人士認為,政府已逐漸喪失市場分配控制能力,變得越來越有利於資方,為了設法把資本與就業留在本國或是引入本國,政府開始減輕企業與資本的稅務負擔,且限制對勞動關係和生產過程中的調控。因此,工資下調、工時延長、福利緊縮,這樣也逐漸拉大了貧富差距,中產階級逐漸消失,甚至貧困化,種下社會不安的種子。

不只美國近年貧富懸殊嚴重,英國與傳統福利國家佔多數的歐盟,貧富的差距也是急劇惡化,台灣更不用說。德國慕尼黑大學著名社會學學者烏爾里西貝克(Urich Beck)認為,深信市場會自我調節,信奉自由主義的學者其實是「民主文盲」。他說,人只有在擁有房子、穩定工作、物質與前途之後才會成為享受民主的公民,沒有這些,就沒有所謂的政治自由。經濟全球化為了捍衛資本自由,破壞了可以實施社會福利國家的政府機制,高漲失業率與貧富懸殊的普遍現象已威脅到全球民主治理制度的生存。

再次,做為順應經濟全球化的使能者

近年來,亞洲地區是全球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最為頻繁,成效最為顯著地區;另外,亞洲國家跨區域與其他國家結盟情形,也愈來愈普遍。亞洲地區加速區域整合的結果,不但擴大了市場規模,也進一步加深了亞洲與其他地區的經濟連結,當前全球的經貿發展以及產業分工,也因此產生更大幅度的變遷。

在這一個背景之下,兩岸經濟關係已經不再只是單純的兩岸經濟流動,事實上更涉及全球環境變遷的問題,這也已經不是我們或中國大陸任何單一方面所能夠完全主導。但是,隨著這一個發展趨勢,卻也因此使得政府必須面臨:民主治理上的各種挑戰。

  第一,在全球化時代,政府應該成為新科技的推廣者、國際資本的引進者、全球市場的參與者,政府必須有願景、有專門化能力提昇教育,並且協助企業找到一流人才,消除不必要的國家障礙,為自己走向全球舞台創造條件、消除障礙。

  第二,在全球化時代,一方面國家需要國際市場的空間,另一方面也需要國家主導與政府政策。現在,建立以及發展各個新興產業以及科技領域的「知識、創新及科技系統」(KIT),這才是國家發展的最重要策略,不僅僅重視從國外引進新技術、知識和實踐創新,更必須重視落實台灣本土的全球化策略。

  第三,在全球化時代,市場失靈可能導致經濟和社會的不良後果。也就是,經濟衰退時可能導致某些人民淪入貧窮。政府最重要的作用:在市場系統內的正統經濟角色,也包括維護健康、安全和人口的福利;建立並實施給予市場行為的公正規章;而且保證公平公開的競爭,政府必要時干預經濟,矯正商業週期的負面影響。

 第四,在全球化時代,結果依然會產生大量失業、長期貧窮與社會不平等的負面效果,從而威脅到穩定的投資環境,以及社會的凝聚力。當前我國必須面對:針對弱勢者就業困境和貧窮人口救助問題,改革傳統福利國家滋生「福利依賴」的弊病,以及因應全球化浪潮可能引發的失業、貧窮問題。

 也就是說,在全球化下,我們必須透過市場開放;在全球競爭下,我們更需要提升和發展國家競爭力。但是,與此同時,在不斷追求經濟發展的同時,也必須兼顧平衡社會發展、減少貧窮的方法,並能夠應變重大危機,保護自然資源,制訂具體政策,提供所有公民更好的生活水準。

 總之,在全球化的時代,我們的挑戰是:必須透過新的治理體制,發展治理的能力,應付裡裡外外的政治與經濟變遷。這不但是當前政府的責無旁貸,更期許學術界能夠提供良方善策,不論是理論或是實務上,政府在面對國際政經劇變之中,如何追求民主治理的目標也就是「善治」的方法與建議。

祝福大家!天佑台灣

上一篇:油麻菜籽

下一篇:媽媽的急救同意書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旅人 2016-02-08 18:20:25

謝賞紅樓為台南祈福
並有所祈願

大年初一愉快

佚凡 2016-02-05 11:52:55

Mann兄
新春愉快

祝好
佚凡

版主回應
佚凡
新年快樂
一切平安
2016-02-08 00:14:35
Mayaw 2016-01-30 17:46:28

你是跟柯P去的唷,
幫我要簽名

版主回應
他去的地方講日語.
還聘請了一位漂亮的美女翻譯
我去的地方講英文.
沒有美女當我翻譯都要靠自己
他的簽名很當夯.排隊就有
我的簽名不值錢.沒有人要.
2016-01-31 17: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