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8 09:48:09Mann

應變-3

PS1:新聞故事 (2015/11/13..網路新聞)

巴黎恐攻中前男友喪命 女抱懷裡:我愛你。巴黎血案令人髮指,但有一則感人故事。一名美國女子與英國舊情人相約在巴塔克蘭劇院,女方中彈後裝死逃過一劫,但男方喪生,女子把前男友抱在懷裡,最後一次說「我愛你」。巴塔克蘭劇院13日晚間約有上千人欣賞美國樂團「死亡金屬之鷹」的演唱會,晚間9時45分、亦即表演已開始約一個小時左右,四名槍手持AK-47突擊步槍闖入大廳濫殺。許多人四處狂奔逃命,樂隊成員也馬上逃離舞台;但有更多人只能馬上趴在地上,就地抱頭掩護,或躲到座位底下。49歲的美國女子海倫.威爾森就趴到地上,但英國籍前男友亞歷山大卻無法逃過一劫。兩人在幾年前曾是情侶,分手後仍維持友誼。來自洛杉磯的威爾森在巴黎經營外燴公司。她當天收到亞歷山大簡訊邀約到劇院見面,因為他要負責「死亡金屬之鷹」樂團的商品銷售。威爾森表示,亞歷山大中彈後,她一度試圖營救,並進行口對口人工呼吸,最後發現他斷氣,把他抱在懷裡,告訴他「我愛你」。 

https://tw.news.yahoo.com/%E5%B7%B4%E9%BB%8E%E6%81%90%E6%94%BB%E4%B8%AD%E5%89%8D%E7%94%B7%E5%8F%8B%E5%96%AA%E5%91%BD-%E5%A5%B3%E6%8A%B1%E6%87%B7%E8%A3%A1-%E6%88%91%E6%84%9B%E4%BD%A0-054400543.html

PS2: G20高峰會16日落幕,與會世界領袖承諾合力推動敘利亞和平,並以摧毀「伊斯蘭國」(IS)為目標,以期在巴黎恐攻後因應極端分子威脅。

http://news.pchome.com.tw/society/gpwb/20151118/index-44780480027045201002.html
------------------------------------------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第3篇的1/5精簡版)

壹、後勤體系、風險管理、情報資訊

    第一,基礎設施(criticalinfrastructure)與關鍵資源(key resources)的保護:

911事件後,美國國會相繼通過2001年《愛國者法案》、2002年的《國土安全法》,其中均指出政府、私人企業與國土安全機關均有賴於相互依存關鍵的基礎設施(critical infrastructure)與關鍵資源(key resources)。其後成立的國土安全部明確根據13類的重要公共設施,包括:農業與食物、水、公共衛生機構、緊急應變機構、國防工業基地、能源、電力、石油及瓦斯、銀行和財經、化學與危險的材料、郵局和運輸、交通、資訊與通訊等,創設了一個全面性國土安全戰略指導綱領,亦可以作為達成國土安全成就與工作表現的協調合作履行與資源規劃,以保護美國的重要公共建設。此一架構下的國土安全系統,即企圖作為整合政府與民間等各單位力量的平台,以涵括防衛、緊急應變、海關、邊境、司法和移民各種職能的機構,針對安全環境變遷下新型態挑戰進行策略調整。隨後,2005年卡翠納颶風災難使美國付出慘痛代價的經驗與教訓,2007年10月公布的《國土安全戰略》中,開始強調「天然災害」也成為威脅國土安全環境的另一重要項目。至此,國土安全系統在任務調整面向上,除原本反恐等安全架構外,進一步加入「緊急事故與災害管理」(Emergency and Disaster Management),以逐漸走向整合政府與民間各方力量的國土安全實體(鍾京佑,2010:199-201;朱蓓蕾,2012:47-49;陳明傳、駱平沂,2012:131-4;汪毓瑋,2013a:34、48、63、150-2)。從實際做法上來觀察,例如,美國國會於2007年通過《執行911委員會建議法案》要求國土安全部提出一份四年期的《國土安全審查與檢討》,勾勒且建立一個切合現狀的國土安全戰略,並對國土安全的關鍵領域制定綱要和先後次序,其完成的過程中有來自跨部會和不同部門的參與,藉由國土安全部與合作夥伴部門嚴密整合以成為一個「國土安全企業」,設置一個可以分享風險和威脅情報的架構,並改善社區在遭遇破壞時的回應能力,同時建立國土安全部與其餘聯邦、州和地方政府夥伴部門的團隊合作,以強化預防恐怖主義的科技運用能力,而且和過去僅強調或避免恐怖攻擊有所不同的是,突顯災難後的應變處置能力的重要性(陳明傳,2013a:29)。

      第二,五項風險管理的核心能力:

2012年7月,在國家整體綜合安全戰略下,國土安全部基於全國轉準備之《8號總統政策指令》,聚焦於建立與維持結合了《全國準備目標》之預防、保護、減緩、回應與恢復五項任務一致的核心能力。基於五項任務的核心能力工作,其中計劃、公共資訊與警示、行動協調跨及五項任務的領域,但各有其不同的內容;且所面對的風險不是靜態的,必須在計劃的過程中不斷的檢討,並思考可用的資源。至於五項風險,分別是:1.自然災害,包括展現出重大與各式風險的颶風、地震、龍捲風、森林大火與洪水;2.可能殺死成千上萬民眾、影響數百萬人與造成經濟損失而帶有致命菌株的傳染病;3.科技與意外事件危害;4.恐怖主義組織可能建立或使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以及代表國家持續性風險的傳統恐怖份子攻擊;5.網路攻擊不僅造成網路空間的毀滅性後果,也可能引發電網失效或財務系統失故障而擴大網路事件的衝擊(汪毓瑋,2013a:85-86)。

     第三,情報與資訊分享環境的建構:

就國土安全部本位而言,其後勤技術依賴於整體國家機關,以及連接國家機關職能與能力的表現,並非可以單獨完成任務。比如,以「資訊分享環境」的建構與運作為例。其有關提供恐怖主義、大規模毀滅武器、國土安全等整合性資訊,再加上公共安全部門等共計有6個部門與維護安全有關社群的分析員,行動與調查者,重要夥伴包括了重大關鍵基礎設施結構與關鍵資源的私營部門、國防部、國土安全部、司法部、國務院、全國海事情報整合辦公室、國家情報首長辦公室、以及州、地方、部落、領地政府等。2004年《情報改革與恐怖主義預防法》就是希望建立國土安全部、情報首長群、全國反恐中心及聯邦夥伴共享者的協調,至於協調的工具即為77個州與地方的「融合中心」網絡;其中的「資訊分享環境之治理架構」,決策層面包括了總統、資訊分享政策協調委員會、首長資訊分享政策協調委員會、副首長資訊分享政策協調委員會,規劃與監督執行層面包括了資訊分享理事會(包括州、地方、部落、次級委員會以及私營部門、次級委員會兩部分);至於「共同恐怖主義資訊分享標準」架構的運作,最上層的恐怖主義資訊領域就是由情報、執法、國土安全、外交事務與國防所組成,且跨及於聯邦、州、地方、外國夥伴、私營部門等(汪毓瑋,2013a:235-6、265)。
 

貳、三個治理網絡層面的聯結

從實務上來看。自美國國土安全政策與理念的演變以觀,可以發現美國的國土安全體系建構過程,嘗試隨著國家權力逸失的方向,分別以向上、向外、向下與民主治理網絡進行聯結,並透過上述三個層面民主治理網絡的建構,以逐步發展出其國土安全體系的治理能力。

      第一,向上與「全球治理機制」的聯結:

911事件後,以美國為本位來說,必須與全球的國家結成夥伴關係,此範圍從強化貨運、航空與供應鍊安全,到聯合調查、資訊分享與科技合作。例如,聯邦調查局的《法律附件》就是促進與海外對口之執法單位合作的有利工具,2010年國務院「恐怖份子篩濾中心」與18個海外夥伴完成了正式協定,而能夠相互交換恐怖份子篩濾資訊;相關的倡議尚包括《美國—歐盟2010年反恐宣言》、國際刑警組織—華府之《全國執法之電訊系統》、國土安全部的《全球線上登記系統》、《飛航安全與空中領域警告》等。另外,2012年公布的《全球供應鍊安全國家戰略》,透過整體政府的目標視野、途徑與強化全球供應鍊系統的優先次序,並經由一系列的措施與計劃,與「國際海事組織」、「國際民航組織」、「世界海關組織」、「亞太經濟合作理事會」合作強化全球供應鍊系統的要素;透過《貨物安全倡議》強化高風險海運管理的能力;與「國際空中運輸協會」一起發展預防性措施強化高風險空運管理的能力;檢討外國夥伴的貨物查核安全標準、與外國政府相互承認安排建立對付恐怖主義海關—貿易夥伴的計劃等(汪毓瑋,2013a:101、264、108-9)。

    第二,向外與「國家整體綜合安全」的聯結:

就美國國土安全概念的形塑而言,從前期著重恐怖主義活動的預防,偏重反恐或防制人為災難,以及降低攻擊傷害等層面之內部安全防護,而今國土安全戰略的重新再造,預防設計理念主要是針對恐怖主義對美國本土安全的威脅,企圖藉由整合原有與國土安全任務相關聯邦機構的過程,結合各州、地方、民間的力量,共同保護本土的社會經濟安全,補強過去長期偏重對外的傳統國家安全,並與「民防」有關,確保美國境內的安全,進而讓兩者能形成維護與促進美國整體綜合安全(張中勇,2003:63;汪毓瑋,2007:54;鍾京佑,2010;朱蓓蕾,2012:49-53)。事實上,2004年成立「國土安全與國防安全委員會」(Homeland Security and Defense Business Council)之會議即已論及,美國國土安全無法由政府單獨達成任務,必須由政府與全體國民合力完成,該委員會在2011年所發布的計畫稱,國土安全必須以共同合作且多層次的由地方、州、聯邦等政府結合一般民眾、企業、非營利組織、關鍵基礎設施之機構、以及提供安全資訊科技與服務的安全管理產業者協力合作,才能發揮真正的效果(陳明傳,2013b:51-52)。

      第三,向下與「緊急事故及災害管理」的聯結:

就美國國土安全概念的形塑而言,後期轉向兼顧內部安全防護,除原本反恐等的安全架構外,更進一步加入「緊急事故與災害管理」。以天然災害防救與應變為焦點,著重防災韌力、緊急應變等層面,以及各級政府組織間如何協調、聯繫及整合,以因應人為災難與天然災害之威脅,以逐漸走向整合政府與民間各方力量的國土安全實體(朱蓓蕾,2012:53-54)。例如,根據若干案例可知國土安全部、中情局進行公私協力合作以提出法案的情況漸成常態,甚至於進一步擴展至法人、研究機構以及學術領域,政府運用其特殊知識與技術潛能,以發展鑑別各領域內風險與弱點的能力,例如,國土安全部之中最重要的通訊單位即為「情報分享與分析中心」(Information Sharing and Analysis Center, ISAC),該中心即是許多公共及私人企業的資訊樞紐,致力於分享資訊及知識予公私各相關部門,並且24小時運作以確保警報系統及威脅處理在準備狀態之中(陳明傳、駱平沂,2012:130-1)。 

 

上一篇:應變-2

下一篇:應變-4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
旅人 2015-11-21 06:01:01

值得深思的
恐怖事件

DB 2015-11-19 07:19:10

感人的愛情故事,
為何總是那麼淒美,
又令人遺憾。

版主回應
DB兄您好

這個故事看著著實令人難受.最好別遇上這種情況
感情的事.本來就是兩情相悅.根本無法強求
更好的事情.....當然是能夠長長久久.....
希望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之外.還可以幸福一路到底.
祝福您的家庭幸福.也希望我自己與女伴長長久久

午安安
2015-11-19 13:38:57